祝勇 第17章 你们误会了

小说:祝勇 作者:秦君 更新时间:2021-02-24 04:1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闻,秦君起身,转过头来,看着唐家众人,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色。

  “身份的象征?你们唐家,还真是喜欢当狗啊!”

  唐家人实在是太可笑了,有些人,当狗当习惯了,都不会做人了。

  此时跪在这里,还觉得自己是挺有身份的,真是够搞笑的。

  唐龙民并未起身,毕竟孙领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他不想让领导看见他站着。

  但是,这个秦君,非得教训不可。

  “姓秦的!见了长辈,也不知道过来请安,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二姥爷吗!”

  秦君冷笑,一步一步走到唐龙民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二姥爷?你配吗?”

  唐龙明瞳孔一缩,脸色阴冷至极。

  “你放肆!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秦君冷笑,“长辈?”

  “我秦家风光的时候,你们一天能来我秦家三次拜访,见了我爷爷,恨不得弯腰请安。”

  “如今我秦家没落,你们便立马变脸,落井下石,赶尽杀绝,连我秦家的一个保姆都不放过。”

  “而你们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讨好三大家族。”

  “唐龙民,给别人当狗,滋味很好?”

  秦君的一番话,顿时说的唐家众人面红耳赤。

  唐龙民勃然大怒,“你放肆!”

  唐龙民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来,一个外孙,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他们唐家,简直就是找死!

  当他唐龙民不存在吗?

  “小兔崽子,你对天豪做的那些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今日你还敢放肆!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你还拿自己当大少爷呢!”

  “看我不抽你!”

  话音落下,唐龙民扬起巴掌,对着秦君的脸就抽了过去!

  长辈教训晚辈,这是天经地义,即便唐龙民对秦君一点亲情也没有,但长辈就是长辈,这么多人看着,他如此大放厥词,若是不教训一下,以后肯定会被人落下话柄。

  然而,唐龙民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秦君快?

  秦君毫不客气,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率先抽在了唐龙民的老脸上。

  啪的一声,唐龙民的脸直接出现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既然他已经不要脸了,秦君何必给他留面子?

  一个耳光,直接把唐龙民再次抽的跪了回去。

  脸上火辣辣的剧痛,让唐龙民脑子一阵眩晕,差点没昏死过去。

  几秒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

  “放肆!你简直是太放肆了,你找死!”

  唐家众人都站了起来,包括祝家的人,这姓秦的小崽子真是太放肆了,本来今天这个场合没人愿意搭理他,但是他竟然如此不识抬举,连续打了两家的耳光,简直就是找死!

  然而,当祝家和唐家等人刚要动弹的时候,外面的武警却是飞速的冲了过来。

  几十个武警将两家人全部包围,黑漆漆的枪口指着他们的脑袋,谁要是动一下,子弹立马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唐龙民等人吓傻了,顿时脸色惨白无比,谁也不敢动弹了。

  “你……你们搞错了,你们误会了!”

  唐龙民赶紧解释。

  “他不是孙领导的亲戚!他就是我唐家一个不争气的余孽,你们搞错了!”

  然而这些武警却是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他们只会执行命令,其他的一概不管。

  祝明也是皱着眉头,说道。

  “各位,你们可能是搞错了,这小子刚才拜祭磕头,就是为了跟孙领导套近乎,他根本不是孙领导的亲属,你们别误会啊!”

  任凭两人怎么说,武警就是不为所动,黑漆漆的枪口对着他们,众人腿都有些打颤。

  两个耳光下去,他们竟然没人敢还手。

  秦君冷冷的说道,“继续跪着。”

  唐龙民眉毛一立,“放肆!你说什么!”

  唐龙民刚一大喊,顿时武警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脑袋。

  瞬间,唐龙民浑身的冷汗就下来了。

  看着秦君虽然还是咬牙切齿的,但是面对这枪口,唐龙民还是不得不弯下膝盖,再次跪下。

  祝家等人迫于淫威,也都再次跪了下来。

  秦君站在唐龙民面前,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

  “跪到天黑,谁敢走,杀无赦。”

  “是!”

  说完,秦君便下山离去。

  唐龙民皱着眉头,简直无语,“同志,你们怎么会听他的命令?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误会!”

  那武警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唐龙民。

  “再多,就先送你上路。”

  唐龙民顿时语塞,低下头,不敢再有任何语。

  只是低声说道,“姓秦的崽子走了狗屎运,

  这帮武警肯定误会他是孙领导的亲戚了,

  闻,秦君起身,转过头来,看着唐家众人,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色。

  “身份的象征?你们唐家,还真是喜欢当狗啊!”

  唐家人实在是太可笑了,有些人,当狗当习惯了,都不会做人了。

  此时跪在这里,还觉得自己是挺有身份的,真是够搞笑的。

  唐龙民并未起身,毕竟孙领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他不想让领导看见他站着。

  但是,这个秦君,非得教训不可。

  “姓秦的!见了长辈,也不知道过来请安,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二姥爷吗!”

  秦君冷笑,一步一步走到唐龙民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二姥爷?你配吗?”

  唐龙明瞳孔一缩,脸色阴冷至极。

  “你放肆!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秦君冷笑,“长辈?”

  “我秦家风光的时候,你们一天能来我秦家三次拜访,见了我爷爷,恨不得弯腰请安。”

  “如今我秦家没落,你们便立马变脸,落井下石,赶尽杀绝,连我秦家的一个保姆都不放过。”

  “而你们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讨好三大家族。”

  “唐龙民,给别人当狗,滋味很好?”

  秦君的一番话,顿时说的唐家众人面红耳赤。

  唐龙民勃然大怒,“你放肆!”

  唐龙民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来,一个外孙,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他们唐家,简直就是找死!

  当他唐龙民不存在吗?

  “小兔崽子,你对天豪做的那些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今日你还敢放肆!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你还拿自己当大少爷呢!”

  “看我不抽你!”

  话音落下,唐龙民扬起巴掌,对着秦君的脸就抽了过去!

  长辈教训晚辈,这是天经地义,即便唐龙民对秦君一点亲情也没有,但长辈就是长辈,这么多人看着,他如此大放厥词,若是不教训一下,以后肯定会被人落下话柄。

  然而,唐龙民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秦君快?

  秦君毫不客气,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率先抽在了唐龙民的老脸上。

  啪的一声,唐龙民的脸直接出现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既然他已经不要脸了,秦君何必给他留面子?

  一个耳光,直接把唐龙民再次抽的跪了回去。

  脸上火辣辣的剧痛,让唐龙民脑子一阵眩晕,差点没昏死过去。

  几秒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

  “放肆!你简直是太放肆了,你找死!”

  唐家众人都站了起来,包括祝家的人,这姓秦的小崽子真是太放肆了,本来今天这个场合没人愿意搭理他,但是他竟然如此不识抬举,连续打了两家的耳光,简直就是找死!

  然而,当祝家和唐家等人刚要动弹的时候,外面的武警却是飞速的冲了过来。

  几十个武警将两家人全部包围,黑漆漆的枪口指着他们的脑袋,谁要是动一下,子弹立马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唐龙民等人吓傻了,顿时脸色惨白无比,谁也不敢动弹了。

  “你……你们搞错了,你们误会了!”

  唐龙民赶紧解释。

  “他不是孙领导的亲戚!他就是我唐家一个不争气的余孽,你们搞错了!”

  然而这些武警却是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他们只会执行命令,其他的一概不管。

  祝明也是皱着眉头,说道。

  “各位,你们可能是搞错了,这小子刚才拜祭磕头,就是为了跟孙领导套近乎,他根本不是孙领导的亲属,你们别误会啊!”

  任凭两人怎么说,武警就是不为所动,黑漆漆的枪口对着他们,众人腿都有些打颤。

  两个耳光下去,他们竟然没人敢还手。

  秦君冷冷的说道,“继续跪着。”

  唐龙民眉毛一立,“放肆!你说什么!”

  唐龙民刚一大喊,顿时武警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脑袋。

  瞬间,唐龙民浑身的冷汗就下来了。

  看着秦君虽然还是咬牙切齿的,但是面对这枪口,唐龙民还是不得不弯下膝盖,再次跪下。

  祝家等人迫于淫威,也都再次跪了下来。

  秦君站在唐龙民面前,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

  “跪到天黑,谁敢走,杀无赦。”

  “是!”

  说完,秦君便下山离去。

  唐龙民皱着眉头,简直无语,“同志,你们怎么会听他的命令?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误会!”

  那武警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唐龙民。

  “再多,就先送你上路。”

  唐龙民顿时语塞,低下头,不敢再有任何语。

  只是低声说道,“姓秦的崽子走了狗屎运,

  这帮武警肯定误会他是孙领导的亲戚了,

  兔崽子,竟敢在我面前撒野!”

  之前狗血淋头的事情已经在各大家族里面传遍了,唐家已经丢了一次脸,没想到今日又被那姓秦的兔崽子给教训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唐龙民这么大岁数,一家之主,竟然当众被小辈抽了耳光!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祝明等人也都是觉得极其丢脸,他们这么多人,竟然没能压住那一个秦家余孽,这要是传出去,他们两家哪还有面子了?

  “唐老爷子放心,这秦家小崽子不过就是狐假虎威,等下了这山,误会解开之后,谁还会帮他?”

  在他们看来,秦君今日之所以敢如此嚣张,不过就是仗着这些武警误会了他和孙领导的关系而已。

  这小子,心机倒是够深的,不请自来,刻意巴结领导。

  但,误会终究是误会,出了这东山,秦君就还是那个啥也不是的落魄少爷!

  唐龙民也是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兔崽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

  秦君下山之后,便看见了祝琳琳和祝勇父女二人。

  祝琳琳的母亲王芸此时正被齐家人关着,说不定已经被折磨了,父女两人心急如焚。

  虽然找了省城金少爷帮忙,但是毕竟是外省的人,远水接不了近火,所以祝琳琳想要来这里看看能不能见到孙领导,求孙领导帮个忙。

  只可惜,他们人微轻,连孙领导的面都见不到。

  听闻此事,秦君道。

  “不必担心,王姨的事情我已经派人去接了。”

  祝琳琳皱了皱眉,“小君哥,你就别安慰我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问你,孙领导在不在上面?”

  祝勇也点了点头,

  “对,小君,我们知道你是好心,不过现在不是吹牛说大话的时候,我们找孙领导真有事,你看到他了没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