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92章 名动南宫城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无暇进攻,只能见招拆招,他顺势躲过南宫流云的一刺,右手化掌勾住南宫流云的手腕一带,哪知南宫流云身形纹丝不动,他自己反被气劲的反力给推了出去。

  好在柳寻香的无瞳之体在某些方面来说是比化丹境强者的肉身还要强悍一些,毕竟它自出现以来,虽然只有一战,但是那一战的对手却是这世间的规矩,是这苍茫的天道。

  而他的无瞳之身能与天道一战而不溃散,单就这点,就是其他化丹境,甚至蜕灵境修士都比不上的。

  这一幕让南宫流云也有些惊讶,作为术法剑修的他很清楚自己的肉身有多强悍,而自己这一撞,居然没能撞溃柳寻香的身体。

  被推开的柳寻香也知道必是这南宫流云的肉身远超过一般的化丹境修士,否则根本不可能将自己撞的连连后退。

  但他正好可以借助这反推之力,纵身与南宫流云拉开了身距,这南宫流云,不能让他欺身。

  南宫流云也知晓他的意思,脚尖发力,纵身欲在度贴身,身为术之剑修,他很明白自己的优势与劣势在哪里,所以断然不会轻易让柳寻香挣脱自己三尺之外。

  一剑再度刺来,柳寻香这次有了提防,毫不犹豫的一拳冲出。

  “忘生拳!”

  凛冽的拳意带着一往无前的意志撞在了剑尖儿之上,南宫流云的身子被这拳意打的蹬蹬后退数步,剑身上传来的力道震的他的右手颤抖不停。手机端sm..

  “好强的拳意。”

  南宫流云眯了眯双眼,术之一道在于精巧,讲究剑不离手,敌进不了身三尺,逃不脱剑长,剑身所到之处,皆是吾土。

  所以在技巧上,一挑,一刺,一拨皆是术之精髓,自己沉淫术剑多年,刚刚这一击,居然挑不开这附在剑身上的拳意。

  柳寻香趁着震退南宫流云的空隙,右手空握,一把由灵气凝聚而成的长剑由剑柄到剑尖在他手中幻化了出来,南宫流云轻咦了一声:“原来你是大剑宗的弟子。”

  也难怪南宫流云会认错,柳寻香的这一手段,正是他之前在万雄关阴关中,与上生殿的准骑张淮对战时所用的凝空聚剑。

  这一招是他从大剑宗天骄弟子谷枫杨手上学来的,当时甚至连高深莫测的天枢骑将都差点看走眼,因此南宫流云更是看不出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柳寻香冷笑一声,也不说明,对方身为化丹境术剑大家,与他对战任何一个失误就有可能把自己给坑死,所以他误解了就让他误解,毕竟大剑宗弟子这层外衣,在大秦还是有不小震慑力的,哪怕是同为超级宗门的丹心剑宗,也不会愿意跟大剑宗起正面冲突。

  见柳寻香不说话,南宫流云甩了道剑花,说道:“即使你是大剑宗弟子,今日你也别想活着出去,只要做干净点,想来就算大剑宗就算是知道,没证据也不敢来我南宫世家要人。”

  说完他一手掐剑决,向上一指,瞬间又是一道光幕如大碗一般倒扣下来,将整个步桦苑给罩住,这是南宫流云的剑域结界,既然打定心思要杀眼前这个可能是大剑宗的弟子,自然是不希望有人发现他来过南宫家。

  柳寻香扫了一眼,也明白他设下结界是何用意,即防止自己逃跑,又防止一会打破了自己的阵法禁制,惹来南宫世家的长老们,不过他的此举,正合了自己的心意。

  南宫流云做好这些后,脸上带着狞笑,一转剑柄,这长剑顿时幻化出七把一模一样的长剑环绕在这长剑周围,每把长剑步调一致,跟随着主剑而动,看起来奇异的紧。

  “不浪费时间了,去死吧!”

  南宫流云低声喝道,纵身冲向了柳寻香,随着他的身形一动,七把长剑也自行飞了出去,射向了柳寻香所在的位置。

  七剑封七魄,主剑夺三魂,这七把剑一出,柳寻香便感觉到自己的三魂七魄似乎都被这七把剑给盯上了。

  这七把剑是南宫流云的术剑巅峰,其中每一把代表他的一术,每一术修到了巅峰就能幻化成同样的七尺青锋,当他能够将七把长剑与主剑合一时,便能借此突破,让他的剑术和修为更上一层楼。

  他也正是凭借这精妙绝伦的剑术,才在这偌大的南宫世家中占有一席之地,成为南宫世家的十一公子。

  七把剑映在柳寻香的灰白色的瞳孔中,通过灰白色瞳孔,柳寻香看到这每一柄剑上都有着浓郁的怨气,杀气。

  其中一把上面的气息居然和南宫流云身上的同出一脉,这南宫流云居然为了练习术剑,杀了自己的亲族,杀亲族练剑,以亲魂铸剑。

  南宫流云嘴角带着笑意:“七剑同出,共赴敌,此术名曰,请君死!”

  柳寻香双耳不闻,闭上双眼,他要用剑,来摧毁南宫流云的道心。

  “杀至亲练剑,诛亲族铸剑,你,不配用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七把剑临近柳寻香的面门,其中一把的剑尖儿都贴到了柳寻香眉心的皮肤时,七把长剑连带着南宫流云袭来的身影,一并静止了下来。

  只因,柳寻香握剑的手,抬起来了。

  一剑,隔世!

  这在万雄关惊才绝艳的一剑,在今日,又降临在了南宫城。

  南宫流云只感觉自己眼前突然一亮,随后双眼开始产生灼热的痛感,两道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双眼中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耀眼的剑光灼瞎了他的双眼,但是他却动不了。

  灵气长剑依旧不堪重负,才刚刚起手,剑身便布满了裂纹,起手式还没结束,剑身就如同晶石一般碎落在地上。

  一切恢复平静,南宫流云感觉自己如大梦初醒,但是伸手一摸脸颊,手上传来的湿漉漉的感觉却是那么的真实。

  他正要出声怒吼,内脏里却一阵剧痛,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却是七柄长剑具碎,让他受到了反噬。

  这七把长剑与他性命相修,如今七把长剑都被毁,他的修为也十去八九,柳寻香叹了声可惜,这不完整的一剑隔世,杀不了他,甚至都没能废掉他的道基,身为化丹境的南宫流云,可不是那个凝脉境的张淮所能比拟的。

  但是如今的柳寻香,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引气境的小修士,这一剑,虽然依旧抽走了他体内的生机和寿命,但是却没有让他跟上次一般直接灵气枯竭晕倒过去,只不过让他身灵分离,再度回到了之前黑发黑瞳的样子。

  冷眼看着半跪在地上,口中血丝不断地南宫流云,柳寻香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这七剑请君死,是蛇窟给你的剑经吧。”

  南宫流云左右动了下头,看不见的他现在只能靠听声音来辨别柳寻香所在的位置,听出了柳寻香在自己面前,他狞笑着说道:“你这次将南宫城内所有的蛇窟修士全屠个干净,你以为你还能逃的掉吗?你以为南宫世家和丹心剑宗会为了你跟蛇窟撕破脸吗?你错了,蛇窟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恐怖,而你,就为了这么几个蝼蚁般的生命,血洗南宫城蛇窟,我真不知道该佩服你的愚蠢还是嘲笑你的愚蠢。”

  柳寻香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他们惨死,我有责任。”

  南宫流云所说的他心里都很明白,在官道上决定重返南宫城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这世间的事,无非就是想为和不想为两种。

  蛇窟杀了平安镖局的李山等人,只有他柳寻香才有能力去替他们讨个公道,如果连他都不去,那么李山等人,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会去在意,也没有人会为他们出头。

  “责任?柳寻香,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承认,你很强,能以凝脉境修为打败我,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责任,是需要实力来做奠基的,蛇窟,你惹不起!”南宫流云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缓缓的坐在地上说道。

  他现在双目已渺,修为更是十去八九,勉强算是引气境四五层的样子,若还去嘶吼拼命,那就更自杀一般无二,所以他很明白自己现在该用什么方式来跟柳寻香谈话。

  “我从来没想过招惹你们,是你们三番五次想置我于死地,十年前是你们,我突破凝脉境闭关时也是你们,这些本可以往后再算,可是你们却连凡人都不放过。”

  “你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说到底你还不是也想要那趟货,不是吗?”南宫流云带着嘲讽的语气问道。

  柳寻香沉默了,南宫流云说的没错,他唯独好奇的,就是李山等人到底是走的什么镖,为何会被人请蛇窟盯上。推荐阅读sm..s..

  没听到柳寻香的声音,南宫流云知道自己猜对了:“别想了,我不会告诉你那是什么的,因为…我也不知道。”

  看着南宫流云癫狂的笑声,再也没了南宫世家十一公子该有的风流潇洒,柳寻香也不想再杀他了,虽然他修为还在,但是七大剑术被毁,修为也被斩落到引气境,在想重回化丹,恐怕无望。

  至于李山等人到底是走的什么货,他也不想再知道了,不管这其中多什么阴谋或者好处,他都不想知道,他累了,只想回家。

  南宫流云笑的很大声,柳寻香知道他在笑什么,杀尽南宫城蛇窟之人,到头来什么也没问到,什么也没得到,还平添了几个大敌,多傻。

  “这世间的人,总有那么几次,会为了某一件事,不计后果,只要结果。”

  柳寻香打开阵法禁制,转身离开步桦苑,南宫流云布置的禁制因为他被打伤,加上一剑隔世的威力,已经完全被破碎掉了。

  就在柳寻香刚离开步桦苑,身后传来了南宫流云癫狂的吼声。

  “杀我南宫流云者,柳寻香!!!”

  声音还未落,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步桦苑中响起,强大的冲击力将整个步桦苑给毁的面目全非,这一动静,惊醒了南宫世家正在修炼的所有长老和族人。

  “何人敢在我南宫世家逞凶!”

  一道苍老的声音携着天雷战鼓之音,响彻了半个南宫城!

  柳寻香心中一惊,这么一来,府内无数巡逻的守卫和客卿供奉都会朝着步桦苑奔来,急忙手掐法诀,引爆了在来之前去的那间客房。

  这是他当时进来的时候,防止出现被人盯上逃不开身的一个法子,如今的柳寻香,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了。

  客房的爆炸声再度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柳寻香趁机溜出了南宫世家。

  这一天,整个南宫城为之轰动!

  大街小巷开始流传着关于此事的传,传中,有一个白衣修士,一天之内在南宫城内杀了一千二百余修,血洗蛇窟南宫城分舵。

  而后更是只身闯进南宫世家,逼得南宫世家身为化丹境修士的十一公子南宫流云自爆而死,惹出了南宫世家的蜕灵境长老出关!

  “杀我南宫流云者,柳寻香。”

  南宫流云在自爆前说出的这名修士的名字,很快就犹如一阵狂风,由南宫城为中心,开始在整个大秦帝国内被慢慢传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