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70章 蛇窟再现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那位大人,这名收刀的黑衣人眼中立刻涌现出一股浓浓的崇拜和敬重,嘿嘿笑道:“我就知道那位大人不会坐视不管的,我看啊,那位大人就是太超然世外了,否则就连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小杀神,还不也是想杀就杀的事。”

  头领冷声说道:“能不能杀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任务完成,完不成任务,我们回去一个都跑不掉。”

  一听到回去,这黑衣人本能的打了个寒噤,却又看到蜷缩在地上的光头胖子,心中的火气顿时又砰了上来,冲上去又是狠狠地一脚,踹的朱四当家浑身肥肉一颤,唯唯诺诺的没敢出声。

  “平安镖局,现在放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把东西主动交出来,然后你们自杀,二是我们动手,杀人截货,你们选一个吧,我耐心有限。”领头的黑衣人转身盯着李山说道。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李山急忙说道:“前辈,我们出来走镖也是为了混口饭吃,都不容易,还请前辈能够高抬贵…”

  “三。”黑衣人冰冷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李山的话。

  李山一噎,面带苦涩的又说道:“大人,这货不值钱,要不我们把身上的银两都…”

  “二。”

  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犹如一道桩子般,重重的撞在了众人的心上。

  身后的一群黑衣人已经有些蠢蠢欲动,锋利锃亮的长刀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寒气逼人,夺人心魄。

  李山不敢再继续说话了,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奎三死死的握住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一战,杨球儿则侧着头偷偷跟身后的柳寻香说道:“兄弟,对不住了,一会马给你,抓紧缰绳,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柳寻香没有回答,他已经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眼前的黑衣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棘手的货色,现在他只是想看看,平安镖局这次送的究竟是什么货,为什么会惹来这么一群恶煞。

  些许是放弃了挣扎,李山吐出一口浊气,问道:“敢问朋友,是怎么知道东西在我们平安镖局手上的?就算是死,好歹也让我李某人做个明白鬼吧。”

  领头的黑衣人冷笑了声:“有人花钱,我们出力,至于谁花的钱,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就无可奉告了。”

  奎三顿时啐了一口,骂道:“龟儿,没想到窝里出了倒耙子。”

  李山也是眼睛一闭,一脸痛苦的表情,显然已经猜到了是谁。

  因为这次走的货,牵连甚广,所以为了保密起见,李山没有告诉同行的任何人,而知道自己行程,也知道此次走的是什么的人,只有那么不过一掌之数罢了。

  “既然这样,娃娃们,横竖都他娘的是个死,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就是赚,你们敢不敢随二爷我,杀个痛快!”李山睁开眼,眼中闪过一抹狠厉说道。

  奎三大笑道:“二爷,这话听着舒坦,我奎三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身后的一众镖师也明白今日怕是没什活路可讲了,于是也都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喊道:“誓死跟随二爷。”

  领头的黑衣人轻笑了两声:“一群不自量力的东西。”

  杨球儿则立刻冲身后说道:“兄弟,看准时机逃。”

  就在众人准备冲上去,杨球儿准备下马时,一直冰凉白皙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用。”

  清冷的声音让奎三本要气势汹汹喊出的杀字瞬间噎在了口中,呛的他咳嗽不已,脸色也憋的通红。

  所有人都一愣,纷纷看向杨球儿所在的方向。

  杨球儿许是从来没被这么多人盯着看,瞬间脸色变了通红,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在众人的目光中,一个身穿白衣,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的清秀少年从杨球儿的马上翻了下来,整理了下衣服,冲着杨球儿点点头笑了笑。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幕让杨球儿脑袋有些空白,柳寻香的一举一动让他想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其他的镖师也都看着柳寻香,眼中全是警惕和敌意。

  柳寻香有些疑惑的看着众人的样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奎三如闷雷般的声音:“娘的,果然是你小子卖了我们,真没想到,我奎三常年打雁,今儿个却被你这只鹌鹑啄了眼。”

  柳寻香眉头一皱,又听到李山立刻喝道:“奎三,乱说啥子,不是小兄弟,我晓得是啷个。”

  听到李山的话,奎三一脸茫然:“不是他,那你前两天为啥啷个做嘛。”

  李山没搭理他,而是冲柳寻香抱拳说道:“小兄弟,连累你了,本来想带你去了南宫城之后让你离开,这样就能让你免受这些无妄之灾,没想到,还是…唉。”

  柳寻香摇摇头,回道:“李大哥客气了,一路走来你们对我的照顾,柳某都铭记在心,万不可再说拖累二字。”

  李山苦笑了一声,转头看向黑衣人说道:“这小兄弟与我们镖局无关,大人可否高抬贵手,放这小兄弟一马?”

  领头的黑衣人没说话,身后的一名黑衣人却忍不住说道:“妈的,杀个人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老子忍不住了!”

  说完长刀一翻,一个健步直冲站在李山身旁站在地上的柳寻香,这速度之快,让李山等人有些措手不及。

  柳寻香看着冲向自己的黑衣人,脸色不变,反而负着双手平静的看着他。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嘲讽,这书呆子不是吓傻了就是脑袋有问题。

  手起刀落,斩!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血腥画面出现,只见黑衣人的长刀在距离柳寻香脖子三寸远的距离处停了下来,众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黑衣人,不明白为什么这黑衣人为何突然收手了,不过这也让李山等人松了口气。

  可这挥刀的黑衣人此时却是满眼的恐惧,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刀根本不能再往前挥动一丝一毫,不过真正让他可怕的,是刀身连带着自己的身体,也一并不能动弹了,甚至连张嘴说话都没法做到。

  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领头的黑衣人似乎看出了些端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朋友,此事与你无关,雇主要的,是平安镖局的命,你不是平安镖局的人,所以你可以离开。”

  奎三嘀咕道:“这狗儿现在怎么突然讲起规矩来了。”

  李山盯着柳寻香和挥刀的黑衣人来回看了几眼,眼中若有所思。首发..m..

  就连蜷缩在地上的光头胖子朱四当家的也好奇的偷偷看了柳寻香一眼。

  “雇主没出我的买命钱,所以你现在不杀我,那刚刚为何不说这话?”柳寻香好奇的问道。

  领头的黑衣人眉头一皱,说道:“朋友,你可曾听过江湖上的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柳寻香展颜一笑,配上他本就清秀白皙的脸庞,更显得有些人畜无害,只是这眼神中,却是一片冰冷,伸手轻轻摸了摸离自己只有三寸远的长刀,看着这黑衣人眼中对自己的惊恐,他轻声笑道:“你,在威胁我?”

  领头的黑衣人面色不变,心里却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柳寻香所做的这一番动作,他只在组织内的使者们身上看到过,而使者们,则都是……修士。

  “没…没有,我们只是拿钱办事。”领头黑衣人感觉自己说话都有些开始恍惚了。

  本以为只是个简简单单的劫镖,对付一群没受过特殊训练的江湖草莽,谁能想到,居然会遇到一个修士,领头黑衣人现在心里都有些想骂娘的冲动,你一个高高在上的修士,你做什么不好,你非要跟一群最底层的镖师搅和在一起,这不是明摆欺负人吗!

  柳寻香猜不到他心中所想,侧了一步,绕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挥刀黑衣人,踱步走向了领头黑衣人问道:“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我也不为难你们,把能说的都给我说说,不能说的,我一会自己搜魂。”

  领头黑衣人双腿一软,差点没跌坐在地上,搜魂,是修士常用的一种手段之一,就是将自己的灵识打到别人的识海中,翻阅别人识海中的记忆,但凡粗暴一点搅和,轻则灵识混乱,识海崩溃,变成痴傻儿,重则抽干灵识,枯竭致死。

  他曾经亲眼目睹了使者对他的一个同僚进行搜魂,那种痛苦到面容扭曲的样子至今还让他记忆犹新。

  一滴冷汗顺着鬓角滴在了掩面的黑布上,领头人面色有些挣扎。

  身后的李山等人看到黑衣人被压制了,心情也轻松了起来,杨球儿还下马走到那挥刀黑衣人面前,不停的做鬼脸吐舌头逗他,气的这黑衣人差点没昏死过去。

  奎三则吆喝着:“小兄弟,刚我奎三对不住你,我道歉,不过你这招干得是真他娘的漂亮,这话我奎三听的舒坦,刚还威风,给货也杀我们,不给也杀我们,呵,能耐,你在能耐一个试试。”

  杨球儿立马接话道:“嘿,没想到兄弟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噻,舒坦,兄弟,弄他们!”

  一众黑衣人气的牙痒痒,奈何在柳寻香的目光下,楞是不敢发作。

  李山立刻呵斥道:“奎三,杨球儿,你俩给老子闭嘴。”

  此时此刻,如果他李山还没猜出柳寻香的身份,恐怕他这李老二的名声,也算是白叫了。

  奎三许久没见李山发这么大火,也有些悻悻的小声说道:“这小兄弟的武功也忒厉害了,咱们还怂个球儿。”

  李山又是一瞪眼,这才让奎三闭上了嘴。

  柳寻香没在意后面的李山等人,而是看着面色挣扎的领头黑衣人,问道:“怎么,莫不是真要我搜魂不成?”

  领头黑衣人一咬牙,狠声说道:“我们是蛇窟的人,我知道大人您是修士,杀我们如同杀鸡子一般,但是我们蛇窟一样是有强大的修士坐镇的,所以还请大人三思,为了这么个凡人镖局,得罪一个有修士坐镇的宗门,值不值当。”

  “蛇窟…你们蛇窟,可有会阴罗爪的修士?”柳寻香眯着眼睛看了看他,问道。

  领头的黑衣人猛的抬头看了柳寻香一眼,随即遮面的黑布上沁出一滩深色痕迹,却是这领头黑衣人直接咬舌自尽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