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66章 提刀纵马踏江湖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心里却把这事给记下了,当初自己对战谷枫杨的时候,结局本就差不多是个平手。

  所谓胜他,也不过是胜在他是引气境巅峰,而自己只是引气境八层而已,而且胜他的手段,也只是自己占了朱红大门禁制的便宜。

  “那排名前三的是什么脉?”柳寻香有些好奇,如此恐怖的先天剑脉居然也才只排到第七十二名,那前三的脉该有多强。

  黑衣书生笑了笑,说道:“不知。”

  “……”

  柳寻香很想翻白眼,看他这么一副学识渊博的样子,还以为他什么都知道呢。

  黑衣书生似乎看出来柳寻香心中的想法,说道:“这世间远比你想的还要广阔玄妙,别说我了,就连那些真正的神玄境修士,都不敢说对这世间了解的有多透彻。”

  柳寻香看着他许久,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得道高人该有的样子,看来自古都书生狂这话不假,如今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张嘴便是神玄境的放,实在让柳寻香有些自愧。

  柳寻香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对于这黑衣书生,自己并不反感,反而很愿意和他聊聊,想到还不曾得知他的姓名,便问道:“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黑衣书生摇摇头说道:“不过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知道不知道名字没什么意义。”

  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开,柳寻香也只好作罢,起身冲他抱拳说道:“兄台慢走。”

  “莫要忘了我跟你说的事,你我日后还会相见的。”黑衣书生头也不回,踏出门外后,消失在了闹市之中。

  “真是个妙人,不过这夺人灵脉之事,却是有些魔道手段了,日后我就算开不出先天三千脉,也断然不能做这等事。”柳寻香看着手中的茶杯,心中想道。

  虽说柳寻香算不得什么善人,一路走来,从王盘山脉出墓杀马熊山,再到杀李立,杀张淮,他自认为自己已经算不得什么正道人士了,但要要让自己去剥其他修士的灵脉,此事他也做不出来。

  既然也没好的去处,对于凝脉也没什么头绪,那倒不如先好好的逛逛这至尊国,放松放松自己,有时候一昧的苦修战斗也容易适得其反。

  打定主意的柳寻香扔了几个铜板在桌上,便起身离开了梨园堂。

  天色黑了下来,街道上的行人也少了下来,柳寻香站在一条大街上有些发懵,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识海里传出灰鸦的嘲笑声。

  “我看你左窜右串好几个时辰了,还以为你认识路,原来你不知道啊。”

  柳寻香哼了一声,说道:“我哪里知道这万雄关内,还分内城外城,而且这街道都长得一个样子,要不是你天天神神叨叨的,我不就直接放你出来看路了,那我们不就早出关了。”手机端sm..

  灰鸦顿时气道:“嘎嘎,这事合着还怪鸦爷爷我咯,上次要不是有人在大街上喊鸦爷爷的尊讳,对吼,上次呼唤鸦爷爷的那个小崽子鸦爷爷还没找到人呢…”

  柳寻香一手抚上脑门,颇有些无奈,这灰鸦又开始了。

  不在搭理灰鸦,柳寻香四处看看,打算寻个人花些银子带自己出关时,却听到身后传来咔咔的车马之声,回头一看,只见一排长长的马车队伍,缓缓的向自己这个方向驶来。

  李山是万雄关平安镖局的二镖头,长得一副人高马大,为人也豪爽仗义,而且武功也很是高强,重达三十斤的大刀在他手上那是舞的虎虎生风。

  也正是因为这一手,让平安镖局这个在万雄关名列前茅的大镖局对他抛出了招揽之意。

  在进了镖局后,镖局的东家,总镖头都对他是礼遇有加,平常都不会让他走镖,唯独有一次,镖局的红货被一帮绿林好汉给劫了过去,红货的雇主在这万雄关也颇有些地位,眼看就要跟平安镖局来闹个鱼死网破时,他李山孤身一人,不仅活着回来,而且还把红货完好无损的给带了回来。

  这事儿让他在行当里名声更响了,一时间,不仅让他成了平安镖局的二镖头,甚至东家也打算把自己唯一的孙女嫁给他,这让他很是自豪。

  骑在马上,李山看了眼身后的队伍,这次的红货有些扎手,而且中途的山路不是很好走,东家才让他出马走一趟。

  想到走完这趟就能回来娶媳妇儿,李山心里很是得意,虽然路子远了点,但是有他亲自走镖,道上的朋友都会给自己几分薄面,所以最多也就是有惊无险一场,耽搁些时间。

  眯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江湖儿郎的豪情顿时涌上心头,这提刀纵马踏江湖的梦,谁他娘的小时候没做过,但他李山李老二,把这梦变成了现实。

  “二爷,咱们这次送的到底是个啥子嘛,搞得咋么神神秘秘的,弟兄们心里都痒痒,你给大家说哈子嘛。”一个年纪不大,操着一口秦腔的年轻小伙子在一旁笑嘻嘻的问道。

  “对嘛二爷,跟大伙说说嘛,娃儿们都好奇的很。”另外一个络腮胡子的汉子也凑过来说道。

  李山因为是平安镖局的二镖头,所以大家都尊称呼他为二爷。

  李山眼睛一蹬,冲络腮胡子说道:“你咋个也凑热闹,娃儿们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我跟你讲,这次的货来头不小,你蒽个都少打听点,我要是说了,你们一喝多了酒,在女人肚皮上爬两哈蒽们都给老子说了。”

  络腮胡子挠挠脑袋,憨笑道:“嘿嘿,二爷还是懂我,我奎三别的不好,就是好这两口,酒跟女人,哈哈。”

  李山笑道:“中,这次镖走完了,老子请娃儿们喝酒找女人。”

  那之前说话的年轻小伙子眼睛一亮,急忙说到:“二爷,我能得行不?”

  “你瓜娃,毛都没长齐还想女人,你怕是想屁吃。”络腮胡子笑骂道。

  身后的众人也跟着起哄笑了起来。

  行走江湖,哪个不是每天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能快活一天是一天,赚银子不就是为了酒跟女人,所以李山很明白,拿这两个来刺激这些刀口舔血的江湖草莽,比说什么都管用。

  年轻小伙子脸色涨得通红,正要反驳,忽然脸色一沉,说道:“二爷,前面有人剪径。”

  剪径响马是道上的行话,意思就是指拦路的‘朋友’,因为拦路的有劫富济贫的好汉,也有劫财劫色甚至杀人的土匪,但不管是哪一路的,虽然干的都是打劫的行当,却也都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劫匪。

  因此走镖的为了不得罪人,便用剪径响马来代指他们,一来给对方面子,二来也表明自己是道上的人。

  李山一愣,随即一蒲扇大的巴掌拍在这年轻小伙子的头上,笑骂道:“瓜娃,黑老子一跳,这他娘的都没出关,啷个胆子肥的来关内搞事,怕是不想要脑壳咯,上去问问,看看是不是遇到么困难,要是缺盘缠就给他二两银子,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年轻小伙子颇有些委屈的揉揉脑袋,看着前面的人影嘴角上扬,双腿一夹马肚,座下的马立刻嘶鸣了一声,快步冲了前去。

  眼看距离人影越来越近,这年轻人不禁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反而扬起手中的马鞭子,一抽马臀,吃痛的马儿速度更快了些。

  李山看着眉头一皱,心中暗道,这小伙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显摆,会点三脚猫的武功就觉得自己是江湖人士,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络腮胡子奎三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说道:“完了,这下子说不得又要二爷你去找张军爷上点贡了。”

  万雄关内禁止驾马扬鞭。

  站在马车前方的人,正是迷路了的柳寻香。

  看着对方马车停下后,像是领头的跟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嘀咕了几句,这年轻人便骑着马冲向自己,这速度太快了,转眼就要临近自己身前。

  这年轻小伙子已经看的清对方的面相,看着这个年纪约摸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面色如常,对于自己冲过来没有半点慌乱之色,不由得心中佩服,手中缰绳一拽,坐下的马儿立刻扬起前蹄,发出一阵嘶鸣声从柳寻香身旁擦了过去。

  拽着马头绕着柳寻香走到面前,年轻人啧啧赞叹道:“兄弟好胆色,在下万雄关平安镖局杨球儿,看兄弟一个人这么晚还站在这大街正中,可是遇到什么事需要帮忙?”

  柳寻香看着这杨球儿,冲他抱拳笑到:“在下想问下出关的路怎么走,若有什么叨扰还望镖头见谅。”

  杨球儿一听顿时乐了,扫了一眼柳寻香,发现他根本不像个习武之人,心中的警惕也消散了不少,笑道:“兄弟应该是第一次来这关内,哈哈,当初我来的时候也迷路过,这万雄关着实大了些,而且到处都长得一个球样儿,找个姑娘都要花上半天时间。”

  正说着,后方传来奎三的声音:“球儿,咋回事嘛。”

  原来李山看杨球儿在那杵着,怕他年轻气盛说话不中听,有些不放心,便让奎三跟了过去,自己则带着后面的队伍慢慢临近。

  杨球儿回头喊道:“三哥,是个不会武功的的小子,想要出关,结果迷了路。”

  奎三一夹马肚,快步走了过来,嘴中还骂道:“奶奶的,小点声,老子又不聋。”

  杨球儿也不惧他,嘿嘿笑了两声,把马往旁边挪了挪。推荐阅读sm..s..

  奎三走到跟前,铜铃大的眼睛一眯,沉声问道:“朋友,怎么称呼?”

  “这位镖头,小可柳寻香,第一次跑出家游学,来了这万雄关,却没想到迷了路,如今想出关,却找不到如何出去,还请镖头告知一二。”

  奎三特地留意了下柳寻香的太阳穴和手指关节处,笑道:“是偷偷跑出来的吧?”

  柳寻香苦笑一声,说道:“镖头当真好眼力,一看便知。”

  奎三心中颇有些得意,这个年轻人太阳穴不突起,手背白皙,指关节细,确实不是习武之人,而且按理说如果是游学的士子,那么身后肯定背着包袱或者书筐,可眼下他也没有包袱,又迷路,多半就是私自从家中溜出来的。

  这种书香门第的士子偷跑出家门早就是见怪不怪了,所以奎三也不在意,正好李山带着队伍也走到了跟前,奎三便俯在他耳边咕哝了几句。

  李山立刻冲他抱了一拳,笑道:“小兄弟,这万雄关晚上不太好出关,要么我们给你些盘缠,你找家店投宿一宿,明儿个天大亮了,你再出去便是。”

  张球儿一急,刚要说话,结果被奎三瞪了一眼,顿时又缩了缩脖子,把话咽了下去。

  柳寻香扫了几人一眼,说道:“多谢几位镖头好意,不过小可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出城去。”

  李山和奎三相视一眼,眼中有些笑意,看来这小子的族人八成是找来了。

  李山略一沉思,说道:“既然这样,那小兄弟要是不嫌弃,不妨跟我们一起,带你出关。”

  “如此真的是有劳镖头了,小可早就一直向往着能像各位镖头一般,提刀纵马踏江湖,没想到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了。”柳寻香冲着三人一抱拳,说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