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60章 对峙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着水幕中的自己,柳寻香也有些发懵,因为此时的水幕中,是一个通体灰色,轮廓成人形,但是却没有五官,只有头部眼睛位置有两个闪着红芒的光点,如同眼睛一般的灰色小人,看着很是妖异。

  “这…这是灰色小人的躯体?”柳寻香的声音从灰色小人的口中说出。

  灰鸦傻愣愣的点点头。

  抬起双手,柳寻香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这双完全由灰雾凝聚的身体,一时间很是开心。

  “看来这灰雾小人并不是什么前辈的修灵,所以我才能入主在里面,这么说的话,如今这修灵已经彻底是我的了。”柳寻香的眼睛眯成月牙一般说道。

  灰鸦看着那一对弯成月牙的猩红之眼,心里有些发毛,虽然明明知道了这小人体内是柳寻香,但是这面相实在是有些诡异恐怖:“柳小子,你能不能回去坐着,离我远点,鸦爷爷看着你这修灵有点瘆得慌。”

  眼里全是这灰色小人的他听到灰鸦的话也没计较,乖乖的回到之前坐着的位子上,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在他被吸入了灰色小人体内后,他再次看到了第一次进入灰雾空间所看到的那个红色身影,还是熟悉的画面,那一身红衣虚空造星的场面,即使柳寻香是第二次看到,但当那万星引爆时的画面依旧深深震撼到了他。

  尤其是那挥手的动作,柳寻香一直死死的盯着,想把这一个简单随意的动作记下来,可是最开始怎么也记不住,而且一想起这个动作自己就会头疼不已,仿佛脑袋都要炸开了一般,最后足足花了数月的时间,他才勉强在自己的脑海里留下这这么一挥的浅显印象。

  回忆着脑海的画面,柳寻香自己的手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抬了起来,按照记忆中的红衣身影的手一起,随意一挥…

  除了挥动时手背感到一丝丝凉风,没有任何的奇异,这就是很普通的一挥手。

  接连尝试了几次之后,柳寻香决定先放弃这个道法,否则在坚持下去,恐怕自己会入了魔障。

  “看来只有等下次了,下次再有机会,一定要把这挥手间虚空造星的本事给临摹下来。”柳寻香心中暗暗想道。

  一旁的灰鸦看他终于停止了这莫名奇妙的动作后,才开口说道:“你闭关结束了就赶紧出去吧,你这灰雾修灵坐那不动还好,一动的话,鸦爷爷看着就心里发慌。”

  明明灰鸦也在这灰雾中呆过不少岁月,甚至它有可能就是这灰雾里诞生的,可不知为何,它对柳寻香的这个灰色修灵格外的害怕。

  “好。”柳寻香也没多想,冲着灰鸦一笑说道。

  可是这一笑,落在灰鸦眼里,又是一阵羽毛根根直竖,背脊发凉。

  紧接着柳寻香眼前一花,熟悉的撕裂感再度涌上全身,再次睁眼时,灵识归位,人已经回到了密室之中,缓缓吐了口气,他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攀升到了引气境第十层,也就是引气境巅峰!

  这种修为,如果回到清河城,足矣做一个家族的老祖级人物了。

  “原来这就是引气境巅峰的感觉,当年雨夜袭杀,对方派出的两名引气境修士,其中一名就是引气境巅峰,这力量不是引气境九层的黑狼所能应付的,想来当年,清河城主在暗处应该是还派遣了有高阶修士在保护炤灵那丫头。”

  回想起当年的事,柳寻香右手用力一握,感受着这一握拳带来的力量让他心里很是踏实,只有突破了凝脉境,自己才有资格回到老家越田镇去了结这些旧事,想到了还在家中的父母,柳寻香眼中的喜色更浓了。

  “爹,娘,孩儿就快要回来了,你们等我。”

  ……

  和灰鸦一起刚踏出密室,柳寻香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让柳寻香瞬间收回了在密室中的心态,一张清秀的脸再次变得冷漠无情了起来,甚至有些发冷。

  走出屋子,入眼便是庭院里躺着的两具穿着杂役服饰的尸体,这让柳寻香眼中开始闪烁着丝丝寒芒,没有停留查看这两具尸体,他直接快步的走向大厅的方向,而在去大厅的路上,又看到几具躺在庭院石路上的尸体。

  “宝剑,看看还有没活口。”冰冷刺骨的声音从柳寻香的口中说出。

  灰鸦也很是愤怒,拍打着翅膀飞了出去,嘴里还不停嘀咕道:“他奶奶的,这万雄关是被人攻陷了,敌人直接杀到阴关来了吗…”

  柳寻香很明白,万雄关没有被攻陷,阴关也没有被人攻打进来,单不说阴关里的小杀神白刑天,就是坐镇阳关的那个天寒剑尊,修为就已经是深不可测了,更别提这阴关中的小杀神白刑天。

  虽然柳寻香从没见过他出手,可就冲着“小杀神”这个称号和杀神白越唯一的养子这两个身份,就足以证明他的恐怖。

  所以敢来他柳寻香的准骑府中杀人的,就只有这阴关内准骑以上的才有这个胆子。

  想到这里,柳寻香的心里也大概猜到了,自己来这阴关不久,而且很快就闭关了,得罪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七杀肯定不会放任内斗不管,那么,敢就这事的,就只有那一个人了!

  柳寻香看着厅院前的七八具尸体,眼中闪烁着极深的寒芒。

  没一会灰鸦就带着三个人也来到了大厅,这两名婢女和一名杂役男子见到柳寻香之后立马跪在地上,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柳寻香扫了三人一眼,问道:“说。”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让三人听的身子一抖,把额头紧紧的贴在地面。

  “回…回大人,是是...一位强大的准骑大人杀了进来...”一名约摸十五六岁,长相秀气,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衣裳婢女略一犹豫,开口回答道。

  柳寻香冰冷的目光看着她问道:“其他人呢。”

  “回…回大人,在那位大人杀了人之后,其他人就都跑了。”这婢女回答道。

  “嘎嘎,那你们仨咋不跑?”灰鸦飞到柳寻香的肩膀上,怪叫了两声问道。

  在柳寻香冰冷的目光下,三人只感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这名年轻的杂役本就被屠杀吓破了胆,现在又面临着柳寻香冰冷至极的询问,这让他心底的怨气和恐惧相互胶着在一起,顿时冲上脑门。

  这股气让他彻底崩溃了,咆哮道:“跑,怎么跑,我要有银子我早就跑了,你身为准骑,你自己在外得罪了人你自己躲了起来,让我们帮你挡着,现在还装出这个样子给谁看,你要真有本事你就去找他啊,干吗老对我们这些小人物揪着不放!”

  听着这年轻杂役的话,一直没说话的那名婢女吓的直接晕死在了地上,淡绿色衣裳的小婢女也死死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让自己哭出声来,生怕再次激怒了眼前的柳寻香。

  柳寻香扫了杂役小斯一眼,问道:“人在哪?”

  之前说话的淡绿色衣裳的小婢女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了指大门外。

  “宝剑,看住他们仨人,等我回来。”

  留下一句话,柳寻香犹如一阵清风拂过,消失在了大厅内,在柳寻香的身影消失后,淡绿色衣裳的小婢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瘫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就哭了,而那年轻小斯也靠在一旁的桌子脚上,双眼无神的痴笑着。

  在他们耳中,柳寻香的话,就相当于给他们仨人断了死刑。

  灰鸦歪着头看着这俩人,有些莫名其妙的嘀咕道:“怎么柳小子问话就好好的,鸦爷爷我一张嘴,这小子就失心疯了?难不成鸦爷爷我功力恢复了不成…”

  而柳寻香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府邸大门前,门前正对着的,是盘坐着的一名约摸二十七八岁左右,面容阴沉的男子。

  就在柳寻香出现在府邸门前时,几名在一旁墙角偷窥的将士立马如同打了鸡血似的,赶紧拿出身份令牌开始呼朋唤友。

  “张麻子,快来,那吴准骑露面了。”

  “快来,我骗你作甚,赶紧的,把咱们旗的兄弟都喊上,晚了可就没位置了。”

  “他娘的,让老子等的真辛苦,终于还是等到了,我说你们几个快点的。”

  一时间整个阴关的身份令牌都要被震爆了。

  战云旗大营内,李长空看着眼前的水幕,叹道:“还是太年轻了,冲动啊。”

  七杀殿内,大殿下方的两排不知何时坐着大概十二三个人,这些人穿着各异,有富商打扮的,有村民打扮的,有走贩打扮的,也有底层将士打扮的…

  而这些人则时不时的暼一眼坐在左手第一位的渔夫穿扮的中年汉子脸上,每看一眼,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个脸颊肿的有些像嘴里包着两个珠子一样的中年汉子瞪了他们一眼,瓮声瓮气的说道:“想笑就笑,偷偷摸摸的跟偷汉子的娘们儿似的,你们就没被这么揍过吗!”

  一名屠夫打扮的汉子顿时笑出声来:“大哥,你别生气,我们没笑,我们只是这几天被毒蜂蜇了,面上有些抽搐。”

  中年渔夫瞪着眼,作势就要揍他。

  七杀坐在最上面的将座上,制止住了二人:“好了,你们先说说,我们这队新来的准骑,能赢吗?”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众人立刻不在打闹,纷纷看向了大殿上的水幕。

  “我看悬,这小子新来的,年轻气盛,跟咱那会一个的德行,不吃点苦头是不会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中年渔夫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很是赞同他的话。

  被众星拱月般围在最中间的杀神殿里,白刑天也靠在座椅上看着水幕问道:“天枢,你怎么看?”

  站在大殿上的黑袍骑将开口说道:“吴大牛应该不会让将主您失望。”

  这声音如同万人同声,听起来很是诡异,但白刑天却没有半点不适,反而笑道:“你这敷衍人的本事愈发见涨啊,不过早知道就把其他几个都喊来一起,我们再赌上一局,对了,说到赌局,我记得你上次可是输了啊。”推荐阅读sm..s..

  天枢骑将冲着白刑天略一抱拳,说道:“末将不敢,请将主放心,通缉榜第四,蜕灵巅峰的朱休末将已经完全掌握住了他的行踪,等这局看完,末将便去将他的人头带回来。”

  “甚好。”

  水幕里,看到柳寻香的身影出现,这名等候了整整数月有余的男子睁开了眼,嘶哑的问道:“你就是吴大牛?”

  柳寻香没有回答,而是用清冷的声音说道:“你是张淮?”

  这阴沉男子狞笑了一声,说道:“是我,记住我的名字,上生殿预备骑张淮,别到了另一边别人问起来是谁杀的你你都不记得。”

  “记名就算了,我只是确认一下,避免我杀错了人而已。”柳寻香面无表情,张口说道。

  这话把张淮给逗乐了,没忍住笑了几声后,张淮说道:“如果不是你我有仇怨,我还真不想杀你,毕竟这阴关中,像你这样的愣头青已经不多了,杀了你,我们的乐趣又少了一些。”

  柳寻香也笑了,只是这笑容很冷:“如果不是你我有怨,我也不愿意杀你,毕竟有你这样的蠢材在,才让这阴关在冷冰冰的同时,有那么一丝接地气。”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