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58章 实力是立身之本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在事物阁前闹得沸沸扬扬,执法队却一个也没有过来,这是其一,其二,你一直站在这大厅内等着我回来,说明你早就知道了在事物阁前发生了什么,这就说明,你要么是有特殊的消息渠道,要么,你早就知道了会出现什么结果,还要本骑再给其他的提示么?”柳寻香抬起左手看去,仿佛在观察自己的指纹细微之处,口中说道。推荐阅读sm..s..

  李长空越听越心惊,这次失误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的准骑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拿捏:“末将确实有特殊的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才来这大厅请罪,等着大人您的处罚。”

  “究竟是特殊的渠道还是早有的预谋,你我心知肚明,你不愿意说,本骑也不再细问,免得大家日后相见面上都过不去,你说是吧,李旗主?”柳寻香带着嘲讽的声音说到。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继续下去恐怕就会真的两边都得罪了,李长空苦笑了两声,略微斟酌了一下话语说道:“既然准骑大人明白,那么就不要为难末将了,末将虽然是军旗主,但是跟您这样的身份相比,还是有些差距,所以末将很多事也都是迫于无奈。

  对于许华的死,末将也很遗憾,不过既然已经死了,就请准骑对此事不要再紧追不舍了,毕竟,七杀殿除了一百正骑,算上大人,还有七名准骑呢。”

  柳寻香眼睛眯了眯,盯着面前的李长空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末将不敢,只是告诉大人您一个事实。”李长空回答道。

  果然,柳寻香知道自己没猜错,这次事物阁事情的背后,是有着其他准骑的影子,唯一没想到的,是这准骑的影子,居然来自七杀殿…

  看来,有人想试探自己,如今不是战乱时期,正骑不可能大量的伤亡,而且能成为正骑的,都是在这阴关炼狱中历经磨难才爬上来的,哪个脚下踩得白骨不是堆成山,想要陨落,没那么简单。

  僧多粥少,多一个准骑,上位正骑就多了一分阻碍,能成为准骑的人,也都是人精,所以才会这么快就下手。

  “行了,此事你夹在中间也着实不好做,怨不得你,至于责罚就免了吧,本骑也不是好杀滥罚之人,你退下吧。”柳寻香略一考虑,对李长空说道。

  “多谢准骑大人体谅,那末将就先行告退。”

  跟柳寻香说完后,李长空深深的看了一眼柳寻香,然后便退出了准骑府。

  直到柳寻香走后,站在他肩上的灰鸦才开口问道:“嘎嘎,你为啥放他走,你出事明显就是他一手安排的,你刚来没站稳脚,难道不应该下狠手立威吗?”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立威我已经立了,我杀了李立,已经是得罪了李立身后的那位准骑,他现在忙着争夺正骑名额可能顾不上我,但是一旦他上位,我可能就会被针对,这一切,跟李长空无关,他也只是一名棋子而已。

  真正想借张淮的手除掉我的人,是李长空身后授意他的那位准骑,所以我没必要再这个节点上,再去开罪一名军旗主。”

  灰鸦一愣,疑惑的问道:“你把人杀了?”

  柳寻香苦笑的点点头:“我如果不杀他,在当时周围围观的将士眼中,我这个新晋的准骑就算是颜面扫地了,以后再想建立自己的威信也就更难了,但是我杀了他,就开罪了上生骑将麾下的张淮准骑,这就是他们给我下的套,我不得不跳。”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柳寻香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来而不往非礼也。”

  另一边,李长空出了准骑府,便有仆人牵着马车走了过来,上车之后,李长空才有些后怕,自己这事真不该做,好在这新晋的准骑虽然年纪小,但是却很通世故,不然自己的那一番话,恐怕真的没这么简单就把自己给摘出来。

  这少年,不简单。

  先观察上一段时间,日后恐怕少不得与这年轻的准骑多多走动走动,打定了心中主意的李长空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这阴关的天,怕是要变了。

  在李长空走后,柳寻香便让下人们将府门关闭,对外宣称闭关。

  府邸下的一间密室里,柳寻香把玩着手中的玉瓶,这玉瓶,正是事物阁的那个让胖管事偷偷孝敬给自己的。

  “宝剑,你是怎么来到这府邸的?”柳寻香随口问到。

  灰鸦在一旁吃着不知名的果子,嘴里咕哝着:“校场结束后白刑天把鸦爷爷我带走了,然后就让他手下的人带鸦爷爷来到了这个府邸,说这就是你的府邸,让鸦爷爷在这等你回来就行。”

  柳寻香点了点头。

  看着灰鸦仰着头吞果子,柳寻香眼中闪过一丝不怀好意,屈指一弹,一粒白如羊脂,指头大小的圆润丸子便被他打进了正张嘴准备吃果子的灰鸦嘴里。

  圆润丸子带着三分力道直接从灰鸦嘴里穿过喉腔进入腹部。灰鸦的小眼睛眨巴了两下,神情有些遗憾,好像没尝到味道:“你给鸦爷爷吃的什么好东西?”

  “不知道,事物阁一个管事塞给我的。”柳寻香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哦……什么!!!你不知道是什么你就往我嘴里塞!你怎么不往你自己嘴里塞!!!姓柳的你安的什么心,你这是报复,你这样是不道德的!”灰鸦反应过来后整个鸟都炸毛了。

  柳寻香依旧老神哉哉的说道:“你又吃不死,怕什么,而且这东西在这阴关还挺贵重的,最少值一条人命呢。”

  “……”

  柳寻香看着灰鸦一脸的委屈,也觉得自己做的好像不太妥当,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放心,我肯定是有一定把握才敢给你吃的,要是一点把握也没有,我也不会给你。”

  “当你一点把握也没有的时候就是你铁了心要毒死鸦爷爷我的时候吧?”灰鸦幽怨的盯着他说道。

  “咳咳,我们不说这个了,总之绝对不是毒药,这个我敢保证的。”柳寻香扭过身子,心虚的说道。

  灰鸦两腿一叉,呈八字状坐在地上,一对翅膀摊开,仰着头看着密室顶显得有些生无可恋。

  柳寻香没敢再去招惹它,而是把心思放在了左手的蛇形储物戒指上,这戒指是当时在大墓里被灰鸦翻出来的,也多亏有这储物戒指,不然柳寻香可能走哪都要背着几大包行李家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想到大墓中的事,柳寻香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当时的自己还小,很多事都没想明白,如今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才发现当时的事,或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当中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

  王盘山脉中自己捡到的引气篇布裹,神秘的换胎境大修坟墓,墓内的黑色雕像,内墓中消失的苍墨子,把胎元打入自己体内的神秘人,还有那强大的蜕灵邪修赵大田以及过了王盘山之后的诡异村子,让人琢磨不透的村长,追踪自己的黑衣人,以及那推荐信上复杂的图案…

  这一切都让柳寻香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稍有不慎,自己可能就会被撕的粉碎。

  “眼前的平静只是暂时的,白刑天不可能因为一张图案就让我进杀神骑,这当中一定有我不知道的秘密,除去这些,我还要提防七杀殿其他的准骑和上生殿的张淮,看来,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把自己的修为提上来,只有突破到凝脉境,我才有自保的能力,否则即使我想通了这些,我也跳不出这漩涡。”柳寻香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放出一丝神识探进戒指中,在准备翻出禁制玉简的时候,柳寻香看到了一直被自己收藏在戒指空间角落里的一个白玉瓷瓶和一个精致的手镯。

  “我叫萧末晚,你长得真好看。”

  那清脆悦耳的声音至今还存留在柳寻香的脑海里,不自禁的回想起了在悬崖下的那一次,那个少女的样子也是那么清晰,仿佛就在自己的眼前。

  “萧末晚…”柳寻香用手轻抚着玉镯,嘴角微微上扬。

  “你小子,思春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在柳寻香的耳边响起,吓得柳寻香脸色微变,却是灰鸦不知道何时凑到了他的跟前,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柳寻香急忙转过身子说道:“什…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在想,怎么能突破凝脉境。”

  灰鸦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引气境巅峰都没到,突破什么凝脉境,我看你就是在想姑娘,你这眼神我见多了,就跟我山林的那帮兄弟看到雌兽一个样子。”

  “去你大爷的。”

  抬手一挥,柳寻香将灰鸦禁锢在了密室的墙壁上,使得灰鸦如同一个被镶嵌在墙上的兽雕一样,眨了眨眼睛,灰鸦感觉自己有些无辜。

  禁锢住了灰鸦,柳寻香放出一道神识扫了几眼灰鸦的体内,发现这丹药入体后再体内形成了大量精纯的灵气,并没有其他的异质,看来这丹药是真的。

  拿出玉瓶倒出一粒在手上,柳寻香毫不犹豫的拍在口中吞了下去,这如羊脂的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浓厚精纯的灵气在他体内肆意冲撞,不敢耽搁,柳寻香赶紧双手掐诀,按照布裹上记载的引气篇来引导体内这股精纯的灵气。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