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57章 新晋的准骑大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的这句话如同给李立下了最后的通牒,李立眼中的恐惧如泉水一般涌出眼眶,但是脑子里却飞速的运转,可是所有的法子都用尽了都没有用,眼前的人还是要杀自己,为什么没有人来帮自己,为什么!

  “死吧,都死吧,杀了我,你也要死,你们全部都要死,老子在下面等你们!”李立歇斯底里的冲着柳寻香吼到。

  看着神态癫狂的李立,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右手一翻,一道令牌便出现在了李立的眼前,黑底金边的令牌如同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李立的脸上,让他大脑一片空白,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周围的将士在看清了柳寻香的令牌之后,一个哆嗦后都陆陆续续单膝跪在地上,齐声喊到:“我等见过准骑大人。”

  准骑二字如同魔障一般笼罩在了李立的心头,他不想,也不敢承认眼前的事实。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居然是一名准骑!

  “杀了你,如同杀了一条狗,我死不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死不了。”柳寻香清冷的声音传到李立的耳边,如三冬寒风,让李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首发..m..

  周围跪在地上的将士们心中也是忐忑不已,这阴关之中虽然将士不多,但是高如准骑,旗主这一类的高层将领也不是谁都能碰得到的,他们一般都会场面闭关,或者去阳关历练,只为机会来临,夺取正骑名额。

  因此在这正骑不出的阴关,准骑就是所有将士眼中的天。

  天若发怒,伏尸百万。

  而今天,他们亲眼见到了这“天”,就在他们面前。

  李立彻底失去了反抗,垂头丧气的狼狈样子与他露面时一直嚣张跋扈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自嘲的笑了笑:“杀我如同杀狗,对啊,您是高高在上的准骑,而我只是一个想能够在这阴关好好活下去的蝼蚁,我有错吗?如果可以,谁又愿意去做别人的狗呢。”

  柳寻香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个世间本来就不公平。”

  没有再过多的犹豫,柳寻香轻轻的把手按在了李立的天灵盖上,体内的灵气瞬间涌动,从他的掌心喷薄而出。

  李立闭上双眼,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伴随着眼泪滴落在地上,他的身子也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这个曾经在阴关底层呼风唤雨的将士,再也没能爬起来。

  在看到李立倒下后,周围跪着的将士们头低的更狠了,尤其是那几个差点被说动了,准备向柳寻香动手的几个,更是紧张的浑身发抖。

  好在柳寻香没有再搭理他们,只是留下了一句冷冷的话,便离去了。

  “将他二人葬了。”

  直到柳寻香彻底离开,众人才松了口气,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这殿门前倒下的两具尸体,面面相觑。

  “我来这阴关十多年了,今天第一次见到准骑啊,这牛皮,够老李我吹好几代了。”

  “这是新晋的准骑吧,我看他进入好像是做身份等册。”

  “这下热闹了,这李立可是张大人的左膀右臂,一旦这次张大人成功上位了正骑,恐怕这个新晋的准骑大人,有罪受咯。”

  殿门的胖管事如同皮球一样从里面走出来,看着众人议论纷纷,立刻喝骂道:“都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把准骑大人安排的事给办了,再乱嚼舌根子,传到任何一个大人耳朵里,就能要你们的狗命。”

  众人纷纷低头抱拳,抬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

  柳寻香离开后,根据令牌内的信息找到了自己住处,在这阴关,只有军旗主级别以上才有自己的单独住处,其他人都是住二十人一房的大营,因为,身为准骑的柳寻香,住的地方比军旗主的还要大很多。

  看着门口的两排守将,扫了一眼府邸上悬挂的牌子,柳寻香确认了这就是自己的府邸,看来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有人替自己安排好了,双眼微眯,柳寻香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果不其然,进了府邸走到大厅门口时,柳寻香便看到一个身穿甲胄的将士正站在大厅内纹丝不动,看样子就是在等自己。

  不过柳寻香并不打算立刻进入,而是转向一旁的路上,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推开房门,一道熟悉的声音就出现在了柳寻香耳边。

  “你回来了,看你的样子似乎是遇到什么事了啊嘎。”

  这熟悉的声音正是消失几天的灰鸦宝剑。

  柳寻香看见灰鸦出现在自己房间,就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推断:“出了点事情,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跟我出去一趟吧。”

  “又出去?去哪?”灰鸦歪着头疑惑道。

  “去了就知道。”

  此刻,大殿内走进一个年轻貌美的婢女,端着茶果之物,放在了甲胄将士一旁的桌上,甲胄将士目不斜视的问道:“准骑大人可回来了?”

  “回大人,准骑大人去了房间。”婢女轻柔的声音响起。

  甲胄将士没在说话,这婢女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这甲胄将士心里有些忐忑,对于这个空降而来的准骑,自己实在是有些把握不住心思,虽然他看起来很是年轻,但是能被将主白刑天亲自领进来的人,又如何能只看年纪,自己这次算是彻底里外不是人了。

  就在他还在想着自己一会的说辞有没有漏洞时,大厅内的天地灵气仿佛拥有了生命,很是欢快的活跃了起来,很快,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四周的灵气居然全部被隔绝开来,也就是说,他在这一刻,只能动用自己体内的灵气,而不能调动天地灵气为己所用。

  在他惊恐的目光中,大厅内缓缓走进来一人,此人身穿赤红铠甲,脸上戴着一张很是狰狞的面具,只留一头黑发在外,在其铠甲身后,还有一条白色的披风,白色披风与这赤红铠甲交相辉映,在搭上肩膀上站着的一只通体灰色,唯独额间一抹鲜红的灰鸦,既妖异又不失威严。

  在一阵咔咔之声中,这身穿铠甲之人走进大厅,直奔上方主位,看都不看这甲胄将士一眼,那披风无风自动,带动那一头黑色长发飘舞,掀其阵阵无法想像的灵潮,灵气如海浪一般翻涌,甲胄军士自己仿佛一条小船在这汹涌的海浪上漂浮,随时都有被灵潮拍翻的危险。

  铠甲之人走到主位,披风扬起,坐了下来,在坐下的那一刻,整个大厅的灵潮瞬间化作虚无,消失在这大厅之中,刚刚还狂风骤雨,一瞬间便风平浪静,这一转变让甲胄军士感觉自己刚才经历的如同是一场幻觉。

  甲胄将士心中一惊,抬起头才发现,主座上的铠甲之人,正盯着自己,那面具内的目光一片死寂,看的甲胄军士心里有些发毛,没有犹豫,他立马抱拳单膝跪地喊到:“末将七杀骑将麾下战云旗军旗主李长空参见准骑大人。”

  李长空虽然嘴里报着名号,心里却在嘀咕,当时校场那会自己也在,明明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郎,怎么今日一见就如同千年老怪一般,让人胆寒,不愧是能校场战千军的天骄,这搅动天地灵气的一手,虽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但是玩的却是出神入化。手机端sm..

  李长空说完,大厅内便一片寂静,上面的人没发话,他也不敢自己起身,于是只好保持这个姿势,哪怕紧张的汗水挂在眼睫毛上也不敢动上一动。

  “战云旗…”铠甲之人缓缓说到,声音从铠甲内透出,略有些改变,让人听的有些缥缈不定。

  李长空心中的不安更浓了,他自然明白这眼前的准骑大人是什么意思,不然他也不会独自一人来到这准骑府的大厅站好几个时辰不敢有半点动作。

  即使再不想,也还是要说的,没办法的李长空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请大人责罚,事物阁的事,末将都已经知道了。”

  铠甲之人伸手拿起一旁的茶杯,摇晃了两下说道:“哦?那你说说看,我为何罚你。”

  “许华之事,是末将考虑不周全,许华本是阳关山阵军中的一员,虽然天资差点,但是本性淳朴,加上在军中的各项表现都很平衡,所以让末将动了心,在阳关的名单上点名要了他,之后便来了我战云旗。

  可是他性子憨厚,一心只想着凭借自己的本事能够成为和大人您一样的人物,可惜在这阴关之中,天骄太多,他屡屡遭挫,末将也曾劝过他,让他不要那么固执,适当的圆滑一些,可是他不听,最后末将实在看不下去了。

  正好逢时,大人您新晋上位,末将寻思着这是个机会,才私自把本来安排好带大人您去事物阁的人换成了他,希望他能够争气一点,哪怕不能得到大人您的重用,至少让他在大人您面前混个脸熟,可是末将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李长空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

  摇晃着杯中的茶水,铠甲之人许久没有说话。

  正在李长空试探着要继续开口时,一个茶杯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茶杯应声而碎,滚烫的茶水溅在他的脸上,他却不敢有半点声音和不满。

  “你莫不是真当本骑好敷衍不成。”铠甲之人站起身子厉声喝到。

  李长空吓得身子一抖,立马大声说道:“末将发誓,所句句属实,如有欺瞒,任凭准骑大人责罚!”

  一声轻笑从铠甲中传了出来,这笑声有些莫名,让李长空一时分不清是善意还是恶意,伸手将面上的狰狞面具取下来,面具下是一位清秀俊逸的少年,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这万雄关阴关,杀神千人骑七杀一脉,新晋的准骑—柳寻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