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0章 招招致命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汪时常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作为万雄关的少上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大门是有多厚实,普通修士根本是没办法用灵力穿透这大门的,可是刚刚自己却是把那句话听得很是明白,看了眼身边的一对人中龙凤,他不免有些老脸一红,自己只顾着去溜须拍马,却是丢了化丹境修士的面子。

  于是他只好不在说话,而是跟着驻足在二人身边,一同看向那朱红大门,谷枫杨随口问到:“汪大哥可否看懂了这门外前辈刚刚是用的何种手段喊话的?”

  随着谷枫杨的一句话,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他,毕竟现在在场的,当属他汪时常修为最高,可是他当时一门心思只想把这二人带到换胎境的天寒剑尊面前,博一个换胎境修士的好感,全然没有注意到那大门处的动静,如今被这么一问,一时竟有些答不出来。

  而众人见他一个化丹境的修士都没法看出来门外那个自称吴大牛的修士是如何做到的,就更加觉得这个吴姓修士厉害,谷枫杨向来善于察观色,见到汪时常如此有些难堪,立刻开口说到:“这位前辈的道法着实是高深了些,我刚刚细细想了想我大剑宗中的所有功法典籍,似乎和我大剑宗千年前遗失在外的一本名叫弹剑唤灵诀的宗内秘典中记载的神通颇有些相似,汪大哥不曾认识,倒也正常,今日我等有幸遇见,必须要请这位前辈一叙,好生请教请教。”

  身后的军士和大剑宗的弟子均点头称是,尹清音看着他眼中也很是骄傲,如此谦逊,善解人意的师兄在身旁,哪个女子谁会不骄傲呢,这可是自己的师兄,后面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尹清音的面颊变得有些泛红,这让谷枫杨瞥见后也有些心猿意马。

  汪时常也明白谷枫杨的意思,立刻顺坡就下了:“原来如此,原来是大剑宗遗失在外的道法,我也说这蛮夷小国,当真能有这般卧虎藏龙,想来此人定是学了这弹剑唤灵诀,得知了这是大剑宗的道法,因此才不远万里来我大秦,想要拜在门下,如此一来,谷老弟这次来万雄关,说不得要为宗门立下不世之功了啊。”

  众人都急忙点头附和,虽然心里鄙夷汪时常这一趋炎附势的小人作风,但是却不得不认同他所说的道理,同时众人对门外这声音的主人,也更是抱着好奇,敬畏之心,毕竟就冲这千里还道的恩情,此人日后在大剑宗,也定是内门长老,甚至更高的位子。

  朱红大门十分厚重,必须有三十二名引气境的修士同时用灵力催动机关,方才可以将此门打开。

  随着大门内传来阵阵机器的转动之声,这朱红大门也开始“咯吱咯吱”的缓缓动着,只见从朱红大门之中裂开了一条笔直的光亮,而在光亮后,一个黑色的人影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显现出一名穿着裁剪得体的少年,这少年一身素白长衣,身姿清瘦挺拔,乌黑的长发随风而动,虽穿着朴素,但那一张清秀的相貌和一双灵动的双眼却是给人很是清冷,再加之其肩上站着一只通体灰色,唯有额间翎羽是一抹鲜红的灰鸦,使得这少年如空谷幽响,月下清风,有种说不出的出尘飘逸,如画中谪仙一般,温润却又悠远,使人可望而不可及。

  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面面相觑,一些军士更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己的长官,这就是刚刚长官和这些天骄口中的前辈吗?可是怎么看,都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但是修士中不乏有修行了千万年,面容依旧如少年的老怪,难道眼前这个就是?

  军士们的眼神让这一群万雄关高层的脸都有些发烫,别人或许一时间还看不出来,但是他们这些人都是人精,只需要看一眼这少年便可知晓,这哪里是什么千年老怪,这就是个颜容和骨龄一般大小的少年,因为这少年的眼睛里清澈无比,根本没有那种老怪的沧桑之感。

  这当中最难受的要数汪时常和谷枫杨二人,脸色难堪无比,想到刚刚还放的高人前辈,居然是个还没自己大的少年,而且看其身上的灵气波动,也就堪堪只有引气境而已。

  在感受到了自己身后的师弟师妹看向自己的目光,尤其是身边佳人眼中的疑惑,更让自己如芒在背,饶是谷枫杨这么好的修养,都没忍住将藏在手袖中的手捏的青筋暴起。

  柳寻香则是一愣,虽然预料到开门的时候会有人看着自己,但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被围观,这让他本来想好的说辞也都被卡在嘴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使得双方之间的气氛有些凝固,无人敢先开口。

  “咳咳,来人,把那小子给我带来问话。”汪时常到底是在官场上滚打的人,在经过最开始的那一瞬间尴尬之后,立马便厚着老脸,像是忘了之前说的那些话一般冲着一旁的军士吩咐道。

  柳寻香看到两名军士跑向自己,尤其是在看到军士身后那群人的穿着打扮,便明白这群人恐怕便是这万雄关的权贵,再看到他们脸上的不善,柳寻香微眯了下双眼,心中有了些算计。

  俩军士来到柳寻香面前,左边一个略微魁梧的军士目光冰冷的说到:“小子,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大人有话要问你。”

  柳寻香立刻很自觉的走向了这群权贵,好在自己担心这灰鸦进来以后乱说话,所以自己早早地便禁了它的嗓子,这样在外人看来,就无非是一只与普通异兽相比,要稍微好看一点异兽罢了,灰鸦虽然很想反抗,奈何根本就没有任何手段,只能任由他蹂躏。

  再走到了汪时常等人面前,柳寻香双手略一抱拳,说到:“蛮夷小国江国吴大牛见过各位大人,不知大人们将小子唤来所为何事?”

  汪时常瞟了一眼身旁的谷枫杨和尹清音,见他二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这才开口问道:“吴大牛是吧,既然你是前来我大秦拜师的,那么信物呢?”

  柳寻香心中一惊,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个身穿甲胄的中年男子口中所说的信物是指什么,但是那信物上的东西,却是让柳寻香有些琢磨不透,当时那村长虽然碍于身份没杀自己,但是却在后面步步留下杀招,欲除自己而后快。首发..m..

  不告诉自己万雄关荒原处何时会有灭杀神识,此为第一杀招,若非自己有神秘灰雾,恐怕就已经身陨,接下来又不告诉自己何时这关门会开,不开又当如何唤开,此为第二杀招,百丈雄关下,等待自己的只有孤寂和饥寒,若不是自己想到法子,等丹药尽绝,自己定然会成为这关下枯骨。

  有了前两次的埋伏,那么柳寻香自然不会在轻信那村长老者,所以这封信,必然是第三步杀招,而时机,就可能是自己呈上这信封之时,有了这些,柳寻香如何敢把这信物拿出来。

  没敢多想,柳寻香立刻说到:“小子在拿到信之后,便一路敢来万雄关,结果遇到一个村子正在遭受兽潮袭击,虽然小子不是秦人,但好歹也在秦国境内呆了三年,对那些关在的秦人很是有感情,看到兽潮掠杀,我岂能撒手不管!

  好在兽潮里的异兽都是些刚刚开了心智的,小子废了些手脚,总算是保住了村子里的妇孺老幼,可是在我为了救秦人和异兽赤手相搏的过程中,信却不甚丢失了。”

  一段话被柳寻香说的慷慨激昂,饱含深情,说到最后,柳寻香更是低下头,用衣袖擦了擦眼角,语中流露出万分的懊悔之情。

  众人自然知道关在的村子经常会有兽潮,听到柳寻香在拿到信之后还路见不平救了别的村子,顿时都有些感触,虽然他们并不在乎关外那些贱民的死活,但是在异国人面前,他就是救了秦国人,所以有些军士看向柳寻香的眼神中也有些缓和。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连身后的大剑宗内有几个女弟子,看向柳寻香的目光中,也多了这异样的神采,汪时常虽然有些半信半疑,但是眼下这个情况下肯定也不适合追究真假。

  因此正要活稀泥说几句把柳寻香打发走自己好带人办正事时,一直没说话的谷枫杨却开口说道:“感谢道友相助,救我秦民于水火之中,不知道友可否告知,被兽潮袭击的村子是几乡几里,我等好派人送些肉食物资过去。”

  柳寻香心中咯噔一下,微微抬眼看了一眼说话的男子,却发现这男子也正双目如炬的盯着自己,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男子是个劲敌,他的话说的是有理有据,乍一听他是忧国忧民,可是仔细一想,却是直击柳寻香的痛点。

  灰鸦也有些紧张,在柳寻香的肩膀上有些站立不安,这个英俊男子太危险了,这一句话说的就连自己都招架不住,更何况柳小子,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怎么办…

  汪时常心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喜,这谷枫杨当真是给根杆子便往上爬,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些,在这跟个贱民耗什么,如果让天寒剑尊误以为是自己怠慢了,惹得他老人家心中不喜,以后自己在这万雄关还怎么混!

  但是谷枫杨的话却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给偏岔过去,只好冷着眼看着柳寻香,希望他能快点回答完快点滚蛋。

  柳寻香眼珠一转,随即悲痛的说道:“大人何苦自欺欺人,我们关外的秦人是如何来的,是如何活的大人莫不是真的不知?救了一村凡人,小人知道这算不得什么大事,这甚至都不如关内一个家主摸了自家奴婢那二两肉的事大,所以小人不敢请功,只求能达成心愿拜入宗门,大人何必还要如此讽刺小人!”

  这一番趋于歇斯底里的悲痛控诉让远处居住在关内的秦人们都默默地低下头,有种物伤其类之感,而眼前的几个,包括汪时常在内则都有些恼羞成怒,却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是好,这种事岂能拿上台面来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