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1章 村中的读书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村子里平日里没什么人会来,因此柳寻香刚进了村子,便有村民在旁边观望,些许是惧怕柳寻香肩膀上的灰鸦,所以众人都没有人敢上前问话,柳寻香本想上前主动些,但是看到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中有些畏惧,便只好作罢。

  正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老者拄着拐杖在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老者上下打量了柳寻香一眼,问道:“小老儿是这村子的村长,请问少侠来此地是有何事?”

  柳寻香见状拱手说道:“在下一路流落至此,想问下村长此地是何地?”

  这老者虽然只是这小小村子的村长,但是人老成精,听完柳寻香的话便若有若无的看了看远处的王盘山,随即笑道:“此地是秦国的边界,很是贫瘠,少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顺着这条路直走,走下去就可以见到我秦国的万雄关,那里繁华些,并且还有我大秦的军士和仙门镇守,或许能帮到少侠。”

  柳寻香知道眼前的老者没有骗自己,秦国素来贫瘠,但是民风却十分彪悍,据说当年的秦国还十分弱小,只能和其他几个小国一样在另外三大强国的夹缝中生存,后来一代秦帝赢玄以大毅力,修成了秦国有史以来堪称最鸡肋的皇族功法,最后以一首《大风谣》带领秦军十二万大破联军三十五万,一举吞并周边六国,而此战也为秦国铁骑定下了不世威名。

  后来秦帝赢玄又以换胎境巅峰的修为一招惨胜当时在蕴象境初期多年的成皇,至此,得到其他三国的认可,一举成为了东域四大霸主之一。

  柳寻香心中一动,没想到自己横穿王盘山,居然来到了秦国的地界,不过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恭敬的说道:“小子无家可归,不知老丈可否让小子在此地居住一些时日,待小子离去之时,定有厚报。”

  老者还没说话,在其身后的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便开口喝到:“哪里来的蛮子,都告诉你了去万雄关便是,还在这里得寸进尺什么,在磨叽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柳寻香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这个青年,清冷的眸子让这青年顿时后背一寒,身上也立马起了鸡皮疙瘩。

  老者见状开口说道:“莽牯,不得无礼。”随后深深的看了柳寻香一眼,说道:“少侠想住,住便是了,只是村子里清贫了些,少侠自便就好。”

  说罢也不等柳寻香回话,便兀自转身回去了,但是跟在老者身后那个叫莽牯的青年却是十分不愿意,本想乘机冲柳寻香放放狠话,但是一看到柳寻香那清冷的眸子,瞬间又犹豫了些,最后只好说道:“既然你在村子里住,希望你能把这个村子当成你自己的家,如果我要是发现你有别的心思,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柳寻香没有理会莽牯,而是直接从一旁走了过去,准备趁天黑之前选个好点的地方盖个草棚,暂时用作歇脚的地方。

  莽牯盯着柳寻香的背影狠狠的捏紧了拳头。

  就在柳寻香寻找地点盖房子的时候,想起了刚刚的事,于是朝着灰鸦问到:“宝剑,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原来就在老者过来的时候,灰鸦宝剑告诉柳寻香,如果想在这秦国拜入宗门,就必须要有名额,而这个名额,不像其他国,而是每个村落到家族都会分到,只不过想要拿到这个名额的条件,有一条却是需要在这个村落居住满三年,正因为如此,柳寻香才动了留下来的心思。

  灰鸦说到:“本鸦什么时候骗过你,这都是我这几天在山里的拜把子的兄弟们告诉我的,而且我还告诉你,在这万雄关驻扎的宗门,好像是叫什么大剑宗,听说还是这秦国的顶级宗门。”推荐阅读sm..s..

  这点柳寻香当初也听镇子里的先生说过,说这秦国尚武,武者多用剑,当年的秦帝赢玄便是凭借着一把天子剑,斩净世间百万敌,从而奠定了秦国剑修的地位,也正因为如此,才在这世间流传了一句秦修十万,剑修去其八九之说。

  而大剑宗,正是秦国的七大顶级宗门之一,宗门老祖白越的杀神之名更是震慑东域。

  柳寻香虽然诧异此地镇守的是大剑宗,但是却对于剑修似乎并不热衷,说到:“可是我不是剑修,而且也不太想成为剑修。”

  灰鸦白了他一眼:“大剑宗又不是全是剑修,再说了,你现在需要的是找个灵气充沛的地方突破到凝脉境才是正事,而这灵气充沛的地方,有比大剑宗更好的吗?”

  听灰鸦这么一说,想来倒也是,而且好像还可以看看,这剑修之法到底有何不同。

  在跟灰鸦说话的时候柳寻香也没闲着,胡乱的找了些木头茅草,他便在一家房屋旁边的空地上搭起了一间简陋的茅屋,看着眼前自己的杰作,柳寻香还是很满意的,若非是必须要有这个条件,恐怕自己会直接去劈个山洞借宿了。

  搭好了茅草屋天色也黑了下来,村里的猎户和农妇也都开始陆陆续续回到村子,柳寻香刚走出茅屋透透气,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便扛着一只兽腿,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这汉子身上有很多明显的伤疤,右肩膀处更是有一道鲜红色的伤痕,看伤痕像是野兽抓伤的,不过这汉子并不在意。

  黝黑汉子看到了柳寻香和旁边的茅屋一愣,随即笑问道:“小兄弟,新搬来俺们村的吧?”

  柳寻香也笑着拱手回答到:“正是,打扰到老哥了,以后还请老哥多多关照。”

  黝黑汉子眼中一亮,立刻大手一挥,满不在意的说到:“俺们没啥文化,担不起你们这些子读书人的礼,小兄弟要是不嫌弃,晚上来俺们家吃点,正好今天运气好,弄了条兽腿,俺让婆娘收拾收拾,咱们晚上喝点小酒。”说完还晃了晃扛在背上的兽腿。

  想着初来乍到,也不好拂了别人面子,柳寻香便笑着答应晚点过来。

  黝黑汉子看到柳寻香点头答应显得很是开心,嘴中嘀咕到让自家丫头一会去打些好酒回来。

  在柳寻香离开没一会,一个农妇端着一木盆衣服和另外几个农妇唠着磕向着这边走了过来,跟在农妇后面的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小娘正拧着一个稚童的耳朵,一边走一边还在训斥着什么。首发..m..

  约好了明天一起去河边洗衣服的农妇带着小娘和稚童走到屋门前,小娘看到自己家旁边的茅屋有些诧异,这怎的才半天的功夫,就多了个邻居。

  黝黑汉子显然是听到自家的婆娘和两个娃娃回来了,便在家里吆喝到:“丫头,去你孙叔那打点椒浆酒,今晚有贵客来。”

  这椒浆酒色质浑浊,一喝下去有种让人感觉到好似一条火线从嘴里烧到胸腔的感觉,稍微有些身份的商贾贵人都不屑于这种酒,不过即使算不得什么好酒,但是对于秦国的这些最底层的村民来说,却是只有逢年过节才舍得花几两碎银子解解馋,就连这盛了这酒的器皿,都能让他们闻好些时日。

  小娘有些不解,今日这是来什么大客,还得买椒浆酒来。

  农妇显然也有些心疼,冲着黝黑汉子不断数落到,黝黑汉子也不恼,只是一个劲儿的赔笑着好说歹说。

  很快,各家各户便飘出了一股子饭香,稚童看着眼前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的饭菜,好几次都想趁着爹娘不注意伸手偷吃,可是每次都被小娘逮住给瞪了回去。

  黝黑汉子看着脸上明显怒气没消的妇人和两个看着饭菜咽口水的娃娃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搓搓手说到:“在等等,村里路不好走,等等哈。”

  小娘闻着饭菜的香味,强忍着肚子咕咕的抗议说到:“阿爹,到底是谁来啊,不行就让阿弟先吃点,填填肚子吧。”

  黝黑汉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人家是读书人,俺们不能坏了礼数。”

  一旁的农妇冷哼到:“就你这样还能跟读书人说上话,我看别人是面薄,懂礼数,怕驳了你的面子,才应付下了,也就你这憨货,还当真了。”

  听到妇人的话黝黑汉子的脸更红了,自己没什么文化,这辈子就只能在这贫瘠的村子里,所以为了不让娃娃也跟自己一样扎根在这村里,只要遇到读书人,便喜欢往家里邀,来来回回几次,农妇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以分家要挟,这才让黝黑汉子收敛了些。

  正在黝黑汉子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声音:“老哥,对不住,小弟来晚了些,让你久等了。”

  听到这声音,黝黑汉子脸色一喜,急忙起身应到:“没事没事,小兄弟快进来,就差你来俺们开饭了。”

  小娘则是有些疑惑,这清冷的声音有些耳熟,好似在哪里听过,但是这一时半会却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皮肤白皙,面容清秀的少年带着满脸歉意走了进来。

  这少年的模样让小娘一愣,这人不就是在村口带着那只会说话的讨人厌的灰鸦的富贵子弟吗,想到了那只灰鸦说的话,小娘的俏脸又是一红。

  这登徒子居然还这么贼心不死,跟到了自己家里,这让小娘心中又羞又愤,这下可如何是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