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2章 谁言蜕灵不可战!!!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苍墨子和辛老上来便是杀招,大蛇虽然皮糙肉厚,也有点快扛不住了,苍墨子一个闪身来到大蛇头部后方,一只钵儿大的拳头如燃烧的流星划破黑夜,撞击在大蛇的后背。

  赤红的鳞片被火焰烧的漆黑,隐隐还有一股焦糊的味道传了开来,大蛇吃痛,扭头张开狰狞的巨颚咬向苍墨子,辛老抓住时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在大蛇七寸处凌空而立。

  没有犹豫,辛老喷出一口精血,凝血做墨,画出了一道血红的的圆形符文,这符文刚刚凝聚成型,大蛇边感受到了自己七寸处传来的刺痛感,一股紧张的情绪瞬间涌了上来。

  可苍墨子早已做好准备,火焰化线灵巧的拉住了大蛇硕大的头颅,这火焰凝聚的丝线看着很是纤细,可却让大蛇的头无法扭回抵挡住辛老,大蛇脖颈处被火线勒住的地方,也开始出现黑色的灼痕,这火线正是之前对付巨型蜈蚣的缚灵线。

  血液凝成的符文没有意外的按在了大蛇的七寸出,大蛇发出了一声嘶吼,这嘶吼声让一些低阶的引气境修士都捂着耳朵,柳寻香更是被震的捂住耳朵在地上打滚,很是痛苦,邋遢老头见状急忙上去扶起柳寻香,随后用灵气封住他的双耳,这才让柳寻香好受了些。

  但是距离大蛇最近的苍墨子和辛老就没有那么幸运,苍墨子还好,只是被震的双耳有些流血,但是辛老本就受了赵大田一掌,又强行以精血催动杀招,所以直接被大蛇的嘶吼震的砸落在地吐了一大口鲜血。

  大蛇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两个让自己受伤的人类,巨大的疼痛让大蛇失去了理智,它那一双狭长的蛇瞳中闪烁着点点红光,疯狂嗜血的眼神让众修士不寒而栗。更新最快s..sm..

  就在大家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邋遢老头大喊一声:“这大蛇已经外强中干了,大家冲着它七寸打。”

  一个始终没有跪下讨饶,穿着褐色衣服的引气境修士大喊道:“奶奶的,反正也是个死,死了还能弄个化丹境异兽陪葬,老子这辈子赚了。”

  说罢纵身冲了上去,大蛇见状,张开嘴溅射出一道黑色的黏液,这黏液腥臭无比,速度极快,这修士来不及躲闪被黑液喷了个正着,这修士的皮肤瞬间就像被浇上烧红的铁水,发出滋滋的声响。

  凄惨的嚎叫声回荡在了大殿内,不到一息时间,这修士便化成了一股白烟飘散了去,这一惨状让所有修士停下了脚步,可大蛇却没有罢手的意思,仅仅这样,还不足以泄愤。

  紧接着第二道毒液被喷了出来,几名动作慢的修士逃脱不及,眼睁睁的看到毒液洒落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化作袅袅青烟消散在世间。

  苍墨子摇了摇脑袋,从双耳短暂失聪的状态下清醒过来,看到眼前大蛇屠杀众修士的一幕,顿时怒气攻心,翻手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两根银针扎在自己的关元和神封两处,而后拿出一粒褐色的丹药吞了下去。

  不到三息,苍墨子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一股化丹中期巅峰的威压从苍墨子身上铺散开来,辛老见状有些不忍,因为这法子,虽然让气势涨了,修为提了,但是却如饮鸩止渴一般,严重的话,等效果一过,便可能血液逆行而亡。

  苍墨子这是打算和大蛇一决生死了,可是没等苍墨子行动,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苍墨子的眼中,眼看着瞳孔中的人影不断放大,苍墨子却是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只见这人影抬手轻点,封住了苍墨子全身的气血,苍墨子血气被憋住,噗出一口血后瘫坐在了地上。

  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蜕灵修士赵大田。

  赵大田看着苍墨子说道:“你先别急着死,本尊留你还有大用呢。”

  说罢转头看着跪下的修士们说道:“现在还活下来的人不多了,你们可要抓紧机会哦。”

  大蛇非常配合的用庞大的身子将场中还站着的修士们围在里面,放慢了杀戮的进度,似乎只有这种速度才能让它的愤怒更好的得到发泄。

  辛老悲愤不已,想站起来可是却尝试了几次也没能成功。

  场面再次寂静了下来,除了被大蛇叼起来吞下肚子的修士偶尔发出惨叫,其他人都静若寒蝉,生怕发出一丁点的动静引得大蛇或者赵大田的注意。

  整个过程变成一种痛苦的煎熬,每个人的良心都被赵大田拿出来放在火上炙烤着。

  双眼通红的柳寻香死死的盯着赵大田的背影,眼前在地上不断挣扎想要爬起来的辛老,瘫坐在地上嘴角流血双目圆瞪的苍墨子,还有这些只能被动的等待大蛇来一个一个吞下的修士,这一幕幕不断的刺激着,压抑着柳寻香。

  “爹爹说过,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总归是要死的,与其引颈受戮,倒不如洒脱一些。”柳寻香低着头轻声呢喃了几句,慢慢的走了上去。

  “宋国柳寻香,请前辈赐教。”

  一声清澈稚嫩的童声在众人的耳边响了起来,所有人都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这边,就连大蛇都为之一愣歪着头看向柳寻香。

  只见柳寻香站在赵大田身后十步距离左右,正拱手向赵大田说道。

  辛老一脸诧异的看着柳寻香说道:“柳小公子,不要胡闹,前辈,你堂堂一个蜕灵境大修士,不至于跟个娃娃计较吧,再退一步说,杀个孩童,你难道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邋遢老头也急忙冲到柳寻香身边把他拉到身后冲着赵大田谄笑道:“前辈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爷俩都是误打误撞进来的,一个老叫花子带个小叫花子,您老大人有大量,把我们二人当个屁放了呗。”

  邋遢老头一边说还一边把柳寻香往旁边拉,可赵大田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看到赵大田摇头,邋遢老头腿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柳寻香也是心头一凉,果然,这个变态修士根本就不打算放走任何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柳寻香比刚才更加坦然了,上前一步,朗声说道:“宋国柳寻香,请前辈赐教。”

  邋遢老头想伸手去拉,却发现自己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辛老也是默默的叹息了一声,没在说话。

  赵大田挑了挑眉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确认道:“小家伙,你说,你要挑战我?”

  柳寻香坚定的点了点头,赵大田笑的有些合不拢嘴:“这是本尊活了这么多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赵大田笑的样子很怪异,如果不是这壮实的外表让人实在不忍直视的话,只凭声音和动作来看,这赵大田应该是个很阴柔的佳公子。

  柳寻香没有在意赵大田的嘲笑,而是右脚掌发力,冲向了赵大田。

  在距离赵大田还有五步之遥的时候,没见赵大田有任何动作,柳寻香却像是被人拿着狼牙棒狠狠的一棒打了回去。

  结果是在所有人预料之中的,大殿内有些修士不忍的别过头,但是更多的却是抱着一种看蝼蚁撼大树的心态,一个连成年人都不算的孩童,居然还妄想去挑战高高在上的蜕灵境大修,当真是有些不自量。

  被打退到老远的柳寻香摔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腹中的五脏六腑更像是被火烧一般有股灼痛。

  柳寻香没有犹豫,死咬着牙关颤抖的爬了起来,用手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向赵大田冲了过去。

  赵大田见状有些来了兴趣,这一击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一名修士都会被打成一滩烂肉,可眼前这个小娃娃却还能爬起来,这着实让赵大田有些小意外。

  第二次,没有任何意外,没有任何奇迹,柳寻香再次被打了回来,结果和第一次没有任何区别。推荐阅读sm..s..

  第三次,一样的结果...

  第八次、第十次、第十二次,一次又一次的冲向赵大田,一次又一次的在五步距离被打了回来。

  在场的修士已经开始有人低下了头,柳寻香每被打回去一次,他们的心就仿佛被撕裂了一次,愧疚感,耻辱感开始像噩梦一样萦绕在众人心头挥之不去。

  每次被打回来的时候柳寻香都感觉自己的骨头像是被拆散架过一次,那种钻心的疼痛几次让他昏厥过去。

  然而每次柳寻香都会狠狠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来刺激自己清醒,嘴唇上的血早已分不清到底是被打出来的还是柳寻香自己咬出来的。

  柳寻香不知道自己撞了多少次,只是发觉自己眼前的赵大田由最初的清晰变得开始有些模糊了,而自己现在还能站起来,完全是靠着意志在支撑,靠着本能冲上去的。

  浑身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也滴落在每个修士的心上。无论是站着还是跪着的,都复杂的看着这一幕。

  可笑吗?可笑...

  可笑吗?不可笑...

  辛老看着柳寻香的样子,有些明白了,没有再出阻拦,但是眼角留下的两行淡红色的血泪却是无声的在诉说着这一切。

  苍墨子颤抖的拳头滴着点点血迹,一道道血丝如蛛网一般覆盖在了眼中。

  “臭小子,你不要命了吗!”邋遢老头用手颤抖的指着柳寻香破口骂道。

  可是柳寻香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到了最后,柳寻香彻底站不起来了,只能在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慢慢的爬向赵大田。

  双指没多少力气做支撑了,于是他又用下巴一起用力支撑着往前挪,但是他浑身的骨头已经没有多少是完整的,稍微用力,那种全身都抽搐的痛就直奔识海。

  识海中,也发出了一声叹息。

  “小子,在这样你会死的,虽然这灰雾现在还能吊着你的命,但是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了求生的念头,哪怕玄如这灰雾,也支撑不了你多久的。”

  若非体内有灰雾一直在不断的强化着柳寻香的身子,恐怕第一次撞上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了一滩血肉。

  柳寻香置若罔闻,在他的意识中,在他那被血液浸染的双眼中,有的只剩下那五步远的距离,爬一点,再爬一点继续爬一点...快了,快到五步距离的边缘线了。

  柳寻香的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爬一点,就近一点,爬一点,就更近一点,终于,到了五步的边缘线了。

  有些修士不忍再看这一幕而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然而这一次,柳寻香没有被无形的气浪打回去,而是恍若无物的让柳寻香一点一点的挪了过去,看着眼中越来越清晰的人影,柳寻香知道,自己离他近了。

  赵大田看着眼前在地上一点点挪到自己身边的柳寻香,慢慢的蹲了下来,在柳寻香终于挪到了自己跟前的时候,赵大田轻轻的把手伸到柳寻香的面前,柳寻香没有半点犹豫,一口咬了上去。

  赵大田此时只要愿意,轻轻一震就可以让这个小爬虫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而是轻轻说道:“你伤到我了。”

  柳寻香哪里还有力气去咬人,不过是把嘴放在了他的手上而已,但是听到赵大田的话,柳寻香还是傻傻的笑了。

  这一笑牵动了早已移位的五脏六腑,随即又是一口血呛了出来,嘴巴和鼻子满是血沫让柳寻香有些难受,赵大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柳寻香不在意,用着虚弱的声音冲着赵大田略带骄傲的说道:“我伤到你了,嘿嘿,谁蜕灵,不可战?”

  虚弱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大殿却是那么的震撼人心,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用自己的命,告诉了在场所有的修士。

  “谁蜕灵,不可战?”

  这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修士,都哭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