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0章 蜕灵境大修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伴随着马熊山气势的不断提升,他的身子也变得没有重量一般慢慢的漂浮了起来,双目猩红,一头黑发无风自动。推荐阅读sm..s..

  众人见状慢慢退后尽量离他远些,这白影诡异的紧,钻进这马熊山的身子不仅没吞噬其精血,反而看上去像是跟他融合了。

  “化丹初期巅峰”

  “化丹中期”

  “化丹中期巅峰”

  “……”

  看着气势不断提升的马熊山,所有人心底都开始有些发凉,照这个趋势,恐怕最差也是个化丹巅峰半步蜕灵了。

  那可就真的出大乐子了,不过好在当马熊山的气势达到化丹后期时,这股气势便停了下来,最终到达了距离化丹后期巅峰只差一步。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苍墨子也松开了衣袖中紧握的双手,如果这马熊山达到化丹巅峰,那恐怕今日便是一场大劫。

  辛老皱了皱眉头,当时这白影出现一直都很安静,唯独在自己准备仔细查探这地下的泥土时才突然暴起,这些泥土会不会是秘密的关键。

  并且这秘密定是与这白影极为重要,想到这,辛老对着苍墨子说道:“苍墨子道友,能否帮老夫抵挡住一会,老夫需要查清楚这东西的来历才好对付。”

  苍墨子看这辛老,没犹豫,点点头回答道:“若是化丹巅峰的话老夫上去就是送死,不过单单一个化丹后期,老夫还是能拖上一拖,道友尽管探查便是,此地交给老夫。”

  时间紧迫,辛老也不在客套,急忙将灵识散开,这次的灵识没有胡跑乱窜,而是直奔最下方的泥土。

  就在辛老的神识延伸到大殿下时,被白影附身的马熊山眼珠子猛地左右转动两下,一双猩红的眼睛缓缓看向了苍墨子辛老这边,让众人看的心里甚是发怵。

  被白影附身的马熊山似乎很害怕辛老去探查这些泥土,一个俯身,快速冲向辛老。

  苍墨子见状,大喝到:“来的好,陈家的儿郎们,随老夫宰了这妖邪!”

  不仅陈家的修士,包括此地的其他修士也都一并冲了上来,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

  苍墨子知道现在的马熊山是化丹后期,因此也不和他硬碰,只是牵制住他,再配合其他修士的干扰下,一时倒也让白影没法突破防线近身到辛老身旁。

  柳寻香则赶紧把邋遢老头摇醒,邋遢老头服下丹药后明显好转了不少,脸上也有了些许血色,柳寻香简单的说了下情况后,便拉着邋遢老头过来一起找当时二人上来的洞口。

  “老头,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

  邋遢老头坐在地上左敲敲右敲敲,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啥子可能性?”

  柳寻香看了看周围,鬼鬼祟祟的凑到老头跟前说到:“这下面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隧道,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这话一出听的老头心里一颤,急忙掌嘴说道:“呸呸呸,乌鸦嘴,照你这么说咱俩岂不是撞鬼了?这世上虽有妖邪鬼物,但老头子可没听说过有妖邪鬼物有如此本事的,你不要乱说,听着怪吓人的。”

  柳寻香翻了翻白眼,又跑到石像后面到处翻找,可是找着找着,柳寻香又凑到这雕像旁边,明明这雕像里是有心跳声的,可为什么老头就是听不到呢?

  不信邪的柳寻香再次爬到雕像身后,将耳朵贴在雕像上静静地听着。

  “扑通~扑通~”

  一声接着一声,强壮有力的心跳声从雕像内传到柳寻香的耳朵里,柳寻香刚开始还能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连续而富有节奏的声音很快让他的双眼开始涣散,一股困意涌上心头,柳寻香心中一惊,急忙咬动舌尖,用剧痛刺激自己清醒一下。

  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洞口,雕像的正前面还有个恐怖的怪物在跟修士们打架呢。

  意识很清醒的柳寻香想把身子撑起来,可身子却怎么也不听使唤,就宛如喝醉了一般。

  很快,困意止不住的如潮水般扑涌上来,眼中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最终柳寻香身子一软,彻底靠在了雕像上闭上了眼。

  “又是这里?”

  柳寻香眼前一黑,在看到时,便是这个满是灰色的梦境之中,这里无边无际,没有任何生气,有的只是一颗颗荒死般的星体。

  他知道,这里就是自己上次来过得灰雾空间。

  有了上次的经验,柳寻香大胆的张开脚步小跑喊到:“红衣前辈,前辈。”

  喊了几句,可却没有任何反应,除了他说话的声音之外,这里没有任何声音,即使他在这梦境中走路或者蹦跳,也依旧如此,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喊了一会,柳寻香不由得有些气馁,蹲下身子嘀咕道:“看来前辈已经死了。”

  “你才死了,你这娃娃怎么说话呢,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吗,这就是你进人家家里该有的态度嘛!”

  一道略带尖锐的声音突兀的现在灰色梦境中,吓得柳寻香一个激灵。

  柳寻香惊喜的站起来,大声说道:“我就知道前辈你修为盖世,法力无边,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少拍马屁!”

  柳寻香讪笑了两声,拱手恭敬说到:“红衣前辈,小子不知道怎么的又来了这,不过既然来了,就索性找前辈说说事儿,恳请前辈能出手帮帮。”

  “……”

  “前辈?前辈您还在吗?”

  “……”

  “前辈,您不回答我就当您答应了哈。”

  “我答应个屁,你这小娃娃忒不识规矩了,来求本尊帮忙就这么空手来求吗?而且上次我怎么跟你说的,让你拿天才地宝来祭这灰雾,三日一祭,这都多少天过去了,你把本座的话当个屁不是?现在居然还有面皮来求本座帮忙,你想的倒是挺美。”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

  柳寻香一听顿时觉得有戏,急忙说到:“前辈息怒,小子如今被困在了前辈大修的坟墓之中无法出去,着实找不到什么天才地宝来祭前辈。

  而且小子现在还被一个很是恐怖的妖邪追杀着,所以求前辈指点迷津,等小子活着逃出去以后,寻到宝物立马奉给前辈,然后再等小子脱困后出去,寻更多的天材地宝给前辈。”

  “我呸,嗯?坟墓啊…坟墓确实宝贝多,不过先说好,拿到宝贝后你自行留一件,其他的全部祭给灰雾,如果答应你就立誓,立完本座就帮你,不要试图把本座当傻子,本座最讨厌别人把本座当傻子了,记得以前有个人也是喜欢把本座当傻子,但是本座打不过他,也就……”

  柳寻香有些头痛的抚着额头,急忙打岔道:“前辈前辈,这事以后再说,要不您先帮我出去或者告诉我外面这怪物怎么解决吧?如果小子死这里面了,您可就也要留在这墓中了。”

  “嗯……好像有些道理,本座先先看情况哈。”

  话音刚落,只见灰色梦境的灰气像云雾一般翻滚,也不见的有什么其他奇异的景象,就听见那尖锐的声音说到:“啧啧啧,宝贝啊,这么多宝贝你们居然都不去拿,特别是这胎元,居然还保存的这么好,这胎元若是你能得到,对你来说,是天大的机缘啊。”

  柳寻香听的有些着急了,大声喊到:“前辈!”

  “慌什么,那个紫色衣服的中年男人,只不过是一个体内藏着一个强大的异变修灵的残灵之一而已,只要断了根基,就根本不堪一击。”

  “什么异变什么残灵,前辈你说慢点,我听糊涂了。”柳寻香心中一喜欢,看出有戏。

  “异变修灵的残灵之一,就是死了的修士的修灵因为某种原因,没有消散产生了变异,但是神智已经混乱,灵识不全,所以是残灵,哎哟,你们这届的修士基本功都这么差的吗?”这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

  柳寻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我怎么才能打败它,或者让它退走呢?”

  “你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弄到胎元!!!”

  柳寻香着急说道:“胎元的事不急,前辈你还是先告诉我到底怎么解决这个什么什么灵的,不然我小命都没有了还要胎元有什么用啊!”

  “看你脚下。”

  说完还没等柳寻香再开口问,一股柔软的力道便撞在柳寻香身上,将柳寻香打出了梦境。

  那种熟悉的撕裂感再度袭来,柳寻香猛然睁开眼,来不及擦脸上的汗水便赶紧起来看向一旁,却见邋遢老头依旧在旁边的地上摸索着,又看了看大殿内,众人依旧在跟白瞳马熊山打斗着,辛老也依旧闭上眼静静站在一旁。

  柳寻香感觉有些不对劲,急忙问一旁的老头:“老头,我睡多久了?”

  邋遢老头一脸迷茫的回头问到:“你小子睡觉了?”

  稍微犹豫了一下,顿时,柳寻香眼中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狂喜的表情也随之涌现,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后,又急忙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下了内心的激动之情,这一刻,柳寻香才知道自己拥有了一个什么样的宝贝儿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柳寻香站在那里还没从惊喜中回神的时候,邋遢老头一脚便过来了:“小兔崽子,老头子我找地洞找的这么辛苦,你居然还有心思睡觉,还愣着干嘛,没看到那帮子人快挡不住那鬼玩意儿了嘛,快找!”

  柳寻香尴尬的挠了挠头,讪笑了两声急忙跑到辛老身旁,而辛老正一脸疑惑的自自语到:“这泥土除了都是被血液浸泡过,也没有其他特殊啊,为什么这白影为什么这么紧张呢。”

  柳寻香这才记起红衣前辈的话,急忙说到:“毁掉血泥。”

  辛老一愣,而被白影附身的马熊山听到后,顿时戾气暴涨,看向辛老和柳寻香的红瞳中爆发出疯狂的杀意。

  马熊山在没被白影附体之前就对二人有着浓郁的怨恨,现在再被本就邪异暴戾的白影附身,更加疯了一般硬抗众多法器和法术冲过来。

  “快!”柳寻香见状再次冲辛老喊到。

  辛老也是个极为果断之人,瞬间便掐诀打出一道禁制,正要将禁制拍向地面时,远处一道身影瞬间欺身而来,辛老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这人影一掌打伤。

  “蜕……蜕灵修士……”喷出一口血后的辛老被打退老远之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人影说到。

  柳寻香也有些发蒙,因为这人影的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在地下石门时在自己背后一击将自己撞进石门的引气境修士赵大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