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9章 白影再现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有人都没想到马熊山会突然发难,一时间就算是苍墨子都来不及搭救。

  世人皆知,哪怕是凝脉境巅峰的修士,也不可能是化丹境初期修士的一合之敌,虽然二者只相差一个境界,可是却极少有人能够越境杀敌,能逃的一命都已经堪称同境界的佼佼者了。

  马熊山屈指成爪直袭辛老面门,庞大的威压将青石地面都捏碎了开来,看着化丹初期的这一爪,众人脸色巨变,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嘭!!

  一阵土灰扑起,所有人都被弄的睁不开眼睛,也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

  柳寻香双眼呆滞得看着辛老的方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对于他来说,辛老是他目前在秘境中最为信赖的人之一,如今却被马熊山给拍的粉碎。

  另外十几名黑甲修士也是呆若木鸡,对于他们而,辛老就是他们在这墓中最大的依仗,这一路走来,若非有辛伯在,恐怕自己等人根本就不可能走到这里。

  黑甲修士和柳寻香等人有些双眼赤红的看着悬浮在空中的马熊山,若是眼神能杀人,恐怕此时的马熊山已经死过好几回了,可惜,在场的修士没人有如此境界。

  马熊山对众人的眼光视若无睹,反而略显残忍的看着几人说道:“区区一个凝脉境,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现在,本座就来解决你们,送你们下去跟他团圆。”

  “区区一个化丹境初期,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土灰中传来,这声音在场的人都不陌生,因为这声音的主人属于清河城城主府总管辛老的声音。

  “辛爷爷,你...”

  “辛老您没事?”

  这声音的出现让马熊山和苍墨子等修士都有些诧异,硬抗化丹初期的愤怒一击居然说话的声音还这么中气十足,根本不像是有受伤的样子。

  土灰渐渐消散,一道佝偻的背影慢慢显现出来,辛老仰头看着悬空的马熊山笑了笑:“也许是老夫太久没出手,所以让世人都忘了,老夫的真实修为,其实一直都是...化丹境!”

  不说众人如何惊诧,单就一群经常跟随在辛老左右的黑甲修士都感到不可思议。

  清河城的黑甲修士几乎都是辛老一手领进修真之门的,所以对辛老都很是敬重,这个城主面前的大红人,从来没有丝毫架子,总是面容和蔼,非常有耐心的操劳着每一位黑甲修士的生活。

  不过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辛老的真实修为,有人猜测是引气境十层,有人猜测是凝脉境,更有甚者猜测这位辛老可能就是位凡人。

  可无论是怎样的猜测,都没有人能想到他居然是化丹境,要知道,清河城的城主也才只有化丹境而已。

  本想继续发难的马熊山听到这话之后,加上苍墨子等人也都站了过去,一时有些发愣,而且这场面下只有自己一个人悬在空中也显得有些尴尬。

  只好落了下来,冲辛老拱拱手,说道:“此事是在下鲁莽了些,还请道友们见谅,既然大家来了此地,咱们也都是各取所需,井水不犯河水,这棺椁盖我去开了便是。”

  马熊山从来都不是痴傻之人,欺软怕硬,见好就收,能屈能伸一直都是他行事的原则,也正是因为这些,他才能活到现在。

  在众人默默注视的眼光下,马熊山只好硬着头皮走上了棺椁台,祭炼起一件防御法器之后,鼓动全身灵气,在自身气势蓄到巅峰时一掌拍在棺盖上。

  棺盖应声而开,直直的飞了出去插在了旁边坚硬无比的石壁上,众人倒吸一口气,化丹修士的实力当真恐怖。

  而马熊山在棺椁起开的那一刹那便抽身后退,可仍旧晚了一步,棺椁内一道白色的丝带比马熊山的速度更快一步缠上了他的左手。

  刚缠上,马熊山便感觉自己手臂内的血液开始倒流,紧接着整个手臂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萎缩,一股剧痛之感也从手臂传到脑中。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马熊山来不及细想,立刻右手化刀将自己的左臂砍了下来,一声惨叫顿时响彻在大殿之内。

  众人如临大敌的看着棺椁内的白色丝带,而马熊山则是脸色苍白,汗如雨下的极速退到大殿门前,一手用灵气将自己的左膀封住后,迅速倒出几粒丹药服下,然后才惊恐的看着棺椁里飘出的白色丝带。

  刚才的那一瞬间,马熊山感觉到了死亡,这是他成为化丹境之修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得感觉,这让他有些后怕,同时看向辛老等人的目光里,也带着浓浓的怨毒。

  随着白色丝带慢慢的从棺椁中升起,众人也开始起鸡皮疙瘩,只见这白色丝带牵出一件薄薄的纱衣。

  而在纱衣内,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质,皮质淡黄而透亮,在纱衣领口出的皮质还有着两个略显对称的小孔,仿佛像是这东西的眼睛。

  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这东西太过诡异,就连见多识广的苍墨子一时也看不出这东西的来历,但对于柳寻香和邋遢老头来说,这白影是并不陌生的,因为在地下一层的时候一直跟在柳寻香身后的就是这白影。

  好在这白影从棺椁中升起后,除了最初对马熊山有过一次攻击便再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飘在棺椁上方。

  柳寻香有些奇怪,因为在场的修士没有像之前自己和老头遇到的修士那般如临大敌,反而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白影一般带着些许好奇,柳寻香便开口问道:“辛爷爷,这东西你们没见过吗?”

  辛老一愣,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这种东西,不过纱衣之内的东西,我看着倒有些心慌,感觉此物不祥。”

  柳寻香心中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又问道:“那您知道有哪些修士宗门进来过吗?比如身穿黄衣的修士宗派,还有一群不知道什么门派的引气境修士,很多,一个凝脉境的都没有那种。”

  辛老仔细了想了想,说道:“没有,当时在禁制没开之前,所有人都在入口外等着,没有你说的那些修士。

  但是我们进来之后后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些修士进来我就不知道了,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雕像后面?”

  柳寻香回答道:“我们从入口进来后就进入了一个隧道,顺着隧道一直走就有个台阶,然后我和老头顺着台阶走上来就莫名其妙的从哪个洞口钻了出来。”说完还指着石像身后地上的洞口说道。

  辛老、苍墨子等人顺着看去,只见柳寻香所指的地方和大殿内的其他地砖之地并没有区别,根本就看不出像是有暗格的样子,这景象让柳寻香也是一愣。

  众人随即灵识一扫,发现这下面都是实土压实,根本没法走人,更别提隧道了,辛老眼中闪过疑惑,安慰道:“好吧,没事就好。”

  柳寻香却有些急了,自己真的是从这下面和老头爬上来的,如果是别人柳寻香可以不在意别人信不信自己,但是对于辛老来说却是不行。

  柳寻香只好让邋遢老头为自己作证,可是扭头一看邋遢老头还歪着头晕着没醒,只好自己跑了过去用脚蹬了蹬地面,到处翻找洞口,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的结果让柳寻香心里有种十分暴躁的感觉。

  辛老看着柳寻香如此的样子不像是故意捉弄自己,而且对于这位柳家小少爷,自己多少还是有些耳闻过,应该不会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孩子。

  那么就只能说此地有古怪,随即辛老又偷偷展开神识,开始不断向大殿下面延伸了去。

  下方依旧都是泥土,并无任何异常,可心思细腻的辛老抱着对柳寻香的信任,对着大殿下是一丝一毫都不放过,探寻了好久以后,依旧没发现出什么,辛老心里不由得开始犯嘀咕:“这下面没有任何异常,除了泥土有些不同也没别的啊。”

  “不对,泥土!”正要收回神识的辛老瞬间想到了古怪在哪。

  可就在辛老要仔细看看这些泥土时,棺椁上的白影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声,这声音穿透力极强,都险些将辛老放出的灵识击溃。

  苍墨子一见白影发出尖叫,立刻将手上的火阵图打了过去,白影一个闪身窜进离棺椁较近的一名修士身上,这名修士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眨眼功夫就像晒干的腊肉一般,只剩下皮包骨。更新最快s..sm..

  柳寻香看到这一幕瞳孔一缩,这白影和自己在大殿下面隧道那会遇到的一模一样,一样的形状,一样的攻击手段,一样的令人毛骨悚然。

  “辛爷爷,苍墨子前辈,这鬼物不怕低阶法术攻击,只能用高阶术法试试。”柳寻香急忙大喊道。

  苍墨子哈哈一笑说道:“老夫来试试,老夫凝脉之境是凝的火脉,看老夫烧它个里外透红。”

  “风助火势,焰起天澜!”

  只见苍墨子双手掐诀,一道炽热的火光在苍墨子背后凝聚成型,这火焰迅速幻化出一头威风凛凛的火狮,火狮如有灵智一般,张开大口一声嘶吼,一股火浪便排山倒海一般向干尸扑面而去。

  干尸体内的白影尖叫了一声,急忙钻出来后扑向下一个修士,可这火浪之后的雄狮瞬间又化作巨蟒追了过去,白影又是身形一闪躲了过去,那个修士却被来不及调头的火莽吞身而过。

  辛老也没闲着,一道道青色的气旋盘旋在四周,白影身上的玉带一个不慎碰到气旋之后便被气旋拉扯进去绞杀个粉碎。

  除此之外,一些凝脉境修士也纷纷祭起法器到处阻拦白影的活动范围,白影一时间似乎有些气急败坏,纱衣下的皮用两个洞盯上了靠在大殿门口的马熊山。

  白影带着利啸声瞬间直奔大殿门而去,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从大殿外像是被人扔进来一般,撞在了猝不及防站在门前的马熊山的背后。

  马熊山本就元气还没恢复,被这一撞,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血不偏不倚正好喷在了冲来的白影身上,白影瞬间吸收完身上的血液后撞进马熊山的体内。

  一瞬间,马熊山一身的气势陡然上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