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4章 假府真墓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21:56: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简直要崩溃了,在山外自己就是被这条大蛇追的没办法跳下悬崖,本以为这大蛇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这大蛇是怎么进来的,这群修士是怎么守的门!

  邋遢老头显然也想到这个问题,一边跑一边说道:“这届的修士太差了,这么多人怎么就能放这么一条大蛇进来,化丹境的修士都死绝了吗!”

  好在此地不像外面,大蛇巨大的身子有些施展不开,因此柳寻香和老头才得以跟大蛇拉开距离,二人只顾着逃命,没注意在二人逃跑的这段隧道两边有着些食指大小的石孔。

  “老头,怎么办?快想想办法啊。”

  就在柳寻香着急的冲老头喊到时,隧道旁边的石孔突流出一道道淡绿色的烟雾,柳寻香感觉周围突然多了些奇怪的味道,下意识的皱了皱鼻子吸了吸。

  “小子,别.....”

  邋遢老头也察觉到了异味,心中一惊,刚要让柳寻香别闻时,便看到柳寻香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邋遢老头自己也感觉周围变得开始模糊,然后眼前一黑也倒了下去。

  绿色的烟雾在二人倒下后没一会便停了下来,约摸几息后,在绿色的烟雾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在里面若隐若现....

  好不容易顺着气味追上来的大蛇追到这条道上,看着满是绿色雾气的隧道,吐了吐信子,这毒雾对别人来说可是剧毒,但是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大补之物。

  它正要冲进去时,却看到了烟雾里的人影,大蛇顿时把身子直立了起来,身上的蛇鳞也片片张开,蛇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这大蛇本就不是凡种,早早便开了灵智,知道如何趋吉避凶,眼前这个烟雾里的人影让它感到极度的危险,这种危险比追自己的那一群修士带来的还要强烈。

  大蛇有些踌躇,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过好在人影并没有在乎大蛇,只是扛起一团黑影消失在了隧道之中。

  在人影消失后,大蛇才松了口气,缓缓缩回身子慢慢后退了回去,结果在退回的途中遇到了进来的一批修士,大蛇似乎想发泄一下自己刚刚因为害怕而带来的屈辱感,立刻朝着这群修士冲了过去。

  一时间隧道内充斥着惨叫和血腥。

  就在大蛇发泄自己的情绪时,隧道石壁上面,一队穿着黑甲的修士在一个白发老者的带领下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辛老,是不是情报有误,这蜕灵境前辈的洞府为何有这么多傀儡和鬼魅之物?”一名捂着胸口的黑甲修士说道。

  “对啊。”另一名扛着同伴的修士接话道:“居然还有堪比凝脉境巅峰的傀儡,要不是有您在,恐怕我们都要留在那了。”

  这群黑甲修士便是之前在山洞前的清河城鳞甲军,而他们嘴中的辛老,正是城主府的老管家。

  走在前面的辛老点点头回答道:“这确实不像数千年前蜕灵境前辈的洞府,按道理来说,洞府内不应该会出现鬼魅之物,和一般的洞府相比起来,我反而更感觉这里像是一座坟墓。”

  “什么!!!”

  “这....这是坟墓?”

  几十名黑甲修士顿时心中一喜,如果是坟墓,宝物自然是比洞府的要多,但伴随的危险也比洞府的危险要大得多。

  一般来说,修士为了提升修为,会经常在外历练,无论是探寻前辈高人留下的洞府秘境还是去那有着天材地宝的危险之地,稍有不慎就会命丧他土。

  或是死于禁制天险,或是死于其他修士之手,除了家族宗门老祖级别的死后会有墓,其他的修士别说墓,就连能不能找到尸骨都是另说。

  而那些家族宗门老祖的墓,一来没有陪葬的宝贝,二来都有后辈弟子守护,若是去了,捞不到好处不说,弄不好还会惹得一个家族宗门的倾力追杀,因此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自然不会有修士去做。

  于是那种没家族守护的大修野墓才是修士最爱的地方,但这种墓,往往是可遇不可求。

  辛老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你们没发现这一路走来我们都没遇到其他一起进来的修士吗?

  所以我猜测,这个墓每个人进来都会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如果是这样,恐怕这手笔就不是一个蜕灵境修士能做到的,所以大家都要小心点。”

  一群黑甲修士急忙点头,他们都很明白以自己的修为想在这种墓里根本就很难活下去,想要活着走出去只有靠眼前这个白发老者。

  因此,一群黑甲修士都紧紧的跟在辛老身后,生怕掉队,现在只有这个平日里看着和蔼的白发老者才能带给自己安全感。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而和黑甲军同时进来的中年女子一行人此时却和在王盘山外追杀大蛇的老者一行人在一起。

  “苍墨子,你再留手你的徒子徒孙都要死在这了。”中年女子冲着老者喊道的同时还不忘双手掐诀幻化出朵朵巴掌大的桃花环绕在自己身边。

  “青昙,别给老夫来这套,你们华澜宗的人老夫巴不得多死几个。”名叫苍墨子的老者狞笑道。

  可却一个没注意,跟着苍墨子进来的一位少年被一条长约数十丈,通体漆黑,唯有头颅赤红的蜈蚣一口咬断了身子。

  这蜈蚣丝毫不惧在场的修士,一身黑壳坚硬的让众多凝脉境修士都束手无策,更别说引气境的修士了,引气境修士的攻击最多也就是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要说伤到蜈蚣却是极度不易。

  这蜈蚣算是众人进来之后遇到的最强的怪物了,两根数米长的触角看着很是震慑人心,每只步足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弯刀,根本就不需要攻击,步足接触到低阶修士便能将低阶修士削成两半。

  若非有几位领头的高阶修士,恐怕这蜈蚣就像是在田地里割麦子一般,一些没出过宗门家族的弟子看着眼中满是惊骇,更有些女弟子吓得花容失色,双腿发软。推荐阅读sm..s..

  “孽畜,找死!”见到自己的弟子被这大蜈蚣咬成两段,苍墨子顿时气得眉毛倒竖。

  中年女子青昙见状嘲讽道:“哈哈哈哈,苍墨子,这下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苍墨子也不理会青昙,单手捏诀,口中低喝一声:“火陨落!”

  随着这声低喝,一道道头颅大小的火球在空中凝聚后砸向红头蜈蚣,每一个火球砸到蜈蚣身上都会冒出阵阵黑烟,一番下来,蜈蚣身上也渗透出许些绿色的液体,一股腥臭味也随之而来。

  蜈蚣吃痛,仰头朝天嘶吼一声。

  “不好,它要发狂了。”青昙急忙喊到。

  一位黑衣中年修士见状立即朝蜈蚣甩出手中大刀,掐诀喊到:“沧澜斩!!!”

  大刀瞬间被覆盖上一层水蓝色的光芒,斩向蜈蚣巨硕的红头,蜈蚣并不惧怕,反而用巨大的毒钩迎了上去。

  “噌~~”

  一身刺耳的响声,大刀被触角折断,黑衣修士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旁边的修士见状急忙将他扶到一旁。

  “师尊,打它的触角。”一道清脆的声音在青昙耳边响起。

  青昙来不及多想,双手一划,掌心便留下鲜红的血液,但血液凝而不散,在空中凝聚成一道笔直的血线,两道血线在青昙的驾驭下朝着蜈蚣的两根触角旋转过去。

  蜈蚣似乎猜到了青昙的目的,扬起尾部欲要抵挡,却被一道满是火焰的长绳缠住头部,撞向那飞来的血线。

  原来是苍墨子的缚灵火线在关键时刻拉住了蜈蚣,血线划过,一声比之前更大的嘶吼声回荡在四周。

  两根触角掉落在地,将地面砸出几道裂痕,苍墨子和青昙没多犹豫,急忙再次掐诀,口中低喝道。

  “赤练焚天。”

  “花陨杀。”

  一团巨大的火焰幻化成蛇形携带着无尽的粉色花瓣轰向蜈蚣的脑袋。

  “嘭!”

  一声巨响之后,蜈蚣立着的硕长身子瘫软的砸在了地上,巨大蜈蚣的脑袋被这强大的冲击炸的粉碎,但是它的身子依旧还在地上抽搐着。

  身上也时不时发出这噼噼啪啪的声音,却是火蛇的温度太高,将炸开的头颅和血液直接蒸发掉后还没有消散,而是顺着火势蔓延在了蜈蚣巨大的身子上滋滋的烧着。

  看着地上的蜈蚣,所有人顿时松了口气,开始纷纷坐在地上打坐恢复着灵气。

  青昙刚落地,一个少女便从一旁的石头后面跑出来抱着青昙的手臂喊到:“师尊,你没事吧?”

  “晚儿乖,多亏你刚刚提醒师尊,不然师尊还得花些力气才能杀了这畜生,晚儿自己有没有受伤呢?”青昙摸了摸少女的脑袋,眼中满是怜爱。

  萧末晚摇了摇头骄傲的说道:“晚儿可是引气二层的修士呢,怎么可能会被这个丑东西打伤。”

  青昙笑了笑没再说话,而是看了看这一地的狼藉,微微蹙眉。

  苍墨子亦是面色阴沉,并没有因为杀了这蜈蚣而高兴,青昙见状,走了上前说道:“苍墨子,想必你也感觉到了此地的怪异吧,一个蜕灵境的洞府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凶残的堪比化丹境异兽。”

  苍墨子显然是与青昙所在的华澜宗有些过节,冷哼了一声不理会青昙,自行找了地方坐下来打坐。

  青昙心中叹息了一声,也没再像刚才那会冷嘲热讽道:“那件事,是华澜宗对不住你们陈家,但是此地你也看到了,显然不是我们化丹境能够单闯的,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暂时放下恩怨,哪怕要报仇,也要先有命活着出去吧?”

  苍墨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看此地洞府是假,坟墓才是真,而且蜕灵境修士哪怕豢养堪比化丹境的异兽也没几个敢拿这种残暴的异兽来养的,除非此人生前是...邪修。”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