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 435章 吴家小牛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19 17:09: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今日来见墨影柳,不过是两个目的,一个是想看看,阴灵明的背后究竟是不是墨影流在撑腰,第二个就是取消掉殿下之争。

  因为他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在他身上不仅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而且还要应对随时都会到来的“他们”。

  幽怜的行宫名为冥梦苑,距离柳寻香的冥骸苑不远,只是中间隔着许多宫殿,需要绕些路才能到,他一路边走边找弟子打听,才找到了这冥梦苑。

  结果人还没靠近,一股淡淡的幽香就扑面而来,让柳寻香眉头微皱。

  他在距离冥梦苑大门还有约莫十来步的距离处停下脚步,略一思衬,用灵识传音过去。

  “出来见我。”

  没多久,一个窈窕的身影便出现了柳寻香的瞳孔里,迈着款款碎步,走到了门前。

  这身影正是幽怜,今日的她换了件淡红色的轻纱罩在身上,薄如蝉翼的轻纱下,那白皙如羊脂玉般婀娜的身姿若隐若现,惹得她苑中的一些杂役们纷纷偷偷打量,喉头滚动。

  “阴灵明,你来找我做什么?”幽怜语气幽婉,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身子斜靠在门沿上,颇有种家中美娇娘终于等到了丈夫回来,嗔怒撒娇的意味。

  柳寻香眉头紧蹙,看着这幽怜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之前见她如毒蛇利箭,虽没有飒爽利落,却也有那么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思在里面,怎得今日见了,整个人就如同换了个人一般,妖娆妩媚。

  若非柳寻香确信她没去进过白骨渊,恐怕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也被人掉包了。

  他双目如秋水般清冷,无视掉幽怜这搔首弄姿的样子,淡淡道:“跟你打听个人。”

  幽怜见他对自己无动于衷,心中有些气愤,又听得他是来找自己打听事,顿时不悦道:“阴师兄,小妹败在你手上,又按照你的意思给殿主他老人家上了折子,你现在又跑到我家门口来找我打听个人,撩姑娘可不是你这么个撩法的!”

  柳寻香眼皮一跳,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来确定一件事,你告诉我,后面你或许会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

  “.....”

  幽怜噗嗤一声,笑的花枝乱颤。

  “还天大的秘密,你是不是有病,我说阴师兄,现在是你来找我帮忙,不是我来找你,你不要每次说话都这么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可以吗?

  我说了,我只是你的盟友,不是你的手下,还有,要打听人,你自个儿找弟子帮你打听去,老娘才没那闲工夫呢。”

  说着,幽怜一甩袖子,转身便扭着如水蛇般的身子滑了进去,这行宫大门,也随之吱吱呀呀,被人严丝合缝的关了起来。

  柳寻香眼皮暴跳。

  “我有病,我看是你们整个冥殿有病才对....”

  既然幽怜不愿意帮忙,柳寻香就只有自己去弄清楚心中的疑问了,只不过在弄清这些疑惑的同时,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弟子,他嘴角扬起,露出一丝莫名而又诡异的笑容。

  冥子再次闭死关的消息被人传了出来,整个冥殿弟子又开始议论纷纷。

  “诶,兄弟们,你们说说,咱这冥子大人这次闭关,能整出个什么神通来?”

  “不管什么什么神通,都不是我们这样的蝼蚁能奢望的啊。”

  “你们说,如果咱们都投奔到冥子账下,未来会不会有机会学到他那招阴兵过境啊?”

  其余几人顿时唏嘘:“切,你怕是在想屁吃....”

  这青挠挠头,露出一丝憨笑,道“这不是想想吗,万一得中了勒,那还不是巴适的很。”

  其中一名年长的汉子擦了擦有些泛光的胳膊,道:“吴师弟说的也不是没可能,我听地牢的兄弟们说,这冥子对下人都还不错,要是第一批给他卖命的,说不定还真能学到个一招半式。”首发..m..

  被汉子称作吴师弟的是个面容清秀的青年,白白净净,看上去很是斯文。

  他见有人肯定自己的说法,露出一丝腼腆。

  这一幕正好被旁边一名中年女子见到,顿时捂嘴笑道:“我说吴师弟,你说你长得这么书生气,怎么就取了大牛这么个诨名呢?”

  吴姓青年脸颊微红,道:“师姐莫要取笑师弟了,名字都是家里双尊赐的,好坏皆由心,想想其实叫大牛也不坏。”

  青年的话惹的几名年长的男女皆放声大笑。

  “大牛师弟到底还是吃过几年墨水,说话听着就跟我们这些大老粗不一样。”

  “把们字给我去咯!”最新

  青年看着这几名冥殿修士,脸上再次露出一丝腼腆。

  这青年,正是柳寻香。

  摘掉千幻面,露出真容的柳寻香。

  他在用阴灵明的身份宣布闭死关后,便摘去面具,化作一名杂役弟子在这冥殿中到处认亲戚,因为他冥子的身份,所以对冥殿的大小宫殿也极为熟悉,一番下来,不仅没被人拆穿,反而还结交了不少师兄师姐。

  几人打趣了会,便要散去,柳寻香见状,急忙喊道:“各位师兄师姐等下,师弟这边有东西送给你们。”

  说着,他急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五六枚玉简,道:“这是师弟家传的禁制,今日见诸位师兄师姐对我颇为照顾,师弟也没别的好感谢,便将这玉简送给师兄师姐,还望师兄师姐莫要嫌弃。”

  那浑身流油泛光的汉子摸了摸脑袋,上前接过一块玉简,道:“禁制玉简,是守护玉简吗?”

  “不是。”柳寻香急忙摇头,解释道:“这是一种储存禁制,平日里师兄师姐们可以将少量的修为传到这玉简中,然后在对敌的时候,如果不敌,就可以将这玉简中的修为重新取回自身。”

  “那有个球用,这修为放自己肚子里不香吗,非要放块破石头里,万一这玩意儿整丢了或者碎了,那修为可不就白瞎了吗!”大汉挑眉,脸上带着丝丝鄙夷。

  柳寻香脸色涨的通红,诺诺道:“不是的师兄,不是的,你将修为存在里面一段时间后,重新取出来时,能让你在一逐项时间内提升一个境界的战力,就好比师兄你先在是引气七层,你将灵气放进去,等你在取出来时,能够让你在一炷香时间内修为攀升到引气八层。”

  “而且,放进去的修为越多,取出来时,你提升的境界就越快。”

  他似乎生怕被人误会,一口气将话全部说了出来,而后轻轻喘着气,希翼的看着众人。

  大汉狐疑的将这玉简拿在手中反复观摩,旁边,那名中年女子也走上前,拿起一块玉简问道:“小牛师弟,你说这玉简,能储存修为,而且放进去的修为越多,取出来提升的境界就越高,可是这个意思?”

  “是大牛。”柳寻香纠正道:“是的,引气七层,只要放的多,时间久,取出来时就算是达到凝脉境都能行,我们吴家就有一块存了八百年的修为玉简,据说那里面蕴藏的灵气,可以让一名凝脉境修士眨眼间便拥有能够匹敌神玄境的战力。”

  大汉原本还将信将疑,结果听得柳寻香这话,顿时大笑。

  “怎么可能,你怎么不说你家那块宝贝,能让一个凡人瞬间能够与神玄匹敌啊,哈哈哈,师弟你真的太能吹了,这小玩意儿,哄哄那些个小水嫩娘儿们到还行,就别折腾你师兄我了,哈哈哈.....”

  “我信。”中年女子却一本正经的说道。

  看着大笑的汉子,她面色凝重道:“你忘了那位吗?”

  “那位?”大汉一愣,道:“哪位?”

  “孟.....”中年女子面色苍白道。

  她并没有说完,但大汉的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

  他终于记起了那位是哪位了。

  黑衣书生孟劫,不就是以凡人之身,力撼神玄的吗!

  几人只觉背脊一阵泛凉,僵硬的扭头看向柳寻香,又一中年男子问道:“小牛,你家的那...那枚玉简还...还在吗?”

  “是大牛。”柳寻香又纠正道:“听太爷爷上次喝醉酒说,好像是不在了吧,好像是被一个叫什么的人给偷了去,太爷爷没说,但我记得,好像名字是两字个来着....”

  中年女子上前一步捂住他的嘴,面色惊恐道:“别好像了!小牛,记住,今日这事你在殿里谁也不能说知道吗,还有,这玉简你也不准在随意拿出来了,不对,你不能在做了,知道吗!”

  话虽说这,但这女子另一只手却悄无声息的将五枚玉简都收为己有。

  不过就在她快要得逞时,另一只手突然将手腕死死扣住,却是那壮实汉子。

  汉子不坏好意的盯着中年女子,语气不善道:“这可是小牛师弟给我们师兄妹五人的,师妹你拿这么多作甚?”

  其余三人皆目光泛冷盯着她。

  中年女子一个哆嗦,急忙讪笑,道:“不是不是,师妹就是帮几位拿一下,分给师兄们而已,误会,都是误会。”

  汉子冷哼一声,伸手将她手上的玉简抢了过来,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念念不舍的将玉简分给其他几人,自己留下一枚。

  五人各自分了玉简后,神色来回交换一眼,齐刷刷盯在了柳寻香的身上,阴晴不定。

  柳寻香将这一幕看在眼底,不动声色道:“师兄们不用争了,这玉简认主,一人只能认一枚,多了也就无用的,而且师弟给玉简你们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你们拿了我的玉简,就要保护我,不然一旦我死了,玉简上沾染了我的怨气,就会通过我们吴家族人特殊的血脉,传到每一个我们吴家族人制作的玉简上,而其他人想要继续用这玉简,就必须要有人解除怨气才可。”

  “怎么解除怨气。”汉子刚问完,顿时面色一黑。

  “妈的,这小子是在威胁老子。”

  柳寻香见他这样,脖子一缩,有些畏惧道:“师兄若是不喜欢可以扔掉,现在没认主,扔掉也无碍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