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34章 暗箱操作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19 17:09: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千算万算,却唯独漏算了白骨渊。

  在他之前,中州每年都会有不少宗门弟子前往白骨渊寻找突破换胎境的机缘,其中有小部分都能活着从白骨渊中出来的。推荐阅读sm..s..

  这小部分人中,甚至有的如今已经成了一些大势力的高层。

  因此柳寻香觉得,别人出来什么也不说,还能成为宗门高层,是以为各个宗门对白骨渊之事都习以为常,不会深究。

  谁曾想,墨影流直接给了他当头一棒。

  感受着四面八方充斥挤压过来的强大威压,柳寻香面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倒不是因为吓的,而是这属于神玄境的威压太过于强大。

  哪怕仅仅流露出一丝,就足矣让柳寻香催动全身修为,还扛的极为费力。

  不过好在这威压之后,声音的主人没有在催促,让人窒息的威压也没在继续加重,这倒是让柳寻香心中松了口气。

  “墨影流没察觉出我的真实身份,那应该也就不会强行动手搜魂....”柳寻香一边催动体内灵气抵御这四面八方而来的威压,一边小心翼翼的释放灵识观察四周。

  他想看看,墨影流究竟藏在哪……

  对于这个跺跺脚整个落圣星都要抖三抖的冥殿巨头,柳寻香了解的并不多,而且不管是在冥殿的记录中还是在阴灵明的记忆中,墨影流给人的印象都很模糊。

  所以柳寻香并不能完全确定这墨影流对自己的态度,这也是他今日要冒险主动来见墨影流的原因之一。

  不弄清楚他的态度,柳寻香接下来的计划就无法实施。

  “难道是我猜测错了,墨影流和其他高层一样,也不喜阴灵明不成?”

  思绪在柳寻香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咬牙道:“殿主应该知道,凡是去过白骨渊的人,出来后都对里面发生的事闭口不谈,还请殿主给弟子一条生路,莫要为难弟子。”

  虽说漏算了白骨渊的事,但柳寻香还是给它补了回来,一句“请殿主给弟子一条活路”,既回答了墨影流的问题,也为自己不说找了合理的借口。

  说出白骨渊内部的事,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而墨影流想不想他死,就看这句话后,他的态度了。

  柳寻香已经在识海中开始呼唤修灵。

  只要墨影流发难,他便立刻唤出无瞳真身,换胎境巅峰修为的他化作无瞳真身状态,足以硬撼蕴象初期境大能。

  就算结果依旧不是墨影流的对手,他的诸多手段也要崩掉墨影流几颗牙!

  不过好在墨影流并没有强行发难,思忖片刻后,只说道:“以你如今的样子,本座很难抉择是不是还要继续留着你。”

  随着这话语,周围威压再次陡然一重,若隐若现中,似有十万大山在虚空中浮现,狠狠压在了柳寻香背上。

  柳寻香的五脏六腑被这几乎化作实质的十万大山压的一震,血迹顺着嘴角便流了下来。

  他眼底闪过厉色,体内更加疯狂的催动灵气抵御这重量。

  “墨影流并不想杀我,否则自己没有无瞳真身,根本抵挡不住这威压,可他说这话留不留我又是什么意思…”

  这威压虽强,却依旧在换胎境初期修为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所以柳寻香知道,墨影流并不想杀自己。

  他脑

  海中极速转动,推测衍算墨影流的想法。

  “殿主明鉴,弟子如今的样子最多也不过是私心与野心而已,这么些年弟子在冥殿的待遇殿主难道不知,如今弟子好不容易成就换胎境,想要扬眉吐气一番,这有何错!”

  “若殿主还是不信,那弟子唯有一死以明对冥殿的忠心!”柳寻香赤着双眸,眼中被这强大的威压逼得尽是血丝。

  他猜不出墨影流的意思,只能用自己的办法来化解这危机。

  结果这声音的主人在听到这话后却突然大笑起来,说道:“忠心,阴灵明,你在本座面前讲忠心难道不觉得太过于可笑了些吗?”

  柳寻香蹙眉。

  声音又道:“你自幼在冥殿长大,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爬到这冥子之位,本该过着你冥子该有的日子。

  享受宗门给你最好的待遇,受数万弟子敬仰,可结果呢,你不仅没有得到你应得的,还被人嫉妒挤兑,如此,你告诉本座说你对冥殿忠心。”

  “那本座问你,你忠在哪,心....又在哪?”

  听着墨影留如数家珍般将阴灵明的一生抖落出来,柳寻香心中不仅有些悲凉,原来墨影流一直都知道阴灵明在宗门内的遭遇,然而他不仅从未过问,眼下还带着嘲讽与鄙夷。

  这让柳寻香替阴灵明感到一丝不值。

  阴灵明对冥殿忠不忠心,他最清楚,不然现在站在这的就不是他柳寻香,而是真正的阴灵明了。

  “原来,整个冥殿中,从殿主到杂役,没有一个人对他表露过善意,哪怕仅仅一句见过冥子的敷衍话都没有。”

  柳寻香低下头,将眼中的复杂隐去。

  终于,这声音数落完了,也笑完了。

  虽然墨影流没显露真身,但柳寻香能感觉到,此时这山洞中,正有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讥讽盯着自己。

  柳寻香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说道:“殿主说的哪里话,忠于冥殿是每个冥殿弟子应尽的本分,弟子虽不才,却也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白骨渊之事实属特殊,但弟子在白骨渊中绝没有做出任何有损冥殿之事,更不会对殿主不忠,殿主不信,弟子愿发大道誓!”

  他说的很坚定,很果决,语气里更是夹杂着几分为宗门抛头颅,撒热血的意味在里面,别说旁人听了侧目,就连柳寻香自己听的都差点信以为真。

  只是这种场面话,实在过于可笑了些。

  因为这大道誓对柳寻香而,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在白骨渊的确没有做过任何背叛冥殿的事。

  他本就不是冥殿的人,何来背叛一说……

  这声音沉默下来,似乎是在听他的这句话中,究竟有几分真假,少倾,周围的威压散之一空,柳寻香背上为陡然一松。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他在话中故意说对殿主忠心而不是对冥殿忠心,就是想告诉他,自己可以替他办事。

  墨影流盯着面前不足五步距离远的青年,眼神闪过一抹莫名的笑意,道:“把你虚伪的忠心收一收,或许本座会更开心一些。”

  他就站在柳寻香的面前,只是柳寻香看不到他罢了。

  柳寻香急忙躬身,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殊不知,他

  此刻的样子,在这位神玄境大能的眼中根本毫无形迹可遁,就如同宏九在他面前的样子一般。

  真正的畏惧,是装不出来的。

  “说说吧,你来找本座所为何事?”墨影流明知故问道。

  柳寻香颔首,道:“弟子与圣女在执法堂一战,众目睽睽,所以弟子觉得这接下来的殿下之争全然没了必要,所以想请殿主取消争夺一事。”

  墨影流道:“取消之后,直接选定你来做我落圣星冥殿的殿下吗?”

  “弟子惶恐。”

  “你还知.....”

  柳寻香不等他说完,又是躬身一拜,道:“承蒙殿主抬爱让弟子成为冥殿殿下,日后弟子定竭尽全力为殿主尽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不负殿主厚望!”

  他直接抢在了墨影流说话前,将话全部说完,听得墨影流整个人都为之一愣。

  前一刻还一副为了宗门大义凛然,下一刻就换做街头为蝇头小利点头哈腰的市侩面孔,这完美衔接的转换看的墨影流眼皮暴跳。

  看了他半晌,墨影流终于缓过神来,道:“可以,只是在我治理的冥殿下,凡是都要讲究规矩,此事,需得派人问问幽怜,若是她也同意取消与你之间关于殿下之争的比拼,那本座就取消。”

  柳寻香心中冷笑,若是此事换做幽怜来说,恐怕这老鬼断然不会说这些虚伪的话。

  “殿主不必麻烦,圣女这边已经给了弟子答复。”说着,他将一枚传音玉简从储物戒指中翻了出来,而后打出一道法印在上。

  这玉简顿时荧光阵阵,从里面传来了幽怜的声音。

  “禀殿主,弟子幽怜败在阴师兄手中,自知不是师兄对手,所以选择放弃这次殿下之争,阴师兄有勇有谋,道法高深,深得冥殿弟子之心,弟子认为,由阴师兄作为冥殿殿下,众望所归,亦是我冥殿之福,恳请殿主恩准。”

  柳寻香露出一丝略显憨厚的笑容,道:“殿主,幽怜师妹听说我要来见殿主,特意让我带着一并过来让殿主您听的。”

  “.......”墨影流哭笑不得。

  这哪里是什么幽怜特意,纯粹是柳寻香在宏九来的时候借着换衣服的时机威逼利诱,让幽怜传音给自己的。

  既然已经是立了大道誓的盟友,那自然是要用的,不然岂不是白费。

  “退下吧。”墨影流似乎有些无奈。

  柳寻香却并不急着走,而是搓搓手,讪笑两声道:“多谢殿主成全,那答应给殿下的赏赐……”

  “滚!”

  “弟子告辞!”

  等到柳寻香出来,宏九正在山洞外侯着,他急忙见礼:“多谢宏师兄,到时候受封大典的事就有劳师兄多操劳一二了。”

  “……”宏九嘴角一抽,似赶苍蝇般冲柳寻香甩甩手。

  柳寻香也不恼,憨笑一声,告退而去。

  只是在他侧身的刹那,眼角余光在看向宏九时,心中没由来的闪过一抹怪异,这种怪异不仅没有让他忘却,反而让他心中不自主的回想起刚才山洞中的一幕。

  “墨影流虽说是神玄境,但我的灵识异于常人,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察觉不到,这里面一定有古怪。”柳寻香将疑惑压下,方向一转,朝着幽怜的行宫而去。

  fpzw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