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33章 殿主墨影流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19 17:09: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执法堂被二人拆了,幽怜也在大庭广众之下败在了柳寻香手中,她自然没颜面继续留在这。

  柳寻香瞟了那小案几一眼,不着痕迹的扫了鬼婆和阴阳二判所在的地方,心中冷笑一声,同样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冥骸苑。

  战斗虽然结束,但关于这场战斗的议论却不仅没有消退,反而在冥殿内愈加高涨,只是讨论的内容,几乎都以柳寻香的那式神通为主。

  在他们这些弟子眼中,柳寻香的神通才是真正能够代表冥殿的神通,阴气森然却又有种浩然铁血的磅礴气势。

  这才是他们的冥子,他们在其他宗门弟子面前,引以为傲的冥殿年轻一代的领头人!

  而就在此战结束的第二天,幽怜的大道誓也差人送了过来,她并不是很想送来,只是如今柳寻香在弟子中的威望,已经远远超过了她。

  而且还是踩着她上去的!

  气归气,但幽怜也知道,眼下二人还是同门,同在冥殿,她可不想自己前脚败在柳寻香手上,后脚又被他跑过来堵门。

  那样自己这个圣女,就真不用在冥殿混了。

  柳寻香指尖摩挲着手中泛着荧光的玉简,陷入了沉思。

  玉简是真的,誓也并没有多大问题,只是幽怜在后面附加了条件。

  那就是在答应帮柳寻香处理一些事情的同时,她也要柳寻香在出落圣星的时候,将自己一并带出去。

  这个条件其实对柳寻香而,不过是举手之劳,只是他奇怪的是,为何幽怜一直执着要出落圣星。

  “青色狐狸眼背后的神秘势力,难道连送人出落圣星的底蕴都没有吗?”他想了想,还是毫无头绪,只好将这思虑暂且放在一边。

  释放灵识再次确认这玉简没问题后,他便将自己的心头血滴了上去。

  当猩红如豆子大小的血珠接触到这玉简时,玉简表面顿时燃起了袅袅青烟,而后消失在虚无之中。

  如此,大道誓缔结完成。

  这落圣星冥殿的冥子和圣女,也继相处近百年里,第一次达成同盟了。

  将已经无用的玉简捏碎后,柳寻香唤来了宏九。

  “执法堂的事你都看到了。”

  宏九躬身,擦了擦额间的汗渍,点头道:“看到了,冥子的神通,当真是人鬼皆惊,这要不是精通冥殿道法,资质过人,是万万不能得此神通的。”

  当时斗法时,宏九也在场,在那些阴兵出现的时候,他同样被震撼到无以复加,这是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神通,也是让他在跟随冥殿殿主百年中里,唯一让他心中露出羡慕和眼馋的神通。

  柳寻香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拍我马屁的,而是....我要见殿主。”

  “啊?”宏九一愣,随即察觉到自己失态了,又急忙道:“小人不过是杂役院的杂役,与冥子身份地位悬殊,冥子若想见殿主,自行去见便是,与小人说也无用啊。”

  柳寻香见他还在遮掩,也没了耐心,道:“宏九,你知道吗,若是一个真正的杂役,在我说出要见殿主的话时,不是你这个反应,虽然你平日里行为举止都极力克制,将自己掩饰的卑躬屈膝,但你的骨子里,还是透着一股高傲。”

  “那是你另外一重身份,身居高位常年积淀下来的高傲,你,改不了也瞒不住!”

  “!!!”

  冷汗顺着宏九的鬓角滑落,他咽了咽口水,似乎还想狡辩什么,只是这话到嘴边,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见他沉默,柳寻香缓缓将身子靠在背后的梨木座椅上,手指敲打着扶手,又抛出一个如炸雷般的话语:“殿主现在在哪?”

  扑通....

  宏九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青年,宏九发现,这个冥子,或许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他怎么会知道,难不成是那天我出去的时候他跟踪我了,可殿主他老人家是神玄境的大能,若是我身后有尾巴,他怎会察觉不到。”

  其实是宏九自己想的太多,柳寻香的这句话意思其实很模糊,殿主现在在哪,他一个小小的杂役怎么会知道,所以只要实话实说就行。

  可偏偏这宏九就在昨晚见过墨影流,所以先入为主,以为柳寻香发现了墨影流已经出关,才会有如此作态,

  殊不知,他这一踉跄,却是让柳寻香心中同样一颤。

  “娘蛋的,失算了!”

  从宏九的神态上,柳寻香已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那就是,墨影流早已经出关了。

  如此,他当时就应该直接杀了幽怜,然后借墨影流的手,打压鬼婆和阴阳二判!

  当然,最好还是能趁机弄死阳判……

  “罢了罢了,这幽怜活着或许比死了有用。”柳寻香揉揉眉心,看向宏九道:“我与幽怜一战,赢的光明正大,所以我看这殿下之争应该也没必要在比了,谁才是这落圣明冥殿分殿殿下,不而喻。”

  宏九身子一颤,深深吐了口气。

  他知道柳寻香想做什么了。

  “此事,小人做不得主,还请冥子让小人去通禀一声,至于殿下他老人家愿不愿意见你,就全凭冥子运气了。”

  宏九终于不在遮掩,起身说道。

  这一刻,他的身子站得笔直,平视着柳寻香,身上也没有了半点杂役该有的样子,这态度,如实换做其余杂役,恐怕早就让主子把皮都给剥了。

  柳寻香神色一转,起身冲他拱手抱拳,道:“那就有劳宏师兄了。”

  “……”

  宏九嘴角抽搐,心中暗骂。

  这柳寻香变脸真的是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高高在上,下一秒就以师弟自称,简直恬不知耻!

  宏九离去,只不过他在转身离去的时候,又驻足问了出了一句自己久久不能释怀的话。

  “那…那神通阴兵过境,你是从哪里习得而来?”

  “自创。”

  “.......”

  宏九身子一僵,继而迈步离去。

  纵览雾隐宗藏经阁全部神通的底蕴,在加上强悍无比的推衍能力,换胎境的柳寻香,足够自创几门属于自己的神通了。

  只是这一幕在旁人听来,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了,因为在修真界,非神玄不能创神通,这是常识。

  “他真的是自创的?”墨影流回首,看向身后的宏九,脸上带着一丝为不可察的诧异。

  宏九恭敬道:“他是这么说的。”顿了顿,又说道:“殿主,您难道没发现,这冥子自从白骨渊回来,整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

  “若是之前说他之前都是在刻意隐瞒,装聋作哑,弟子觉得没什么,只是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墨影流闭着眼,想了想,道:“问题出在白骨渊中。”

  “殿主英明。”宏九道:“这白骨渊素来神秘,进去之人出来后成就换胎境不说,而且还对里面的情况只字不提,所以弟子觉得,冥子或许有一部分是故意伪装,但剩下的一定是那白骨渊了问题。”

  墨影流缓缓点头,道:“带他来见我。”

  柳寻香在宏九走后,便坐在正堂喝茶,似乎丝毫不担心墨影流不见他。

  之前的他还一直担心自己的千幻面会不会被这冥殿巨头看穿,然而在与幽怜一战后,这份心思就被淡了下来。推荐阅读sm..s..

  会不会被他看穿真实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墨殿主想得到什么,而自己,能给他带来什么。

  很快,宏九便再次回到了冥骸苑。

  “冥子,殿主有请。”这一次,宏九没有半点废话,语气平淡,简意赅。

  柳寻香蹙眉,眼中闪过一抹思索之色,道:“稍等,我换件衣服。”

  说完,也不等宏九说话,便直接转身回了房间。

  宏九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脸上喜怒不显。

  盏茶之后,柳寻香换了身胜雪的白衣走了出来,宏九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却也没多说什么。

  有宏九带路,二人一路上并没有碰到冥殿弟子,显然,这宏九对冥殿的地形和弟子的动向了若指掌。

  在他轻车熟路的带领下,二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秘境。

  这秘境看上去就像个被开了口的蛋壳,周围布满了不知名的藤萝鲜花,唯有那上空豁口,越过悬渊山万丈深渊的距离,直通星空,看上去美轮美奂。

  宏九将柳寻香带到这,便躬身退下,这山洞中,便只剩柳寻香一人。

  山洞不大,也没什么遮掩物,放眼望去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住人,但柳寻香在环顾四周一眼后,还是恭敬的朝着前方拱手见礼,道:“阴灵明,参见殿主。”

  声音在山洞中回荡,直到完全消失后,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才缓缓在山洞中响起。

  “你还敢来见本座?”

  柳寻香浑然不觉,道:“有何不敢?”

  这声音回道:“杀庞氏父子,挫判官威风,败冥殿圣女,你从白骨渊回来才短短不过三个月,可就干了好几件大事,难道这些你不打算给本座一个交代吗?”

  伴随着声音,那属于神玄境的威压为随之而来。

  柳寻香面色一变,急忙运转灵气抵抗,冷声道:“庞氏父子阳奉阴违,在冥殿中专横跋扈,身为执法堂管事,殿内长老,却不同身份尊卑,屡屡犯我,杀之无错。

  判官暴戾,夺取殿主一位之心路人皆知,都说上无能而下反之,判官此举往轻了说,是为大不敬,往重了说,那就是忤逆谋反。

  身为冥子,虽人微轻,却也见不得他如此放肆,视我冥殿规矩于无物,故反抗之,圣女幽怜,急功近利,修为更是差的一塌糊涂,这样的圣女,就算是让她成为殿下,出去也只会给我冥殿丢人!”

  他语气不卑不亢,说的话却是将罪责推去的一干二净,就连这声音的主人,似乎也被这一番辞说的有些发懵。

  良久,这声音道:“白骨渊一行,倒是让你变得伶牙俐齿了许多。”顿了顿,这声音又道:“本座很好奇,你在那白骨渊中究竟遭遇了什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