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26章 你要好好活着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11 16:54: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止道为仙第426章你要好好活着场中无人回答。

  但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从丹药上根本查不出任何东西。

  庞枭那颗悬着的心又缓缓放了下来,看着默默站在那的柳寻香,他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就算你真的开窍了又如何,凭你这区区不足百年的道行,也想跟本座斗。”

  柳寻香自然是不知道庞枭的想法,眼下见查不出来,他也无所谓,反正这阳判不管是碍于面子,还是真心愤怒,这件事他都不会善罢甘休。手机端sm..

  此事,他一定会继续查,查到底!

  果然,柳寻香这个念头刚冒出,那边,阳判就已经发话了。

  “审判祠数百年不开,今日既然开了,那无论如何,本座都要在这将此事查个清楚。”说完,他又看向旁边的阴判和鬼婆问道:“二位,没意见吧?”

  二人皆摇头。

  阴判道:“此事事关阳判清誉,自然是马虎不得,今日道兄尽管安心查便是。”

  鬼婆和蔼的笑了两声,道:“的确,我冥殿堂堂判官,被人在背后当刀使,此事若一日查不出,我们这审判祠便一日不关,一年查不出,那就一年不关,大伙儿都在这祠堂陪你查便是。”

  “......”

  阳判眼角抽搐,冷哼一声。

  这两个,一个嫌看笑话没看够,一个说话明捧暗踩.....阳判只觉气血直奔脑门而去。

  “既然这样,阴灵明,你出来,本判有话问你。”

  见阳判又盯上自己,柳寻香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见过阳判。”他拱拱手。

  若是这阳判今日真的死咬着不放,那就只能怪这庞氏父子的命不好了,毕竟他们有时间在这审判祠耗着,自己可没时间。

  阳判听着他那不咸不淡的语气,黑影晃动,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阴灵明,本判问你,你这边可还有什么线索遗漏,或者说将你还知道的,推测的,全都一五一十给本判说个清楚。”

  柳寻香诚心想恶心恶心他,问也不惧,淡淡道:“不知。”

  “你放肆!”

  十八王中又有一花白胡子老者呵斥道:“你若是不知,又为何在那罗松背后弄上那么血淋淋的五个大字,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窝藏!”

  又有长老附和道:“落渊王说的话在理,说不定,是某些人贼喊捉贼,故意这么做,给大家找不痛快。”

  柳寻香回头瞟了这说话之人一眼,眼神微眯。

  这后面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庞枭。

  他带着冷笑与嘲讽,似挑衅般看着柳寻香。

  “今日你闹出这么大阵仗,把本座弄得心神俱颤,本座若是不反击,恐怕你当真以为自己能将这满堂权贵玩弄股掌之间了。”

  柳寻香移开目光,又看向十八王中说话之人。

  “十八王中的落渊王,不过他不是跟阴判走的近吗,怎么会替阳判说话?”柳寻香从阴灵明的记忆中找到了这个花白胡子老者的身份,只是在阴灵明的记忆中,他是阴判的人。

  能让阴灵明这样的人都觉得他是阴判的人,所以真实性根本就不用怀疑。

  “看来这阴判也是想借这事打压阳判,不过眼下却还不行,毕竟阳判这把刀,我用的还颇为顺手。”柳寻香想明白了这当中的弯弯曲曲,也懒得在看他,而是直接朝着阴判坐的方向说道:“查罗松。”

  “既然你自己迫不及待想找死,那我别怨我了。”

  落渊王见他无视自己,直接朝阴判回话,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这冥子,如今做事怎就这么玲珑剔透。”

  上方,鬼婆和阴阳判官纷纷沉默。

  不是因为阳判的事,而是他们发现,眼前这个冥子,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这对他们而,可不是什么好事。

  三人目光晦涩,一时间竟有些齐心协力将矛头对向柳寻香的意思。

  坐在长老席的庞枭在听到他说查罗松时还冒着冷汗,眼下见上面三人都看向柳寻香,神情中闪过一抹狠厉。

  “查罗松,你以为老夫对这件事没有留后手吗,可笑,恐怕今日,你不仅扳不倒我,反而自己惹祸上身了。”

  庞枭看着上座三人,心中得意。

  树大招风这么简单的道理,可惜这柳寻香不知道,今日他的一举一动无一不在挑战上面三位的底线。

  试想,在阴灵明还没如此八面通窍时,座上三位就已经容他不得,眼下他锋芒毕露,无疑与找死没有区别。

  柳寻香感受这数道若隐若现的杀意。却依旧同无事人一般,丝毫没放在心上。

  “若没有底气,我岂会这么张扬.....”

  良久,还是阳判先反应过来,说道:“罗松是你府邸的管事,很少接触人,所以你的意思是,最近他与谁走的近,谁就是幕后凶手了?”

  柳寻香的话他不是没想过,只不过在阳判看来,只有蠢到无可救药的人才会亲自接触这罗松,因为这样太容易暴露。

  而有胆子坑他的,至少都是十八王级别的。

  十八王,不会蠢到这个地步。

  所以即使是查,也只不过是查出一个当做替死鬼的弟子罢了。

  柳寻香点头。

  有些事往往就是很简单,只不过是所有人把它想的太复杂罢了。

  罗松因为他的原因,在冥殿并不受人待见,所以接触认识的人也不多,谁跟他接触,谁就是幕后黑手。

  庞枭将身子缓缓靠在座椅上,敲打着扶手。

  他跟罗松见过两面,一面是在地牢,一面是在庞府,这两个地方都是在执法堂,是他的地盘,当时的他想着是先不杀那几名看守,等事情结束后,过段时间在悄无声息的将他们处理掉。

  只不过他没想到这柳寻香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一番下来,竟让他措手不及。爱

  不过好在,他知道庞储现在就在祠堂外,他看到这,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只要他能抢在判官殿前使找到地牢前去将那些看守杀了。

  如此,就算追究,也是死无对证。

  没有证据,什么也说明不了。

  “来人,给我去查!”

  判官殿内,一队带着白色面具的修士纷纷出动,赶往审判祠前。

  这次的时间不短,很快,祠堂外就传来一阵骚乱,紧接着,大门被打开,庞储满脸血迹的被两名白色面具弟子押了进来。

  庞储的确知道。

  他在祠堂外看到水幕中的那一幕时,就立刻抽身离开前往地牢,只可惜,当他走到地牢后,那些看守都躲在牢房里。

  而那个牢房,他怎么也打不开。

  牢房,被人设下了禁制。

  而这个禁制,就是柳寻香当时在牢房留下的。

  目的就是防止庞氏父子杀人灭口。

  柳寻香目光淡然的看着狼狈的庞储,眼中满是笑意。

  “柳某走路,面前若有十条路,那么,在没想出第十一条路之前,是不会轻易迈步的。”

  他早在庞储第一次来冥骸苑时,就已经打定心思,要拿庞储立威,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开始在着手布局。

  至于庞枭,不过是自己撞上来的添头罢了。

  庞储如死狗一般,被两名殿前使扔在地上。

  其中一人躬身行礼,道:“禀鬼婆,二位判官,此人是属下在地牢中找到的,去的时候,他正要杀那里面的看守灭口,只是那地牢的牢房有强大禁制守护,才没让他得逞。”

  阳判沉默。

  他认识庞储,或者说,如今在场的人,都认识庞储。

  所有人不经意将目光看向了坐在长老席上,面色苍白的庞枭,等待着他的解释。

  柳寻香亦是如此。

  “庞枭,这就是柳某给你的大礼,要大义灭亲保全自己,还是要用你的命,换你儿子后半生的苟延残喘,就看你现在如何选了。”

  庞枭若想活,只要一个办法,那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手掌毙了庞储!

  不然,他必死!

  庞枭在庞储被抓进来时,整个人就直接跌坐在座椅上,面无血色。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柳寻香在牢房设了禁制。

  “庞枭,你…不跟我们解释解释吗?”

  问话的是阴判。

  庞枭身子一僵,整个人浑身颤抖如筛糠。

  他踉跄着脚步,缓缓起身,走了上前。

  “爹……”庞储身上脸上肥肉颤抖,一脸惊恐的看着走向自己的庞枭。

  庞枭神情呆滞,如行尸走肉般走到他身边,而后,在众目睽睽下,跪在了地上,膝盖将这祠堂地面的石砖砸的粉碎,他浑然不觉。

  “阳…阳判…都是我的罪....恳请....”

  噗.....

  庞枭话未说完,一道黑气蓦然从属于阳判的黑影中迸发,稳稳的撞在庞枭的胸膛上,将他胸口炸的血肉模糊。

  “爹!!!”

  庞储在地上就像一条肥硕的花白肉蛆,连滚带爬冲到庞枭面前哭喊道:“爹,你没事吧爹,爹你别死啊爹。”

  庞枭想要说话,结果刚开口,顿时喉头一甜,口中鲜血如泉涌。

  “爹!!!”

  庞枭强撑着嘴角,咧开嘴露出一丝痛苦至极的笑。

  “恳请阳判,看在我庞氏父子为冥殿卖命多年的份上,饶我儿一命,他是无辜的......”

  阳判没说话。

  场中长老纷纷摇头叹息。

  “阳判!!!”庞枭哇的又吐出一口鲜血,用尽全身力气吼道:“算我求你了阳判!”

  庞储拼了命的摇头,用手捂住他口中的血,可这血,却怎么也捂不住。

  除了哭,他已经做不了任何事了。

  终于,有长老看不过去,起身拜道:“属下认为,祸不连家人,再者,庞储在冥殿虽然跋扈,但却未做出有损冥殿之事,若是我们还将其诛杀,会不会寒了其他有子嗣的高层的心.....”

  话音落,又一长老起身道:“附议。”

  接着,一名又一名长老纷纷起身,替庞储求情。

  “肯请阳判饶他一命。”

  鬼婆看着这父子二人,突然道:“老身觉得,可以。”

  阴判道:“可放。”

  庞枭听得众人语,眼中闪过一抹感激。

  “吾儿庞储.....”他颤抖着手,在庞储恐慌的眼中,缓缓落在了他的头上。

  “你要好好活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