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23章 冥殿高层聚首一堂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09 17:3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阴阳判官均是蕴象境修为,地位也要高出十八王,阳判这样的态度,虽并无不妥,但总归是让十八王有些落了面子。

  十八人相互间打量了两眼,神色晦暗。

  殿主是不参与审判,只负责查看过程和最后的结果,所以等到二判官落座后,场中就只剩下祠堂最上面的,地位最高的,属于鬼婆的位子还空着。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阴阳判官在场的原因,总之,十八王再次坐回位子后便没再继续议论,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老实巴交的坐等审判开始。

  时间不长,祠堂内正中的虚空突然裂开一道黑线,这黑线出现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两边扩散,裂开一道仅供一人出入的豁口。

  场中之人在见到这虚空的黑线时,就已经纷纷起身,当然,也包括阴阳判官,只不过他们二人不是黑雾就是黑影,到底起身没起身,外人也看不到。

  “我等,见过鬼婆。”

  整齐的声音在祠堂内响起,在这恭敬的迎声中,一道瘦小佝偻的身影拄着拐杖,缓缓从漆黑的虚无中走了出来。

  这身影干瘦如柴,正是之前坐在那黑塔最顶层的木架子人。

  鬼婆浑浊的老眼扫了场中众人一眼,发出一道比哭还难听的笑声,道:“诸位都在啊,看来就老婆子我一个人迟到了。”

  十八王中,一名青年模样的男子回应道:“鬼婆说笑了,这场中可还有人没来呢。”

  鬼婆眼皮抬了抬,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颇感兴趣的问道:“哦?还有人没来吗?”

  又一中年美妇说道:“是的呢婆婆,那冥子阴灵明可到现在还没过来哩。”

  这美妇的嗓子带着三分柔情,三分蜜意,听上去就如同情人间的耳语,若是放在外面,恐怕就凭这副好嗓子,都能迷倒不少男子。

  不过现在,场中坐着的可不是那些未经世事的嫩雏,一个个心思深沉老辣不说,更是冷酷无情的要死,听到这嗓子跟没听到一般。

  “凤梧王这一娇撒的,可真真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在冥子后面捅了个不小的血窟窿啊。”有人暗讽道。

  论辈分,论资历,十个阴灵明都比不得这鬼婆,这美妇此时故意将阴灵明还没到的事挑出来,为的就是在鬼婆面前挑一挑火气。

  连辈分最高的鬼婆都来了,你却还不来,区区冥子,难不成还敢摆如此架子,让一众宗门长辈等你个晚辈不成!

  鬼婆也是老成精,自然听的出当中意思,笑呵呵的摆摆手,道:“无妨,年轻人嘛,总是玩心大了些,倒是凤梧你啊,最近有时间也多跟阴判这丫头亲近亲近,毕竟阴判丫头是女子,闺房话总归是要比跟男子说来多一些。”

  场中众人听的这话,纷纷看向这美妇,目光阴晴不定。

  这鬼婆,话中有话!

  阴判闻,冷淡道:“女子之间的闺房话可比不得同床的枕边语,你说是吗,阳判?”

  阳判黑影浮动,闻冷哼一声:“这么说,阴判也曾听过枕边语了?”

  阴判不答,唯有黑雾翻滚,摄人心魄。

  美妇人听的二人交锋,额间冷汗岑岑,面色僵硬,一时间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最后只能暗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这鬼婆三两语将自己与阳判走的近的事挑出

  来,不仅让其他十七王对自己有了抵挡,还让自己彻底得罪了阴判。

  这接下来的日子,恐怕过得就有些不安逸了。

  鬼婆和阴阳判官能争分殿殿主,十八王自然也能争阴阳二判的位置。

  其实这种私下谁跟谁走的近的事,十八王当中谁人是干净的,只不过大家平日里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拿上台面说罢了。

  而就在这审判祠还没开始,各方巨头就已经开始较劲时,祠堂外的柳寻香,已经赚了足足两万中品灵石。

  换算下来,就二百万下品灵石,这数量,哪怕是放在中州,都足够一个小宗门一年的开销了,可谓是盆满钵溢。

  “好了好了,诸位师兄,师弟这里是真的没了,若是没买到的,就只能等事后其他师兄口述了。”柳寻香朝着将自己围的水泄不通的冥殿弟子拱手说道。

  为了赚灵石,他都不惜将身上的下品灵石拿出来做底玉,刻制通识玉简,但饶是如此,依旧不够卖的。

  来围观的弟子,实在太多了些。

  “师兄,可是这不够啊,我们还没买到呢。”

  “就是就是,师兄,你在做一个吧,就一个,我两块中品灵石买可以吧。”首发..m..

  “那我也两块!”

  柳寻香揉揉眉心,苦笑道:“师兄们,是真的没了,师弟我不过凝脉境修为,经脉中蕴藏的灵气有限,再这么做几个,恐怕师弟就要被活活耗尽灵气,枯竭而亡了。”

  众人见他身上的气势的确只有凝脉境,这才纷纷摇头,暗道一声可惜。

  见到众人散去,柳寻香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便抽身离开,寻了个没人角落,再次将千幻面带上,化作阴灵明的样子走了过去。

  还未等他靠近,有眼尖的弟子便已经看到了他,惊呼道:“冥子来了,冥子来了。”

  其余弟子见状,自行让出一条道来。

  “冥子看上去丝毫不担心啊。”

  “他担心什么,烧的是他的行宫,理亏的又不是他。”

  “理?哈哈哈,师弟,你觉得咱们冥殿是个讲理的地方吗?”

  听着众人的议论,柳寻香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冥殿其实是个讲理的地方,只不过,这个地方,不是谁都有资格去讲罢了。”

  祠堂内,高层齐坐,庞枭身为内门长老,自然也在当中。

  听得祠堂外喧哗,他眉头微皱,呵斥道:“祠堂外禁止大声喧哗,但凡有引起骚动者,殿规处置!”

  蜕灵境的修为下,他的声音绕过祠堂,直接在外面的广场的上空炸开。

  柳寻香低垂着眼睑,心中暗道,这庞枭身为蜕灵境大修,不可能听不出来是自己来了,然而他还这么说,明显就是故意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想到这,他心中一动,上前大大方方推开祠堂大门后,谁也不看,径直朝着庞枭的方向抱拳躬身,道:“长老威武。”

  这一声,可比刚刚庞枭的那一声还要来的洪亮不少,不仅震的祠堂外都听得到,就连祠堂内,也都振聋发聩。

  他换胎境修为的优势,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庞枭面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甚至坐立不安。

  如今祠堂内高层满座,你阴灵明上来就先跟我来上这么一句,这要说不是坑他

  打死都没人信!

  果然,十八王面色微变,齐齐看向庞枭,那目光中的意思不而喻,让庞枭本就难看的脸色上,又添了层密布的细微汗珠。

  场中唯一没有看庞枭,而是将目光放在柳寻香身上的,只有鬼婆和二判官。

  柳寻香还未起身,突然感觉到三股目光如三座泰山般落在自己身上,威压之强,重量之大,险些将他直接压趴在地上。

  尤其是其中一道,还藏着浓烈的杀机。

  是阳判!

  “看来他自然已经知道自己在冥骸苑中所做的一切了,那另外两道,一道冰冷如秋水,一道深沉如炼狱的就分别是阴判跟鬼婆了。”

  柳寻香感觉到三道目光,分出了谁是谁。

  阴阳二判都是蕴象境,鬼婆的比二人要强上一线,但却又还没到神玄的地步,想来应该是与东域九国的皇帝修为一般。

  镇压蕴象有余,硬撼神玄不足。

  “不对!”柳寻香心中一惊。

  他在东域感受过宋皇的威压,宋皇的威压是头重脚轻,刚开始给人的压力很大,到后面就会有些后续乏力。

  而这鬼婆的,开始的威压比蕴象强上一线,但后续却并不显得无力,反而从始至终,都保持在这个强度,游刃有余。

  这说明,她是装的!

  这鬼婆,实力远比她表现出来的要强悍!

  柳寻香心中对三人的实力有了一个基本判断后,心中稍缓,他缓缓抬起身子,看向祠堂高层的三人,躬身行礼道:“见过三位。”

  “.....”

  好在这么多年来,众人早就知道这阴灵明说话不超四个字的习惯,否则,就冲这句话,他立马就能被场中的大修士们一掌毙杀在当场!

  鬼婆点点头,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和蔼一些,上下打量着柳寻香,眼中浮现出一丝兴趣。

  从阴灵明推开门时,她就发现,他一直在为自己找分散点,将矛头率先对准内门长老庞枭,这要是换做以前,他可没这么聪明。

  “看来这阴灵明,的确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鬼婆心中暗道,表面却依旧和蔼,道:“免礼,来了就好,老婆子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这么些年没见了,没想到现在已经是这么个大小伙子了。”

  柳寻香抬起眼睑,看了她一眼,躬身道:“见过鬼婆。”

  在阴灵明的印象中,鬼婆只是在他冥子册封大典上见过一次,后面就再也没见她露面,传闻她是在闭关冲破神玄境。

  如今看来,却是做不得真。

  她很可能早就是神玄境!

  鬼婆点点头,问道:“你且将今日你行宫中的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听听,有婆婆在,你尽管放心大胆的说。”

  鬼婆是整个落圣星冥殿分殿中,除殿主外,权位最高之人,她若不开口,其余人自然不会再抢先开口发问。

  如今听得她问了,一名长老便挥袖一扫,朝着祠堂外打出一道神通。

  审判祠,三方会审,正式开始!

  祠堂外,虚空中凭空浮现出一道水镜,将祠堂内的场景一一照映出来。

  只不过水镜范围有限,再加上后面来的弟子众多,所以挤不上前,又没有买到通识玉简的弟子,就只能站在最后面干瞪眼,听听声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