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17章 庞枭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01 15:45: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庞储愣愣的看着自己老爹,一脸呆滞。

  阴灵明背后有人撑腰,可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而且据自己在执法堂多年的打听,整个冥殿当中,似乎从鬼婆到阴阳判官,再到十八王,都没有哪个对这个阴灵明很欣赏的。

  这也是为何一些亲传弟子,核心弟子,甚至内门弟子都敢在背后对这个冥子嚼舌根的原因。

  若是没有这点把握,庞储自然也是不敢在冥殿这么光明正大的跟个冥子对着干。

  “爹,你别唬我啊,他背后要真有人扶持,怎么会这么些年里,我这么找他麻烦都没人把我怎么样,我想这后面扶持他的人,地位和实力应该都不如你才对,那我还怕啥啊。”

  庞枭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看着庞枭的眼神,庞储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眼中瞳孔猛然一缩,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道:“爹...你你你别开玩笑了...总不能说是...是...”

  他支支吾吾半天,却怎么也不敢相信是那个人。手机端sm..

  庞枭叹息一声,道:“你猜的没错,就是他,我们落圣星分殿的殿主,墨影流墨殿主。”

  “!!!”

  庞储脑袋一嗡,好不容易爬起来的身子顿时又是一软,跌坐在地。

  墨影流,神玄中期境大能,冥殿在落圣星分殿的殿主,也是冥殿落圣星分殿的最强者!

  只不过墨影流常年闭关,冥殿的事基本上都是由一婆二判十八王在打理,所以很多弟子平日里都不会讨论他。

  甚至很多新弟子都不知道冥殿还有这么个殿主存在,但这些,却并不影响墨影流在冥殿高层中拥有的威望和震慑。

  因为他,才是整个冥殿的核心!

  只有他,才有资格跟百战星盟驻扎的冥殿高层说的上话!

  上面,只认他!

  庞枭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说道:“阴灵明被殿主看中,甚至有意将他培养成下任殿主,只是殿主经常闭关,再加上他从未明说,所以你们下面的弟子们都不知情。”

  庞储心中闪过一抹慌乱,挣扎道:“爹,那为什么,为什么鬼婆和判官他们还敢这么对待阴灵明?”

  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

  他不相信,阴灵明的背后会是殿主,那样的话,太可怕了!

  庞枭道:“因为他们不想一个晚辈后来居上,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

  他的话算是委婉了,但庞储还是听出了点意思,道:“那难道说,是鬼婆和判官他们…也想做这个殿主…”

  冥殿的每任分殿主都是从各自分殿内提拔上来的,当年的墨影流,也曾担任过这落圣星分殿阴阳二判官中的阴判。

  所以鬼婆和阴阳判官,并不想留下阴灵明。

  庞枭继续说道:“只是他们碍于墨殿主还在,不敢明着对阴灵明动手,所以只能用这些委婉的手段逼走他。

  或者说...逼死他,这些事都是冥殿高层中的秘密,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罢了,不说了,快跟我去把他放出来。”

  “可是爹…”庞储拦住他说道。

  经过最初的震惊后,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

  “别可是了!”庞枭打断他的话,说道:“一旦这阴灵明真死在地牢,我们父子二人就成了杀他的凶手,到时候你还指望鬼婆或者阳判保我们吗!”

  “他们只会杀人灭口,好彻底坐实我们父子二人杀冥子的罪名,让我们父子二人做这冤大头,替罪羊!”

  其实要换做以前,庞枭还不至于这么紧张,毕竟殿主看中归看中,但他本人能不能服众则又是另说。

  阴灵明之前在冥殿虽说是冥子,手下却没有半个追随者,唯有一个凝脉初期的管事,任劳任怨,这样一个身在名位,却无名声的人,关了也就关了。

  殿主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可偏偏三天前,他无意中听到了宗门中有不少弟子在传论阴灵明的事,虽然只是议论,但在他眼中看来,却不是一个好兆头。

  平常小事根本传不到长老耳中,能传到长老耳中的,都不是小事!

  这说明阴灵明已经逐渐在冥殿弟子中有了一定的名声。

  如此,庞枭岂能不紧张!

  庞储依旧不肯让开,拦在庞枭面前说道:“爹,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你听我说,你看啊,我们现在把他放出来,的确能保一命。

  但这样一来,我们会惹得阳判和鬼婆不喜,二来,你觉得这阴灵明出来以后,未来坐上了殿主之位,会不跟我们父子二人翻旧账吗?”

  庞枭是阳判的手下,庞储是听命鬼婆,若是惹得这二人不喜,那庞氏父子在冥殿的好日子,同样也算是到头了。

  庞枭身子一僵,面容阴晴不定。

  “应该不会,阴灵明的性子这么些年,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坐上殿主,我们父子二人只要事办的漂亮,说不定不仅不会被翻旧账,还有可能委以重任。”

  庞储嗤笑道:“爹,你别做梦了,我跟你说,他变了,你相信我,阴灵明变了!”

  “这些年,跟他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我,我能不清楚他吗,自从他成为了换胎境回到宗门,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爹,就拿三天前的事说吧,你觉得这事儿要是换做以前,阴灵明他会做出这样出风头的事来吗,他能懂得如何夺势吗?”

  庞储的话让庞枭面色更加难看几分。

  开始庞枭还不觉得,眼下听的自己儿子的分析,他忽然觉得,这阴灵明,似乎…的确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庞枭在客堂来回走动,庞储则眨巴着绿豆小眼看着他,父子二人却是都在纠结如何处理这烫手山芋。

  良久,庞枭问道:“你把他关进地牢,有哪些人看到?”

  庞储想也不想,道:“那看到的人多了去,我给他带着特意绕路走了半个冥殿。”

  庞枭听得一阵头晕目眩。

  绕路走了半个冥殿!

  “你你你....”庞枭手指颤抖,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庞储脑袋一缩,立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紧贴地面,大呼道:“父亲大人息怒,储知错了……”

  庞枭见他又是这般,手指颤抖半天,愣是没能再说出一句话来。

  气归气,自己儿子留下来的烂摊子还是得收拾。

  “庞储!”他喊道。

  “你去冥骸苑,把他的那个什么管事,叫什么来着…”

  庞储提醒道:“罗松…”

  “对,罗松,你亲自去把他给我请过来,记住,是请!”庞枭瞪着他说道。

  庞储脑袋一缩,不敢抗命,道:“是,储谨遵父命。”

  说着,他起身退下,前往了冥骸苑。

  庞枭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喊道:“来人,备驾,去地牢。”

  就在庞氏父子出去没多久后,一名执法堂弟子悄悄拿出传音玉简,往里面咕哝了几句话后,将玉简捏碎成湮粉。

  地牢处,柳寻香手中的灵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灰色粉末飘在地上,而那灵石中蕴含的翠绿色的灵气则如两道烟龙,钻进他的鼻子,进入经脉,最后融入到他丹田处的两生花中。

  “看来想要晋升蕴象境,不是单靠修炼就能成功的,还需要些机缘....”

  柳寻香缓缓睁眼,正好看见两名执法弟子在自己的牢门外急的抓耳挠腮,不由得一愣。

  这二人见柳寻香睁眼,神色一喜,急忙走进来道:“冥子,庞长老要来地牢,你看...能不能先让弟子们将这些细褥酒水先收一收,等到他离开后,弟子再重新给你铺上,毕竟我们也是在执法堂当差的.....”

  二人搓搓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柳寻香的神情。

  柳寻香恍然,明白他们的意思,起身让到一旁。

  两名弟子见他如此好说话,心中有些欣喜,感恩戴德道:“多谢冥子体谅,多谢冥子体谅。”

  “都不容易。”柳寻香淡淡道。

  二人速度很快,几息功夫就将这牢房收拾的干净,而且为了逼真,这几人还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些人血,用笔沾着在柳寻香的衣裳外画了几道。

  乍眼看去,竟与鞭子抽打的伤口一模一样,浓浓的血腥从柳寻香身上飘来,在配上这昏暗的地牢,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这是假的。

  两名守卫见柳寻香如此配合,又是一顿感激,方才退出去,回到外面的桌子上开始划拳喝起酒起来。

  “花生就酒,越喝越有。”

  “来来来,继续,五魁首啊,六六六啊....”

  柳寻香在牢房内看着这一幕,神情古怪。

  这些人看上去,不像是头一回做这样阳奉阴违的事啊....

  没一会,庞枭便来了这地牢,随行的修士见得二看守正在喝酒划拳,冲上去就是一脚,将桌子踹翻,怒道:“喝喝喝,庞长老来了还不知道吗,一个个的都给老子活腻了是不!”

  这二人顿时跪地,噤若寒蝉。

  庞枭摆摆手,示意随从退下,自己上前问道:“冥子呢?”

  其中一随从颤抖着用手指了指一处,庞枭顺着手指看去,只见那昏暗的牢房里,柳寻香正面色苍白,浑身血腥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庞枭看的眼皮一阵暴跳。

  “我等会再收拾你们!”他冲二看守放下一句狠话后,自己踱步走向了关押柳寻香的牢房处。

  人还未靠近,一股辛辣刺眼的气味便扑面而来,饶是这庞枭是蜕灵境大修,也被呛的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这是死的都开始发臭了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