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02章 消失的历史(上)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16 15:06: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然而这所有的疑问,在他跟随白骨渊主人走进封印之地深处时,统统消失在脑后。

  在柳寻香面前的,是一座完全由白骨堆砌成的宫殿。

  宫殿并不奢华,甚至相当破败,从大门处就能看到里面早已是一片废墟,而那些废墟石块上光是灰尘都有一掌来厚。

  他还没有走进去,就已经能够闻到这宫殿里面扑面而来的浓浓的腐朽气息。

  “这里是哪?”柳寻香问道。

  白骨渊主人抬头看着白骨宫殿上方的牌匾,喃喃道:“这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也是唯一还能证实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牌匾上的字已经被岁月侵蚀的认不清,但从那牌匾的材质上,还依稀能窥的出,这宫殿曾经的辉煌。

  柳寻香皱眉,是“他们”的行宫吗……

  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这宫殿内部一片废墟,唯独还能看的,就只剩下两边墙壁上,已经发白的壁画了。

  柳寻香走到左边的墙壁上,默默地看去。

  入眼的第一幅画,画的是一个身高不足半指长的白色小骷髅,画的背景则是放眼望不到尽头的的墓碑。

  这白色小骷髅坐在一块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墓碑上,正仰头看着上空昏暗的天幕,模样中似乎还带着浓浓的好奇。

  “这小骷髅是?”柳寻香问道。

  白骨渊主人在旁边解释道:“是始祖他老人家。”

  原来,当年的修真界,或者说那时候的世间上,还没有尸魔这个种族。

  而这个白色小骷髅,也就是尸魔始祖,是第一个诞生灵智的尸魔,那时候的它还年幼,刚开灵智的他对这个世间充满了好奇,对自己也充满了疑惑。

  柳寻香伸出手指,用食腹轻轻摩挲着小骷髅,眼中闪过一抹悲哀道:“他很孤独。”

  白骨渊主人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这千年来,见到这幅画第一个说始祖孤独的人。”

  “是吗?”柳寻香继续向前走着,口中说道:“或许,是我将自己代入进去了吧,毕竟这世间,能以凡人之身晋升修士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我在对这个世间充满好奇的时候,也会对自己的存在充满疑惑。”

  “你感觉到了孤独?”

  柳寻香头也回道:“有时候会有与这世间格格不入的感觉,或许,应该就是所谓的孤独吧。”

  白骨渊主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跟着他的步伐向前,继续道:“第二幅画,是始祖第一次遇到生灵的时候。”

  这第二幅画上,白色的小骷髅似乎长大了一些,他正骑在一只样貌狰狞的异兽身上,手中举着与自己身材不相称的石头狠狠砸向这异兽。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则站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修士。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寻香看向这个衣着华丽的修士,他察觉到,自己身后的这个存在似乎对画中修士充满了杀意。

  他犹豫了下,问道:“前辈,这个修士是谁?”

  白骨渊主人目中杀意迸发,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继续说道:“这是始祖第一次捕杀生灵,时间大声在他被修士发现后。”

  尸魔始祖出生在墓渊,那是个终年死寂沉沉,没有阳光,没有活物,没有声音,甚至连像怨灵这样的邪祟都没有的死寂之地。

  尸魔始祖在那里不知呆了多少年,才逛完墓渊,找到了如

  何走出去的方法,结果刚走出来,就遇到了想要进墓渊的修士。

  白骨渊主人在说“修士”二字时,咬的格外重,似乎这修士二字,让他异常愤恨。

  柳寻香眼中泛起涟漪,犹豫道:“那些修士从没见过尸魔祖,所以想要豢养他?”

  白骨渊主人目光不善,冷笑两声,道:“果然,你们这些修士都改不了奴役生灵的本性。”

  “......”

  柳寻香讪讪。

  他继续道:“那些修士从没见过没有血肉经脉,却还能行走思考的始祖,所以把他当做异种,出手抢夺,想要把他豢养成兽宠。

  那时候始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士,它也没有修为,见到这些与自己长相不同的生灵很是开心,所以也愿意跟他们一起相处。”

  柳寻香看这壁画上的小骷髅,不觉哑然,这尸魔祖原来还有如此善良天真的一面。

  “那尸魔祖最后被谁夺了去?”柳寻香好奇问道。

  “冥殿。”

  柳寻香蓦然回头,眼中尽是诧异。

  尸魔祖出生的年代,是百万年前,难道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冥殿了,那这么说来,两禅寺,洗墨书院的来历岂不是同样久远到百万年之前。

  白骨渊主人看出了他的疑惑,道:“那时候没有冥殿,也没有洗墨书院和两禅寺,那时候,还是……神朝时代。”

  说到神朝,他看了眼柳寻香,结果见柳寻香没反应,心中不觉疑惑,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朱雀神朝的弟子?

  不过这也只是他的猜测,所以也没深究,继续道:“他是后来的冥殿第一任殿主,也就是如今的墓渊之主,冥帝。”

  “本来始祖大人在他手中,只是被他当做一个稀罕的异种来豢养,他训练始祖如何捕杀异兽,供他取乐。

  可他没想到,始祖是天地孕育而生的异种,见多了修士修炼,自己便也学着修炼起来,刚开始那冥殿的杂碎还只觉得好玩。”

  可直到冥帝发现,尸魔始祖居然真的修出了修为之后,他便动了心思。

  柳寻香已经猜到了这冥帝的心思。

  无非就是想弄清楚这尸魔始祖的起源和他的特性,如果弄清楚这些,未来的自己,说不得培育出属于自己的百万尸魔大军。

  到那时候,别说这修真界,就是整个远古星空,他也未必不能称霸。

  等等,称霸?

  柳寻香突然想到,冥殿不也是从别的星域来到这百战星域的吗,这么说来的,当年的冥帝,应该是成功了?

  想到那百万尸魔大军,柳寻香瞳孔闪烁,背脊泛凉。

  果然,白骨渊主人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想法。

  “冥殿杂碎开始蛊惑始祖,让始祖告诉他如何唤醒尸体的方法,不过始祖自己也不清楚,冥帝便带着始祖去了墓渊。”

  墓渊是死寂之地,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寂灭道韵,别说那时候的冥帝没到神玄,就算是神玄,在里面待久了,肉身和修灵也会陷入永久的沉寂。

  直至腐烂。

  “于是便有了这第三幅画。”

  柳寻香顺着话音,看向第三幅画。

  这幅画上的是已经半人高的骷髅,正在奋力向前跑,在它身后,则有上百名流光划破天际追逐而来。

  而每道流光里,都站着一名面色

  狰狞的修士。

  白骨渊主人道:“出来后,冥殿的杂碎让始祖想办法让自己进去,始祖想不出来,渐渐的,那杂碎失去了耐心。”

  从对尸魔始祖的打骂,到囚禁虐待,直至最后,他甚至想把尸魔始祖炼化成他的身外化身,彻底抹杀掉尸魔始祖的灵智....

  柳寻香道:“尸魔祖察觉到了不对,反抗逃了出来。”

  白骨渊主人点头,道:“始祖一边忍受着折磨,一边也不停的蓄积着修为,因为我尸魔一族天赋异禀,与人族修士不同,所以冥殿杂碎废不了始祖的修为。”

  这便给了尸魔始祖机会,他乘冥帝外出时,逃了出来。

  柳寻香跟着白骨渊主人来到右边墙壁。

  第四幅壁画上,骷髅已经比成年修士的身材还要高大,它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如庞然大物般仰头嘶吼。

  在它脚下,则躺着厚厚一层尸体,人叠人,尸体叠尸体,饶是如此,它的身边四面八方依旧还有密密麻麻的修士挥舞着法宝冲杀上来。

  “这是冥…他带人前来围剿?”柳寻香走到右边墙上,继续看去。

  白骨渊主人道:“何止冥殿的杂碎,他们的走狗,都来了。”

  柳寻香疑惑,定睛细看,只见这画中围剿尸魔祖的人物身上衣着都不尽相同,其中几人的打扮尤其醒目。

  那是一群手持书卷的读书人和光着头的和尚沙弥....

  “始祖在逃回墓渊的路上,遭遇到了追杀,它杀了不少修士,但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总算是逃回了墓渊。”

  “在见识了修士的狠辣和恶毒后,尸魔始祖决定不在出墓渊。”白骨渊主人说到狠辣时,还不忘看两眼柳寻香。

  柳寻香不由得一阵心虚,腹诽道:“我要是不狠辣,说不定已经在你的幻境中死了好几回。”

  “冥殿的杂碎回来后,勃然大怒,亲自带人前来,只是他知道墓渊的厉害,所以将洗墨书院和两禅寺的人也都带来了。”

  这一战,打了整整十天十夜。

  尸魔始祖出生在墓渊,所以在墓渊中,任由几大神玄围攻他,他也游刃有余,甚至将冥帝的修灵一爪子挖去半截。

  白骨渊主人看向第五幅画。

  这幅画中,尸魔祖浑身伤痕累累,坐在一处坟墓上,低垂着头,森森白骨的大手中捧着一个豆子大小的白色珠子,看上去颇为小心翼翼。

  而在它的脚下,那些第四幅画中,战死遍地的修士当中,有的人身上已经出现黑丝,黑丝将尸体包裹的如蚕茧般。

  而这白色的珠子,就是从那些蚕茧中孕育出来的。

  “这是,在造生灵?”柳寻香瞳孔颤抖。

  他看懂了这幅画,尸魔祖在击退围攻自己的修士后,开始孕育后代尸魔。

  “没错,始祖用刀刃在自己的骨头上刮出骨粉,结合墓渊的寂灭大道孕育出了我们尸魔一族,而始祖他老人家,也因此晋升到了生灵境....”

  生灵境,超越神玄境的传说之境。

  据说生灵境修士能够滴血重生,修灵不散,生机庞大到可以凝练出一颗星体,创造出一个种族。

  可以说,只要有生灵境的存在,一个种族,一个宗门或世家,便永远不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上。

  因为他们不死,种族薪火传承不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