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99章 送你一场奇迹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13 16:4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的血,早在当年凝脉境时,就融入了天劫之力,融入了他逆天改命的不屈意志,融入了他敢向天出手勇气和直面苍生的信仰。

  那是敢跟天道叫板,敢与这世间为敌,最为离经叛道的血!

  就是他师兄孟劫,单论血脉之力,都比他有所不如。

  柳寻香体内气血涌动,身上的朱雀纹身在一浪叠一浪的血脉之力冲击下愈发鲜红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流淌着的岩浆,火光莹莹。手机端sm..

  “战!”

  柳寻香怒吼一声,不在顾及原地不动的规矩,竟抢先一步出手,向着陈子归冲杀过去。

  陈子归同样不甘示弱,发出一阵震耳的嘶吼,整个人犹如一头饿极了的异兽,迎了上来。

  有尸魔祖虚影加持下的陈子归,肉身之力更胜之前,速度也比之前更快了一线,二人相撞,一拳之下,柳寻香竟被打的身子爆退,七窍溢血。

  “!!!”柳寻香喘着气,目光中战意更浓。

  这陈子归被尸魔祖影加持下的肉身,一拳之力,竟不弱与换胎境初期,柳寻香若是还以蜕灵境初期的境界与他对敌,根本不是对手!

  “打不过,输!”陈子归发出刺耳的吼声。

  他不是说自己,而是说柳寻香,因为刚刚的这拳,他明显感觉到柳寻香的肉身之力不如自己,甚至……只要自己愿意,下一拳,他能生生将柳寻香的肉身打爆!

  柳寻香目中闪过一抹苦涩,他知道,虽然他的逆血强悍无比,虽然他的信念坚不可摧,但这世上,与信念对比,还有一种东西,叫现实!

  尸魔祖的修为就是现实!

  他的虚影放在哪,即使它本尊已经死了上百万年,甚至上千万年。

  但,它毕竟曾经是死灭境的存在!

  修真界的传说!

  想要打败它,光靠信念跟勇气,根本不现实。

  柳寻香很清楚这个道理,但他更清楚,自己不能认输。

  他始终没忘记东域的时候,孟劫告诉他的话,邪修的身份,那是整个百战星域都不认可的,就算自己不修炼,龟缩在东域。

  终有一天,他们还是会找到自己的,虽然柳寻香到现在还不知道孟劫口中的他们究竟是谁,但他永远忘不掉。

  孟劫说“他们”时,眼中闪过的畏惧。

  所以今天,若是他败在了这个已经死了百万年的影子下,未来的他,又拿什么去面对孟劫口中的“他们”。

  死不可怕,怕的是死的窝囊!

  柳寻香,不愿意让自己窝囊着,也不想就这么认输,就如同当年在东域王盘山修士墓中,面对当时的蜕灵境邪修赵大田一般。

  那时候的他才不过十岁,还是个体内没有修灵的凡人时,就敢放谁蜕灵不可战……

  今日,同样如此!

  “战!!!”

  柳寻香双目猩红,脚尖发力,身子再次冲杀过去。

  轰隆隆!

  柳寻香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在躲过陈子归那如刀子般的手指后,寻到机会,一拳轰在了他的脸上。

  然而,陈子归的脸,仅仅是往右偏了偏。

  “怎么会……”

  明明铆足了劲的一拳,陈子归却如同被挠痒痒一般,这让柳寻香有些呆滞。

  轰!

  陈子归反手一爪轰在柳寻香的腹部,柳寻香顿时被这力道打的爆退,身子在空中佝偻的如同虾子一般,将远处的岩石峭壁撞断。

  太强了,尸魔祖影

  太强了!

  它既能压制自己的肉身,又能增强陈子归的肉身,此消彼长,还能怎么打!

  “认输!”陈子归慢慢向他走去,每一步,都将大地踩的裂开。

  远处,身上早已被陈子归的打的如筛糠一般的柳寻香挣扎着爬起来,喊出了一个字!

  战!

  死战!

  这是他的回答,也是他的信仰!

  陈子归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看向旁边的白骨渊主人。

  白骨渊主人点头。

  不知为何,当柳寻香激发了战意后,他的目光中,似乎也闪过一道亮光,若是柳寻香看到这亮光,就会知道,这抹亮光是有名字的。

  它的名字叫....希望!

  陈子归会意,怒吼一声,更加卖力的催动气血之力,这架势,显然是打算活活将柳寻香打死!

  轰!

  一拳,一拳,又是一拳!

  力量被绝对压制,柳寻香直接被他拎起来打!

  他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出拳的力道和速度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慢,反观陈子归,力道更强,速度更快。

  一路摧拉枯朽,死死将柳寻香压制着。

  “输!!”陈子归吼道。

  说实话,他其实并不太想杀柳寻香。

  6虽然柳寻香灭了陈家,但对他,却没有多坏,而且若不是他告诉自己,自己可能现在还龟缩在清河城那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坟堆里。

  所以他想要让柳寻香认输,只要认输,他就停手。

  然而柳寻香却死活不肯开口,即使下一刻,又被打在地上,浑身泥浆,狼狈不堪,也依旧不肯张口认输。

  陈子归又是一拳,柳寻香喋血。

  身后的尸魔祖影的目光依旧注视在他的身上,那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眸子里,蕴含着对世间生灵的淡漠。

  蜕灵境,换胎境,就是神玄境,又如何,在它眼中,都不过是蝼蚁萤火,只要它愿意,吹口气,就能灭杀数以万计的神玄。

  至于那所谓的意志,更是无能者的呐喊,可笑又可怜罢了。

  陈子归将柳寻香打趴在地,看着他挣扎着起身,却怎么也爬不起来样子,终于停手了……

  白骨渊主人也没说话,二人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看着他是否还能爬起来。

  柳寻香趴在地上,手指镶嵌在地下,这坚硬的黄岩石在他的南明离火身下,显得如豆腐一般不堪一击。

  他喘着粗气,血丝挂在嘴角,滴在地上,触目惊心。

  终于,白骨渊主人看不下去了,道:“认输吧,这件事就算这么了结了,再打下去,不仅你的肉身会被四分五裂,就连你的修灵都会被活生生打溃散的。”

  柳寻香充耳不闻,继续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我不能认输,我还没有输.....站起来,柳寻香,站起来!你还能战!我还能战!”他不停的在内心吼道。

  他没有如陈子归这般好的出身,柳家往上几代,都没有出过修士,更别提能有超越神玄境的存在,所以他没有先祖可以承蒙荫。

  他也没有如七颂,陆北仓这样的宗门,没有好的修炼资源,前期更是连一个像样的神通都没有。

  所以他不得不去抢别人的神通,所以他才不肯像任何人认输。

  因为他知道,他认了,他就彻底什么都没有了。

  白骨渊主人见他不肯讨饶,以为他是面子上过意不去,道:“你认输并不丢人,同境界下,

  就算是你师兄孟劫,在这尸魔祖影下,也会战力大损逃之夭夭的。”

  “因为……这是一个种族,一个世家和宗门的底蕴,你拿什么来与别人拼底蕴?”

  说起来,邪修一脉其实也可怜,目前已经的最强者就是孟劫,但在往上,他也找不到还有谁曾以凡人之身踏入修真之路,而且还能走到最巅峰的。

  所以孟劫也没有底蕴,不过幸运的是,他成了所有邪修一脉的底蕴。

  至少,在这落圣星上是这样。

  柳寻香闻放声大笑,原本的白牙以被血色染红,他啐了口血道:“拿什么来与人凭底蕴,拿什么来与人拼先祖荣耀吗,好,我来告诉你我拿什么,我柳寻香,拿我这条命,拿我这至死不肯认输的态度和颠覆这苍穹的信仰!”

  白骨渊主人眼中闪过一抹叹息,意志,信念.....若这些东西真的能创造奇迹,当年始祖他们,也就不会输了.....

  “这世间有传说,但却没有奇迹可....”

  然而,仿佛是为了回应了柳寻香,又仿佛是为了印证给白骨渊主人看。

  总之,柳寻香话音落下后,他识海里,那神秘灰雾开始剧烈翻涌,那由天劫之力,神秘灰雾和帝金焱脉凝聚的修灵小人,蓦然睁眼。

  还是那两个红灯笼般的眸子,悬挂在满是灰色雾气的识海中,妖异且强大!

  与此同时,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自柳寻香体内散发,这气息带着浓浓的腐朽之意,似乎比这尸魔始祖身上的,还要久远。

  陈子归缓缓后退,白骨渊主人眉头紧促。

  柳寻香身上的气息,竟让他们心底有些忌惮。

  这对于白骨渊主人来说,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别说中州,就是整个落圣星,能压制他,让他感到畏惧的,也不过是几大神玄老怪联手罢了。

  而这柳寻香,不过是个小小的换胎境修士。

  这沧桑古老的气息越来越浓,越来越多,最后....竟在他的背后,形成了同样一个二百余丈大小,气势不输于尸魔始祖的虚影。

  这虚影玄衣白发,双眼无瞳,看其面容衣着,赫然就是一尊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无瞳柳寻香。

  无瞳柳寻香的虚影头顶天,脚踏地,面容平静,双眼淡漠,看向那尸魔祖影。

  虽然二者都不是生灵,没有意识,但在这一刻,在场的三人都能感觉到,这两尊虚影之间气势的碰撞。

  无瞳虚影,竟丝毫不弱于尸魔始祖。

  “!!!”

  白骨渊主人始终波澜不惊的神情终于大变,甚至连身子都开始隐隐发颤。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不敢想象,这柳寻香竟然真的做到让自己凝聚虚影,成为自己的荣耀与信仰。

  这根本就违背了修真界的常识,要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不光是要有信仰,还要有足够强大的修为支撑。

  若是修为不超越神玄境,纵使自己再相信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凝聚成真身虚影,旁人和自己,也根本无法借用这虚影来加持战力。

  可眼下,柳寻香却做到了!

  也就是说,未来,凡是有柳家血脉的子弟,也可以通过血脉之力,凝聚出他身后的无瞳真身为自己加持战力!

  这是属于柳家的先祖荣耀!

  柳寻香瞳孔凝聚,身子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不是要奇迹吗,我现在,就送你一场奇迹.....”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