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98章 血脉之力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13 16:4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子归无惧毒雾,竟单凭肉身便径直穿过这被毒雾腐蚀的虚空,一拳轰向柳寻香。

  磨盘大的拳头上带着狰狞的骨刺,划破虚空,撞了过来,柳寻香散去身后的白玉手,同样怒吼一声,震碎身上衣衫,露出匀称而结实的上身。

  庞大的赤色朱雀纹身缠绕在前胸后背,两只翅膀分在双臂,雀首停在左胸膛处,看上去就像是某种祭祀图腾。

  庄严而神秘。

  赤色的朱雀纹身经过在火云宗地脉中涅槃,如今又随着柳寻香晋升换胎境,其上的颜色比之前更加鲜红了几分。

  就像是用鲜血画成,下一刻就血液就会顺着滑落下来般,尤其是这朱雀的眉眼间,目光锐利,似乎也比以前的朱雀要显得更加成熟了一些。

  如果说之前纹身上的是一只幼年期朱雀,那现在他身上的,就是一只处在成长期的朱雀了。

  这朱雀纹身的眼睛叮的一声,闪烁过一抹耀眼的红芒。

  “唳!!”

  随着唳啸,柳寻香的肉身迎风见长,转眼间便与陈子归的尸魔真身一般大小,数十丈,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小山丘。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从腥风毒雾的对撞,到柳寻香施展南明离火身幻化做与陈子归一般大小,这当中,不过是三两个呼吸的时间罢了。

  白骨渊主人在旁盯着柳寻香身上的纹身,眼中闪过一抹震惊,这震惊来的快,去的也快,唯有那眼中泛起的淡淡涟漪,才能证明它的存在。

  “朱雀.....呵呵,有些意思,没想到这孟劫的师弟,居然还是朱雀神朝的弟子....”

  他神情带着丝丝追忆,目光虽然还停留在柳寻香身上,但实际上他所看到的东西,早已经超越的时空,追溯到了更远的地方。

  “多少年了,你们还不死心吗?”白骨渊主人目光倒映出无数人影闪动,喃喃道。

  场中,陈子归挥拳,见柳寻香竟也施展肉身神通,欲要和自己对拼肉身,眼中闪过一抹欣喜,吼道:“吼!你对力量,根本一无所知!”

  尸魔一族的肉身,那是强悍到可以凭借肉身就能锤爆一个星体的!

  柳寻香目光灼灼,同样挥拳相迎!

  “忘生拳!”

  附灼着青色火焰的拳头带着磅礴的,风卷残云的气势,迎着那狰狞的骨拳而去,

  轰轰轰!!!

  拳拳到肉,如同爆豆子般的爆炸声被放大的数百倍,双拳在空中交锋,拳面对着拳面,强烈的冲击在空中发出阵阵音爆。

  二人脚下的地面也在同一时间,被震的全部龟裂开来。

  “这尸魔一族的肉身,的确名不虚传!”柳寻香瞳孔一凝,心中暗道。

  他的拳头还没有完全接触到陈子归的拳头时,皮肤就已经被他骨拳带出的拳风刺的生疼,而他以自己最强悍的南明离火身硬接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居然被震的发麻!

  柳寻香心中诧异不已,但他不知道的是,陈子归此刻心中同样掀起了惊涛骇浪。

  在没有到这白骨渊之前,他对自己身体中蕴藏的力量还没有深刻的认知。

  后来在来了白骨渊后,了解到自己的种族,看到了上古时期的辉煌,他心中便生出了无穷的自信。

  自己种族的肉身,那是能够屹立在修真界肉身

  之巅的存在!

  所以再见到柳寻香后,他才燃起了战意。

  当年的他,畏惧柳寻香体内蕴藏的力量,从而不敢应战,现在却不同,他有足够的底蕴和底气!推荐阅读sm..s..

  然而眼下,就是这个自己引以为傲的尸魔肉身,不仅无法撼动眼前这个白发青年分毫,自己还被震的喉头一跳甜,体内气血一阵翻涌。

  柳寻香手臂发麻,陈子归内脏受损,谁强孰弱,瞬间见了分晓。

  “吼!!!”

  陈子归压下上涌的血,双眼猩红,将浑身的气血之力汇聚在拳面一点,欲要借助这爆发之力,再将柳寻香震退半步。

  结果,柳寻香依旧站在原地,身形巍然不动。

  “朱雀神朝的肉身神通,在同境界下与我尸魔一族的肉身不相上下,怎么到了这小子身上后,居然比我尸魔一族的还要强悍。”

  白骨渊主人目光闪烁,喃喃道:“看来,这小子身上还有不少秘密呢.....”

  陈子归见气血之力无法震退他,便想要抽身,结果发现,他的拳头被攒在柳寻香手中,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将其抽出。

  原来,柳寻香猜到了他的想法,变拳为掌,将他的拳头禁锢在了自己掌心,使得他右手失去了行动力,如折损一臂。

  陈子归肉身修为都不差,但论战斗经验,他确实拍马都追不上柳寻香。

  这让他心中开始有些慌乱起来,而就在他慌乱的刹那,柳寻香抓住机会,右手隔空一抓,白玉手再次在身后凝聚。

  轰!!!

  白玉手捏的拳头璀璨如明月,在陈子归的瞳孔中不断放大,瞬间便到了他的面前。

  他的右手抽离不开,只有用左手仓促抵挡,然而,这白玉手的力道之大,远超乎他的想象。

  一拳!

  陈子归偌大的尸魔真身被打的连连后退,最后直接跌坐在地。

  修士之间的战斗,除去神通道法,修为法宝,还有心态和经验,陈子归是强者,但他却不懂强者之间的战斗,心中露怯。

  这是斗法中的大忌!

  “吼!!!”

  陈子归爬起来,又是一阵怒吼,狂暴肆虐的气息将四周冲杀的粉碎。

  “再来!”他道。

  原本是要了却因果的一战,眼下看来,却演变成了争夺肉身最强,挽回尊严的一战!

  陈子归要为他尸魔一族正名,证明他尸魔一族的肉身,才是这修真界最强!

  柳寻香双脚没有偏离半分,目中同样战意昂扬,他知道陈子归的想法,所以也不打算再动用神通道法。

  而是以肉身之力与他硬撼,这是他对南明离火身的自信,也是他对尸魔一族的尊重。

  陈子归咬牙鼓动气血之力,身上青筋暴起,原本就狰狞的面容显得更加狰狞,看上去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随着气血之力鼓荡,陈子归体内开始发出阵阵闷雷轰鸣,气血也透过皮肤,在这如战鼓的闷雷轰鸣中,缓缓凝聚成了一尊约摸二百余丈的尸魔虚影。

  那是一个瘦的皮包骨的巨大骷髅!

  骷髅停在陈子归的身后,佝偻着身子的,看上去就像随时要散架一般,但饶是如此,却依旧给人一种几乎窒息的压力。

  “这是.....”柳寻香瞳孔颤抖。

  不知为何,这虚影一出现,他就感觉,似乎这白骨渊上空的天都仿佛被压低了三分,自己心里更像是被压着一块大石头。

  轰不碎,搬不动,压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更为可怕的是,柳寻香发现,这骷髅虚影出现后后,自己的南明离火身似乎被压制下来,就好像身上被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

  无论自己怎么挣脱,都无法挣脱开来。

  白骨渊主人目中带着欣慰,看着那骷髅虚影道:“这是我尸魔一族中,唯有王族尸魔才能施展的神通尸魔祖影。”

  尸魔祖影!

  这是尸魔一族的禁忌神通,就算是王族尸魔中,也只有少数尸魔才能施展出来,跨越界面,通过体内的血脉之力,召唤出远古尸魔一族的祖先虚影。

  这陈子归,竟然还是一只王族尸魔!

  白骨渊主人笑道:“这尸魔祖影,可是当年始祖留下来的,始祖他老人家,那可是超越了神玄境的存在呢。”

  庞大的虚影中,那骷髅的两只眼睛中闪烁这明暗不定的金色火焰,低头注视着面前的柳寻香。

  这目光来自尸魔祖,这位远超神玄境的存在.....

  柳寻香在这目光下,嘴角溢出丝丝血迹,但他仍然死死盯着这骷髅的双眸。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感受到这远超神玄境的存在,虽然他只是虚影,但柳寻香能感觉得到。

  若这虚影复生,恐怕一只手就能毁了整个中州。

  “这就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灵死灭境吗....”柳寻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白骨渊主人目中露出感怀,喃喃道:“始祖的境界早已经达到了死灭境巅峰,只可惜.....还是败了。”

  他最后的四个字说的声音很小,小到柳寻香根本没有听到,因为此刻的他,已经鼓动着灵气,全神贯注的盯着陈子归。

  陈子归在尸魔始祖虚影的加持下,表皮开始呈现出淡淡的黑金色,并伴随有流光氤氲,而且那些骨刺,也由白色开始转向黑色。

  长度也在原有的长度上更拔了一截,看上去比之前更为狰狞。

  “吼!!!”

  陈子归青面獠牙,双眼的黑色瞳孔在眼眶中缩小的只剩绿豆大小,冰冷且诡异。

  “再来!”如刀刃相互剐蹭的声音从他口中吼出。

  那十指上足足有三米长短的指甲挥动着,看上去就像是一柄柄锋利无比的刀刃,令人背脊发凉。

  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戾气,不在去盯着那背后的虚影。

  这尸魔祖虚影带给了他压力,但同时也激发了他的斗志!

  死灭境的传说又如何,现在它已经死了,难道还想凭借着生前留下的血脉虚影来压制自己吗!

  尸魔祖血脉又如何,还不是这天道的奴隶,世间中个头稍大的蝼蚁。

  它,敢向天出手吗!

  “你以为,就你有血脉之力吗?”

  “以先祖的血脉来彰显此刻的荣耀,你将永远走不出它带给你的阴影!”

  “论血脉之力,谁,能比的过我的逆血!”

  “我,只相信属于我自己的血脉之力!”

  柳寻香仰头发出一声怒吼,体内的气血之力顿时如惊涛骇浪,冲击着七经八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