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90章 老怪物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06 13:31: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声音来的突兀,众人皆知一惊。

  扭头看去,只见那些李子树上的李子,不知何时都长出了人脸,鼻子眼睛,口吐人,活灵活现,看上去古怪至极。更新最快s..sm..

  这些李子见到众人发现自己,也不害怕,继续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桀桀,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

  “怕什么,他们总归都是要死的。”

  “就是就是,反正都是要....诶诶诶,你干嘛,你松开我,不然老娘吃了你!”

  却是小魔头见这些李子稀奇,伸手摘下了一枚。

  “吃我啊,嘿嘿,我还想吃你呢!”小魔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看的这李子惊惧不已。

  柳寻香见这李子在小魔头手中挣扎,逃脱不得,便上前问道:“你们可有谁知道这白骨渊里面到底有什么?”

  李子们原本还在叽叽喳喳,闻顿时戛然。

  “怎么办,他在问我们大人的事,我要不要说?”

  “不能说,说了大人会生气的。”

  “闭嘴吧你,你已经把大人出卖了!”

  柳寻香见她们窃窃私语,不急不缓地说道:“你们要是不说,我就让小道友把你们都吃了。”

  小魔头:“你自己咋不吃....”

  有李子道:“那也不能说。”

  又有李子道:“可是这个白头发的要让那小丫头吃了我们啊,这小丫头看上去蛮凶诶!”

  被小魔头捏在手里的李子哇哇叫道:“要吃也是先吃我,你们当然不操心!”

  柳寻香被吵的头疼,道:“谁来说,赶紧的!”

  “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李子支支吾吾,道:“我说,其实再往里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只知道大人住在里面。”

  “大人?”

  众人又是一惊,这白骨渊居然真的有生灵在里面,可为何中州修真界的神玄境大能来这里都未曾发现。

  难道说,这白骨渊里面的这位大人,也是神玄境不成?

  七颂面色有些凝重,问道:“敢问施主可知这位大人,是什么修为?”

  满田的李子顿时又哇哇大叫起来。

  “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说,大人知道了会惩罚我们的。”

  “对对对,大人会惩罚我们的,你们这些人,都是大人选中的食物,桀桀,大人会慢慢吃掉你们的。”

  “大人会替我们报仇的!”

  小魔头也被吵的烦躁,凶巴巴道:“你们不说我现在就先吃了你们!”

  说完,她竟真的将自己手上攒着的一个李子塞到嘴里,咔叱一声,咬了个缺。

  “啊,她真吃我了,要死了要死了,我要死了.....”这李子顿时大叫起来,声音凄惨的紧。

  柳寻香听得眉头紧促。

  这些李子虽然都各个怪异,如活人一般,但却不会什么神通,没有威胁,想来应该是被白骨渊里面的生灵种在这里看守这些人头瓜。

  保证瓜里的怨灵能够正常孕育出生的。

  “你们在唧唧歪歪,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遍地的瓜田。”柳寻香打了个响指,掌心顿时涌现出一簇青色火焰。

  南明离火的幼年形态!

  青色火焰出现,便烧得

  周边空气噼啪作响,距离他最近的李子树树叶也开始泛黄微卷,体内的水分隐隐开始被蒸发。

  这颗树上的李子们急忙大叫,她们感觉的到,这白头发手中焰火的恐怖。

  “不能烧啊,烧了大人不会饶了我们的。”

  终于,有李子坚持不住,开口说道:“大人是什么本事我们也不清楚,我们都是被大人种在这里替他看着怨灵们的。

  而且只有怨灵出世的时候大人才会来看上一眼,平日里他都不怎么来这,所以我们跟他见的少,知道的不多。”

  “是的,是的。”小魔头手中被咬了个缺的李子也急忙道:“我们就是瓜农,对,就是瓜农。”

  “……”

  柳寻香揉揉眉心,要不是有话要问它们,他简直想一把火把这里烧个干净。

  苏炤灵听的李子们自称瓜农,问道:“既然你们是看瓜的,那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这同伴现在到底怎么回事,该怎么救他?”

  她指着地上躺着的陆北仓问道。

  这陆北仓被人头瓜里面的怨灵侵噬,七颂和柳寻香出手也只是暂时压制住罢了。

  李子们又支支吾吾。

  苏炤灵看了眼柳寻香,柳寻香会意,右手一挥,一颗人头瓜顿时被青色火焰附着上身,眨眼间便烧做一堆飞灰。

  “!!!”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的其他李子纷纷侧目,眼中露出恐惧。

  “快说,再不说,全给你们烧了。”萧末晚唤出一道红绫,直接将一个人头瓜的蔓藤连根拔起,悬挂在柳寻香掌心的火焰上。

  李子们惊恐不已,哇哇怪叫!

  “几位年轻人,做事....不要这么冲动。”

  只见距离柳寻香最近的一颗李子树的树干上,逐渐浮现出一张面孔,这面孔模样苍老,木纹勾勒,恰好组成了他的眉毛须发。

  面孔看着众人,道:“它们不过是些困在这里的残灵,借宿在李子里,说起来,也都是可怜人。”

  萧末晚等人被这突然出现的面孔吓得后退两步,柳寻香亦面色凝重,眼中惊疑不定。

  这树干离自己这么近,自己都没发现它是活的,万一它突然袭击自己,恐怕自己就算不被击杀,也难免会受重伤。

  这白骨渊,当真是处处透着诡异!

  “你又是谁?”柳寻香问道。

  树干上的人脸挪动着眼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颇有些感叹道:“老朽在这活了十万八千年,没想到,十万八千年后,还能看到他的弟子,有趣。”

  十万八千年!

  七颂等人听得心中翻起了淘天巨浪,就是神玄境老怪,最多最多也就只能活十万年而已,这么说,岂不是说这老树精,比神玄境大能活的还要长!

  不过柳寻香却没在意这个,他的重点放在了这老树精口中的那个“他”身上。

  这老树精说自己是“他”的弟子,那这个“他”又是谁?

  柳寻香道:“前辈,敢问,您口中的那个他,是谁?”

  老树精呵呵笑了两声,道:“十万八千年前,老朽刚刚出生,那时候见过他一面,他是老朽见过的,这十万八千年来最强大之人,而你的身上,有他的影子。”

  七颂等人目光诧异。

  这东域少主,背后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能让一个活了十万八千年的老怪物都称赞强大的人,那该是什么修为,难道是....

  殊不知,这一刻的柳寻香心中同样诧异,自己有没有师尊自己最清楚。

  可师尊音天座也不过蕴象境,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比神玄境活的还久的老怪称为强大,而且十万八千年前,音天座都没有出生。

  “难道是.....”柳寻香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抹红影。

  当初神秘灰雾入体后,他在神秘灰雾中见过那位红衣前辈,后来他根据红衣前辈挥手造星的画面顿悟出了神通一剑隔世。

  要说自己身上有影子,而且强大,那就只有这位红衣前辈了。

  没想到这老李树,居然见过红衣前辈!

  柳寻香心中羡慕的同时,也更为震惊,十万八千年前红衣前辈都这么强,那如今,他又该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前辈,那敢问,他,最后去了哪?”柳寻香恭敬道。

  老树精思忖片刻,语气叹息道:“他岂是我这种蝼蚁能知道的.....罢了,看在他的份上,你们赶紧走吧,这白骨渊,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见这老树精没什么恶意,萧末晚道:“老前辈,那你能让我们离开的时候都成为换胎境吗?”

  “......”

  修为还能这么得来的吗?

  老树精一愣,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要修为的小辈,不觉哑然,道:“你们是要来晋升换胎境的....哦,呵呵,难怪,老朽年纪大了,忘了白骨渊里面的东西,既然这样,看在他的面子上,你们进去吧。”

  “真的?”众人一喜,苏炤灵道:“那前辈可不可以救我们同伴一命,他被人头瓜里的怨灵侵蚀了。”

  老树精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陆北仓,嗯了一声,而后从地下伸出一条手臂粗细的根茎,在陆北仓额间一点,顿时将寄宿在他身上的怨灵吸走。

  “完事之后,你们速速离去,莫要停留。”

  众人大喜,共行礼道:“多谢前辈。”

  老树精缓缓闭上眼,树木重新恢复原本的样子,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

  那些李子道:“既然老祖宗都说话了,你们就顺着这条路,一直往里面走就可以了。”

  “多谢诸位施主!”七颂带头称谢,而后几人扶着已经转醒的陆北仓,准备往里去。

  刚走几步,苏炤灵转头,见柳寻香还停在原地,问道:“小柳子,你还不走?”

  柳寻香闻,冲她诡异一笑,而后翻手催动灵焰,打向瓜田。

  青色的焰火将瓜田烧做一片火海,李子们惊怒道:“你要做什么!”

  七颂等人也是色变,大喊道:“柳施主,你这样会害死大家的!”

  柳寻香充耳不闻,双手灵气鼓荡,青色火焰化作数道铁链,在火海中来回穿梭,每穿梭一次,就将数百个人头瓜砸的粉碎。

  里面的怨灵亦被灵焰焚烧,发出阵阵哀嚎!

  轰隆隆……

  一阵如闷雷般的声音从地下滚滚而来,震的七颂等人东倒西歪,紧接着,一根根水桶粗细的树根从地下破出。

  “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