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82章 轮回之门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29 14:5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不走!”萧末晚从金灿灿的竹竿上跳下来,道:“我不走,柳少主,你修为比晚儿高,逃出去的把握更大一……”

  柳寻香抬手一道禁制打在萧末晚身上,萧末晚顿时全身僵硬,动弹不得,他道:“和尚,快!”

  七颂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抬手一道金光将萧末晚重新扶到竹子上,道:“那小僧告辞了。”

  小魔头道:“白头发的,你真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她还有些不舍,至于究竟是不舍柳寻香去送死,还是不舍他这颗脑袋要便宜给那帮怨灵,就没人知晓了。

  萧末晚想要挣脱束缚,但柳寻香的修为远超于她,一时半会根本挣脱不开,只能任由足下的竹子带着自己向着传送阵方向而去。

  看着萧末晚被七颂带走,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欣慰,当年在东域王盘山悬崖下,她救了自己一命,所以这次,无论如何,自己也要保她平安。

  柳寻香收回目光,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陆北仓所在的方向飞去。

  “小柳子!”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一处废墟后传来。

  柳寻香闻,心中一震,立刻停下身子,有些不确定的喊道:“苏炤灵?”

  “是我。”废墟后,一名白衣女子踉跄着步子走了出来。

  正是苏炤灵,她那一身白衣依旧如往日般圣洁干净,只是那双如星光的眸子中,却蕴着藏不住的疲惫。

  “你……你没事真的太好了。”苏炤灵道。

  柳寻香急忙上前扶住她,见她面色苍白,气血虚弱,急忙翻手拿出两枚丹药给她服下。

  “你被怨灵袭击了。”柳寻香目光凝重。

  苏炤灵点点头,看了眼陆北仓在的方向,道:“我有办法制服这些怨灵。”

  “什么办法?”

  原本他乡遇故知,应当是场不眠不休的叙旧,可眼下二人谁也没心思。

  因为紧随苏炤灵身后,一头头怨灵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转头朝着这边冲杀上来,二人都来不及多说。

  “这里都是怨灵,你赶快走。”二人竟异口同声,同时说道。

  “.....”

  苏炤灵面色一白,顾不得这份羞涩,道:“你快走!”

  一段时间没见,如今的苏炤灵也从化丹境成功晋升到了蜕灵中期,修为可谓算得上是神速,只不过眼下,资质代表不了什么。

  能活下去才算本事!

  柳寻香知道眼下不是争论的时候,眼看尾随而来怨灵奔杀到眼前,陡然出手,念劫剑自储物戒指而出,发出阵阵鬼哭之声。

  他将苏炤灵户外身后,反手提剑斩下,剑光闪烁,白芒之后,怨灵哀嚎着化作一团团溃散的黑雾,散落在四处。

  “告诉我方法!”柳寻香问道。

  苏炤灵咳血,道:“轮回之门,用蕴藏着生与死两种大道的神通,融合创造出轮回之门,可以使得这些黑雾彻底消失!”

  “我在布置轮回阵法,但这些怨灵似乎察觉到了威胁,开始盯着我不放,你赶紧走,再晚就来不及了。”苏炤灵催促道。

  生与死,轮回之门……

  柳寻香眼中一亮,转身将苏炤灵用禁制封住,而后手中法诀变幻,幻化出一双由禁制组成的飞禽,飞禽扑腾两下翅膀后,脑袋一拱,将苏炤灵抬道自己背上。

  苏炤灵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一时不察,被他封住后不仅全身动弹不得,急忙道:“你这是干吗!”

  “抱歉,苏丫头,出去以后好好照顾自己,你回东域后若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我的两位师兄,就说是我让你去的,他们一定会帮你的。”

  苏炤灵顿时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急忙道:“小柳子,你别乱来,轮回之门必须要用生死两种神通才能……”

  她突然记起,在东域宋国时,柳寻香的神通劫动,是了,他也掌握着生死道义。

  “不行,不能这样,陆北仓扛不住多久,我可以留下来帮你,不然你一个人很难完成。”

  柳寻香飒然一笑,道:“那你刚才怎么不让我留下来帮你?”

  苏炤灵辩驳道:“我忘了你会生死逆转。”

  柳寻香却根本不听,手中再次捏诀,道:“轮回之门成功,怨灵就会全部被吸引过来,若是我留下来帮你,就会被怨灵嫉恨,你不想我送死。”

  “可我,又何曾想让你去送死呢?”

  苏炤灵怔怔,不知如何作答。

  柳寻香说的,都是事实,这些怨灵,是有意识的,就像刚才,它们发现自己对它们有威胁,立刻就追杀自己,不死不休。

  柳寻香笑了笑,将手诀打入飞禽体内,道:“和尚,带她一起出去,把她送回东域!”

  “柳寻香!你不准这么做,你这样我会恨你一辈子的!”苏炤灵挣脱不开,只能瞪着他。

  柳寻香摇摇头,在苏炤灵愤怒的目光中,催动灵气,飞禽向着传送阵方向飞去。

  “柳寻香,你放开我啊!我真的会恨你的!”

  柳寻香目送飞禽远去,喃喃道:“没想到到头来,最让我信任的,还是你这黑心和尚。”

  他苦笑两声,而后面容一冷,眼中闪过一抹戾色,纵身跃向高空,双手挥舞间,三大禁制齐出,将后方冲杀而来的怨灵全部封印。

  仅仅刹那,天空上便出现了不下百个红色,青色,灰色的小囚笼,这些小囚笼挂在天空上,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个小灯笼,煞是好看。

  随着柳寻香的加入,陆北仓那边的怨灵似乎也察觉到了这边,开始分出一股扑杀过来,但饶是如此,陆北仓那边依旧被怨灵黑雾包裹的看不到身影。

  “陆北仓,你还活着吗!”柳寻香手指在虚空轻点,一道道禁制如蝴蝶般从他手中飞舞而出,但这些怨灵数量太多,他根本靠近不了陆北仓。

  所以他只能靠喊,至于陆北仓能不能听到,就是两说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小灯笼挂在天上,柳寻香的身影也渐渐被黑雾包裹,消失在天空之中。

  “柳少主!”萧末晚回头看着远处天空的庞大黑雾,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莫名难受,他明明可以自己逃的.....

  突然,她看见后方远远的有一只飞禽正振翅尾随而来,那飞禽上,似乎还有一名白衣女子。

  ……

  黑雾中,柳寻香咬破舌尖,将精血喷在猩红禁制上,双手掐诀,将磨盘大小的禁制托在上空,抵御住怨灵冲杀。

  “陆北仓,你还活着没!”柳寻香依旧没放弃,继续喊道。

  周围除去怨灵的尖叫哀嚎外,依旧听不到任何声音。

  “陆北仓!!!”

  柳寻香咬牙,他不得不喊,若是陆北仓死了,他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抗太久,这样的话,恐怕这轮回之门根本无法建成。

  柳寻香仰头嘶吼,体内的两生花在丹田处疯狂转动,一股股手指粗细的灵气开始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在经脉中肆意驰骋。

  朱雀纹身顿时浮现在皮肤之上,青色灵焰从毛孔中迸发,将企图偷袭的怨灵烧得吱吱乱叫。

  “柳萝卜,你烧到我了!”

  周围的怨灵被青色灵焰烧了一圈,黑雾稍稍变薄了些,一道声音终于穿透进来,传到了柳寻香耳中。

  是陆北仓,他还没死!

  柳寻香浑身笼罩在灵焰中,挥手朝着声音出来的方向甩出一团火焰。

  紧接着,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浑身破烂,面容狼狈的钻了过来。

  “嘿,没想到,你还挺讲义气?”陆北仓嘴角挂着血迹,但神情依旧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柳寻香撑开灵焰,将灵焰组成一个圆形的球状物,将他和自己包裹在内,道:“你也不错,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乘机恢复些伤势和灵气,不然,等我扛不住的时候,你我两个就都得死在这。”

  这件事若是换做东域的修士,那就是宁愿同归于尽,也不可能出头替别人挡死,陆北仓这一刻的做法和为人,让他有些佩服。

  陆北仓如今脸上身上,尽是伤口。

  闻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翻手倒出两瓶丹药,将其中一瓶扔个他,道::“这是我们陆家最好的疗伤丹药,给你用是不想你死的太快,毕竟你我二人之间的架还没打出个胜负呢。”

  柳寻香接过丹瓶,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只觉体内修灵似有转醒的意识,心中暗道一声好丹药。

  他的修灵古怪,就算是如三千万的业火红莲果都吸引不了他,所以能吸引他的,价值都是无可估量的。

  陆北仓服下丹药,道:“你们这些人,可真不要脸,本少爷在这累死累活,你们倒好,一个个只顾着逃命,让个女子去收拾烂摊子。”

  柳寻香咬牙撑着灵焰罩,外面的怨灵疯了般悍不畏死的撞击着灵焰光幕。

  闻顿时明白,原来这陆北仓肯出来吸引怨灵,就是为了让苏炤灵能够去布置轮回之门,好彻底磨灭这十万怨灵。

  他道:“我把苏炤灵送走了,接下来的轮回之门,我来布置。”

  陆北仓脸上一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炤灵没事就好,就冲这个,你这个朋友,本少爷交定了,以后.....”

  嘣嘣嘣!

  陆北仓话音未落,远处便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不过二人外面都是黑雾怨灵,根本看不到情况。

  陆北仓问道:“怎么回事?”

  柳寻香摇头,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愣,道:“传送阵?”

  陆北仓猛然起身,顾不得调理自身伤势,面色凝重道:“打穿黑雾。”

  “好!”柳寻香也不迟疑,双手一招,将灵焰收拢。

  没有了灵焰罩子,怨灵瞬间便冲杀进来,但好在陆北仓抓住机会止住了伤势恶化。

  眼下战力虽然没有重回巅峰,但还能对付一些,只见他挥舞间,一道道雷霆充斥在黑雾之中,清理出一片空地。

  柳寻香同样没有闲着,朱雀印迸发,巴掌大小的朱雀张嘴便将上百头怨灵直接吞食在腹中。

  二人各显神通,毫不留手,顷刻间就将黑雾打穿一条路,化作流光遁出。

  结果刚出来,就看到面前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自地面升起。

  那方向,正是传送阵。

  陆北仓咳出两口血,目光惊疑不定,喃喃道:“出什么事了?”

  柳寻香眉头紧蹙,道:“应该是传送阵被毁了.....”

  “.....”

  陆北仓气的脸上通红,骂道:“娘蛋,一定是大和尚他们,本少爷在这替他们挡住怨灵,他们倒好,临走前还不忘坑本少爷一把,娘蛋的,等本少爷出去后,一定要去把两禅寺的庙顶掀了不可!”首发..m..

  柳寻香在旁边不咸不淡道:“前提是我们都能活着出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