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52章 杂役院的传奇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正式以吴大牛的身份进了火云宗。

  “这是子规院,这间房的修士以后便是你要伺候的主子,平日里你需伺候好,将院子打扫干净,记住,手脚放干净点。”

  “火云宗不是游家。”一名面黄肌瘦,死气沉沉的老妪对着柳寻说道。

  老妪是杂役院的管事,手底下管着如柳寻香这样的百来号人,据说是在火云宗干了大半辈子,如今年迈,火云宗感念她没功劳也有苦劳,便给了她这么个负责调排杂役伺候修士的闲活儿。

  刚开始的话柳寻香还没决的,唯独最后一句,,这手脚干净点,明显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看来火云宗已经查到了他逃出游家的事实。

  不过这些已经与他没什么关系,柳寻香也懒得再深究打探。

  老妪简单交代了几句,便把他扔在那自己离开了,也不管他听懂没听懂,柳寻香见院中似乎无人,自己也就闲逛起来。

  子规院里住的自然是识海有修灵的修士,至于具体是谁,那老妪没说,柳寻香也没问。

  子规院不大,只有两间房,一间是此院修士的房间,一间便是厨房,这厨房就是柳寻香今后在子规院要待的地方。

  他踏步进去,厨房不大,但锅碗瓢盆茶盐酱醋应有竟有,再往里面,只见这本就不大的厨房中间还被一块深蓝色的厚棉布隔成了两部分。

  柳寻香犹豫了一下,上前伸手挑开棉布,棉布后面,放着一张只有膝盖高,一人宽的木板小床,旁边外加两个小柜子用来搁置衣物杂物。

  这摆设可以说的上是相当简陋了。

  “看来这里就是自己以后的房间了。”柳寻香暗自叹息一声。

  不过对比之前的柴房,以及当修士时露宿山林,这环境已经好很多了。

  而且他刚刚进来时还发现,这厚棉布对着厨房的一面已经是布满油烟油渍,表面的蓝色布料已经开始发黑泛硬。

  但里面对着自己床铺的这面却相对较好。

  油烟透不过棉布,这倒是让他多少有些安慰。更新最快s..sm..

  简单收拾一下后,柳寻香便出了厨房,身为杂役弟子,那是要伺候自己主子的衣食住行,所以他准备去看看这间院子的主人回来没。

  顺便问问他平日里喜欢吃什么口味。

  不过当他刚走出厨房后,整个人却是愣了一下。

  从外面走进小院的,正是茶茶。

  “你就是子规院的修士?”柳寻香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茶茶见到他倒很是开心,点点头说道:“对啊,是我特意把你要过来的,我之前看了下,这边虽然住的也不怎么样,但总归是好过同那些没有修士要的杂役弟子们睡大炕,吃大锅饭要来的舒服些。”

  并不是所有杂役弟子都能运气那么好分到去伺候修士,那么没分到修士的,就只能十几二十几个人同住一间屋子,睡大炕。

  吃的自然也是大锅饭,做什么吃什么,可以说是住不好,吃不好,干的活还多。

  相比他们,这些被分到伺候修士的杂役弟子则要幸福许多,他们不用同十几个人一起挤大炕,也不担心整天有干不完的活儿。

  而且平日里吃的也

  都是与修士相同的饭菜,若是运气好,再遇到个心善的主子,更能得些丹药符箓,就算自己不用,也能私底下换些酒肉。

  日子快活的多。

  所以能被分到修士的杂役弟子,在其余杂役弟子眼中,那就是走大运,是需要羡慕嫉妒的。

  茶茶身份特殊,在火云宗有着一个不小的靠山,所以作为新晋弟子,分到独立的院子,而且还能要到柳寻香来自己院子里做杂役并不奇怪。

  柳寻香想清楚了这些后,沉默片刻,问道:“你平日喜欢吃什么。”顿了顿,又接了一句:“我没做过饭,所以我只能慢慢学。”

  身为杂役弟子,是要给自己的主子做饭的,如果连做饭都做不好,或者主子不喜欢,是可以随时换杂役的。

  柳寻香不想骗她,便实话实说了。

  茶茶一双大眼睛弯成月牙状,说道:“嗯....没关系的,你会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

  柳寻香看了她一眼,转身去了杂役院。

  他们每个院子里的杂役每天是要去杂役院签字,然后才能领取每天的食材,他进了杂役院,一眼便寻到了守门登记的杂役弟子。

  是个面黄肌瘦的黄衣青年。

  “师兄,我来登记领取食材的。”

  黄衣青年将腿翘在桌子上,人靠在宽大的椅上,仰头闭目,哼着小曲,两张眼皮子上还各放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灵石。

  闻动也不动,只是将手指放在大椅的扶手上不停的有规律的敲动着。

  柳寻香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又开口说道:“师兄,我是新来的杂役弟子,还未曾有丹药符箓,还请师兄给个方便,后面一定补上。”

  这黄衣青年的手突然一滞,但很快又恢复常态,而且这次他不仅手在继续敲动,就连翘着的脚尖也开始跟着画圈。

  柳寻香双眼微眯,恭身抱拳说道:“还请这位师兄给师弟指条明路。”

  这黄衣男子仿佛就是在等他这句话,闻一把接住两眼皮上的灵石,坐起身子打量着柳寻香。

  “啧啧啧,这位新来的师弟你很上道啊。”

  “师兄过誉了。”柳寻香给足了姿态。

  这种能在杂役院做上管事的人,最是享受别人的奉承,所以当他看到青年没睡着,却又直接选择无视他的话时,便猜到了这黄衣青年是想干什么。

  “师弟也谦虚了,这样,师兄这里是可以借给你的,但是你得给师兄打个欠条,念在你是新来的,师兄也不欺负你。”

  “原本是五粒灵气丹的拜见礼,师兄我现在只收你三粒,等到下个月发放灵丹时你再还给师兄我就行,如何?”

  黄衣青年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说起话来轻车熟路。

  柳寻香看着这黄衣青年的模样,心中暗道一声狠,杂役弟子每个月都能领取一粒灵气丹,伺候修士的运气好,一个月能有两粒。

  这黄衣青年张口就是三粒,不可谓不贪,不可谓不狠,而且所谓借他的灵气丹,依旧还是要上供给他的。

  说白了就是他不用掏一点成本,就能在自己这哐走一张三粒灵气丹的欠条。

  这买卖做的精绝啊!

  柳寻香思忖片刻,知道今日若是不签这欠条,此人定不会让自己拿到食材,如今人在屋檐下,自己的修为还没恢复,不亦与人发生冲突。

  只好回道:“一切但凭师兄安排。”

  黄衣青年大喜,他已经用这种法子敲了不少新弟子,屡试不爽。

  “好,那你登记吧,别忘了下个月的灵气丹发放时间,错过了可就没了。”黄衣青年“好心”提醒他。

  柳寻香签好欠条,然后在登记簿上写下了子规院吴大牛六个字,黄衣青年在见他写到子规院时,就开始上下打量了他。

  “你就是那个吴大牛?”

  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晦涩,表面依旧不动声色道:“正是。”

  “原来是师兄啊,当真闻名不如见面。”黄衣青年面色陡变,一脸春风化雨般的微笑道:“难怪我见师兄的第一眼就觉得师兄气质非凡,绝非池中之物,知世故而不世故,师兄这一身好本事可真是让师弟好生羡慕啊。”

  柳寻香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不知这黄衣青年为何突然对自己如此态度大变,心中有些警惕。

  黄衣青年则依旧自顾自夸赞道:“师兄好福气,你与那子规院修士之事,在我们杂役院都传开了,不管是山门处的红颜救英雄,还是进来后直接点名将你要去她那里,那每一桩都是美谈,都是我们杂役弟子们需要学习的榜样啊。”

  柳寻香见他眼中羡慕不似作假,但看他这幅样子,又有些摸不清他到底想干嘛,便转身准备进去拿食材,不想与他多做纠缠。

  结果刚转身,他的衣袖便被人拽住。

  “???”柳寻香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欠条他也打了,登记也登了,这黄衣青年难道还想找事不成!

  “还请吴师兄能教教我!”这名黄衣青年并没注意柳寻香的表情,握着他的手说道。

  与此同时,柳寻香的手心平白多了一个光滑冰凉的物件,只有巴掌大小,圆润非常。

  丹瓶!

  杂役弟子最好的待遇就是也能领取丹药,此人能做为杂役院负责登记的弟子,平日里自然是少不得一些人给他上供。

  所以一瓶丹药他自然是拿得出手,可他塞给自己丹药是何意?

  柳寻香顿时了然,不动声色的将丹瓶收好,他现在急需灵气,这些灵气丹虽然质地不行,但聊胜于无。

  “师兄这是何意,我可是还欠着你的灵丹呢。”柳寻香说道。

  这黄衣青年眼中一亮,道:“师兄你又说笑了,你什么时候欠我丹药,你记错了,一定记错了,根本不欠的。”

  柳寻香听得他说,眼睛便挪在了自己刚签的欠条上,那黄衣青年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顿时伸手将那欠条不着痕迹的撕个粉碎,口中还重复着记错了,不签云云。

  柳寻香收回目光,拍了拍黄衣青年的肩膀,小声说道:“孺子可教。”

  而后便径直转身进去挑选食材。

  那黄衣青年回味着他刚刚这句话,呢喃道:“高手,实在是高手,难怪能把那女修士哄得这般为他神魂颠倒,我若是得了他这门手艺,还用的着守着这一帮子下贱玩意坑几粒丹药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