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51章 杂役弟子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火云宗是这方圆数百里内唯一的修真宗门。

  唯一这个词,代表着特殊,没有选择,但也涵盖着强大的意思。

  至少现实是除去它之外,周围存活不下来,也无法存活下第二个修真宗门。

  所以火云宗在周围凡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他们来拜山门,那都是抱着尊崇,敬仰与无比神圣的心情而来的,可眼下,这个粗布褂子的青年却说自己来此不是参加考核弟子的,这算什么?

  侮辱,戏耍亦或是故意哗众取宠.......

  但不管是那种原因,在柳寻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得罪人了。

  而且还是得罪了很多人!

  那黑胖小子便是被得罪的人中叫嚣的最凶的一个,之前因为茶茶对柳寻香的关心就已经让他嫉妒,如今此人又敢如此羞辱火云宗。

  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放肆,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对仙人无礼,还不跪下磕头道歉,滚出火云宗!”

  黑胖小子显然在这群凡人面前有些威望,他一开口,其余人便也都大着胆子跟着叫嚣,语也无外乎让柳寻香跪下,道歉,滚出火云宗之类……

  群情激奋,众怒难平。

  三名火云宗弟子中那名年轻修士也被带动了情绪,上前一步阴沉着脸说道:“小子,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年轻修士一出,黑胖小子等人便消停了,而且还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将场中的圈子让开,他们看出了局势不妙,担心一个不小心被误伤。

  唯有茶茶一人选择挡在了柳寻香面前。

  “你这个人是不是疯了,还不赶紧跟仙人们道歉然后排队去。”

  柳寻香一愣,这突如其来的紧张氛围弄得他有些莫名其妙,可自己也没说错话啊,他的确不是来参加弟子考核的……

  “小子,我在问你话呢,我让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那名火云宗的青年似乎真的动怒了。

  茶茶见他不说话,只好代他主动跟这青年解释道:“上仙,不是这样的,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太紧张了,你就原谅他,别跟他计较了。”

  这青年弟子眉头一皱,他堂堂引气三层的修士,何时轮得到一个凡人在自己面前教自己怎么做。

  只见这青年弟子右手打了个响指,掌心顿时噗嗤一声冒出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最低阶的修士神通,掌心火。

  这种神通在柳寻香看来有些像街头戏法,但对于这群来拜山门的凡人来说,却是无上神威。

  这青年弟子不在多说,右手一挥,掌心火顿时拖着焰尾直直冲向柳寻香和茶茶二人,这样子,竟是打算将二人一起焚个干净。

  这就是修士,凡人在他们眼中就是蝼蚁,随时可杀,想杀就杀!

  柳寻香眸子深处泛着寒芒,正准备将茶茶推开时,又一道火焰拖着焰尾从一旁横截而来。

  两团火焰在空中相撞,化作无数零星火雨溅落四散。

  “师妹!”火云宗青年将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女子。

  这是火云宗三名接引弟子中唯一的一名女弟子,刚才便是她用同样的掌心火截下了青年的杀招。

  “木云师兄,这女娃娃你可伤不得,她哥哥可是玖常师兄。”女子不咸不淡的说道。

  她口的女娃娃,显然是指茶茶了。

  这青年在听到玖常二字时,面色变得有些难堪起来,似乎这个名字曾经给他带来过很是不好的回忆。

  这青年冷哼一声,拂袖转身重新回到原位,看样子是不在打算插手此事。

  柳寻香将二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颇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面前这个姑娘,居然在火云宗还有不小的靠山。

  这女子走了过来,摸了摸茶茶的脑袋,说道:“你是叫茶茶对吧,我叫落云,是你哥哥的同门师妹,你也可以喊我一声师姐,你也不用害怕,师姐想问问你,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这名叫落云的女子说话时看都懒得看柳寻香一眼,目光全放在茶茶身上。

  茶茶见这落云对自己没什么恶意,便脆生生的说道:“他跟我一个村子,我们是一起上来拜山门的。”

  女子哑然,她原本见茶茶这般护着,还以为二人是有什么更深的关系,现在想来,应当是这青年在村子里时用花巧语夺了茶茶欢心。

  所以茶茶才会出面替他说话。

  “好吧,我们不会为难他的。”落云难得看了眼柳寻香,一改对茶茶的温和,冷淡道:“看在茶茶的面子上,不与你追究,自己去排队。”

  这等待遇,得罪了火云宗的仙人,既然还能参加考核,其余在旁的凡人眼中无一不是嫉妒。

  “这本该都是属于我的!”黑胖小子咬牙,眼中闪过一抹怨毒。

  柳寻香听的心中清白,茶茶自然是没有这么大面子的,这落云,应当是倾慕茶茶的哥哥玖常,所以才这般讨好这个小姑子。

  落云说完,便作势要牵茶茶,茶茶见她答应让柳寻香继续排队参加考核,便也没抗拒,跟着她走到一旁。

  然而柳寻香却依旧一动不动,说道:“我真不是来参加子弟考核的。”

  同样的话,还带着强调的语气,这次,就连落云的眉头都蹙了起来。首发..m..

  这小子怎得这般不知好歹!

  茶茶也是一脸诧异,她已经完全看不懂这白发青年到底在想什么了。

  只不过这次不等茶茶说话,柳寻香就继续往下说道:“我是来当杂役弟子的。”

  “.........”

  场中一片安静。

  良久,最后还是那名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中年男子开口打破沉寂:“你说你不是来参加弟子考核,是因为你是来当杂役弟子的?”

  “对。”柳寻香斩钉截铁。

  “......”

  之前动手的青年木云只觉心中一股无名火蹭蹭往上冒。

  “妈的,那你刚刚不早说,这年头来当杂役的都这么趾高气昂了吗!”一想到刚刚自己动手,他就觉得这白头发的小子是故意耍自己。

  当然,他也没忘记狠狠瞪那黑胖小子一眼,那眼神里就差没写着“就是你小子他娘的乱带节奏”。

  黑胖小子打了个寒颤,将身子往人群中缩了缩。

  “这年头还有拜山门主动要求做杂役的,真是头一次见,自甘堕落啊。”

  “是吧,这人一旦没有了追求,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还能吃,每次邻近年尾我阿娘都会弄些咸鱼挂着,可好吃了.....”

  “去去去,滚一边去。”

  一群躲的远远的凡

  人议论纷纷,语中的讥讽之意溢于表,尤其是黑胖小子,鄙夷之色最浓,但眼中的妒火也烧的最凶。

  若非柳寻香说话说一半,他又怎会得罪仙人!

  柳寻香没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中年男子说道:“火云宗住的都是仙人,但有些事若是自己亲力亲为,难免会失了身份,所以我觉得你们是需要杂役弟子的。”

  杂役弟子,说白了就是下人,奴仆,得不到修炼法诀,接触不到道法神通,但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混一些灵丹妙药,符文符箓等小玩意儿。

  一般来说,除了修真无望的凡人,但凡有修灵的,都没人会选择在仙门里做杂役。

  “你识海没有修灵?”中年男子问道。

  “对。”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识海内没有修灵。”中年男子问出这句话时,眼中精光闪烁。

  凡人是根本无法得知自己脑袋里到底有没有修灵,可眼下这白发青年却是心知肚明,这一点不得不惹他怀疑。

  “我是从游家逃出来的,他们检查过我的识海,所以我知道,因为我在做杂役时不下心得罪了游家的表小姐林铛,她容我不得,这些仙人一查便知。”柳寻香的话半真半假,让人根本听不出岔子。

  游家表小姐林铛性格乖戾,作为游家的老对头,火云宗自然知晓。

  此处两大修真豪阀,一个是火云宗,一个就是游家,之前一直谋划想吞了游家矿脉的就是火云宗,这也就是为何柳寻香选择火云宗的原因之一。

  中年男子思索片刻,问道:“你叫什么?”

  “吴大牛。”

  中年男子看了他片刻,朗声大笑:“好,你就留在我们火云宗,只要你对我火云宗忠心耿耿,我火云宗势必保你周全。”

  游家的杂役出逃,主动投奔火云宗,此事传出去对游家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事。

  “护法,万一是奸细呢?”木云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中年男子却是瞪了他一眼,然后让所有人继续排队开始检查。

  茶茶因为她哥哥的原因,直接被选中了,当然,也是因为她识海里本就有修灵。

  从得知柳寻香要做杂役时她就一直没说话,如今见场中三人都在忙着检查拜山弟子,无暇注意她们,便凑到柳寻香身边小声劝道:“你不要做杂役弟子,杂役弟子都是怪物,很可怕的。”

  对于这个有危险能够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女,柳寻香多少有些头疼。

  一方面他不想与中州的人有太过密切的交往,一方面也不想因为自己牵连到她,可她又救了自己一命,这种矛盾让柳寻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只能化作一句多谢。

  茶茶见劝他不动,知道他是个犟脾气,所幸也不在劝说。

  在修真宗门内做杂役弟子的,都是性格偏执的疯子,他们渴望成为修士,但却苦于没有修灵,也不敢自己去寻找机缘,更别提有胆量走邪修路子。

  所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杂役弟子的身份上,借助能自由出入宗门的身份来满足自己内心的渴望与虚荣。

  所以茶茶说杂役弟子都是疯子。

  柳寻香很能理解,可在他来看,那些杂役弟子是疯子,可他们又何尝不是可怜人……

  ps:道友们端午节安康啊,记得吃粽子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