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43章 师兄回了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战,大秦胜了。

  但大秦却并没有那般高兴,除了小桃子。

  看着柳寻香摇摇欲坠的步伐,汪时常本想上前搀扶,却最终还是没能迈出那一步。

  最后,柳寻香在众目睽睽之下,孤身一人拖着病躯独自离开了千机台,背影有些孤独和落寞....

  魏都内的酒肆中,柳寻香又坐在那晚的位置上。

  窗外万家灯火,车水马龙,酒肆内人声鼎沸,欢声笑语,但这些不仅没有让他觉得一丝温暖,反而将柳寻香的身影衬的更加孤寂,格格不入。

  世间三千繁华,都不属于他。

  柳寻香倒上一杯酒放在对面,呢喃道:“孟劫师兄,如今的我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你当年的心情,你说的对。

  哪些人没有经历过你我所经历的痛苦,只会站在自己的道德点来指责你我,什么善恶黑白,若是连活下去都成了一种奢望,还谈什么是非。”

  边说着,他边又倒上一杯酒放于对面:“南宫,今日你若是在场,定会上前与我道一声受累吧,也罢,反正我本就是个人人喊打的邪修。

  做事不择手段,手段阴险毒辣,这样才符合我邪修的名头,我能为大秦做的我都做了,只可惜,你不在了....”

  柳寻香放声大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惹得酒肆内众人纷纷侧目,暗道又来一醉酒的疯子。

  “但凡这世间还有一条路可走,我就不会走上逆天改命的邪修之路。”

  柳寻香在笑,只是他的笑中,藏着一抹浓郁到化不开的悲。

  与此同时,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突然从柳寻香身上散发而出,手指粗细的灵气开始自行在经脉内转动。推荐阅读sm..s..

  他丹田处的两生花也缓缓绽放,吐纳着流经全身的灵气,灵气自两生花出,入识海修灵,在由修灵洗涤,重新回归两生花。

  如此几个大周天下来,柳寻香借着酒意,修为直接突破蜕灵中期,达到了蜕灵境后期。

  “柳施主。”

  等到柳寻香从晋升修为的顿悟中回神,一个月白僧袍的年轻僧人和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正站在他面前。

  七颂和陆北仓。

  “恭喜柳施主突破境界,达到蜕灵后期境。”七颂双手合十,率先恭贺。

  “你们来了。”柳寻香有些意外,但还是打着招呼。

  七颂来他能理解,但陆北仓跟过来,他就有些弄不明白了。

  陆北仓却自来熟的狠,二话不说坐在位子上,拿起酒坛子给自己到了一杯,七颂因为不喝酒,所以只是静静的坐在他身边。

  “杀人诛心,柳施主今日在千机台,可算是把狄秋彻底废了。”七颂说道。

  柳寻香摇晃着手中酒杯,说道:“如今这东域都在传,但凡是与我柳某人动手,不是重伤昏迷就是残废晕倒,废了古鸿、韩泽,也不差这一个狄秋。”

  七颂哑然。

  虱子多了不怕咬,说的就是如今的柳寻香。

  “你可知今日你走后出了什么情况?”七颂不在纠结这个问题,问道。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不知。”

  陆北仓自己干喝了两杯酒,将话接过来说道:“你把狄秋废了,狄国失去了对你大秦的挑战资格,

  所以那姓傅的木疙瘩已经离开了东域。

  接下来的比赛他不在参加,然后呢,就是说现在唯一还能跟你打的,就剩下本公子我了,所以你猜猜,本公子今日来是要干嘛的…”

  柳寻香诧异道:“傅映南回洗墨书院了?”

  七颂点点头,说道:“洗墨书院七十二圣人之一的子衿已经将所有洗墨书院的弟子全部带走。”

  “那序列之子名额他们也不要了?”柳寻香问道。

  “不要了,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序列之子名额。”陆北仓说道:“然后呢,宋国对至尊国席位没什么奢望,本公子也没什么兴趣,所以也就一并退了赛,这序列之子的名额,就便宜你了。”

  “柳施主你也不用在装死了。”七颂说道。

  柳寻香装作没听到七颂的话,问道:“意思就是说我可以去中州了?”

  “对啊,你可以去中州了,虽然这次你我二人没有打一场,我退赛,但并不代表我怕你了,姓柳的,放心,本公子,中州等你!”

  陆北仓颇有些豪爽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哐当一声将脑袋砸在了桌上。

  “他....”

  七颂见怪不怪道:“不会饮酒,三杯就倒,死不记性,活该.....”

  柳寻香扶额,哭笑不得…

  “你来这里,也是与我辞行的?”柳寻香问道。

  “对,小僧也该回中州了。”七颂看着窗外,说道:“柳施主,你不属于这里,甚至不属于中州,小僧看不到你路的尽头在哪里,但小僧能感受到,前方的黑暗冰冷与孤寂。”

  七颂双目空洞,听的柳寻香皱眉。

  “和尚,你抽什么风……”

  七颂双眼瞬间重回清明,二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柳施主,那是小僧的佛法,可以略窥人过去未来。”七颂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

  柳寻香顿时双眼一亮,有些来了兴趣。

  七颂见他如此,心中顿时一哆嗦,白日里这柳少主刚抢完别人神通,现在自己就不长记性在他面前显摆,这不是自己作死吗!

  “那…那个,柳施主,我那个,小僧还有要事,就先行一步了,咱们有缘中州…算了,还是不见为好,告辞!”说完,七颂直接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这是七颂与柳寻香认识以来,第一次这般失态,柳寻香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和尚,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纵使前方的路在曲折、在艰辛,我也会一步步走下去的。”

  .......

  当柳寻香回到大秦小苑时,汪时常正跪在他的房门前。

  “汪大人,你怎么在这跪着?”柳寻香问道。

  汪时常眼中似有羞愧,咬牙说道:“今日白天千机台,下官有罪,少主一心为我大秦,我等却心藏龌龊,却不曾想,若是没有少主的心机手段,恐怕我大秦在这次九国盟会就会落得个国破家亡。”

  白日里,大秦赢了,但大秦却并不高兴,原因是因为秦人尚武,民风彪悍淳朴,向来喜欢直来直去。

  而柳寻香在台上逼迫狄秋的手段,在大秦修士眼中,甚至在所有东域修士眼中,那都是不耻的,是要遭到唾骂的。

  所以当柳寻香下比试台

  的那一刻,汪时常犹豫了,所有人都犹豫了,没人上前去搀扶他,搀扶这个为了大秦而满手血腥算计的功臣。

  汪时常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却被柳寻香挥手制止,汪时常看着紧闭的房门,狠狠的磕了一头。

  因为洗墨书院撤走,宋国弃赛,其余国的中州修士全部离开东域,齐国那名遮面女子本想留下来与柳寻香一决胜负,争夺最后序列之子的名额。

  却得知柳寻香是故意装的病重近死,顿时吓的连夜遁走,消失在东域。

  柳寻香的战力,已经稳坐东域年轻一代第一。

  魏国公看着他,眼神颇有些复杂,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将自己弄得死气缠身,连他都被骗了过去,这手段,这心思,让他自己都有些自愧不如。

  “大秦柳少主,我们魏国也弃权,按照九国盟会的规定,这东域的序列之子名额,你当之无愧。”魏国公将一枚玉制令牌递给柳寻香。

  玉牌晶莹剔透,只有果核大小,正面印刻着洗墨书院四个大字,背后则印刻着“十三”。

  序列第十三!

  “多谢。”柳寻香看着玉牌,心中感慨,有了它,就离救活灰鸦又进了一步。

  “如此,九国盟会也算是圆满结束了。”魏国公大有松口气的样子。

  等到柳寻香率众人准备离开魏国时,魏国霸王宗的周浠却拦住了他。

  “周道友这是?”

  周浠看着他体内蓬勃生机和隐隐涌动的灵气,说道:“去了中州,别落了我们东域修士的颜面。”

  柳寻香盯着他的双眼,良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在中州等你们。”

  传送阵光芒闪烁,柳寻香的话响彻在周浠耳边,周浠看着空荡荡的传送阵,眼中战意汹涌:“我会来中州找你的,届时,我定会亲手将你击败!”

  三天后,大秦境内。

  传送阵外,万雄关将士持戟配剑,井然有序,十大骑将纵马而立。

  “大秦的修士们,你们辛苦了。”关内侯流月陵身穿官服,率先上前说道。

  看着一双双羡慕,敬畏的眼神,汪时常等人都觉得有些头重脚轻,飘飘欲仙。

  这种场面,若非有柳寻香,他们这一辈子估计也很难有。

  荣誉,只有胜者才配拥有。

  “你辛苦了,将主在大殿等你。”流月陵说道。

  柳寻香点点头,径直去了杀神殿。

  大殿一如既往的冰冷,白刑天一袭白衣,脸上依旧是那副如沐春风的笑容。

  “回来了,这次九国盟会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为大秦做的,我都看在眼中,至于有些东西,也该让他们知道,在修真界,光有修为并不够,实力只是你与人谈判的筹码,手段才是你能博得利益多少的关键。”

  “而你,很不错。”白刑天毫不保留称赞道。

  “不过是些活下来的伎俩罢了,我拿到了序列之子,什么时候可以去中州?”柳寻香问道。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将灵气注入玉牌,洗墨书院那边自会开启接引门,就可以把你直接接引到中州,不过在你决定去之前,有个人想见见你。”

  “谁?”

  “梨园,黑衣书生孟前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