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37章 担当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送我回大秦小苑。”柳寻香面如金纸,强撑着力气说道。

  上一次他跟七颂对战,二人都只是相互试探,并没有像这次这般动真格,今日二人再战,却都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不过相比七颂,柳寻香心中倒是高兴的,毕竟这七颂虽强,但却还不足以逼他施展无瞳真身,如此一来,他对自己的实力也算是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接下来的比赛柳寻香已经没精力在看,大秦没有援手,全靠他一个蜕灵境支撑,所以他必须咋抓紧一切时间来恢复自己的实力和修为。

  否则明日的对战,大秦将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

  苏炤灵不敢耽搁,急忙与汪时常二人将他扶走,陆北仓本来要跟去,奈何下一场就是他与狄国修士的斗法,宋玄死活劝说才将他拦住。

  看着苏炤灵扶着柳寻香离去的背影,陆北仓气没地方撒,瞅着宋玄鼻子就是一拳……

  刚出千机台,柳寻香便忍不住哇的喷出一口血来,而后双眼一黑,晕倒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来时,人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上,在他身旁,苏炤灵正靠着床榻小憩。

  柳寻香本想动一动身子,奈何牵扯住了伤口,疼得倒抽冷气,这也将苏炤灵惊醒。

  “你醒了,好点没?”

  柳寻香苦笑一声,说道:“好多了,原本以为那碎嘴和尚是个花架子,没想到他还有两下子,这中州的神通道法果然比我们东域的要昌盛许多。”

  苏炤灵看他这样,蹙眉道:“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那七颂可不是一般的中州修士,两禅寺可是和洗墨书院齐名的大势力,他们的佛子岂是那么好对付,也就你跟个憨憨是的把他当花架子。”

  柳寻香讪笑两声,不敢反驳,只好转移话题问道:“现在什么时辰,比试进行到了第几场?”

  “你都这样了还关心什么比试,虽然你用神通挡住了七颂的神通法相,但依旧被震伤了内脏,经脉也有多处受损。

  想来应该是你不顾代价催动灵气的后果,我看接下来的比试,你还是打消了这份心吧,反正这次你们大秦不会是最末,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跌出四大至尊国,倒也算不得多坏的事。”

  苏炤灵一把将柳寻香按回床上躺着,这架势显然是不准备放他出去。

  “老祖,老祖,你没事吧。”门外突然传来小桃子的喊声。

  随后房门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只见小桃子等人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结果却刚好看到苏炤灵按着柳寻香,场面一时间有些安静。

  “这个...我们是不是先出去比较好?”南宫颠弱弱的说道。

  “我也觉得。”唐糖跟着点点头,但那双眼睛却依旧怀着无比剧烈的好奇一眨不眨的盯着床沿二人。

  最后还是汪时常跟了过来,才将几人推了出去,只不过小桃子却目光一刻也不离开苏炤灵,毕竟在她心里,柳寻香是她师姐陆莹莹的。

  向来以师姐最忠诚的狗腿自居的她,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替师姐盯紧老祖。

  带到几人出去,柳寻香突然问道:“汪大人,说说今日比试的结果吧。”

  汪时常将四人推出去后自己也垫着脚尖准备悄无声息

  的溜出去,以免打扰到自家少主谈情说爱的好事,结果被柳寻香一喊,顿时吓的一激灵。

  见自己逃不掉,汪时常只好硬着头皮冲苏炤灵讪笑两声,苏炤灵会意,借去看汤药的由头出了房间。

  等到她离开后,汪时常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今日之战后,应该算是定下了最后一名號国,他们在今天的比试上运气不好,抽到了洗墨书院的傅映南,號国助阵的修士输了,后面应该也无法在继续参战。”

  “洗墨书院的傅映南,我记得你给我提过这个人,说他与七颂、陆北仓并列这次九国盟会中最强的三人,只不过我怎么没多少听过关于他的事,你与我讲讲。”柳寻香问道。

  汪时常组织了下语,说道:“少主您不知道很正常,这个傅映南为人很低调,自从来了九国盟会中,基本上很少露面。

  除了与洗墨书院的同门说说话外,不与任何人接触,但他的名声和实力却在洗墨书院相当响亮,传闻他还是洗墨书院七十二贤者之首子路的胞弟。”

  洗墨书院作为中州超级宗门之一,其宗门除了最强的院长和先生之外,便是七十二贤者,只不过这七十二贤者之位并不是指特定的某一个人。

  而是一种身份,一种地位,更是一种荣耀。

  这历代贤者之首的子路,往往都会是先生衣钵的继承者,实力深不可测,这傅映南身为他的胞弟,恐怕得了子路不少指点。

  柳寻香揉揉眉心颇有些头疼,原本他还不觉得有什么,可这次跟七颂对战后他算是知道了,这中州的果然没一个省油的。

  打了一个七颂,还有一个把自己当情敌的陆北仓,如今又有这么一个贤者胞弟,九国盟会果真比自己想象中的还有困难。

  汪时常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问道:“少主,七颂...大师与您一战也受伤颇重,明日的比试,要不我们就...我想白将主也不会怪罪您。

  毕竟能打败一个来自中州的佛子,对于东域来说,已经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战绩了。”

  汪时常的话苏炤灵刚刚也说过,虽说后面的比试不参加,大秦也不会被处于末位而面临着灭国之危,但自己身为大秦少主,年轻一代中唯一的蜕灵境,若自己就这么放弃,等回到大秦后自己又将如何面对秦国子民呢。

  柳寻香只觉头疼欲裂,便摆摆手让汪时常出去,自己则躺在床上发起呆来。

  就在柳寻香纠结这明日是否还要参战时,另一边,韩泽,狄秋等人已经全部聚在了古鸿的房间里,古鸿经过两日的疗养,已经转醒。

  只不过他受伤颇重,如今还下不得床。

  “正是天助我也,没想到这柳寻香居然抽到了魏国,最后与七颂斗了个两败俱伤,如此一来,这接下来的比试,可就跟他大秦没关系了,这就是报应,报应!”古鸿面色涨的通红,情绪异常高亢。手机端sm..

  他输在了柳寻香手中,对他而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韩泽扇动折扇,说道:“是啊,如今九国之中,號国沦为末位,柳寻香受重伤无法参赛,而我们七国则依旧保存着实力,根本没有动摇根本,着实有趣啊,狄秋殿下,你们狄国这次终于不担心成为垫背的了。”

  狄秋拿着锉

  刀捣鼓着自己的指甲,笑道:“韩泽小王爷说的是,毕竟齐国家大业大,我狄国自然是比不得的。

  不过秦国明日不参战,后面四大至尊国就空出了一个名额,如今场中二位哥哥都是至尊国的人,不知可否助小弟一臂之力呢?”

  韩泽和古鸿二人对视一眼,目光闪烁。

  成齐魏秦四大至尊国是按照上宗洗墨书院所规定,目的在于控制住东域的发展,因为一旦至尊国的数量增多,就有可能动摇洗墨书院的统治,而数量少了,则又很难压住东域的诸侯国。

  因此东域的至尊国数量,一直都保持在四位。

  至于五大准至尊国,同样如此,一来是洗墨书院用来牵制四大至尊国,二来也是让东域诸侯国有个念想。

  这样就不至于滋生事端,这件事其实在东域九国中早已不是秘密,所以眼下柳寻香与七颂对决受伤,接下来无法参战,狄国自然就将目光放在了空缺下来的至尊国席位上。

  大秦小苑中,柳寻香坐在庭苑中,一脸诧异的问道:“四大至尊国名额有限?”

  苏炤灵点点头,说道:“你都当大秦杀神少主这么久了,还不知道这件事吗,东域九国的名额都是定死的,有一国灭亡就会有一国添上,使得九国的数量永远控制在这个范围,如此才能更好的统治东域啊。”

  柳寻香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不行,看来明日的比赛我必须要去。”

  苏炤灵将手中茶杯嘣的一声敲在桌上,说道:“你去送死啊,接下来的比试只会越来越残酷,上场的修士也将由东域全部换成中州。

  一个七颂都能把你打成这样,更何况后面还有傅映南,陆北仓,万一遇到其中一个,你估计连下台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准你去!”苏炤灵眼中凶光闪烁,大有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柳寻香却难得没有躲避她的目光,正色道:“我是大秦少主,我不能让大秦在我的手中跌落下至尊国的席位,这是我身为大秦守护者的责任。”

  “可你终究不是秦人!”苏炤灵驳斥道。

  在柳寻香所遭遇的责任与生命之间,她毫不犹豫的倾向了生命,对她而,没什么比让这个从小与自己青梅竹马的青年活下来更重要。

  柳寻香苦笑一声,说道:“我是不是秦人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的身份,既然大秦选择我作为他们第三代的守护者。

  那我就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做扛起这些重担,或许这当中有阴谋,有算计,但更多的是信任和崇拜,而我,不能让那些信任我的秦国子民失望。”

  苏炤灵眼中复杂,她突然觉得,这个从小与自己一起的玩伴,似乎这些年已经不知不觉长大了,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柳家小少爷。

  “或许他早已不需要我的保护了。”苏炤灵心中想到。

  虽然被宋国誉为天之骄女,但她发现,其实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她不是蜕灵境,柳寻香受伤她除了照顾之外,根本帮不了他任何东西。

  看着苏炤灵离开的背影,柳寻香突然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还在越田镇的那一晚,自己让她帮忙离开家的时候。

  那时候的她,背影是欢快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