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32章 蜕灵境的比试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起身,朝着众人抱拳道:“此次比试,多谢诸国道友抬手,我大秦却是承让了。”

  他语气平淡,神情中也未显露半分喜色,但这话中语气,却是让其余八国修士听的眼皮直跳,尤其是陆北仓。

  他早就听闻这白发青年与苏炤灵关系匪浅,所以一心想要在这东域立下些威名好让苏炤灵晓得他的威风。

  可如今,这本该是宋国第一的名头却突然落到大秦头上,让他堂堂中州陆家麒麟子输给了一个东域偏僻蛮荒之地的土著修士头上,如何气的过。

  “魏国老头,你什么意思,明明这千机台内最后一人是宋国修士,你为何判的大秦胜出,今日你不给本公子一个交代,本公子非掀了你这魏国皇宫不可!”

  魏国公面色一滞,他在魏国位高权重,又是换胎境老祖级的人物,如今当众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如此称呼,心中不悦。

  正要发作,却看清这少年模样顿时吓的一个哆嗦,急忙恭敬道:“原来是中州陆公子,陆公子息怒,是这样的,其实这场中并非只剩下宋国修士。

  而是还有一名大秦修士在内,本来二人同在,按理都将居于末位,不过秦国修士却抢在日落之前拔了宋国战旗,如此一来,宋国便算是被淘汰了....”

  众人不解,这大秦怎会还有一名修士在内。

  魏国公见状,手袖一挥,水镜中山脉浓雾尽数消散,宋国区域内,一名怀抱长剑的黑衣少年正冷冷的站在那里。

  “李星辰?”汪时常目瞪口呆。

  可他明明记得这李星辰不是被淘汰掉了吗……

  不仅是他,甚至七颂,其余八国之人也同样有些反应不过来。

  號国领头的修士一拍额头,恍然道:“是在大秦救宋国时,对,一定是那时,混战中宋国修士并没有淘汰掉这名秦国修士,亦或者说让这名秦国修士给逃了!”

  號国修士的话点醒众人,柳寻香也颇有些赞赏的看了眼此人,只不过柳寻香的眼神让此人更加气结。

  “这位道友好生聪慧,没错,就是我大秦在救宋时的那名修士,他并没有淘汰。”柳寻香不急不缓的说道:“当时诸位道友都一门心思放在嘲笑柳某,看我大秦笑话之上。

  所以诸位道友并没有发现我大秦这名修士,趁乱躲进了浓雾之中,这雕虫小技着实难登大雅之堂,让诸位道友见笑了。”

  场中其余几国修士听的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做疼,之前还嘲笑大秦作茧自缚,谁能想到结局竟如此滑稽。

  “无耻之徒!”陆北仓见他这一脸得意的语气,恨得牙痒痒。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不通为何会结局会这样,不过结果已定,大秦第一,宋国作为最后一个被淘汰的成为了这次的第二,其余诸侯国按照淘汰的顺序尽数排名,即使在争论也没了意义。

  好在九国盟会还没结束,真正的重头戏明天才正式开场。

  陆北仓心有不服,看着柳寻香说道:“你别得意,明日的比试本公子定将你的骨头拆做一节一节,然后重新拼凑起来!”

  柳寻香眉毛一挑,回道:“黄毛小儿也敢

  口出狂,当真自不量力。”说完,他又冲着一旁的七颂说道:“七颂道友,明日若是遇到这陆北仓和其他中州修士,还请道友遵守承诺,助我大秦修士一臂之力。”

  柳寻香故意朗声说道,场中一众中州修士顿时色变,若是别人或许他们不惧,但两禅寺的七颂,却是与陆北仓齐名的天骄。

  他若是帮柳寻香,那这群中州修士可未必能进决赛!

  七颂嘴角微微抽搐两下,道了声罪孽便匆匆离开。

  陆北仓见状,心中更怒,骂道:“七颂,你这秃驴,没想到你居然与他狼狈为奸,明日比试本公子遇到你非把你这光头开瓢不可!”

  七颂脚下一个趔趄,离开的步伐更快了些。

  “这柳寻香也忒不要脸了些,自己把这陆北仓往死了得罪,偏偏还拉自己下水,若非小僧斗不过他,定要将他这凶恶无耻之徒度化!”

  回去的路上,南宫颠等人因为得了第一,柳寻香也特意准许他们可以出去放松一下,于是众人拉着李星辰去了酒肆。

  汪时常则跟再柳寻香身后回了大秦小苑。

  “少主,下官实在想不通,您这是什么时候起心留的后手,再说了,您怎么就能保证李星辰一人就能逃出宋国十名修士的包围?”推荐阅读sm..s..

  柳寻香将身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坐榻上,回道:“你可还记得之前刚开始时,陆北仓不留一人在战旗周围布防,而是将十名修士全部调去夺齐国战旗一事?”

  汪时常点头,他当然记得清楚,当初的他还一度以为那中州来的陆北仓很厉害,排兵布阵别有一套法门。

  柳寻香说道:“那汪大人可记得最后这十人突然折返回来了,这又是为何?”

  汪时常想了想,苦笑一声道:“少主,下官实在不懂这里面的弯弯曲曲,还请少主莫要考校下官了。”

  柳寻香大笑,道:“其实很简单,宋国修士突然折回的举动,其实就是向在场的所有人都传达了一个信号,一个足以反败为胜的信号。

  那就是比试场上,山脉内的修士会出现根本不听从指挥者号令的情况。”

  汪时常眼中一亮,顿时明白了这当中的缘由。

  “这么说来,当时的陆北仓让宋国十修士绞杀李星辰时,他们却还是留了一丝仁义,不过后面少主您让李星辰拔了宋国战旗,使得宋国与第一擦肩而过,苏姑娘那边会不会....”

  柳寻香看了他一眼,汪时常顿时一个激灵,急忙道:“是下官失,还请少主恕罪。”

  其实李星辰逃脱,柳寻香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宋国修士放水还是李星辰自己趁乱逃走,不过这一切对他而已经并不重要。

  至于让宋国失了第一,对于宋国这个准至尊国来说,第二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错,苏炤灵也会理解他。

  “这次综合国战力排位,真正考校的其实是九国年轻一代当中,是否有能够领军作战的才能,若是青黄不接只会纸上谈兵,这样的诸侯国留着也浪费。

  所以如果后面不出意外,这次九国盟会结束,恐怕號国就要换个君王坐坐了。”柳寻香闻着室内的檀香,淡淡道。

  他说的轻描淡写,汪时常却听得背脊发凉。

  原本的他看比试都是看热闹,如今听的柳寻香的分析,才发现这当中的每场比试,似乎都别有用意。

  “东域修士的狡猾诡诈,你身处高位,养尊处优,万雄关又有白刑天坐镇,你自然是体会不到,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九国盟会是中州洗墨书院制衡东域的一种手段。

  但同样,东域诸侯国何尝不是在借用这种手段来不断壮大自己,你若是平日里多看多想,自然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汪时常急忙躬身:“下官受教了,那不知少主如何看待明日的比试?”

  柳寻香想了想,眼中突然涌现出灼灼战意道:“今日考校了领兵作战的能力,明日的比试自然就是看看,谁才是东域年轻一代的最强之人!”

  汪时常泠然,心中突然有些好奇这眼前年岁不大,却狡猾聪慧之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究竟是怎样的经历,才能让眼前这白发青年能够在这个本该意气风发的年纪,有如此老道的经验和眼光。

  次日,九国众人再次来到这千机台,只不过这一次,南宫颠等一众修士则可以坐在自己国席位的观战台,因为自今日起的对决,将是由蜕灵境修士才能参与。

  昨日李星辰被小桃子、南宫颠等人拉到酒肆,一顿酒肉伺候才撬开他的嘴,问出了救宋时他是如何躲进浓雾之中,又是如何避免被人发现,最后一步步达到目的,拔掉宋国战旗的经历。

  一时间听得众人热血沸腾,就连沉稳不少的南宫颠也活泼了不少。

  “诶,你们听说了吗,这次蜕灵境比试,不少修士按照九国风云榜在私下开了赌局,咱们要不要也去赚些灵石?”唐糖贼兮兮的将脑袋挤进来,冲着小桃子三人问道。

  小桃子顿时眼冒绿光,修行一途,最缺的就是灵石,虽然在座的四人背后都势力不小,但灵石这东西,谁又会嫌自己赚的多呢。

  四人的谈话也吸引了其余秦国修士,一群人凑在一起咕哝了几句便猫着身子纷纷去了赌局处。

  柳寻香见坐席处一下子少了大半,将汪时常唤来道:“我比试的时候就劳烦汪大人多看着点他们。”

  汪时常会意,点头道:“少主放心,下官定严加看管,不会让他们惹事。”

  柳寻香摆摆手,道:“不用,只需别让他们把人打死就行,那些个诸侯国本就名次不好,若随行的人再被我们大秦修士打死,就有些显得我们大秦太欺负人了,不仁义。”

  汪时常汗颜,讪笑两声。

  不愧是杀神一脉出来的,果然都一个德行。

  主持比试的魏国公见众人到场,也不再废话,按照第一次比试的规矩,同样的九个光球,若是抽到两个相同数字的,便同台对决,只不过这一次同台对决为单场,一天四场,千机台也在变化中,化作一方直径百丈的圆台升起。

  圆台周围,紫光氤氲。

  魏国公说道:“千机台周围的禁制是为了避免诸位在斗法过程中,神通误伤坐席上的人,诸位不必担心,若是诸位天骄准备好了,那便开始选择自己的序列号即可。”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