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20章 大秦的危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回到万雄关,本想去见见白刑天,不过白刑天却避而不见,而是让关内侯流月陵送来一物。

  流月陵,换胎初期境老祖一级的人物,更是身为这万雄关将士明面上的最高掌权者,担任关内侯一职。

  可以说万雄关没有白刑天,他就是万雄关权力最高之人,白刑天想要送柳寻香东西,没让天枢骑将来,而是让流月陵来,其中意思就耐人寻味了。

  柳寻香与流月陵接触不多,只在请封大典上有过一面之缘,对于这个能在白刑天的阴影下还能做到万雄关关内候的男子,柳寻香不敢怠慢。

  “不知今日侯爷来此,所为何事?”柳寻香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个身穿锦衣的青年,不动声色。

  流月陵相貌俊俏,看上去左右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显然,他也是在二十多岁左右,就晋升到了化丹境。

  能作为掌权者的,没几个是简单人物。

  “柳少主客气,今日本候来此,是替白将主送东西而来,你身为万雄关少主,地位与我等同,万雄关当有所表示,不过少主心急,闭关后便匆匆离开,所以本候一直也没找到机会,如今总算是把你盼回来了。”流月陵说道。

  跟随的下人会意,立刻将捧着的匣子递了上来。

  柳寻香看了眼匣子,却并没有急着打开,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有劳。

  流月陵也不生气,笑道:“少主为何不打来看看,或许....你会喜欢。”

  柳寻香思忖片刻,伸手将匣子打来。

  匣子内,正安静的躺着一柄长剑,长剑通体雪白,唯独剑身正反中心处有一抹血痕,像是血迹渗透过整个剑身,血痕则短促,笔直。

  “念劫?”柳寻香有些发愣,看向流月陵。

  这柄剑他曾经见过,在雾隐宗秘境中,当时万古一剑宗亲传弟子谷四与自己对战,拿的就是这柄剑。

  他对这柄剑印象不错,所以一眼就认出它就是念劫剑。

  流月陵面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九国会盟在即,将主将此剑赠与少主,兴许是希望柳少主能够旗开得胜,在九国盟会上扬我大秦国威。”

  流月陵面色凝重道:“此次九国会盟干系重大,与以往有所不同,因为序列之子名额的到来,东域诸国将面临最严峻的考验,本候希望少主能够为我大秦夺下这不朽之功。”

  “与以往不同?”柳寻香疑惑,他从没参加过九国盟会,对此一片空白。

  不过流月陵却没在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便离开了,柳寻香看着面前的念劫,失神许久。

  一晃两年过去,柳寻香在流月陵离开后便再次闭关,而尹仲也因南宫逸轩一事,在朝堂上被秦帝痛斥一顿,并被罚禁足半年。

  虽说这种责罚无关痛痒,却也让尹仲老实了许久,而对于南宫家,秦帝则亲自拟诏,给了南宫逸轩封了一大堆名号,送来了几箱金银。

  至于第一泷嫁给万雄关少主的事,也没人敢提,秦帝也如同忘了此事一般,闭口不提,此事自然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这个结果南宫家虽然愤懑,但却也没太多怨气,毕竟他们想要的东西已经全部得到了,这愤懑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罢了。

  很快,令整个东域为之振奋的九国会盟如约而至。

  柳寻香也在九国会盟的头三天,闭关出来。

  这次的九国会盟,地点在至尊国大成国的朝都。

  成国作为东域历史最悠久的至

  尊国,早在大秦还没出现时,就已经位列东域至尊国之一,将九国会盟定在这里,也算是意料之中。

  九国会盟作为东域最瞩目的盛事,它的重要性和意义关乎到整个东域的命运。

  这是一场国与国之间的较量,也是洗墨书院,为了制衡东域的手段。

  每一次的九国盟会,都将重新排定九国的实力,准至尊国能不能晋升为至尊国,至尊国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全靠这次盟会。

  至于排名最弱的那一国,等待他的,甚至有被吞并的危险。

  这么一件隆重的大事,本该由老一辈的强者主持,然而这次,秦帝却下诏,让柳寻香全权主事,由他作为这一次秦国年轻一代的领头人。

  陪同柳寻香一起的是他的老熟人,万雄关少上造汪时常。

  “柳少主,恭喜恭喜啊,秦帝如此看中您,这次有您带领我们大秦年轻一代前往成国,必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这次出行,一切都由您来安排,少主若有什么需要跑腿的,尽管吩咐下官便是。”汪时常一脸谄笑的跟在柳寻香身后,俨然一副狗腿子的作风。

  柳寻香对他不算反感,问道:“汪大人消息灵通,可否跟我讲讲这次的东域盟会。”

  汪时常顿时来了精神,他知道自己天赋不行,修为卡在化丹巅峰后怎么也入不得蜕灵,所以早在很久之前,他就有了自己的明确规划。

  思路决定出路!

  他修为不高,进不了万雄关的高层,这也导致了他不用参与派系斗争,不被人提防,免去了担惊受怕和掉脑袋的风险。

  所以他只需要一样手段,就足以保证自己的位置,那就是消息灵通!

  不管是多高的掌权者,亦或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修士,他们往往是没有多少时间去关注外面的动静,所以汪时常很聪明的抓住了这一点。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一直坐在少上造这个位置,也能得到这次这份差事。

  “回少主,据我所知,这一次的九国盟会,应该是东域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下官在您还在宋国帝都时听闻此事,就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果不其然,下官发现,在少主您闭关的这两年里,东域诸国莫名多了很多陌生的年轻强者。”

  说道这,汪时常有些神神秘秘的四下扫了一眼,确认周围没人时,才小声说道:“下官怀疑,中州那边这次应该来了不少人,这些陌生面孔的青年强者,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中州。”

  这倒是让柳寻香有些诧异,问道:“都是洗墨书院的人吗?”

  “不是。”汪时常摇摇头,说道:“不光是洗墨书院的人,中州其他几大势力的也都有人来了,其中最为出名是洗墨书院的傅映南,两禅寺的七颂,中州陆家的麒麟子陆北仓,这三人目前是最强的。”

  “那大秦呢,来了多少中州的人。”

  汪时常面色有些尴尬,瞄了瞄柳寻香,有些气虚道:“没...没人来我们大秦。”

  这倒是让柳寻香觉得新鲜,来了这么多中州的人,却没人来大秦,难怪白刑天会让流月陵来给自己送念劫,想来这次会盟,就是大秦之劫!

  如此大事,秦帝居然也能这么信任自己,把这关乎存亡的事交给自己来办,这大秦,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为何?”柳寻香问道。

  汪时常缩缩头,说道:“下官不敢说....”

  柳寻香眉头一皱,低喝一声:“说。”

  如今的柳寻香

  不论修为还是地位,都要远远高于汪时常,这一声低喝,让汪时常直打哆嗦。

  “回...回少主....他们说...大秦有您在....”开了头,汪时常所幸也就破罐子破摔,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全说出来:“您也知道,这次的九国会盟,因为序列之子的名额变得有些不一样。

  而这序列之子,孟前辈的意思又再明显不过,那就是给少主您的,您说,这中州来的人,能放过咱大秦吗,所以这就....自然不会有人来大秦了。”

  柳寻香恍然,没再纠结这个,问道:“那你可知,来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个叫叶天骄的?”

  汪时常一愣,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没有这号人,也是中州的吗?需要下官去替您打听打听?”

  柳寻香摆摆手,心中虽然疑惑,却也没想太多。

  既然他不来,那就等自己去了中州找他便是。

  二人很快就来到校场,此时的校场早已人满为患,只不过站在里面的人,却已经换成了这个大秦国各大宗门世家的天骄。手机端sm..

  南宫颠,尹清音,还有大剑宗的谷枫杨,小怪物唐糖,甚至连金灵宗的小桃子,李星辰都在里面。

  尤其是小桃子,见到柳寻香后异常兴奋,不停地拉着两旁不知哪个宗门的弟子欢呼。

  柳寻香身穿黑羽鹤氅,腰间配银色兽头腰带,一头白发随意披在身后,这两年里,他的气息更加沉稳,双眼中时不时闪烁的精光,使得每一个跟他对视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低下头,除了谷枫杨。

  谷枫杨当年在柳寻香刚来的大秦的时候就对他很是不满,在他看来,柳寻香这个杀神少主的位子,本应该是他的。

  柳寻香淡淡看了他一眼,目光没在他身上停留,如今的谷枫杨,虽然在大剑宗已经稳坐前三,但在他眼中,却远远不够看。

  他的眼光,他的对手,早已经换成了中州年轻一代,只有他们,才能让柳寻香重视。

  这些人,都是各个宗门的天骄,心高气傲,加上宗门中的恩怨,很难心齐,这种状态下参加九国盟会,结果是很危险的。

  “你们在场的可都清楚,这次九国盟会所代表的是什么,你们所有人可曾知道,这次参与九国会盟的人中不仅仅只有你们。

  中州修士来我东域,以各种身份加入东域诸国,唯独我大秦无人来此,你们可曾想过当中缘由?这次九国盟会,是我大秦存亡之际!

  所以今天,在这里,我,万雄关少主,大秦第三代杀神柳寻香,要你们在场所有人,放下个人恩怨,一切以国为重,为我大秦立威,扬我大秦之名!”

  柳寻香扫视众人,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如洪吕大钟一般敲在每个人心中。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扬我威名,护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简单的话语,却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肃然。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扬我威名,护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扬我威名,护我......”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一道道声音开始响起,在场的任何人,不论是这些有恩怨的宗门天骄,还是站在周围的万雄关将士,都被柳寻香的话所感染,发自肺腑的吼道。

  就连一向猥琐的汪时常都被这气氛带动,挥动双手,红着脖子一起吼道:“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扬我威名,护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