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19章 门外再无故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蜕灵巅峰的丐老七一死,纵使尹仲权势,却也不敢在皇都让换胎境老祖出手,接下来的路便没在出现任何杀手。

  远远地,柳寻香已经看到了丞相府牌匾上那两个红灯笼。

  临近府邸,柳寻香紧绷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尹仲在傻,也不会傻到在自家门口击杀尹清音,那样只会更麻烦。

  柳寻香停下脚步,尹清音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向着府邸走去,直到尹清音踏入大门,柳寻香才转身消失在了无边黑夜之中。

  接下来,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那就是将南宫逸轩的尸体送回南宫城。

  以南宫城在大秦的势力,此刻也早已知道皇都所发生的事,现在来接南宫逸轩的人应该也在来的路上。

  柳寻香也不在担心尹仲接下来还会有动作,他如今已经卷入南宫世家的事当中,不会在蠢到半路截杀万雄关少主。

  来皇都迎人的是南宫颠,南宫颠看着柳寻香身后的玉棺,眼中很是复杂。

  “你跟我回南宫城,我哥离开之前,留了东西给你。”南宫颠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甚至没有了以往对柳寻香的那份敌意。

  回到南宫城时,南宫城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喧嚣,唯独不同,就是从城门口到南宫府邸,到处都是白花,两排还跪着不少人,有修士,也有凡人。

  柳寻香依旧背着玉棺,不到南宫府邸内,他不会将南宫逸轩交给别人,哪怕这人是南宫颠。

  一路走来,他发现城中很多人都自愿为南宫逸轩披麻,不少客栈甚至为此打烊休业,这倒是让柳寻香有些意外。

  “我哥在南宫城经常喜欢走街串巷,南宫城里不管是修士还是凡人,大多都认识他,南宫城中,很多人不知道南宫家主,但没有人不知道南宫长公子。”南宫颠在一旁解释道。

  柳寻香在南宫颠的陪同下,回到了南宫府邸。

  将南宫逸轩的尸身安置好后,他第一个跪在了南宫逸轩的灵位前。

  对柳寻香来说,不管这当中有什么隐情,什么阴谋,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南宫逸轩的死,确确实实是与柳寻香脱不开联系。

  甚至可以说是他杀了南宫逸轩。

  他本动动手指就可以救南宫逸轩,但他没有,而且在尹清音出手那一刻,他还为了让尹清音没有退路,佯攻迷惑。

  如此,才使得尹清音的一剑,没有半点留力,直接刺穿了南宫逸轩。

  所以他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罪。

  “丹心剑宗,第一泷前来吊唁。”府邸大门处,一名下人突然将来吊唁的人身份报出。

  门外,第一泷身穿素衣,背负长枪,慢慢走了进来。

  她走的很慢,仿佛每一个脚步都很重,每走一步,就如同有万钧力道压在她的身上一般。

  临近灵堂时,第一泷突然一拍抢底,长枪发出一声长啸从她身后飞出,第一泷右手握住长枪,一步踏碎地面的石板,身子腾空而起。

  两旁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灵堂上的棺盖便已经被第一泷用长枪挑开。

  “第一姑娘,你这是干吗...”

  “第一泷,你放肆!”

  “住手!来人,快来人....”

  一些南宫世家的长辈纷纷起身厉喝,欲要将第一泷拿下,第一泷却根本不

  理会他们,一把抓住南宫逸轩的衣领,将他拎起来。

  “南宫逸轩,你给我起来!我知道你没死,你起来!”第一泷看着南宫逸轩紧闭的双眼,眼中满是怒气。

  柳寻香在灵堂前,将身旁的南宫颠拦住,默默的看着这一幕,说道:“让你哥在见见她吧。”

  南宫颠犹豫了一下,挥手让涌上来的人都退下。

  第一泷摇晃着南宫逸轩的身子,想要将他摇醒,可不管她怎么发脾气,怎么摇晃,南宫逸轩却任然没有半点动静。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泷扭头看向柳寻香,双眼中满是血丝。

  “你骗我的对不对,你们一定是骗我的,你告诉我,南宫逸轩在哪,他这么聪明,他一定躲在哪里,你告诉我.....”

  柳寻香沉默。

  他不知道该如何跟第一泷解释,虽然平日里第一泷对南宫逸轩总是冷脸相待,但柳寻香看得出来,第一泷对南宫逸轩的情谊。

  “柳寻香,你说话,你告诉我,他是不是没死,这是不是你们二人的计谋,你告诉我他在哪,我要见他!”第一泷站在柳寻香面前。

  这个丹心剑宗的天之娇女,面色依旧平淡,唯独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显示出了她内心的癫狂。

  柳寻香不敢看她,将头扭到一边说道:“他在哪,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何必还来骗自己呢。”

  柳寻香的话如同晴空霹雳,让第一泷整个人身子微微一颤,对啊,她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就在她指尖碰触到那一抹冻彻心扉的冰凉时。

  第一泷有些失魂落魄,良久,问道:“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和他不是一起去的咸阳皇都吗,为什么他会死?

  我与他一起时,我不过区区一个化丹境,他却从未出事,为什么你与他一起,你是高高在上的蜕灵境,为什么他会死?”

  柳寻香的双手在衣袖中死死握住,一滴滴血珠顺着指间缝隙滴落在地。

  “是我,他被人杀时,我在旁边,就在他身边,但我没出手救他。”

  第一泷目光呆滞,有些没反应过来柳寻香的话,但她握枪的手却咯吱作响,银色的长枪发出一阵阵低啸。

  南宫颠见状不对,想要上前劝说,却被柳寻香拦住。

  “我不仅没有出手,还没有为他报仇,甚至亲自将杀他的人安全护送回去府。”柳寻香继续说道。

  在他面前,第一泷整个人低着头,身子不停的颤抖,她就像一个将要喷发的火山,在不停的压抑着自己的恨意。

  “是我杀了他,你可以找我报仇。”

  柳寻香刚说完,便感觉到胸前一凉,一柄银色长枪正稳稳的扎在他的胸前,将他洞穿,在他背后,枪尖上还挂着一颗血珠摇摇欲坠。

  柳寻香脸色苍白,嘴角开始不停的往外溢血,第一泷眼神凶戾,将长枪抽出重新背在身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南宫府。

  柳寻香噗出一口血,双眼一黑,晕倒在了南宫逸轩的灵位前。

  等到柳寻香在醒过来时,已经是两天后,他刚收拾好,南宫颠便来了房间。

  “你醒了,幸好第一泷刺偏,要是在差三分,你必死无疑。”

  柳寻香颔首,第一泷身为化丹巅峰境的修士,怎么可能失手,这一枪刺偏,只是她碍于柳寻香万雄关少主的身份,不想给南宫家和丹心剑宗

  惹麻烦罢了。

  南宫颠将药放在桌上,说道:“药喝了,信看了,以后就别再来南宫城了,南宫城,不欢迎你们杀神一脉。”

  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放在桌上便离开了。

  柳寻香看着这份信,他知道,这就是南宫逸轩留给自己的东西,良久,他慢慢将信打开。

  “柳兄,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想必我的尸身已经被你送回南宫城了,很感谢你一路护送,逸轩此生能认识你,是逸轩的福气,也是南宫家的福气。

  你我二人的约定,还有最后一次出手的机会,这最后一次,我留给南宫家,未来,在南宫家有难的时候,还请柳兄出手一次,为我南宫家解难。

  以柳兄的才智,想必也猜到了一些事,对此,逸轩先向你告罪一番,逸轩血脉特殊,整个大秦,不会有人眼睁睁看着我成为修士。

  我没有柳兄你的魄力和机遇,我身后亦没有孟劫前辈这样的存在为我撑腰,所以我若是成了修士,南宫家必遭灭门之灾。

  柳兄,这个世间没有巧合,你我相遇亦是如此,换你三次出手是我的计划,我死后必须有人保护我南宫家,而你就是我的人选。

  作为赎罪,我把我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你,你很早就被人算计了,我想我会在生前就告诉你这件事的。

  第二件事,就是你心中的疑惑,白刑天究竟该不该信任,你心中其实早已经有了答案,尊从你的内心走,就不会有错。

  最后,逸轩为你留下一局,日后或许可助你破局,但我知道,这些作为我利用你的赎罪,远远不够,奈何逸轩必死,无法替你筹谋破局,望你勿怪,罪人南宫逸轩留。”

  柳寻香看完,整个人有些茫然。

  也就是说,当年他渡劫之后遇到南宫逸轩兄弟二人,并非巧合,而是南宫逸轩故意为之,目的是为了这一刻。

  这也就能彻底解释清楚,当初的南宫逸轩为何会一直这么真诚的对自己,他做的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在向自己赎罪。

  而所谓的南宫家大计,真正算计的并不是南宫逸轩,他从来就没想过祭献生父和弟弟来成全自己,所谓的血月降临,不过是他用来迷惑世人的手段。

  南宫家的计划,真正算计的,一直都是柳寻香!

  这个大秦第三代杀神,未来的守护者。

  “南宫逸轩....天生七窍玲珑心,为当世之龙凤,我若与你为敌,也断然不会让你成为修士,否则你必是我心头大患。”

  十三年,断古绝今十三年,谁能想到,十三年前,南宫逸轩就能算到这一步,当年的自己,左右不过是一个不能凝脉的引气境修士。

  也只有他南宫逸轩,有这魄力敢赌自己,柳寻香轻叹一声,将手中的信烧掉,向着房门走去。

  推开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沉默,他眼中复杂更浓了,许久,许久,柳寻香长叹一声。

  “何苦,你利用我一事,就此一笔勾销,答应你最后为南宫家出手一次,我也会做到。”

  说完,他径直朝着大门外走去。

  在柳寻香身后,上百的南宫族人在南宫颠的带领下,跪在那里。

  南宫颠朝着柳寻香的背影,声嘶力竭道:“家主有令,日后但凡南宫族人,见清河柳氏,必以跪拜之礼相待,违者,罪同叛族,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