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17章 淮河凉人心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的办法是抢在朝堂下旨之前,以自己万雄关少主的身份去向当朝丞相孙女尹清音提亲,拿尹清音做挡箭牌。

  如此一来,会委屈了第一泷,得罪了丹心剑宗,但对于朝堂的那位来说,亦或者是对于万雄关来说,这个结果都不算坏。

  不管是南宫家与万雄关反目,还是丹心剑宗与尹仲生隙,朝廷要的,无外乎势力平衡四个字。

  柳寻香的办法,刚好能解决这一问题。

  既能满足上面的心思,还能够避免柳寻香目前最尴尬的处境。

  所以他提议来咸阳皇都,但如今,听尹清音和南宫逸轩的话,显然南宫逸轩,有了自己的想法。

  尹清音下意识的看了柳寻香一眼,对她而,嫁给谁并无所谓,若是能借此机会,将尹家的势力渗透到万雄关,对她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更何况柳寻香本身相貌清秀,如今在配上这一头白发,倒也有几分仙气儿,对于尹清音这种随时都会被家族拿来联姻的她来说,倒也不觉的有什么委屈。

  柳寻香感受到了尹清音的目光,有些不自在。

  这女子心计城府太深,和她相处就像是和一条蛇相处,得随时盯住她的动静,否则指不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她就会张开獠牙狠狠的咬你一口。

  “既然二位来了,不如这样,明日我在府中设宴,二位来我府上,到时候在我们在细聊如何?”尹清音将二人的心思看在眼里。

  柳寻香装作没听到,不想理她,南宫逸轩则急忙起身相送,等到尹清音出去之后,南宫逸轩将房门关好,面色有些沉重。

  “尹清音猜到了我们来的目的。”柳寻香率先开口。

  南宫逸轩点点头,说道:“不光她猜到了,恐怕朝中很多人都猜到了,现在的情况,只要我们还在皇朝一日,这圣旨就不会出朝。”

  “上不谋臣,下或不治,下不谋上,其身难晋。”

  柳寻香难得露出笑意,说道:“秦帝现在恐怕就在隔岸观火,看我们彼此间拼个胜负,不管结局谁赢,最后得利的,都是他。

  现在尹仲必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破我们的局,可惜,他想要达到目的,却只能在秦帝的身上下功夫,咱们来这,算是把他逼上绝路了。”

  南宫逸轩却没有这么乐观,面色慎重的说道:“臣谋以智,智不及者以害,在秦帝身上下功夫恐怕希望渺茫,我觉得他或许会把精力着重放在你我二人身上……今晚,这咸阳皇都可能不太平了。”

  尹清音回到府中,正堂内早已坐着一人。

  此人身穿华服,正襟危坐,面白长髯,约莫四十岁左右,奇怪的是,此人明明一张男子脸,却偏偏生得一双狐狸眼。

  且眼中的瞳孔不似常人褐色,而是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青色。

  生有异像,必为奇人。

  此人正是大秦的当朝丞相,尹仲。

  尹仲坐在那里,不怒自威,一股久居高位的气质不需刻意,就足以让身边的人感到压抑,尹清音走上前,恭敬地半跪在地,说道:“清音见过爷爷。”

  尹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中不带任何情感,说道:“去见了他二人,有什么感想?”首发..m..

  尹清音身子微微一震,面前这个男

  子虽然是他的亲爷爷,但她心中却没有半分亲近,仿佛二人之间,更像是上下属的关系。

  “二人狡猾,很是难缠,我邀请他二人明日来府中做客,恐怕明日,柳寻香就会提联姻一事。”

  尹仲摇晃着手中的茶杯,问道:“为何这么做?”

  “清音知道,不该去主动见他们,但若是不见,他们一定会赖在皇都不走,他们不走,那位就不会下旨,这件事只会这么拖着。

  清音担心拖久了会出变故,所以还不如主动一些,接受此事,我们尹家也可乘机将自己的手伸进万雄关。”

  尹仲听着孙女的分析,面上没有半点波澜:“你还是太年轻,白刑天自万雄关建起之后就一直盘踞在那,别说我,就是放眼整个大秦,也没人敢打万雄关的注意。

  你以为你那些小心思,能瞒得过他,还把势力伸进万雄关,恐怕你去了,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尹清音急忙将头贴在地面,不敢语。

  “行了,你先下去吧,今夜咸阳皇都有花灯,你最近也累了,去散散心吧。”尹仲挥挥手,眼中难得出现一抹慈意。

  暮色降临,咸阳皇都人声鼎沸,繁花的大街上,稚童提灯追逐,锣鼓喧嚣,俨然一副盛世之景。

  咸阳皇都内有一条内城河,名为秦淮,此时的淮河两旁人影攒动,争相放着花灯,柳寻香一身黑衣,及腰的白发披在身后,在白发的尾端,还用一根红绳将其扎在一起,在灯光的衬托下,宛如行走在夜间的神明。

  南宫逸轩依旧蓝袍星冠,手持折扇,二人联袂而行,惹得皇都内不少姑娘回眸相望,异彩连连。

  “你说他们今晚会动手吗?”柳寻香翻着手中的面具,随意问道。

  “从我们出客栈时,就被好几波人盯上了,尹仲不会让我们有机会进丞相府的。”南宫逸轩说完,顿了顿,继续说道:“柳兄,我与你说件事,比现在的这件事还要重要。”

  南宫逸轩今晚的兴致并不高,甚至有些低落,看着人头攒动的大街,说道:“柳兄,你可能在很早之前,就被人算计了,时间应该是在你没来大秦之前,在你从凡人蜕变成修士之后,或许更早。”

  柳寻香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南宫逸轩说道:“这么说吧,你这种人,如果我是修士,我也会算计你,因为你是第一个能够从凡人成为修士,并且能入道,晋升蜕灵的人。

  在你之前,只有孟劫前辈可以,但孟劫前辈却又与你并不相同,所以,如果我是一个与你有同样抱负的人,我会找到你,然后以你做局。”

  南宫逸轩的话说的很零碎,柳寻香有些听不明白,但是他能知道南宫逸轩话中的意思。

  他脑海中下意识回想起了,当时在雾隐宗时,自己师尊音天座曾经跟自己说的一句话,让自己没有足够实力之前,不要去试着了解这个世间,因为太多东西,不是自己现在能够触碰的。

  如今南宫逸轩的话,让他心中有了浓浓不安。

  当年师尊音天座,是不是也知道了一些什么...

  柳寻香沉默良久,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开口细问,南宫逸轩已经将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自己。

  “为什么突然说

  这个?”他问道。

  南宫逸轩双眼有些落寞,说道:“你还记得你欠我的约定吗,还有两次....”

  说完,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漆黑的夜色上,原本白玉皎洁的月亮开始一点点变暗,颜色开始逐步向着红色变化。

  血月将至。

  柳寻香看着南宫逸轩的双眼,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南宫逸轩心中那个破局之法是什么了。

  二人都是聪慧之人,志趣相投,一路走来大小也经历了不少事,早已把对方当做知己,可越是这样,柳寻香心中越是难过。

  “为何要用这个办法?”柳寻香声音有些苦涩。

  南宫逸轩摇摇头,笑了笑,没再说话。

  二人心不在焉的顺着淮河岸边向前,另一边,尹清音也独自一人出现在大街,漫无目的的闲逛,她与柳寻香二人的距离,只有一河之隔。

  尹清音看着前面的拱桥,心中有些烦躁,在她的印象中,爷爷尹仲向来是个不苟笑的人,对她很是严厉。

  从小到大,从来不会对她说出让她出来散心的话,在她的记忆中,耳边回忆最多的话,只有尹家,为了尹家。

  所以在尹清音的心中,她的命是尹家的,她存在的意义,也是为了尹家。

  心烦意乱的尹清音鬼使神差的踏上了拱桥,而桥的另一边,柳寻香和南宫逸轩也正好走了上来。

  三人同时停下脚步,愣愣的看着对方。

  尹清音的脑袋里突然一阵轰鸣,大脑在一瞬间空白。

  她知道了!

  她在见到二人的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爷爷尹仲为何要让她今晚出来走走。

  尹仲权倾朝野,但却还没有做到能够一就能左右帝王心思的地步,同样,这次的事,他也不可能因为柳寻香二人的到来就改变主意。

  既然左右不了帝王的心思,改变不了自己的注意,那么他所做的,就只有一步,拨乱反正。

  断了帝王的心思,也断了柳寻香二人的退路!

  权谋,是要死人的……

  尹清音感觉自己双手有些冰凉,桥上的人来人往,给不了她一丝一毫温暖,仿佛整个天地间,在这一刻,只有她一人。

  孤独,清冷,无边无尽的黑暗从她身后袭来,将她吞噬,她没有选择,这是她的命!

  她的存在,只为尹家!

  突然,她动了,尹清音脚尖轻点,悍然拔剑!

  她的剑指向了南宫逸轩,剑冷如水,淹没十里桃花。

  于此同时,柳寻香也动了....

  二人在这一刻,竟那么相似,一样的痛苦,一样的孤独,眼中,一样的死寂。

  如死水般的沉寂。

  尹清音闭上了双眼,她即将完成自己的使命,这是她活在这个世间唯一的意义。

  血洒长空,整个淮河上顿时安静下来,场面如同被静止。

  柳寻香背对尹清音,身子克制不住的颤抖着。

  一息,一盏茶,一柱香,时间仿佛过了很长很长,长的让人窒息,又似乎过了很短很短,短的让人猝不及防。

  尹清音疑惑的睁眼,她愣住了……

  她手中的剑,稳稳的刺穿了南宫逸轩的心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