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13章 出手三次的约定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虽然吃惊朱雀印能够直接从常玉四人身体内直接穿过,但面上神色依旧不变,越遇到危险越要冷静,这也是他这么些年能够活到现在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几位何必明知故问,据我所知,常玉身为中州洗墨书院的弟子,生性高傲,加上我又杀了他的几名师弟,他可不会这么客气的跟我说话,更别说喊我一声道友了。”

  常玉心中恍然,这点倒是让他没想到,仅仅一个称呼的问题,就让柳寻香起了疑心。

  不过他也不急,神色淡定的说道:“洗墨书院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凡事都讲究个礼字,我身为洗墨书院的弟子,对你执礼,对世人执礼,是我洗墨书院的院规使然,柳道友如此多疑,是不是有些小人之心了。”

  “洗墨书院的礼究竟是那个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如今的洗墨书院,似乎早就丢了当年夫子还在的气度和风骨,道友拿院规来说事,是不是有些贻笑大方了。”柳寻香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说道。

  常玉眼睛微眯,双眼中流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柳寻香同样丝毫不退,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使得中间的虚空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住手!”眼看这虚空就要被二人的气势直接撕裂,远处传来了一声厉喝。

  柳寻香顺着声音看去,来人却是南宫颠。

  如今的南宫颠没有了当年的稚气,整个人看上去气质与南宫逸轩有些相近,沉稳,老练。

  南宫颠过来,瞪了常玉四人一眼,说道:“老祖有令,不许在此动手。”

  常玉看了柳寻香一眼,冷笑一声,愤然离去。

  柳寻香没把他放在眼中,而是看向南宫颠,淡淡的问道:“南宫二公子,此事,南宫家是不是该给本少主一个解释。”

  南宫颠对柳寻香没什么好感,甚至对整个万雄关都没什么好感,但奈何自己的哥哥似乎有此人关系甚好,所以只好忍住心中的不满,沉声说道:“老祖要见你,跟我走吧。”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南宫府邸的最深处的一处院子中。

  这院子青砖黛瓦,样式很古朴,柳寻香一进来,便能感受到这院子有着浓浓的沧桑气息,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也闪过一幅副画面。

  从他进入南宫城到现在,所看到的,经历的,全部重新回忆起来。

  “这院子古怪。”柳寻香心中暗暗想着。

  院子不大,场中正坐着一个扎这小辫子的老头,老头穿着粗布衣服,正坐在摇椅上假寐。

  南宫颠恭敬的冲老者行了一礼,不等老者说话,自己便主动退出院子。

  院子中,只剩下这老头和柳寻香二人。

  “柳寻香,万雄关的杀神少主,见到本老祖为何不行礼?”老头躺在那里,眼睛依旧闭着。

  柳寻香左右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身为万雄关杀神少主,大秦第三代杀神,未来的守护者,在这大秦,地高位尊,除了秦帝和两代杀神,谁有资格受得起我的礼。”

  就在柳寻香话音落下,整个院子的空气似乎突然化作实质一般,压在了柳寻香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万钧之力压的柳寻香一个趔趄,险些直接跪在地上,他不敢迟疑,急忙调动体内灵气,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当年,是你!”柳寻香盯着

  老头,眼中凶光闪烁。

  当年他血洗南宫城,在杀了南宫世家的十一公子后,被一名换胎境老祖困在街道之上,险些逃不出去。

  如今这神通内的气势与当初困自己的那位一模一样,显然,那一次就是面前的老头所出的手。

  老头见他居然能抗住这压力,终于睁开那双浑浊的老眼,上下打量着柳寻香。

  “柳娃娃,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是大秦第三代杀神,所以,你更要给老夫行礼,而且是行大礼!”说完,不见老头有任何动作,空气中的重量却再度加重,柳寻香一时没抗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这老头在换胎境的时间太长,而且不似冲痕那种半吊子换胎境,修为浑厚扎实,柳寻香有些难以抗衡,身子开始不受控制的弯曲,双腿也被压的开始颤抖起来。

  “我若是不呢,你还敢杀我不成,我的少主印是秦帝亲自赏赐,我的身份,是秦帝认同赐予,我来这里,整个万雄关都知道,怎么,南宫世家,这是想造反吗!”柳寻香脸色被涨的通红,身上经脉暴起,若这力道再加重,恐怕会直接将他的经脉全部涨裂。

  老头眼中杀意闪烁,良久,他再次闭上眼,躺在了摇椅上:“好个伶牙利嘴,修为不怎么样,扯虎皮扣屎盆子倒是一流,老夫虽然不会杀你,但却有的是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柳寻香双眼血红,巨大的压力让他双眼已经开始充血,就连身上也开始溢出点点血珠:“好,你尽管来,我还不信,你敢囚禁我一辈子,只要你不敢,等我出去以后,我定要你南宫世家在大秦除名,一个不留!”

  老头没再说话,心中却暗道不妙,这小子有些吓不住啊,莫不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若是换做别人,老头能二话不说直接一掌拍死,偏偏这柳寻香,自己还真不敢动他,不然恐怕白刑天明天就会直接带人来屠城。

  白家的疯子,没什么事是他们不敢做的。

  老头咳嗽了两声,空中的压力顿时消失殆尽。

  “我南宫家的族人,如此掏心掏肺对你,你如今却张口闭口就要灭我南宫家,呵呵,好啊,好啊,我想逸轩在听到你这句话时,不知心中会作何感想。”

  柳寻香身子的压力消散,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颤抖的倒出两粒丹药服下,这老怪要是在晚上一步,恐怕自己就要变成血人了。

  “我如此做,还不是您老人家逼的,您想折磨我,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夫子当年被天下人尊为圣人,尚且不能一笑泯恩仇,更何况我这么一个俗人,您说呢。”

  老者嘴角抽搐两下,这柳寻香,实在是太能扯了。

  “好,老夫不与你扯,说说吧,堂堂万雄关少主,来我南宫城所谓何事?”老者不想跟他继续扯皮,只好转移话题。

  “我要见南宫逸轩!”柳寻香挣扎着起身,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者深深的看了柳寻香一眼,思忖片刻后,叹了口气,点点头:“可以,你去见见他也好,说不定你去了,他还能活下去。”

  柳寻香眉头紧皱,但没在开口询问,很快,南宫颠再次进来,将柳寻香带走。

  老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叹了口气。

  “或许,南宫一族和杀神一脉的恩怨,会在这两

  个小家伙身上,得到释怀。”

  出了院子,二人顺着一条羊肠小路上山,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柳寻香见到了被囚禁在禁制内的南宫逸轩。

  此时的南宫逸轩蓬头垢面,身上衣服也有多处破损,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公子风范。

  “柳兄,你来了。”南宫逸轩看到了柳寻香,眼中露出笑意。

  “南宫,你这是....”柳寻香有些诧异,所有人都知道,南宫逸轩天生有颗七窍玲珑心,虽是凡人,但在南宫世家内身份尊贵,平日里处理家族事务,俨然半个族长的威严,为何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把禁制打开!”柳寻香说道。

  南宫颠却瞪了他一眼,径直走到一旁的峭璧坐着,不在理会他。

  柳寻香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这南宫颠可是南宫逸轩的弟弟,平日里对南宫逸轩恭敬有加,如今见到自己哥哥被囚,竟然这幅表情。

  “柳兄,你莫要生气,南宫颠这样不是针对你,他是在生我的气,是我自己的错,惹的家族生气,怨不得他们。”南宫逸轩急忙说道,生怕柳寻香强行动手。

  柳寻香只好作罢,四下看了看,见这里荒凉,也不讲究,直接坐在光幕边的地上,南宫逸轩笑道:“堂堂万雄关少主,地位等同世子,怎么就直接坐地上了。”

  柳寻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道:“有地坐久不错了,这次来,我差点连命都丢在你们南宫家了。”

  南宫逸轩大笑:“柳兄莫气,老祖不会杀你的,你从进南宫城,所有的事我就都知道了,说来真是惭愧,竟把柳兄你也牵扯进来,此事是我南宫世家做的不周到,还请柳兄勿怪。”

  柳寻香摆摆手,问道:“说说吧,你这怎么回事。”

  南宫逸轩也就地而坐,靠在光幕上,双眼有些出神,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又仿佛是叙说着某一段故事。首发..m..

  “南宫家其实很苦,当年初代老祖天资卓越,少年天骄,在那个战乱纷飞的年代,他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星辰,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可惜,他生对了时代,也生错了时代,他的天赋和野心,在那个时代才能最大限度的展现,但错就错在,他与白越生在了同一时代。

  南宫家,也因此险些没落,后来,南宫家的四祖另辟蹊径,开创出了一套功法,一套可以让凡人,转变成修士的功法。”

  柳寻香眉头一皱,问道:“邪修秘法?”

  “不,这套功法与邪修的秘法不同,他只用于南宫血脉,而且必须是……双生子。”南宫逸轩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南宫颠。

  “因为我是七窍玲珑心,所以,家族选择了我,而要祭祀弟弟,以父亲大人为媒介,同时祭祀弟弟和父亲,我就可以拥有了弟弟的修为,拥有修士的寿命……”

  柳寻香了然,南宫家是想选出一个天之骄子,重掌南宫世家,带领南宫世家走的更久更远,只不过这个代价,有些残忍了些。

  “所以你不愿意,从而被他们关了起来。”柳寻香问道。

  南宫逸轩点点头,说道:“柳兄,你可还记得,当年你我之约?”

  “记得,你助我凝脉,我为你出手三次。”

  南宫逸轩眼中一亮,说道:“如此,第一次出手,我要你送我去丹心剑宗一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