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60章 陈家的恐惧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战斗将在孙和的拳头抵达柳寻香头颅时就已经可以结束的时候,一直手掌却突然死死地握住了孙和泛着金光的拳头。

  “什么!”

  “空手接住城主的拳头...这怎么可能?”

  “还要反抗吗...”

  远处的青衣卫和陈如山眼中都闪过一抹惊诧。

  但所有人都没有孙和心中的震荡强烈,他作为这场战斗的参与者之一,他的感受,可比其他人的要强烈许多,他感觉自己的拳头犹如打在了一块厚重钢精之上,其反震之力让他整个手臂都有些发麻。

  孙和很清楚自己的这一拳有着何种的威力,传这大力金刚身大成之时,这最后的一拳,真能打碎一颗天上的星星,孙和虽然还没有这等修为,大力金刚身也还不到大成,但即便如此,这一招下来,一般的修士纵使调动灵气,也不敢说能硬抗。

  然而这只手掌,还没有动用灵气,只是全凭着肉身之力,硬接了自己的碎星。

  孙和顺着手掌看去,只见柳寻香缓缓抬起了头,用带着血迹的嘴冲他咧开笑了笑,此时的柳寻香面容上多处血迹和伤痕,但他的双眼中,却看不到丝毫的疲惫与虚弱,有的,只是浓浓的战意和嗜血。

  “看在你助我修成神通的份上,我可以不打死你。”柳寻香的声音中听不出虚弱,反而冰冷的让孙和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孙和在之前的交战中就对柳寻香的肉身神通多少也有些猜测,但是他不认为柳寻香的肉身神通会比自己的强,最多也就持平罢了,再加上柳寻香的肉身博战经验明显不如他,所以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战胜眼前这个白发青年。

  但这一刻,他心中在一刹那间闪过了一丝畏惧。

  柳寻香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这一丝畏惧,虽然很短暂,但却很真实。

  孙和,怕了!

  强者之所以为强者,不光是自身的本事够硬,最重要的,是心,心要足够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显然,在孙和露出怯意的那一瞬,他就已经输了。

  柳寻香抓住机会,左手猛然紧握,死死的扣住孙和的右手,与此同时,在他背后的朱雀图也顿时变得更加明亮起来,散出淡淡的黄光。

  唳!

  朱雀图的光芒中带着一声清脆刺耳的鸣叫声,紧接着,柳寻香抬起右脚,狠狠的踹向了孙和的胸膛,孙和眼中戾气一闪,低喝道:“神通,不动如山!”

  没见孙和有任何动作,但他脚下的地面却是轰然碎裂,似乎在孙和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身子就变得极度沉重,甚至不需要他跺脚或者跳起来,其身体的重量就已经足以将地面压的下陷。首发..m..

  但,当柳寻香的一脚踹到了他的胸膛上时,使用了神通不动如山的孙和依旧被踹飞了起来。

  “这他娘的...”孙和双眼瞪得老大,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据孙和本人事后回忆说,当时的他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三人腰粗的石柱子以破空的速度撞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根本容不得他半点反抗,身子就直接被踹飞了起来。

  孙和的身子被踹

  的腾空飞起,但他的一只拳头还被柳寻香握住,柳寻香眼中带着一丝笑意,左脚上前一步,右手顺势抓住了孙和的另一只手,此时孙和的头刚好在柳寻香的上方,当他看到柳寻香眼中的那抹笑意时,一种不妙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柳寻香将他的双手并抓在一起,而后,顺势向着一边猛力摔去,此时的孙和整个人已经彻底成为了一根人棍,被柳寻香狠狠的砸在地上,而后又借力将他拉起,在空中环绕一个半弧之后,砸向了另一边。

  “石老大,这...这也太他娘的凶残了吧。”

  “这...小子,好残暴!”

  “这次躺在床上的,估计是城主他老人家了...”

  一众青衣卫纷纷议论,石宿更是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心看下去,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石宿虽然捂住眼一脸不忍心,但他的指间并没有并进,透过指缝,还能看到他眼中丝丝幸灾乐祸的光芒。

  场中,柳寻香用从孙和手中学来的借势打力,将孙和双手握紧,左右抡砸,很快,在柳寻香的两边,就各自出现了一条一人长宽,五寸深厚的深坑。

  “停...停...老子服了!”孙和用尽最后的力气,喊出了这句他死都不想喊出的话。

  柳寻香将他在空中甩了一圈之后,双手一松,孙和整个人就如同一个人形炮弹,轰的一声砸向了远处的地面,速度的惯性让孙和砸在地面后并没有马上停止,而是继续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在这段距离中,地面再次被他堆起了半人高的石土。

  石宿等人见二人战斗结束,急忙冲上去将丹药喂在了孙和的嘴中。

  柳寻香并没有杀孙和,但孙和的肋骨依旧被摔断了好几根。

  这还是多亏了他自身的大力金刚身,不然,那十几下足以把他给砸的粉碎。

  柳寻香也累的有些不轻,毕竟他的南明离火身才刚刚小成,对于孙和这种早已沉浸在肉身神通多年的修士,还是有些底蕴不足。

  “不打了不打了,你赢了,你和陈家的事,老子不管了,你他娘的爱咋咋滴。”服下丹药的孙和面色稍微有了些气血,立刻摆摆手说道。

  孙和很清楚,眼前这个白发青年没有用修为压制自己,而是选择以他不擅长的肉身神通来与自己对抗,而自己恰巧又擅长肉身神通,所以这一战,他是输的心服口服。

  柳寻香见孙和罢战,也没在死咬不放,翻手倒出两粒丹药服下,然后走到了陈如山的面前,在孙和主动求饶的时候,陈如山就已经开始害怕,不停的用灵气冲击着体内的禁制,但他本身并不擅长禁制,面对在禁制方面已经达到小宗师境界的柳寻香设下的禁制,他没有任何办法。

  看着走到面前的白发青年,陈如山心知自己今日是难逃一死,所幸不在浪费这个力气,而是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何要杀我陈家之人...”

  柳寻香没说话,而是伸出一指,点在了他的额间。

  陈如海在柳家做所的一幕幕,开始在陈如山的脑海中闪过,当画面静止在柳天旭夫妇倒下的那一幕,陈如山双眼中带着惊恐看着眼前的白发青年,说道:

  “你...是...”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其双眼便瞳孔涣散,失去了神采。

  自此,无双城陈家,包括化丹境后期的陈如山在内,一共一百三十七口,全部葬身于柳寻香的手中。

  无双城的杀戮结束,代表的只是柳寻香在复仇之路上离目标更近一步罢了。

  浓郁的血腥之气使得这一刻的陈家,犹如人间地狱。

  柳寻香没有停留,他走到孙和身边,低声道了句多谢后,便身子一晃,直冲城门处而去。

  孙和和一众青衣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不仅没有愤怒,反而还多了一份兴趣。

  “陈家,这次要完了。”

  孙和却摇摇头,回答道:“未必,别忘了,陈如海那个老东西背后站的是谁,这白发修士这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很快,朝中就会有人知道此事,到时候来的人,可就没我们这么好说话了。”

  “那倒是,不过城主,你说这白发青年跟这陈家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能让他不顾后果的来实行这等灭门之事,看着白发青年的做势,显然是要将陈家赶尽杀绝啊。”

  “不清楚,不过能让人实施灭门的深仇大恨无非也就是杀人父母,夺人妻儿,毁人前程这几种,陈家这些年嚣张跋扈,其族人什么腌臜龌龊事没干过,这下他们也算是踢到铁板了,这白发修士,够陈如海这老东西喝上一壶的。

  走吧,今日这事闹的我都有些不好跟朝中交代,对了,石宿,你传令下去,今日之事,任何人不得外传,这白发修士如今距离蜕灵只有一线之隔,不管此次事后他是死是活,都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二人虽然也听闻陈如海在十年前去过一个小镇子追查邪修的下落,而且还把那邪修的家族赶尽杀绝,但谁也没有将这白发修士与那十年前的事联想在一起,毕竟对他们而,邪修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被陈如海所杀,就算不死,也应该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苟活,哪里敢向这样明目张胆的行凶。

  柳寻香出城之后,再次一路疾驰,他的目光依旧冰冷,但眼中的战意却是越来越强,经过这几战,他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这也让他更加明白,要想杀陈如海,甚至杀徐涛,他还需要更强的实力,更多的底牌。

  而这一次,他的目标,是两千里之外的一个镇子,那里,是当年陈家的祖地,其内共有二百一十一口人,全部是陈如海的嫡系宗族长辈。

  清河城,陈家。

  陈如海已经将整个客厅砸了个稀烂,在客厅外,一枚玉简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名跪在地上的族人小心翼翼的将这玉简拾起,这玉简顿时闪烁着青光,将内部的信息投了出来。

  “陈城主,孙某无能,未能护住陈家无双城分支所有族人,那白发修士修为强悍,我与石统领二人联手亦被重创,陈家如山家主在内,一百三十七口,全灭。”

  这名族人看着玉简上的信息,拿着玉简的手不停的颤抖着,从这冰冷的文字上,他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这一百三十七,可不仅仅是一串数字,而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