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58章 来自城主级强者的对战邀请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拳直接将眼前的青衣卫轰开之后,柳寻香的灵识顿时散发开来:“今日来此,是为与陈家了结私怨,无关之人,还请莫要插手。”

  灵识中掺杂着丝丝生死道意,灵识中的声音也带着冰冷和杀意,在这无双城内浩浩荡荡的传递开来,城池中的凡人在听到后,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石宿和陈如山二人更是面色一变。

  “入道的化丹境巅峰修士!”

  “蜕灵境修士...不像啊...”

  石宿毕竟是无双城的统领,见多识广,所以在柳寻香的灵识释放出来后,他立刻就判断出了眼前这个白发青年的修为。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同样突兀的在石宿的耳边响起,石宿面色凝重,随后,他一招手,将本都在结阵的青衣卫又统统唤了回去。

  陈如山看着眼前的一幕,怒道:“石宿,你做什么!”

  石宿带着歉意冲陈如山苦笑了两声,说道:“对不住了陈家主,此事,是你和这位小兄弟的私事,我们无双城就不参与了。”

  陈如山面色难堪,他从石宿的称呼和话中的字句已经听懂了意思,石宿作为无双城的统领,能让他出手的人或许有一些,但能让他收手的人,在这无双城却是不多,要真说有,可能除了他本人之外,也就只剩下城主和监察使者二人了。

  “孙和...”陈如山看向东南方向,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有了青衣卫的插手,柳寻香更加放开了手脚,虽然他也不知道青衣卫为何会这么简单就收手,但这个结果,却是让他很满意。

  陈家族人本就都受了伤,而且修为除去陈如山之外,基本上没有了化丹境修士,所以柳寻香现在就像是饿狼冲进了羊群,等待他的,只是一边倒的屠戮。

  一具具身体倒在了地上,逐渐变得冰凉起来,陈如山的脸色,也由愤怒逐步变为恐惧,眼看着剩下的还活着的族人没有多少,他怒喝一声,然后自己率先遁空逃窜。

  “逃!”

  陈如山的声音将这些已经被柳寻香吓的呆滞的族人唤醒,还没死的纷纷反应过来,开始向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柳寻香眼神冰冷,他再次双手掐诀,刚刚出现的猩红禁制再次从他额间脱落,随着他右手一抛,猩红禁制顿时迎风见长,以陈家为中心的百里之内,如同被一个血色的瞳孔盯上,所有人的行动都骤然变得缓慢下来。

  这种缓慢,不是行动上受限,而是他们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不断流失,使得他们开始眩晕导致的缓慢。

  “退,速退!”一旁的石宿在见到这猩红禁制出现时便带头往后暴退,之前柳寻香拿这禁制对抗陈如山的时候他都在一旁看的清白,这禁制,单独对决的话,他也没信心能从其手中逃出一命。

  一名陈家的青年仓皇之间,顾不得太多,直接催动体内灵气燃烧自己的精血用来对抗身体的迟缓,以便能迅速逃出这上空如瞳孔一般的禁制,只不过当他在催动精血燃烧时,还没等他身形行动,整个人就瞬间化作一道烟雾,被上方的禁制吸收。

  这名青年,整个人

  连皮带骨,都被蒸发了。

  猩红禁制以血为基,其唯一的作用就是吸收血液,青年燃烧精血,使得体内的精血沸腾,无疑是加速了猩红禁制对他的吸收,所以猩红禁制自然不会对他客气。

  猩红禁制属于上古十二妖禁之一,如今知道的人已然不多,所以这青年死的倒也不算冤枉。

  但青年的下场却是让其余的陈家族人心底生寒,一些本来也想燃烧精血逃跑的陈家族人见此,都乖乖的放弃了这个心思。

  在禁制的另一处,两男一女三名陈家修士面色焦灼,不停的吞服丹药挪动身子,希望尽快能够掏出禁制的范围,但,一道白影从远处急速掠过,三人眼中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便彻底化作三具冰冷的尸体,坠落下去。

  柳寻香此时的眼中满是恨意,他每杀一人,脑海中便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在家的一幕幕。

  阿爹为了他,四处奔波,纵使不能让他踏上仙路,也要护他一生无忧,阿娘同样,从小操心他的衣食住行,长大了操心他的婚事,无时无刻不在照顾关心着他,而这所有的一切,都随着陈如海的到来,彻底从他的世界中消逝。

  尤其是陈如海,利用凡人的灵魂做引,燃烧灵魂,万里咒杀他的那一幕。

  众所周知,灵魂是世人存在的根源,燃烧灵魂的痛苦超越了世间一切的酷刑,而他的爹娘,仅仅只是凡人,却因为他,而承受了就是连修士都未必能承受住的痛苦,更可恨的是,灵魂燃烧,就意味这彻底从这个世间消失,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陈如海的手段何其毒辣,柳寻香对陈家的恨,又该是何其的深。

  至于选用他爹娘的灵魂为引,则是因为血脉原因。

  他是柳天旭夫妇的亲骨肉,只有用其至亲之人的灵魂做引,才能无视距离,直接将他咒杀,当时柳寻香体内若非有着神秘灰雾,恐怕那一夜,他也死在了那个小书斋里。

  所以柳寻香恨陈如海,恨柳龙,但他更恨自己。

  他明白,这件事是因自己而起,若是自己没回家,若是自己没有走上修真一途,若是自己没有跟随苏炤灵离开镇子,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所以他是柳家的罪人,同时,他也必须要替柳家,替爹娘讨回这份债。

  而在这讨债过程中,所犯下的一切血与罪,他也愿一力承担。

  至于陈如海为何要杀自己,柳寻香也很明白,所谓邪修,不过是因为当权者因为忌惮而给与的一个身份,而这个当权者,就是所有出生便有着修灵,日后的修士。

  命由天定,带有修灵的人一出生就比没有修灵的人要高贵,因为他们能掌握凡人所不能掌握,甚至畏惧的力量,所以他们可以统治凡人,奴役凡人,他们是高高在上的,是尊贵不可侵犯的。推荐阅读sm..s..

  而没有修灵的人,就只能过着短暂而平凡的一生,他们岁不过百,看不尽这世间的繁华,他们肉眼凡胎,甚至,都看不到这上空,真正的天。

  修士的统治,逐渐腐蚀了凡人的心,所有的生命都开始觉得,修士统治着这个世间是理所应当的。

  正如当

  年邋遢老头的那个故事当中,那名书生,因为他是凡人,所以他不配得到爱情,即使是堂堂千古圣院,教化众生的地方,也是这么冷漠的看着书生被修士践踏摧残,因为身份所带来的荣光,已经让他们麻木。

  所以,这世间有了邪修,这种能以凡人之身,掌握与修士相抗衡的力量的人。

  邪修的存在,就是对修士的一种挑衅!

  邪修与修士的战争,说到底也无非就是争夺这个世间话语权的问题罢了...

  柳寻香是无辜的,他爹娘的死,可以说是邪修与修士之间战争的牺牲品。

  柳寻香不是无辜的,因为从他走出镇子时,他就已然站在了这个世间的对立面。

  柳家被灭族,近百人的家族活下来的只有四人,这种灭族,就是一种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统治地位的手段,而这种手段的体现,便是陈如海以化丹巅峰的实力,去屠戮一个凡人家族,去虐杀凡人。

  所以,如今他柳寻香血洗身为修真家族的陈家,也是因果循环。

  “你们陈家,都该死!”柳寻香的眼中泛着淡淡的红光。

  一柱香后,猩红禁制从空中消失,整个无双城陈家,除去最高权者陈如山外,全族一百三十六口人,无一人生还。

  柳寻香此时的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脸上的有着点点血迹,原本清秀的脸庞这一刻看上去显得有些狰狞,他看着已经坐在地上,身子不断颤抖的陈如山,冷声说道:“到你了...”

  陈如山全程目睹了眼前这个白发青年的罪行,此时的他,在也没有了之前的稳重和高傲,有的,只剩下浓浓的恐惧。

  “小兄弟...不,不,前辈,我们陈家究竟何事惹怒了您,我们可以赔偿,需要法器,丹药,灵石,炉鼎,只要您开口,我们都能给您,只求您能饶我一命。”

  柳寻香冷笑一声,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看向远处石宿,确切来说,是出现在石宿身后的那名男子。

  这男子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是个光头,穿着一身无袖的皮甲,手臂上的肌肉如同虬龙缠绕,看上去孔武有力。

  他看到柳寻香的目光看着他,点头笑道:“在下无双城城主孙和,道友修为高深让孙某佩服,不过眼下道友已经杀了陈家一百三十六口,纵是有恨,也该泄愤完了,这陈家主,能不能请道友看在孙某的面子上,饶他一命。”

  这男子,便是无双城城主,孙和。

  柳寻香看着他,沉默片刻,说道:“我与陈家之仇,不共戴天,陈如山今日,必须死。”

  孙和看着柳寻香眼中的坚定,也猜到了这青年与陈家之间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毕竟陈家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可谓是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不然他也不会传音让石宿停手。

  但他终究还是无双城的城主,这陈如山,也还是无双城的人。

  孙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说道:“道友与陈家的恩怨,孙某实在不愿插手,但道友今日来我无双城灭陈家满门,孙某身为城主,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理,所以...还请道友,赐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