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46章 离别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放下笔,双眼中满是迷茫,但此时他的脑海中却是异常清醒,犹如看客一般看了自己这三十年的经历。

  这三十年的生死离别,在他的脑海里,融汇成了两个玄之又玄的字,生与死。

  生死,本就也是动静之道的一种,生为动,死为静。

  这世间万事万物,都起于生,终于死。

  生死运转,其本身也是轮回的一种变化形式,这种变化,贯穿在他三十年的生活中每一个点滴之中。

  修士拥有漫长的生命,但是这种生当中,却无处不透露着死的陷阱,而凡人,虽然生命短暂,但他们却格外珍惜这有限的生命。

  不管是富贵一生,还是贫穷一生,他们都活出了自己的意义,活出了对生的态度,而柳寻香十年人间,要懂得,就是这种态度。

  十年修士,他明白了死的意义,十年人间,他体会到了生的真谛。

  “天道...生死...”柳寻香双眼依旧迷茫,唯独口中在无意识的呢喃着。

  窗外天边,启明星划破黑夜的帷幕,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经过这一夜的作画感悟,柳寻香如今已经彻底看到了自己的道...

  他的道,就是那个一。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而那消失的一,就是道,就是柳寻香的道。

  生死之道!

  柳寻香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清明,店铺内,他的画已经堆积的有半指之厚,在这半指厚的画里,浓郁的杀气已经近乎实质。

  看着这深红的色的浓稠之物,他眼中闪过一丝邪芒,只见他伸出手指,轻轻一点,这深红色的浓稠之物顿时在空中扭曲挣扎,逐渐形成一个深红色的圆润珠子。

  “杀气凝珠,没想到误打误撞,居然修成了杀神的道法,太上戮心决...”柳寻香看着手中的珠子,眼中的欣喜之色溢于表。

  十殿试时,白刑天下令,十殿试第一名将会成为杀神少主,继承杀神千人骑和杀神白越的道法,成为大秦第三代杀神。

  在这当中,柳寻香机缘巧合下去了千年前的超级宗门雾隐宗,回来后,以化丹境修为横扫万雄关修士,被白刑天钦定为杀神少主。

  并在他回宋之前,将杀神白越的道法《太上戮心决》传给了他,这《太上戮心决》在他回宋在家的那段时间就一直在参悟,也明白了修炼这道法的第一步,就是要能做到杀气凝珠。

  柳寻香看着手中的杀气凝珠,眼中闪过思索之色,低声喃喃道:“复仇,确实需要有所准备....”

  将目光移到身旁的画卷上,柳寻香双手掐诀,一道道禁制开始从他手中跳跃出来,融入了这画卷之中。

  随着禁制越来越多的涌入,这些画卷也开始变得像有生命一般,开始挣扎蠕动,只见这些纸张开始如同腐烂了一般,相互融合在了一起。

  一摊乳白色的液体在这桌上缓缓的旋转,形成了一个白色的漩涡,融化的画卷越来越多,但这滩白色的漩涡大小却没有任何改变。

  当最后的一副画卷的边角融化进了这漩涡之后,他将手中的那枚杀气凝珠也扔在里面,杀气凝珠进入漩涡之后,柳寻香再次掐诀,手指在空中轻点,一

  道滔天的煞气开始出现在这简朴的书斋之中。

  猩红禁制,再现!

  猩红禁制是大秦万雄关的守门禁制中的一个禁制节点,更是千年前,超级宗门的血煞宗十二妖禁之一,煞气浓郁程度,可想而知。

  而柳寻香要做的,就是将这禁制,和杀气凝珠融合在一起,锻造出一件法器,一件复仇的…法器。

  猩红禁制成型后,在柳寻香邪异的笑容中,也融进了这白色的漩涡。

  随着杀气凝珠和猩红禁制的融入,白色的漩涡也开始变色,由乳白色变为了猩红之色,如血一般的猩红之色。

  但这些,还不够!

  柳寻香在漩涡变色后,瞬间调动体内的灵气火种,虽然柳寻香的修灵陷入沉睡,但这灵气火种,却是一直都没有熄灭,只是旋转的速度比平日里要慢上许多,而且火焰也没有平日里那么明亮罢了。

  灵气火种急速转动,一股炙热的灵气顺着柳寻香的经脉传到了他的手掌。

  嘭

  一团淡黄色的火焰瞬间在柳寻香的手掌升起,柳寻香右手托着火焰,左手掐诀,将桌上的白色漩涡隔空唤起,挪动到了灵气火焰中。

  时间一点点流逝,店铺外的青云大街上,已经开始有出早的小贩开始活动,店铺内,柳寻香煅烧法器已经足足两个时辰了。

  这种状态,即使他是化丹境修士,也感觉到有些吃力。

  但好在,这白色漩涡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凝形阶段....

  “如今这材质可塑性极强,但是我要凝聚出什么样的法器呢...”柳寻香想了想,眼中闪过一抹明亮。首发..m..

  灵气火焰离手,柳寻香双手腾开,再次掐诀变幻,火焰中的白色乳液随着柳寻香的手决变幻,也开始逐渐成型。

  最终,在天色大亮的时候,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方印出现在了柳寻香的面前。

  这方印一掌大小,其上还雕琢着一尊人像,这人像没有具体的相貌,唯独就是一个形状,

  这身影,正是柳寻香十年修士中的杀戮化身,这方印,就是柳寻香生死之道,十年死道在这世间的形态。

  血红色的方印在光芒下晶莹剔透,如同血玉一般,让人看一眼就有种嗜血的奇异感觉,柳寻香看着这方印,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既然你是我入道的法器,那就叫你生死印好了。”

  血色方印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佛在回应柳寻香的话语一般。

  生死印触手冰凉,但柳寻香却感觉它与自己有种血脉相连的亲近之感。

  他将这生死印缩小后一口吞下,存放在了体内灵气火种之内。

  就在柳寻香做完这一切之后,店铺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柳叔,你起来了吗?该吃饭了。”

  柳寻香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右手一挥,再度恢复了之前的苍老样子。

  “来了来了...”

  柳寻香慢慢的将门打开,铁牛和周平二人正拎着饭盒在门后站着,见到柳寻香后,周平张来小手,颤颤巍巍的凑过去抱住柳寻香的腿,奶声奶气的说道:“柳爷爷睡懒觉...”

  铁牛也笑了笑,说道:“柳叔,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平日里这个时候你

  可早早的就起床了,今日没见到你,我就直接敲门了。”

  柳寻香看着这父子二人,心中闪过一抹涟漪。

  “没事,昨晚作画,睡晚了些。”柳寻香摸了摸周平的脑袋。

  “你啊,年纪大了,不能再怎么熬夜作画了,有时间还是要多休息休息。”铁牛叹了口气,将食盒放在桌上,然后替柳寻香将摇椅给搬去了门外。

  柳寻香看着正在搬摇椅的铁牛和坐在门栏上吃馒头的周平,他有些苦涩的开口说道:“铁牛,柳叔...要走了。”

  “哦,那你吃完饭在出去遛弯呗。”铁牛下意识的回答道,他还没听出柳寻香话中的意思。

  柳寻香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铁牛身子突然一滞,猛然回头说道:“叔,你这话啥意思啊,你要去哪啊?啥时候回来啊?”

  “我要离开这里,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在回来了...”柳寻香看着呆滞的铁牛,黯然的说道。

  眼前的这个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这十年里,这孩子十年如一日的照顾着自己,一日三餐,一日一酒,不论风雨,从不间断。

  在铁牛心中,或许是真的把自己当做了亲人长辈,而柳寻香心中,又何尝没把他当做自己的后辈。

  柳寻香缓缓地走到摇椅旁,端起粥,说道:“铁牛,这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柳叔本就不是这帝都的人,终究还是要走的。”

  “叔,为什么啊?你...你你这..”

  铁牛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经过十年的相处,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柳叔,是个苦命的人,他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孑然而来,孤苦清寂,所以铁牛心中一直暗暗发誓,一定要给他养老送终。

  “叔,你是不是有啥难事?”铁牛还是有些不死心。

  柳寻香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自从铁牛成亲后,他就在也没有像这样摸过他的头了:“铁牛,还记得叔给你说过一个事吗,叔要去找她了。”

  七年前,少年的铁牛曾问过柳寻香为什么不娶媳妇,那时候柳寻香告诉他,自己心中有喜欢的人了,而且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去找她,这件事,铁牛知道,他一直都记得。

  铁牛眼中一亮,但神情依旧有些暗淡,说道:“叔,我记得,但是你可以把她接回来啊,为什么不回来了呢?”

  柳寻香看着躺在摇椅上,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有些事你不懂,铁牛,你还记得叔曾经画过一直朱雀图吗?”

  “记得。”铁牛不知道柳寻香为何突然说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柳寻香画的每一幅图,他都记得。

  “那你记住,若有一天,帝都上空飞过一只朱雀,你就带着你的一家,离开帝都,可以吗?走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帝都。”柳寻香盯着铁牛,一字一句的说道。

  “朱雀...为什么?”铁牛问道。

  “不要问这些,你只答应叔,你能不能做到。”

  在铁牛的记忆中,从没见过眼前的柳叔像今天这样严肃,所以他下意识的点点头,将这件事记在了心中,即使他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柳寻香满意的笑了笑,躺在了摇椅上,闭上双眼....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