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45章 不疯魔,不成活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距离柳寻香上次作画,还是两年前,如今眼看入道就要在收尾的阶段,所以柳寻香想看看,自己现在距离自己心中的道,还相差多远。

  夜色渐深,柳寻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画的是什么,也没有刻意去引导自己的意识去画什么,他所做的,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在纸上走着。

  “癫狂道意,依恋道意,那我的道意又是什么呢……”

  渐渐的,一团淡墨水影出现在了这张画纸上,这墨影开始的颜色最深,越到后,墨色越淡,淡到最后,几乎看不到还有墨水的影子。

  良久,笔停,柳寻香缓缓睁开眼,看着纸上的一笔画,摇头笑了笑,别人的道意都是那么强悍,自己的道意,难道就是这个“一”吗。

  放下笔,柳寻香颇有些惆怅的走到窗前,看着上空的明月,突然,他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诧异。

  他明明记得,自己刚作画的时候,还不到前半夜亥时,而现在天上的月色,却已经过了后半夜的子时!

  也就是说,他仅仅画这一个“一”字,就用了几乎两个时辰。

  可他明明感觉自己只用了不到几个呼吸而已....

  柳寻香转身再度拿起这张纸,看着上面的墨痕,眼中的明亮之色越来越重。

  少许过后,柳寻香深深吸了口气,拿出数十张纸将其在桌面铺好,这一次,他有一个想法,他要继续画,而且不在是单一的画某一个人或物,他要画很多很多....

  十年人间,入道之期近在眼前,现在的他,已经看到了所谓的道,所以,这次他准备借助庞大的作画数量,将自己逼到极限。

  借助突破极限的那一刹那,从而,一举入道!

  不疯魔,不成活。

  柳寻香眼中瞳孔微微颤动,即使最后失败,但经过这一次的极限,应该也可以让自己在距离道的路途上,更进一步。

  这样一来,以后只要灵气足够,他就可以随时寻一个契机,入道蜕灵。

  而他今日要画的,便是他记忆中,从他踏上修真之路以来,迄今为止,所杀的每一个人!

  柳寻香十岁离家,在前往国教院时遭遇到雨夜袭杀,在这段过程中,他的双手始终干净白皙,没有沾染一丝一毫的血腥。

  他真正的杀伐血路,是在他,身死重生之后....

  而他杀的第一个人,就是王盘山大墓中的化丹境修士,马熊山。

  当时的马熊山,体内先遭遇了残灵吞噬,后面又遭受赵大田的重创,墓地塌陷后九死一生逃到地面,又遇到前来的此地搜查的修士摧残,一身修为几乎崩溃。

  但即便如此,那时候的柳寻香杀他依旧很是费力,几乎用尽了一切手段,才一点点将他耗死。

  很快,马熊山的画像就出现在了他的画纸之上,尤其是马熊山脸上的狰狞和眼中的惊恐,时隔多年,动笔下去才知道,他最后的样子在柳寻香的记忆之中依旧是那么的清晰。

  看着马熊山的画像,柳寻香面容平静,若不是马熊山贪恋自己身上的胎元,最

  后又怎么可能死在自己的手上。

  将马熊山的画像扔到一旁,柳寻香开始了第二个画像,这个画像上的男子身材瘦弱,颧骨略高,看上去一副尖耳猴腮的样子,在这男子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这个小盒子里是一个圆润的丹药丸子。手机端sm..

  此人,便是柳寻香踏入修真界,所杀的第二个人,大秦万雄关阴关将士,李立。

  当日的柳寻香初入阴关,被一名叫张华的将士带领自己去办理准骑手续,结果在领取丹药时遇到此人,这李立因为背靠准骑张淮,行事嚣张跋扈,更是在打输之后,企图偷袭击杀柳寻香。

  若不是因为张华替他抵挡了那致命一击,恐怕柳寻香在那时,就迎来了自己重生之后的第二次死亡。

  但也正是因为李立,才让柳寻香看明白了这修真界的险恶,也正是因为张华的死,才让柳寻香在后面的日子里,学会了犯我者,必杀的道理。

  将李立的画像扔到一旁,柳寻香的手没有停止,这第三幅画,画的也是一个青年男子,这男子,就是李立的靠山,杀神千人骑上生准骑张淮。

  想起这张淮,柳寻香心中泛起了丝丝波澜,当时张淮因为李立的死,导致他没能顺利晋升正骑,从而将这一切的仇,全部算在了柳寻香的头上,更是在柳寻香闭关的时候,杀了他准骑府所以的下人婢女。

  而也正是这张淮,教会了自己,杀人,就要杀绝的道理,不然,他们这些人就会像毒蛇一般随时窥伺在你周围,想疯狗一般将怨恨撒在你周围的人身上。

  准骑府的一具具尸体,不断地在柳寻香的脑海闪现,他手下的笔也越来越快,仅仅半盏茶的功夫,张淮的画像就已经彻底画好了。

  看着张淮嘴角的那一抹狞笑,柳寻香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嫉妒和恨,往往就会让人失去理智,一旦成为疯子,离毁灭也就不远了。

  一张张画像在柳寻香的笔下成型,每画完一张,便被他放在一旁,慢慢的,一旁的成品画越来越多,而在这些画中,也都散发着一丝丝微薄的杀气,这些杀气单张都很稀薄,但是随着画越来越多,这杀气也就变得越来越重。

  隐隐的,这无形的杀气已经在画上浓厚的已经开始有些淡淡的红雾....

  店铺外,青云大街上,开始起风了,树叶被风刮的沙沙作响,在这寂静的夜里,就如同一个疯子的笑声一般,令人悚然。

  此时与柳寻香一墙之隔的周铁匠铺子里,铁牛下意识的将被子往身上裹了裹,黑暗中,依稀还能听到铁牛梦中的呓语:“三伏天的,怎么这么冷....”

  柳寻香没有注意到这些,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画中,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自己记忆中的人,全部一一画出来。

  旁边堆积的纸张越来越多,纸张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柳寻香的手也越来越快,双眼中也渐渐开始出现血丝……

  画画本就是门费精力的辛苦活儿,更何况像柳寻香这样一刻也不休息的作画,这种状态,俨然接近了疯魔。

  随着画的人物越来越多

  柳寻香感觉自己的灵识好像已经跳出了身体,宛如一个看客一般,坐在自己的记忆长河边上,默默的看着这些浮现在自己脑海中的画面。

  从弱小,到强大,从当年的一个懵懂孩童,成长到了如今,城主级的化丹强者。

  他听了邋遢老头的忽悠,走出了镇子,经历了死亡,从蜕灵境的邪修手下捡回了一命,他经历了离别,埋葬了邋遢老头和辛姓老者后,独自一人踏上征程。

  在大秦,他孤身一人,在大秦的迷雾中挣扎求生,进入了大秦杀神千人骑,本以为可以好好的修炼,等到修为有成就能回家。

  结果没想到,杀神千人骑,就是活脱脱的炼狱,在那里面,没有任何人性可,所有人都像是蛊虫一般被豢养在内,今日你不吃别人,明日别人就会来吃你。

  为了自保,亦或者是为了自己心中那或许存在的一丝善良,他斩杀了张淮。

  而后又被白刑天放逐到阳关,在那里,他结识了平安镖局,跟着他们一起闯荡江湖,圆了自己儿时的梦,可没想,这一行,却是彻底将他的命运颠覆。

  他遇到了他儿时的仇人,那个在他十岁时,雨夜袭杀的臭名昭著的势力,蛇窟。

  蛇窟的残忍第二次重现在了他的记忆中,他救了平安镖局,但这世间,仙凡有别,他的修士身份给他带来的,没有友谊,而是敬畏。

  是的,平安镖局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开始敬畏他,他们无法在像之前一样一起坐着喝酒吃肉,那种江湖豪情,在身份的差距下,变得荡然无存。

  离开平安镖局后,他寻地突破,结果召来了天罚,命由天定,这是这个世间的规矩,而他,犯规了,上苍拨乱反正,欲要将他抹去。

  在这一次天罚中,他失去了他最后的朋友,灰鸦。

  那个嘴碎,嘴欠,也别不招人喜欢的灰鸦,为了救他,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伤痕累累的他,遇到了南宫城的主人,南宫逸轩。

  南宫逸轩帮他重塑经脉,为的,就是让他替自己走下去,在这条反抗天的道路上,走下去。

  南宫城一别,他打算回到万雄关,结果半路得知当初的平安镖局的一行人出事,他愤然之下,转身重回南宫城。

  为了凡人朋友,为了那短暂的江湖日子,他不惜暴露无瞳之身,血洗南宫城。

  柳寻香的手依旧不停,随着这些回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这白纸上出现,记忆依旧在不断流逝,画面也越来越快,最后,所有的场面,定格在了三年前,大年三十的那个夜晚,他爹娘的坟墓之上。

  他的脑海中,他的眼中,剩下的,只有那块冰冷的墓碑....

  二十年前,他离开家,在镇子头跪在了爹娘面前,那时候的他本以为回不来的会是自己,然而二十年后,他回来了,他依旧跪在地上,只不过,回不来的却是自己的爹娘....

  “十年孩童,十年修士,十年人间,轮回原来是个圈...…”

  柳寻香手中的笔,停了。

  店铺外的风,也停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