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30章 十年人间(4)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不以为意,自己端着酒杯喝了起来。

  黑衣书生同样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因为你身上的道韵太斑驳杂乱,就好比与你画画的一笔一捺,你东画一笔,西画一笔,纵使你的每一笔都铁划银勾,但纵观这整张白纸,却是被你涂得漆黑一片,杂乱无章,不堪入目,毫无观赏可,明白吗?”

  柳寻香静静听着下文,结果这黑衣书生却不在说话,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没了?”

  “没了...”

  柳寻香看着黑衣书生一脸平淡的样子,有些气急,说道:“前辈你借着这道韵之事,把我大骂一顿也就算了,只是这骂完之后,您难道就不该告诉我解决的办法吗?”

  “方法?”

  黑衣书生沉默,看样子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柳寻香说的这个问题。

  片刻后,他起身在店里来回踱步了两圈,然后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明亮,说道:“有了!”

  只见这黑衣书生右手一挥,整个人的气息顿时蓦然大变,给人一种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瞬间便威严起来的感觉。

  虽然他体内依旧没有灵气运转,但是整个人的气息却变得如渊如狱,恐怖而深不可测。

  柳寻香眼中瞳孔猛然一缩,其体内的灵气竟自行跟着黑衣书生的气息开始在体内转动,这让柳寻香心中对这黑衣书生感到一丝惊讶。

  尤其是在他发现即使是当初南宫城的那位换胎境老祖的气息,与眼前的这黑衣书生相比,也是如萤火与之皓月时,他心中对这黑衣书生更加忌惮了起来。

  这黑衣书生,很强!

  好在这气息只是一瞬,便立即消失。

  店铺外的行人依旧来往匆匆,没有人注意到这殿内的变化,柳寻香在这气息消失之后,才缓过心神,再次恢复到之前的老态,说道:“前辈,那边还有个娃娃,经不起您折腾,您老还是收收您的修为吧。”

  黑衣书生看着他,哼笑了一声,说道:“小鬼,看好了,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入道。”

  说着,这黑衣书生全身的气息陡然一变,一股与之前如渊如狱厚重的威压不同,这次的气息中带着极致的癫狂之意。

  这癫狂之意刚刚出现,柳寻香顿时下意识的将手中的酒杯捏碎,整个人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更甚至,连他体内沉睡的修灵,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癫狂的气息如同疾风骤雨,在这小小的书斋内肆虐,但奇怪的是,这气息没有一丝泄露出去,店铺外一切如旧。

  门楣砖瓦丝毫不动,甚至连坐在一旁床榻上的周平,也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笑呵呵的在那啃着纸团,不受丝毫影响。

  但唯独,柳寻香整个人额间青筋暴起,他甚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似乎要被这气息给撕个粉碎,而他,却是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若单就如此,还不算恐怖,真正让柳寻香战栗的事,是他体内的灵气竟然随着这黑衣书生的灵气,开始逐渐被同化。

  也就是说,在这股癫狂之意中,柳寻香的灵气已经彻底成为了黑衣书生的灵气,只要这黑衣书生愿意,他能直接将柳寻香体内的灵气全部抽走,化为己用。

  而柳寻香,则将因为灵气被抽离,导

  致境界下跌。

  “小鬼,道化己用,才是真正的入道,而我现在释放出的,就是癫狂之道,只有感悟道韵,将道韵的点连成线,在由线构成画,最终的这幅画,就是入道,明白了吗?”黑衣书生带着丝丝邪气的笑了笑,右手再次一挥,加持在柳寻香身上的癫狂道意瞬间风清云淡,消散无影。

  柳寻香眼中满是骇然,这黑衣书生释放癫狂道意的时间不长,但就这么短短几息的时间里,柳寻香却是感觉自己像是过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几千年一样。

  这股癫狂道意,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强行压住心神,右手颤抖的拿起桌上的酒壶,狠狠地灌了几口,许久后,他才缓缓平静下来,体内的灵气也再次消失在了他的经脉之中。

  “这就是蜕灵境修士才能拥有的入道吗....”柳寻香无意识的低声呢喃道。

  他虽然十年里经历颇多,但真正的蜕灵境修士,他还真的没接触几个,其中印象最深的,也就是当初大墓里遇到的邪修赵大田,只是当时的赵大田并没有释放出道意,所以柳寻香才觉得蜕灵境修士也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

  但现在想来,当初的赵大田,面对一群名不经传的化丹小辈,或许压根就没认真对待,若是换做现在,恐怕柳寻香自问是没有胆子像年幼时一样,正面挑战蜕灵境修士了。

  黑衣书生看着柳寻香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说道:“一般不是同境界而,没有修士会在对敌时直接释放道意,而是将这道意蕴藏在神通之中,而且我早已入道多年,这道意的深刻也不是一般蜕灵境能比,你今天算是赚了。”

  柳寻香看着黑衣书生,苦笑了一声,心中却是将这话记在了心中。

  “道意....道...意境...”

  “还不明白?”黑衣书生看到柳寻香眼中的疑惑,问道。

  柳寻香双眼失神的看着他,眼中瞳孔有些涣散,黑衣书生轻声叹了口气,问道:“还会打架吗?”

  柳寻香下意识的点点头。

  “行,我带你去打一架你就明白了。”黑衣书生起声说道。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不行,这娃娃还在这呢。”

  黑衣书生被他一句话给气笑了,说道:“很快的。”

  “世间没有白吃的饭食,你为何如此帮我?”柳寻香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当初凝脉境时,也是这黑衣书生教了他剥脉的方法,才成就了他的凝脉境。

  如今,又来帮他体会道之意境,助他蜕灵,所以他很好奇这当中的为什么。

  黑衣书生说道:“你既然知道没有白吃一说,又何必再问,以后我自会找你要回这段因果的。”

  柳寻香想了想,点点头。

  黑衣书生古怪的笑了笑,一把抓住柳寻香的肩膀,右手一挥,瞬间便消失在了店铺之中。

  再出现时,二人已经在一座大山深处,而这眼前,就有着一座宗门。

  “这宗门的老祖就是蜕灵境修士,你去跟他打一架就明白了。”黑衣书生看着门口的石门说道。

  柳寻香却是瞳孔微缩,这四周之地,显然已经远离帝都甚远,而在刚才,他明显看到这黑衣书生并没有撕裂空间,也没有踏入虚空之中。

  显然这黑衣书生用的

  也不是缩地成寸,道融天地。

  没有蜕灵境的撕裂空间,也没有感悟天地之道而领悟的缩地成寸,却能让自己瞬间出现在千里甚至万里之外的宗门禁地……

  能有这种手段的,在当今修真界,只有一种神通,那就是蕴象境的改天换地!

  这黑衣书生,是蕴象境大能!

  可他身上在施展神通时却又没有丝毫的灵气运转迹象,这一点,就算是蕴象境大能也不能坐到这样才对……

  这些猜测和疑惑让柳寻香对黑衣书生涌现出深深的忌惮。

  “怎么,怕了?”黑衣书生见柳寻香没回答,以为他是害怕与蜕灵境修士斗法。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这是什么宗门,你直接把我带到这禁地,就不怕被这宗门发现吗?”

  黑衣书生又沉默了,片刻后,他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柳寻香,说道:“带上这个冰丝面具,修为低于我就看不穿你的真实面目。”

  柳寻香将信将疑的接过盒子,打开后,一股淡淡的寒气扑面而来,而在这寒气之中,正放着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

  柳寻香散开灵识,只见这面具上刻着数十道复杂的禁制,不过好在这些禁制都只是有着阻挡灵识的效果,除此之外,也无其他。

  他这才放心的将这面具带上,黑衣书生在一旁将柳寻香的举动都看在眼里,但也没说什么,反而有些赞赏之意。

  带好面具的柳寻香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面容阴鸷的青年,与他之前的样子天差地别,他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不过我们就这么进去,别人一个宗门老祖,怎会跟我这化丹后期的小辈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黑衣书生神秘的笑了笑,说道:“我自有办法。”

  说完,见柳寻香还是一脸不信任的盯着自己,顿时咳嗽了一声,再次说道:“你不信我?”

  “恩。”柳寻香很老实的回答。

  “打不过我也能带你跑总行吧。”黑衣书生显然是被柳寻香给气到了,手袖一挥,率先走了进去。

  柳寻香也不敢真把他惹火,只好跟着他一起进了这无名宗门的禁地。

  刚一进去,柳寻香耳边便传来一句苍老的声音。

  “哪里来的无知小辈,竟敢擅闯老婆子的闭关之地!”

  这声音穿透力极强,似乎根本不经过人耳,而是直接钻进脑海一般,震的柳寻香微微有些头晕。

  黑衣书生却是冷笑一声,说道:“小辈?你也配?”

  话音落,眼前的环境顿时如同镜碎,只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妪正盘膝坐在柳寻香二人面前不远处,这老妪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的幻境迷阵竟这么轻松就被人破去,眼中有些凝重。

  “你们是谁?”

  黑衣书生面色一变,双眼淡漠,面色平静的看着老妪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来此只是让你跟他打一架。”

  “打一架,哼,你好大的口气,我堂堂一代宗门老祖,蜕灵境修士,你让我....”

  “打!”黑衣书生面色一冷,厉声低喝道。

  只见这老妪身子一震,双眼顿时迷茫了起来,紧接着,在柳寻香不可思议的双眼中,这;老妪缓缓站起身子,恭敬的说道:“打...”

  “出法随!”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震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