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29章 十年人间(3)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家豆腐铺子的老板正好出门,看到了经过门前的柳寻香,急忙谄笑着跟他打招呼。

  这些年,因为徐嫣逢年过节不间断地给他送金银,使得柳寻香在这数年里积攒下了不少钱财,周边的铺子也都看在眼里,所以一旦谁家有个什么急事,就都会拎着好酒来柳寻香的铺子里找他借些钱财。

  而柳寻香本身对着金银之物也不看重,加上这本就都是些邻居,所以也都是有求必应,谁来借都给。

  但柳寻香从来都是借了也就借了,也不去催人家还钱,这些店铺的老板慢慢的也就能拖一天是一天,一来二去的,这整个青云大街上,几乎隔几家铺子就有一家两家是欠着柳寻香银子的,因此只要是见到柳寻香出门,一个个立马都热情的不得了。

  “恩,年纪大了,得多走动走动。”柳寻香冲他点点头,打着家常。

  这豆腐铺子的老板嘿嘿笑道:“瞧您说的,您这身板硬朗着呢,对了,柳掌柜,这一会儿啊,您回来的时候,我这给您弄些上好的豆浆,您拿回去喝着,等喝完您觉得可以,后面还有我就还差人给您送来点。”

  柳寻香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说道:“我不是来找你催银子的,你不用这么紧张,这豆浆,你自己留着卖就行。”

  这豆腐铺子的老板,也是找柳寻香借过银子的。

  豆腐店的老板搓搓手,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两声,但还是坚持要差人把这豆浆给柳寻香送去,柳寻香也不在推辞,任由着他去。

  青云大街的一头是国教院的山脚,另一头的一边就是一条内城河,此时的天气,温度适宜,正合适出来遛弯,河边也围坐着不少老弱妇孺在那玩耍,柳寻香也喜欢这里,所以只要没什么事情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坐上一坐。

  见到柳寻香来,这河边的人,有熟悉的都笑着跟他打着招呼,柳寻香也一一回应着,他虽然喜欢来着,但是很少跟这些人一起扎推唠嗑,每次都是独自一人找个地方,安静的坐着,这些人也知道眼前这个儒雅的中年人话少,所以也很少去打扰他,除了一些孩童,偶尔会围着他转圈躲猫猫。

  “你这七年的时间做的很不错,身上的道韵越来越重了。”在柳寻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柳寻香没有回头便猜到了来人是谁,对他而,在这大宋,能找到他的人,只有那日在清河城监察府门前拦住自己的黑衣书生。

  “你来了。”柳寻香平淡的说道。

  黑衣书生从他身后走了过来,也不嫌弃这地上的灰土,学着柳寻香一样,就这么坐在了地上。

  “你变了很多。”黑衣书生看着眼前波光凌凌的水面说道。

  柳寻香笑了笑,说道:“你却是一点也没有变。”

  对于这个神秘的黑衣书生,柳寻香这些年多少也对他的来历有了些猜测,一个体内根本没有丝毫灵气的凡人,却能让柳寻香每次见他,都会有种颤栗之感,这本就是一种几乎不可能的事,加上这黑衣书生,从第一次在大秦见他

  的时候,到如今最少也有近十年。

  而在这近十年里,他的样子却始终不变,若是凡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黑衣书生自然也明白柳寻香这句话里的意思,但却没有接话,而是说道:“十年人间,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种方法来入道...”

  柳寻香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前辈当年在监察府的时候,难道没看出来?”

  黑衣书生对于他口中突然改口的称呼感到有些好笑,回答道:“只能感受到你身上有道韵存在的痕迹,却是感受不到你是以何种方法来入的道,现在看来,你这入道的法子,倒很是高明。”

  “前辈谦虚了,和前辈您这样的大修士游戏人间相比,晚辈这里,只能算是如浮游一般在这世间挣扎罢了。”柳寻香闭上眼,将身子缓缓躺在背后的草地上。

  黑衣书生眼中流露出一丝怅然,将话题转移过去,说道:“剩下的三年内,你必定入道,到时候你有什么打算?”

  “报仇。”柳寻香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报仇之后的后果,这帝都内换胎,蕴象境的老怪不计其数,而且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宋皇在....”

  柳寻香沉默了一会,坐起身子说道:“可柳家族人的血不能白流,我爹娘的也不能白死。”

  说完,柳寻香缓缓站起身,向着书斋的方向走去。

  临走前,他留给了黑衣书生一句话,黑衣书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声叹息了一句。

  “我是答应不拦你报仇,可你真的能报的了仇吗....”

  柳寻香回到店铺时,铁牛正好出来倒铁水,看到柳寻香回来,他笑着喊到:“柳叔,回来了,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把酒给你拿一壶出来。”

  柳寻香点点头,就这么站在门口,铁牛的儿子慢慢的从店铺里半走半爬的向着柳寻香的身边过来,然后用胖乎乎的小手扯着柳寻香的衣摆,这孩子跟铁牛小的时候很像,也是长得虎头虎脑的,刚好是学着说话的时候。

  “柳..爷..爷爷..抱...”

  周平边说着,两只小手边张开,向着柳寻香扑腾着。

  柳寻香笑了笑,弯下身子,将他抱了起来,和铁牛小时候一样,这孩子经常见到柳寻香,所以也就把柳寻香当做了自己家的人,从不认生,有一次,乘着铁牛夫妇二人不注意,这孩子就这么自己爬到里书斋,将柳寻香画废了的纸团全部掏出来,在地上玩的不亦乐乎。

  没一会,铁牛便拿着酒壶走了出来,柳寻香接过酒壶,抱着周平去了自己的店铺,铁牛看着柳寻香步履蹒跚的背影,心中没由来的泛起一阵苦涩,七年了,柳寻香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他又何尝不是看着柳寻香一点点变老。

  七年前,柳寻香在铁牛眼中,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柳叔,他一直都记得,那个时候的柳叔,清秀的脸庞,笔直挺拔的身子,总是给人一种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安全感,可如今,随着岁

  月流逝,他的柳叔,也老了。

  铁牛还记得,当年自己的这个柳叔还跟自己说过,说他有喜欢的人,等到有一天,他就会去找他,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铁牛始终没有见到他去将那个喜欢的女子带回来,只不过如今的他,比起当年懂事了许多,知道有些事,不能在问。

  铁牛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自家的铺子,他爹周铁生如今已经不打铁了,这打铁的手艺和生意,也就全部落在了铁牛一人身上,这让铁牛肩膀上的压力更重了些,陪伴隔壁这个柳叔的时间,也更少了些。首发..m..

  所以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尽量让周平去隔壁店里,替自己陪陪这个孤寂的柳叔。

  就在柳寻香回到店铺没多久,那黑衣书生的声音便再次从门外传了进来:“原来,这里就是你是入道的地方。”

  柳寻香将周平放在床榻上,又扔给了两个纸团让他自己玩耍,自己则拿着酒壶,灌了一壶糙酒。

  “喝吗?”柳寻香问道。

  黑衣书生却将目光放在了这些字画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说道:“狍鸮,三线金蝎子,狼兽,赤蛛,烛九阴...”

  柳寻香取出一个杯子,给他到了一杯,看到黑衣书生站在一副画着红色巨蟒的画面前,问道:“它是烛九阴?”

  这幅红色的巨蟒,还是当年他刚离家那会,在王盘山内把他追的跳崖的那条巨蟒,虽然柳寻香把他画了出来,但是却一直不知道这巨蟒叫什么。

  黑衣书生端起杯子放在鼻尖嗅了嗅,叹道:“浊酒红尘,不错。”然后走过来,慢慢解释道:“不过这巨蟒准确来说,并不是烛九阴,而是烛九阴和虺结合而生的一种异兽,名叫烛虺,这烛虺可是难得的上古遗种,如今的修真界可是早已没有了,你居然还有幸见到过,厉害。”

  “运气吧,你慢点喝,这酒我自己都舍不得多喝。”柳寻香平淡的说道。

  与他而,这些已经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黑衣书生一杯下去,显然有些没过好瘾的样子,眼睛又盯上了柳寻香的酒壶,柳寻香见他如此,眉头一皱,说道:“你跟着我来这,确定不是因为闻到了我身上的酒气,惦记着我铺子里的这点酒吧?”

  黑衣书生轻咳了一声,说道:“我有这么没出息吗?”

  “有...”柳寻香心中有些鄙夷,这黑衣书生就差没把这个有字写在脸上了。

  “....”

  “算了,算了,我也不白喝你的酒,你这七年里,十年修士,十年凡人,由仙出凡,再由凡入仙,方法确实没错,身上的道韵也的确越来越重,但是你知道为何到现在为止,你都只能感受到道的存在,却无法捕捉到道的痕迹吗?”黑衣书生说道。

  柳寻香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当初他强行入动静之道,虽然成效斐然,但是也让他自身遭受了大道反噬,若不是他修为不够,恐怕当时他就不是只吐一口血那么简单,拿起酒壶给黑衣书生再次倒上一杯,黑衣书生白了他一眼,嘀咕道:“市侩...”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