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27章 十年人间(1)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炉子里的炭火忽明忽暗的跳动着,温度的升起驱散了店铺内的寒冷,但是却驱散不了柳寻香身上的那股悲意...

  “入道...入道...”柳寻香看着面前爹娘的画像,低声喃喃。

  他不知道自己十年究竟能不能入道,但他知道,蜕灵境修士之所以强大,就是在于他们入了他们自己心中的道,这个道,便是他们心底深处最为刻骨铭心的一段记忆,他们通过感悟这段记忆,从而获得一种来自心灵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是爱,可以是恨,可以是哀,可以是悲.....

  然后凭借着这股来自心灵的力量,就可以突破境界,成就蜕灵。

  这件事说起来或许很简单,但是想要把这种刻骨铭心的记忆化作力量,是何其困难,放眼这整个堪称准至尊国的大宋,修士千万,但其中真正能踏入蜕灵境的,又能有几人。

  柳寻香缓缓闭上眼,不在刻意去感悟这动静之道,而是静静的回忆自己这二十年的记忆,从他自己在儿时的时光,那段时光有爹娘,有玩伴,有属于他的欢声笑语时光,在到十年离家,遭遇生死,历经磨难,有敌人,有算计,再到如今...

  一幕幕画面不断的在他脑海里闪烁交替,出现,消失,再出现,再消失....

  体内的灵气随着柳寻香的记忆在此在体内翻滚着,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运转,是灵气自发的运转,没有柳寻香的引导,灵气运转的越来越快,那始终禁锢不动的修为瓶颈,也抖动的愈发厉害了。

  灵气的运转渐渐透过柳寻香的身体,一粒粒肉眼看不见的白色光点开始从四周显现,慢慢的汇聚在了他的身边,灵气越来越多,甚至连店铺外,都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如同萤火虫一般,如同满天的星繁一般,明暗跳动,似灭似绚烂。

  而此时的店铺内,密集的白色的光点将这里面凝聚的如同云海一般,如晦如梦幻....

  柳寻香就这么静静的坐在这云海之中,双眼紧闭,渐渐的,一滴泪水从他的脸颊滑落,掉在了床榻上。

  啪......

  晶莹的泪珠如同珍珠,砸落在床榻上,摔的粉碎,细微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店铺里是那么的清晰,而就在这滴泪珠砸落的刹那,周边的云海瞬间全部收缩到了柳寻香的身体内,与此同时,柳寻香的体内传来了一声清脆入耳的声音。

  就像是一个瓶子突然被摔碎的声音,又像是厚重的堤坝被洪水冲垮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只有柳寻香自己听得到,柳寻香定下心神,他知道,自己打破了瓶颈。

  这一刻,柳寻香历经三年沉淀,终于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突破到了化丹后期。

  良久,柳寻香缓缓睁开双眼,呼出一口长长的浊气,虽然突破了境界,但是他的眼中却是没有半点喜悦,但他却不知,化丹后期的修士,即使放眼在这东域,也都不在是弱者,他更不知,在这东域,每天都会有修士因为无法晋升境界,而寿元耗尽,化作飞灰消失在这天地之中。

  柳寻香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挂着字画的木柜,却是微微诧异了一下,这当中很多字画,竟莫名的额全部被毁掉了,而剩下还有些没有被毁掉的,其上的道韵却是比之前,更加厚重了些。

  柳寻香缓慢的起身,将这些毁掉的字画慢慢的收拾起来之后,走到门前,将店门打开,一股独属寒冬的冷风带着零碎的雪花猛然吹了进来,使得屋子里好不容易蓄积的丝丝热气再次被横扫一空。

  此时还未到子时,街上还有些店铺亮着零稀的烛火,柳寻香走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冷气,就这么静静地额靠在门栏上看着帝都上空的烟花。

  就在这时,隔壁的铁匠铺子突然打开了门,铁牛率先提着一个大食盒子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外站着的柳寻香,顿时高兴的喊道:“柳叔,你是不是知道我们要过来啊?”

  柳寻香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铁牛身后,周氏夫妇紧随铁牛身后走了出来。

  地面的积雪被他们一家三口踩得嘎吱作响,柳寻香笑了笑,将这一家迎进铺子,一进门,铁牛便耸动着鼻翼,到处嗅了嗅:“柳叔,你店铺里好奇怪啊,像是有种清晨在深山中的气息,闻着带一点点凉意,但是闻了之后好舒服,让人还想闻。”

  柳寻香摸了摸他的头,没有解释,他刚刚突破境界,将四周的灵气全部吸到了这店铺之中,使得店铺里宛如雾凇云海,这灵气自然会有些残留,而灵气这种东西,在某个特殊的条件达成时,或者是极度浓郁的时候,凡人也是可以感受的到,这就是为何很多凡俗的修道之人都会去深山老林中,为的就在在清晨初阳刚刚升起时,吸收那一刻的灵气,从而达到养生的效果。

  对于柳寻香的不解释,铁牛也早已习惯,他知道自己这个柳叔总是这样神神秘秘的,似乎藏了很多秘密,但是他也从来不去问,只是将目光再次放到了柳寻香新画的字画之上,周氏夫妇则急忙将食盒里的酒肉拿了出来。

  “柳家兄弟,以往大年三十你都回家了,所以也就没来,今年你没回去,我和娃他娘就想着你一个人在这,多少有些冷清,所以就把年夜饭带来,咱一起整点。”周铁生搓了搓冻的有些僵硬的手说道。

  铁牛娘则麻利的打开食盒子,只见食盒子里放着六盘精致的菜肴,荤素搭配,还有两壶糙酒,柳寻香看了他夫妇二人一眼,只是笑笑,也不说什么,这近四年的相处,柳寻香早已知道了这夫妇二人是什么样的人,眼下这周氏夫妇虽说一切正常,但是眼神却又些闪躲,行为也有些拘束,来此,多半是有事要与自己说。

  盒子中精致的菜肴和香气将一旁的铁牛也吸引了过来,铁牛看着这些菜,咽了咽口水,伸手想去抓,却被铁牛娘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将他给打了回去,铁牛只好讪讪的坐在柳寻香的旁边,默不作声。

  柳寻香喝了一小盅酒,见着夫妇二人依旧不开口,便主动问道:“周大哥,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需要我帮忙?”

  周铁生面色一僵,但又立马反应过来,急忙

  摇头说道:“没...没啥事,来,咱喝酒,喝酒。”

  柳寻香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他,也不端酒杯,一旁的铁牛却小声嘀咕道:“不就是想借点银子吗,有啥不好开口的.....”

  周铁生顿时老脸一红,冲着铁牛骂道:“小兔崽子,你等一会回家的....”

  铁牛顿时脑袋一缩,埋头赶紧吃着菜,柳寻香哑然,他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周铁生也是眼看着事都说出来了,也就没再隐瞒,而是猛地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嘶了一声后,红着脸说道:“既然话都说出来了,我也就不扭捏了,是这样的柳家兄弟,这不,娃年后就要结婚了吗,这结婚,一生就这么一次,总的风光点,至少不能让人闺女嫁过来受了委屈是吧,但是你也知道,这帝都不比老家,酒席宅子仪式样样都得花钱,所以...所以我想跟你借点银子。”

  柳寻香看着周铁生的样子,哈哈大笑两声,顺带着将一块牛肉夹给铁牛,问道:“不知道周大哥需要多少?”

  周氏夫妇二人对视了一眼,周铁生咬咬牙说道:“一...一两金子就行。”

  铁牛娘却是用肘子撞了他一下,周铁生低头瞪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就一两银子,年后最多仨月...仨月我就能还你。”

  柳寻香嗯了一声,起身走到后面的柜子里,柜子里都是这些年,来店里的客人买字画的金银之物,柳寻香随手拿出一袋子走了出来,将这袋子放到了周铁生的面前,周铁生小心翼翼的拎起来,顿时面色一变,急忙说道:“这个,柳家兄弟,这也太多了些,我...我我未必还得起啊。”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不用还,铁牛这孩子也算是我一眼看到大的,他成亲,我这当叔的本就应该给份子钱的,而且这三四年里,我在这里吃喝都在你们家,一分钱都没给过,这些,多的就当是这些年的酒钱好了。”更新最快s..sm..

  “这...这...”周氏夫妇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周铁生只好冲着铁牛说道:“娃子,赶紧给你叔磕头。”

  铁牛冲着周铁生做了个鬼脸,但还是很麻利的冲着柳寻香咚咚咚磕了三个头。

  “谢谢叔。”

  柳寻香没有阻拦,而是任由他磕了,在他心里,或许也早就将眼前的这个孩子当做了自己的晚辈吧。

  等到铁牛磕完头,周铁生眼眶有些泛红的说道:“柳家兄弟,我是个粗人,不怎么会说话,只能说,只要你柳家兄弟在这青云大街上一天,我们家就每天给你送一壶酒,你住十年,我们就送十年,只要你不嫌弃老哥哥我的酒。”

  柳寻香点点头,说道:“不嫌弃。”

  这一夜,二人喝了很多酒,期间铁牛和他娘还回去过两次,每一次都拿了不少菜和酒,这二人就这么边和边聊,知道夜半,醉醺醺的周铁生才被铁牛和他娘二人扛着回去,但这个汉子的手里,却一直将这一袋子金子紧紧的握住。

  柳寻香目送他们一家回去后,才关上大门,回到了房间的床榻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