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26章 又是一年三十夜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秋去冬来又一年,这一年里,柳寻香看到了生来病死,看到了岁月变迁,这让他对于动静之道,也逐渐更加深刻了些。

  这三年里,他除了过年前后,会关上门之外,其余的时间,他没有出过一次远门。

  而这关门,也是因为回家祭奠双亲,每年过年最为热闹的时候,他都会带香烛酒肉,回到那个那小镇子里。

  但他没有在回过柳家,只是偶尔路过时,会站在远处默默的看上一会。

  三年里,柳龙没有在回到他师尊那里,而是选择留在了镇子,守护着柳家。

  他和素素也在今年,守丧之期过后就打算成亲,而堂姐柳亦雪,也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这人就是当年的那个车夫,陈清。

  柳寻香背后查过这个陈清,是隔壁浠水镇的一家农户之子,会一些打猎的本事,就去清河城混口饭吃,后来就加入了柳天中的忠义帮,结识了柳亦雪,倒也是个憨厚本分之人,而且对柳天中也很是敬重。

  对此,柳寻香也很满意,他早就不想在让柳家的族人,在牵扯到当年的仇恨之中,柳家的仇和罪,由他一人抗住足以。

  因为有着徐嫣的关系,所以这三年里,柳寻香的铺子也在这大街上名气高涨,虽说买客依旧不多,但是却比刚来的半年里,要好得多,而且来买的人当中,十有八九,也都是国教院的亲随。

  一来二去,这书斋在国教院内也有了不低的名声。

  柳寻香并未因此而影响,他的心境依旧平和,他回到这里,为的只是感悟动静之道,从而借此突破境界。

  所以这些名利对于他而,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身外之物,只是他用来入道的工具罢了。

  天空之上飘下了朵朵雪花,柳寻香坐在店铺门的摇椅上,眯着眼睛向天上看去,如今距离他来到帝都,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三年守丧之期已过,所以今年的他决定不再回家,而是继续留在这帝都。

  虽然满身的悲意在这三年里已经略有所淡去,但他却还是偶尔会在清明节这种时日,在后院烧一些纸钱一类的。

  这是他跟着街道的一些店家学的,他也不知道这世间的轮回究竟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这种做法会不会有用,所以只能当做一种缅怀和祭奠。

  年前也会有这样的仪式,但柳寻香已经不怎么出门,所以买蜡烛纸钱的事,后面都是铁牛帮他代买。

  铁牛也好奇过的问过他这些是烧给谁的,不过柳寻香只是笑笑,没有回答,铁牛知道这当中一定有很多伤心的事,也就懂事的没有在问过。

  柳寻香拿起一旁的酒壶,就看到街上远处,铁牛拎着一大包蜡烛纸钱快步的向着他的这个方向跑来,柳寻香看着他的样子,眼中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

  眼前的这个孩子,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

  过了今年的三十夜,铁牛也就十九岁了,按照宋国的习俗,这个年纪的铁牛,就已经可以结婚成家。

  年初的时候,周铁匠托人给铁牛说上了一门亲事,是隔街一家当

  铺的女儿,柳寻香也见过,长得还算标志,对柳寻香同样也很敬重。

  铁牛老远就看到了坐在门栏处的柳寻香,顿时眼睛笑的跟月牙一般,喊道:“柳叔,我帮你买回来了。”

  说着,还不忘将手里拎着的香烛提起了晃悠两下。

  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起身将这香烛接了下来,等到罢街过后,天色暗淡,柳寻香拿着一个铜盆放在店铺门边。

  此时的青云大街已经有了约莫一指厚的白雪,街上星星点点,也有一些店铺的邻居同样拿着香烛在门口祭拜。

  铁牛在帮自己家收拾好了碗筷后,便也跑了过来,替柳寻香在地上捏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雪堆,用来插香。

  铁牛将冻得通红的手放到嘴边不断的哈气,一边问道:“柳叔,你为啥不找媳妇呢,我觉的我爹给你介绍的那孙家的闺女就挺不错的,还有徐姐姐,我琢磨着,这徐姐姐八成也对你有那么点意思,不然为啥这几年,逢年过节她都来看你,人家一大姑娘的,你觉得呢?”

  柳寻香叠着纸钱的手一滞,眼中闪过一丝悲意。

  当时他回家的时候,他的阿娘也跟他阿爹说过这件事,说要替他寻一门亲事,只是后来出了太多的事,也就没有机会了。

  如今听这铁牛提起,不禁有些感慨,或许自己也是该找个媳妇,将她带回去给爹娘看看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叔叔有喜欢的人了。”柳寻香笑了笑,温声说道。

  铁牛哐的一下站起身子,满脸惊讶的说道:“真的啊?谁呀,我见没见过?”

  “她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等到有那一天,我就会去找她....”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追忆之色,脑海中没由来的,浮现出了那半截手镯。

  铁牛嘿嘿笑道:“所以叔你来这帝都,就是做生意想赚大钱,然后回去娶媳妇的对吧。”

  柳寻香点燃了香烛,慢慢站起身子,摸了摸铁牛的脑袋,看向了帝都上空的烟花说道:“是的,叔叔来这帝都就是为了赚大钱,然后好回家娶媳妇。”

  铁牛顺着柳寻香的目光看去,看着那天空中绚丽的眼花,眼中依旧清澈明亮。

  “柳家兄弟,娃子,过来吃饭咯。”铁牛娘在门后喊了一嗓子,将这二人的喊了回来。

  这几年,柳寻香几乎就相当于住在自己店铺,吃在隔壁店铺,只要到了饭点,要么就是他们夫妇二人来喊自己,要么忙的话,就让铁牛把饭菜送来,俨然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一顿普通的家常饭吃的格外漫长,期间,周铁匠说想让柳寻香帮忙写些帖子,因为年后的铁牛就要成亲了,柳寻香又正好会写字儿,所以这差事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柳寻香也不推辞,立马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二人边吃边商量着铁牛的婚事,使得坐在一旁的铁牛脸上红扑扑的,有些不好意思。

  饭后,柳寻香拎着一坛子酒从铁匠铺子里走了出来,就这么坐在了自己的门栏上,冬天的夜很黑,雪花从上面飘洒下来,看上去就像

  是虚无之中,突兀出现,没有根源。

  柳寻香仰着头,靠在门上,让冰凉晶莹的雪花落在他的脸上,雪花遇到温度,迅速化成了一滴细小的水珠。

  柳寻香用手指将这脸上的水珠擦到指腹,指腹的水珠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凝聚成了一朵晶莹的雪花。

  柳寻香看着这朵雪花,轻轻一吹,这雪花离开指腹后,在空中再次化作水滴,落在了地上。

  此时的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在加上这一幕本就细小甚微,所以也并没有人察觉。

  天空越来越暗,凛冽的风声已经能让人听到呜呜的声音……

  雪夜之下,青云大街的地面异常明亮,但前后望去,除了还在大街上的柳寻香之外,街道上再无一人,就连那些个店铺,也都早早的关上门,一家人围着火炉,享受着冬夜的温暖与陪伴。

  柳寻香轻轻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一抹落寞孤寂之色,下意识的将身上的棉衣裹了裹,他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对他而,其实这种天寒之冷其实算不得什么,真正让他冷的,是这大街上的万家灯火。

  孤独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当明明有很多人在你身边时,你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融入触碰到其中的时候才会从心底冒出的。

  柳寻香这一刻,便是如此。

  书斋的门吱呀一声缓缓关上,整天大街上,除了书斋的店铺里漆黑一片,其他的店铺都是灯火通明。

  柳寻香躺在床上,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寂之感涌上心头,离家十年,他从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般想家,只可惜,他再也没有了家.....

  第二天,天色大亮,街上依旧静悄悄的,柳寻香早早的就起了床,此时的他整个人身上都透着一股淡淡的垂暮之气,显得异常苍老。

  他知道,今天又是一年的大年三十,所以很多店铺都在家准备着年夜饭,不会开门做生意。

  蹒跚的将店门打开后,他又拿出一把扫帚,慢慢的将门前堆积了一夜的雪扫到一旁,然后又拿出抹布,将店铺内的书柜统统擦拭了一遍。

  做完这些后,他才回到柜台前,再次拿出纸墨,开始继续做字画。

  “柳叔,早啊...咦,叔,你店子里怎么这么冷。”门外,铁牛提着炭火走了进来,刚跨步进来,就冻得一个哆嗦。

  柳寻香停笔,笑着看着他,点点头。

  铁牛麻利的将这炭火收拾出来,没一会,这冰冷孤寂的店铺里便升起了一丝微弱的暖意。

  柳寻香则走到后面,拿出一沓子写好的喜帖递给他,铁牛结过,随手打开一张看了看,顿时挠挠头,羞涩的笑了笑。

  等到铁牛回家后,柳寻香才继续拿起笔,一字一画的慢慢写着。

  很快,又是几张字画写好被放在一旁,柳寻香看着这一张张字帖和画像,其上有柳重如,有柳父,有柳母...

  他将二老的画像摊在桌上,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意,但这笑意之中,却是包含着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悲...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