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25章 代价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凉风吹过,清河城监察府门前除了些落叶在沙沙作响之外,空无一人。

  镇子外的后山上,几座墓碑前,柳寻香独自跪在这里,今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山中的寂静与镇子里的热闹恍如两个世界,一声声爆竹声预示着旧的一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在这个宋国举国欢庆的日子,谁也不知道,那荒山孤坟上,有一名青年,正将自己慢慢的蜷缩起来,独自哀悼着自己双亲和族人。

  柳寻香看着墓碑上爹娘的名字,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当年一腔孤勇,只想着自己要去看看这繁花世间,去与这天道,与这世间的规矩斗上一斗,但现在想想,与天斗,与这世间斗,自己当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三番五次的与死亡擦边,天劫之下更是显些万劫不复,好不容易回到家,却因为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再次背井离乡,可即便这样,却还是有人不肯放过他,竟以他二老血肉灵魂为引,施展咒术,欲要将他咒杀在万里之外。

  柳寻香神情恍惚的跪在地上,思绪回想到了儿时在这镇子的时光。

  “我为何要修道...修道修道,修到现在,我没了爹娘没了家,这道,还如何去修?”

  低声的呢喃轻轻的在山中回荡,随着冷风消失在了空中。

  叮铃铃,叮铃铃...

  远处的山上,隐约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响,紧接着,一道脆生生的童谣传进了柳寻香耳朵里。

  “杏花树,开白花,养女莫送帝王家,年前一郎刚上山,年后二郎裹尸还,养女哭声陪死人,只道棺材是自家...杏花树,开白花,养儿莫要见道家,若是问我今岁几,就称还没道缘呀,狗儿叫,猫儿抓,吓得道士回老家。”

  稚嫩清脆的童声将柳寻香的目光吸引过去,只见对面的山腰上,一个青衣小童,正坐在一头黄牛的背上,顺着相间的小路向着镇子走去,这小童拿者一根小柳枝,两只腿就这么吊这晃荡,直到这小童离去了很久,柳寻香才回过神。

  “养儿莫要见道家,对啊,做修士,有什么好呢...”

  当年的邋遢老头就曾经告诉过他,凡人若是逆天而为,妄图染指天道规矩,就会遇到天道的惩罚,而这大年三十,本是万家灯火齐明,举家团圆的日子,他柳寻香却要在双亲,族人的坟墓前忏悔恕罪。

  这就是他逆天改命,忤逆天道的代价!

  没有人能逃得过宿命,即使他柳寻香踏上了修真之路,度过了天道雷劫,也不行。

  “天道,天道,命由天定,我有罪,你可以冲着我来,可你,为何要对我的亲族下手,他们只是凡人而已,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柳寻香看着爹娘墓碑上的字,想到了柳亦雪说的话。

  他的爹娘一直都没有怪过他,对啊,这世上哪里有爹娘会怪自己的儿子的呢...

  “轰隆隆...”

  漆黑的夜空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的亮光,一道白色的闪电如同渡劫的巨蟒在空中翻腾,仅仅眨眼一霎,柳寻香心中一惊,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这一雷给炸出去老远,直接从田坎上滚了下

  去。

  柳寻香顾不得自己身上多处焦黑,急忙手脚并用的爬了上来,结果眼前一幕,让他整个人都呆滞在了这里。

  柳天旭夫妇二人的坟墓冒起了阵阵烟雾,而这坟墓的石碑,也被这一雷劈去了一半...

  因为柳家是被监察使所杀,罪名也是包庇邪修,所以柳龙也不敢让这些坟墓过于风光,只是简单的下葬,所以墓碑之类的材质本就算不得上佳,在加上这一雷下来,整块碑剩下的已经不足三分之一...

  世俗中,骂人最狠也不过是祖坟被雷劈。

  而今天,大年三十的夜晚,上苍就当着他柳寻香的面,硬生生毁去了他爹娘的碑。

  天道轮回,不可逃脱!

  这是对柳寻香的警告,也是对他的惩罚!

  他因为有两生花,所以在晋级化丹的时候,两生花替他蔽去了天道,躲过了一劫,他原以为一切都已经无事,谁曾想,这天道。竟然在这里等着他。

  柳寻香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一口鲜血溅洒在了剩下的墓碑之上,整个人双眼一黑,昏倒在了地上。

  等到柳寻香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他缓缓的睁开眼,看到的,还是那熟悉的屋顶,这是他儿时的房间。

  他回了柳家。

  原来他的二叔父女二人在家中,看到了这道闪电,察觉不妙,连夜摸黑上山,结果就看到晕倒在柳天旭夫妇二人墓碑前的柳寻香,这才将他救了回来。

  柳寻香失魂落魄的下床,却无意间,看到挂在胸前的白发,爹娘之墓遭到天道惩罚的那一幕,让柳寻香一夜白头...他将一缕发丝拿在手中,惨笑一声,这不是修灵之身,他这头白发,是悲到极致所产生,再也无法变幻回去了。

  房门大开,柳亦雪端着药碗进来,看到柳寻香和他那一头白发,眼泪没止住,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赶紧擦了擦,不想在引起柳寻香的悲意,强撑着说道:“弟弟,把这药喝了吧。”

  柳寻香置若罔闻,依旧呆滞得看着自己的满头白发。

  柳亦雪将药放在桌上,轻声说道:“三叔和叔母的碑,柳龙已经让人重新修缮了,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柳家如今只剩下我们这一代的三人,你若是还这样,你怎么替我们柳家报仇。”推荐阅读sm..s..

  “报仇...”柳寻香呆滞的双眼微微转动了一下,呢喃道。

  柳亦雪见他有了反应,急忙说道:“对啊,你不是答应我们,要替柳家报仇吗,那你就应该振作起来,而不是这样一直失魂落魄,你知道吗,其实柳家所有人,爷爷,大伯,我爹,三叔在内,没有人怪过你,你是邪修也好,你不是邪修也好,但不能否认的是,你是我们柳家一来,最为出色的族人。”

  “对...报仇...”柳寻香木讷地下床,端起了药碗,一饮而尽。

  柳亦雪见他喝了药,眼中满是欣喜,说道:“对,你要振作起来,你是修士,柳家的仇只有你有能力去报,什么邪修不邪修,当你真正成为了最强的修士,你看谁还敢欺负我们,对了,你等着,姐

  去厨房给你做些吃的,你已经昏迷了十几天,一定饿坏了。”

  说完,柳亦雪急忙跑了出去,一路直奔厨房。

  没多久,柳亦雪便端着一碗清粥和一碟小菜进来,但是房间中早已空无一人,唯独桌上,放着一段用鲜血写下的小字。

  “当我再回柳家时,必带仇人头颅来见。”

  柳寻香还是离开了柳家,同上次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唯独这张血书,被柳亦雪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她相信,她的这个弟弟,一定会说道做到,她和柳家,愿意一起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柳寻香再次回到了帝都,回到了这个小书斋,只不过这一次,他决定一直留在这里,直到自己入道为止,因为只有入道,才能有资格去复仇,去替他自己犯下的罪忏悔与救赎。

  在柳寻香回到书斋后,年已经过完了,对于隔壁周家的问询,他只是说家中有事,所以匆忙离开了,周铁生一家也没怀疑,只当他是回老家过年去了。

  至于这一头白发,柳寻香用了法术作为遮掩,虽然白发依旧是白发,但是在凡人眼中,还是如以前一般,是黑发。

  唯独铁牛发现,自己的这个柳叔自从这次离开回来后,整个人似乎比以往更沉闷了些,身上也总是带着丝丝若有若无的悲意,只是他还年少,并不能理解这种东西,叫做悲。

  时光如水,匆匆流逝,一晃眼又是数个寒暑,柳寻香在这帝都中,已经住了接近三年,这三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宋国的大比,也在这第三年里落下帷幕,夺得头筹的,是国教院的一名女修士,唤做苏炤灵。

  而在这三年里,七皇子的亲随徐嫣,也从不间断的带些金银酒水来拜访柳寻香,只是每次来,柳寻香都很是淡漠,双眼中毫无神采可,不过偶尔柳寻香也会问她一些事情,徐嫣也从不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如数告知。

  在徐嫣的话中,他知道了这大比是东域诸国都会举行的,为的就是五十年后的九国会盟,同时,他也得知,大秦的国比也早已结束,只是相比其他几大至尊国,秦国的头筹就显得有些让人莫名。

  听闻秦国大比的第一名,直接被人内定,而这个人,就是四年前,大秦的王牌军队,杀神千人骑的那个从未露面的杀神少主,对此,柳寻香只是摇头笑了笑,没再关心。

  铁牛家因为与柳寻香的关系,所以徐嫣暗地里也很是照顾他家的生意,这点柳寻香看的明白,对于徐嫣的这点小心思,他也从不说破,所以铁牛的个头儿,也在这三年里蹭蹭上涨,身子也比之前愈发壮实了。

  这青云大街上的店铺,也有几家换了新的面孔,对面烧饼铺子的大娘,也因为儿子在老家买了新宅子,将她接回去带孙儿,这烧饼铺子,也就转了一家新的布纺。

  周铁生夫妇二人半生都在铁炉旁边,随着年纪大了,身子也跟不得年轻的时候,岁月轻而易举的便在他们二人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

  不过有一点就是,这周家夫妇二人,在这三年里,倒是为柳寻香的亲事费了不少力,只不过每次柳寻香都是婉拒绝。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