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19章 修真法宝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到周铁生离开后,柳寻香走进后院,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店内。

  当柳寻香再出现在店铺时,他的面前便多了些笔墨纸砚,看着面前这些东西,柳寻香小声嘀咕道:“我的字也还可以,但要说和什么大家相比,自然还是相差的十万八千里,所幸我也没指望靠这个生活,就当打发时间好了。”

  将粗糙的纸张铺好,柳寻香拿起砚台开始细细的磨着,不一会,砚台里便出现了一股黑色的墨汁,独有的墨香也随之飘散开来。

  柳寻香拿起笔,蘸了蘸墨,开始在纸上静静的写着。

  渐渐的,在柳寻香的脑海中,再次回想起了当年离家的那一幕,从离开家,到王盘山大墓,再到大秦,雾隐宗,最后到柳家,到这帝都,这当中经历的所有事,都开始一幕幕浮上他的心头,不知不觉中,他体内的灵气也开始自行的运转起来,顺着他的笔尖儿,慢慢的融入到了这张白纸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再次黑了下来,青云大街上的喧嚣和这间铺子里的寂静显那么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这间小书斋在这纷扰的尘世有些格格不入,等到柳寻香再次回过神来,他看着面前的白纸之上,上面已经洋洋洒洒些了约莫二百余字。

  柳寻香看完之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再次提笔在这幅字帖上写上三个大字。

  归思帖!

  尽管这张帖的纸张和笔墨都算不得上佳,但上面的字却仿佛有种灵性,丝丝灵力从这字里行间散发出来,让人触目便有种浓浓的游子思家的悲意。

  “归家,归家,天下之大,何处才是家....”柳寻香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这思归帖,苦笑一声。

  沉默了许久之后,柳寻香将这归思帖放在一旁,再次拿出一张白纸,整个人继续沉浸在其中,默默的开始写着。

  夜色渐渐深了,青云大街上的人也逐渐少了,整天大街上,到最后只剩下这书斋一间铺子还亮着烛火,在这清冷的夜色中,显得有些孤寂...

  一天一夜不眠不休,对于柳寻香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些年在外,遭遇追杀时,他经常一逃就是数个日夜,中途还要应付修士的截杀。

  远处的天边,一道微光划破天际,将黑夜与这世间分割开来,青云大街上,出早的商贩又开始挑着扁担匆忙的摆放着摊位,此时柳寻香的面前,已经约莫有了四五张字帖,奇异的是,这些字帖,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灵气。

  每一张,都带着不同的气息。

  看着最上面的一张《大宋庚子元年秋杀帖》,柳寻香眉头微皱,这张字帖是这几张字帖中,唯一一份散发着浓烈杀伐之意的字帖。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九州。”柳寻香叹了口气,起身将这些帖子全部挂在了周围的墙壁上,但唯独这份秋杀帖,他将其卷好,装进了字帖筒中,放在了一架书柜的最上方。

  秋去冬来,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柳寻香每天除了必要的盘膝修炼参悟动静之道外,便是在店铺中写着字帖,与一个月前相比,

  店铺里的字帖明显多了起来,其中有些书柜上,已经堆放起了诸多字卷。

  这些字卷有的是直接挂在墙上,有的则卷好收放在柜子中,但无论哪一种字帖,都隐隐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韵味在其中,柳寻香知道,这些便是道韵,当年他在金灵宗时,曾抓住过雨之道韵,并借此重伤了前来的千人骑。

  只是这些字帖上的道韵杂乱且缥缈,柳寻香根本没法去参悟,也就只能当做普通字画挂上。

  在这一个月里,柳寻香的店铺始终无人问津,不曾见过一名客人进来,但柳寻香也不在意,他本就不指望自己的字帖能卖出价钱,而且这一个月来,他的心思也渐渐的全部放在了字帖之上,甚至连每日必要的修炼都已经放弃。

  这一日,柳寻香手中拿着一张只画了一半的画纸,这画纸上,不知为何,隐隐散发出一股蛮荒之气,而纸张之上,若是当年参与万藏山大比的修士在此,定会认得这上面画的,正是在千年前东荒万藏山中的那尊上古遗种,狍鸮!

  这狍鸮,是柳寻香自踏入修真界以来,第一次遇到的荒兽,高于异兽血脉数倍的上古荒兽。

  柳寻香正看着,店铺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小心翼翼的在门沿边往店铺内窥探着。

  这少年看到柳寻香,眼中还带着一丝对生人的畏惧,但在看到了柳寻香手中的这幅狍鸮,顿时眼中一亮,走进来喊到:“叔,你这是画的是啥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柳寻香见到这少年眼神清澈,一脸憨厚,顿时哑然,说道:“这是一种野兽,宋国没有。”

  这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眼中满是好奇。

  “叔,你...你能把它送给我吗?”

  如此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好奇心最重的时候,尤其是见到这等稀奇古怪的动物,更是喜爱。

  柳寻香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知为何会想起柳龙,笑了笑,他将这份思绪抛之脑后,动手把这幅狍鸮图卷好递给了少年。

  这少年拿着这幅画爱不释手,立即欢呼道:“谢谢叔,我是隔壁铁匠铺子的,那我就先回家了。”

  说着,他快步跑出了铺子。

  “爹,娘,你们看这是什么,是隔壁的叔送我的。”

  柳寻香在店铺里听到少年的喊声,摇头笑了笑。

  但很快,店铺外就走来了一男一女,他二人牵着刚才的少年来到柳寻香的铺子前,这少年手中还紧紧攒着柳寻香刚送给他的那副狍鸮图,而牵着少年的男子柳寻香也认识,正是店铺刚开时,来自己铺子里的那位周铁生。

  周铁生将自己的手在身上使劲的擦了擦,才从少年手中拿过这幅画,有些拘束的说道:“柳小哥,我这娃子不懂事,你别见怪啊,你这画得多少银子啊?”

  周铁生说着,就准备往外掏银子。

  柳寻香见状,摇摇头说道:“左右也不过是一张纸罢了,这孩子喜欢,送他的。”

  周铁生有些犹豫,上下看了柳寻香一眼,笑道:“行,反正我也是

  个粗人,推来推去也矫情,那个,我看你这除了字画,也没别的,你要是不嫌弃,一会在大哥家里来对付一口,我这里有自己酿的糙酒,虽然比不得帝都那些贵人们喝的,但是劲儿大。”

  柳寻香看着他眼中不似作假的真诚,不由的想起了当年在大秦时,那村中吴大哥家的那一幕,他没有拒绝,笑着点点头。

  这少年的母亲,也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大家姑娘,看起来很是淳朴的很,见到柳寻香点头,急忙说道:“那我就先赶紧去收拾收拾,今天给你们俩整几个硬菜。”

  柳寻香看着这一幕,眼眶有些泛红。

  父慈子孝,夫妻恩爱,一家人过着平淡的日子,多好....

  隔壁铺子里,一张不大的四方桌上,上面除了几碟小菜,还有一大锅猪下水和一小碟凉拌牛肉。

  虽然柳寻香如今的境界,已经不需要这些五谷杂粮,但他还是夹起筷子,吃了几口,只是肉食,他却一口未动。

  并非他不吃,而是他看着少年饭桌上的样子,也猜出了这周铁生一家,虽然在帝都有了自己的店铺,但这平日里肯定节俭的很,不舍得如此这般鱼肉,所以他自然是将这些让给了少年。

  喝着周铁生引以为豪的糙酒,吃着久违的家常菜,柳寻香的心境变得更加平和了,其体内的灵气,也开始再度自行的运转起来,修为瓶颈更是开始晃动不已。

  这酒的味道,比当初那个村子里喝的椒浆酒还要烈。

  入喉之后,宛如一条被烧着了的火线,从嗓子眼一路烧到腹中,然后一股浓烈的酒气再从腹中返涌上来,直冲脑海,使得脑海中就像是被一股热浪扑来,额间顿时就能溢出汗珠。

  自从这一日后,这糙酒,就成了柳寻香平日里不能缺少的一物,而这少年,每日里也除了帮他爹周铁生打打下手外,又多了一份送酒的差事。

  柳寻香的店铺里,书画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其中不仅有字帖,更有一些异兽图,他近乎是把这些年里,他自己见到的,看到的所有异兽全部画了出来,只不过在这些异兽图中,他始终有两幅图画不出来。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副就是半成品的狍鸮,一副....就是灰鸦。

  尤其是灰鸦,他甚至连起笔都无法完成,几次下来,他心中更加坚信,灰鸦不是凡兽,定然不会就这么死去...

  这些字画中,每一副都蕴藏着他的灵力,这一点,凡人是根本感觉不到的,只有拥有修灵的修士,才能察觉出来,而且这些字画,若是有修士看到,定会震惊不已。

  因为这些字画中的灵力威压,几乎可以媲美化丹境的元爆符!

  元爆符便是将修士的巅峰一击蕴藏其中,在必要时掷出,既能伤敌,又能保命,只是这元爆符是一次性的法宝,消耗极大,尤其是一枚化丹境的上品元爆符,在修真界,那几乎就是有价无市。

  更何况这字画中,还有些的气息甚至隐隐有超越化丹境的意向。

  这哪里是什么字画,这分明就是一个个,化腐朽为神奇,以纸墨凝聚的修真法宝!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