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12章 麻烦上门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重如没有理会柳天旭,而是气喘吁吁的看着柳桀,骂道:“你混账,老头子我还没死,你就想翻天是不是,张口闭口你就要弄死这个弄死那个,你是不是想连老头子我也一并弄死?”

  柳桀梗了梗脖颈,眼中戾气不减,却没有说话。

  柳重如气的身子发抖,冲着身后的一帮下人吼道:“还不带着他滚回去,丢人现眼还不够吗!”

  跟着柳桀来的下人们面面相觑,把头低的更狠,但谁也没动。

  柳重如顿时扬起拐杖,朝着一个离得近的下人打去,口中还骂道:“怎么,我的话也不听了是吧,老头子我还没死呢,你们这帮狗奴才就迫不及待的换主子表忠心了是不是!”

  柳桀兴许也是听烦了,冲着柳寻香一家人指了指,转身说道:“走!”

  一众下人急忙跟着柳桀一起,离开了宅子。

  柳寻香双目冰冷的看着柳桀的背影,没有语。

  在柳桀走后,柳重如剧烈的咳嗽起来,江氏见状,急忙去打了杯热水递来,柳重如接过喝了两口,这才缓了下来。

  看着面前站着的青年,柳重如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这....这就是....”

  柳天旭在一旁急忙笑着点头:“对,这是香儿。”然后又冲着柳寻香说道:“快喊爷爷。”

  柳寻香冷漠的看着柳重如,一不发。

  柳天旭见状,急忙上前拉了一把柳寻香,小声说道:“你这娃子,怎么了....”

  柳寻香也不说话,任由柳父教训,一旁的江氏见状,瞪了柳天旭一眼,然后把柳寻香拉到一旁,说道:“爹,香儿才回来,可能有些不适应,您老别往心里去。”

  柳重如浑浊的老眼始终盯着柳寻香,柳天旭夫妇不清楚当年的事,他心里却是像明镜一样,这些年,当年的事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个心结。

  可他却无可奈何,就连自己的三儿子被人赶出家,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说不上半句话。

  在听说柳寻香回来之后,柳重如便日日想着来见见自己的这个小孙子,可是他不敢,也没脸来,直到今日,他听说柳桀带人来这闹事,担心自己的儿孙出事,才一咬牙跑了过来。

  “没事,别凶娃子,他刚回来,是得些日子适应。”柳重如叹息了一声,起身便要离开。

  柳天旭点点头,扶着他说道:“爹,要不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是啊是啊,既然来了,就一起,晚上吃完饭,让香儿送你回去。”江氏也急忙说道。

  柳重如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柳寻香,见柳寻香依旧双眼冰冷,心中有些泛苦,最后还是摇摇头,说道:“不了,香儿好不容易回来,你们多陪陪他。”

  说完,他轻轻推来了柳天旭,撑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宅子。

  柳天旭夫妇二人站在门口,目送着这位老人离去。

  自从他夫妇二人被赶出家门,这老人一次也没来过他夫妇二人的家中。

  经过这么一闹,柳天旭也没了钓鱼的心思,一家人就这么在家中,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夜里,江氏在厨房洗刷这碗具,柳天旭一人来到了柳寻香的房间。

  柳寻香正在房中修着坏掉的凳子,见到柳天旭进来,急忙给他倒了杯茶,说道:“阿爹,怎么了?”

  柳天旭看着面前的青年,想了想,说道:“香儿,你老实告诉爹,当年到底是什么事?”

  柳寻香又抱起板凳,说道:“什么事,没事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为什么所有人都说你死了,若是别人说,我不信,但这话是苏家那姑娘亲口说的,还有清河城的那位黑狼将军,他们一个跟你从小玩到大,一个更是仙人,不可能拿着话来骗我这个糙汉子!”柳天旭盯着他,厉声说道。

  柳寻香缓缓把凳子放在地上,说道:“爹,过去的事也就别提了,我这不活的好好的吗,再提多没意思啊。”

  柳天旭一掌拍在桌上,怒道:“我如何能不提,我儿子在外面被人杀了,而我这当老子的却是屁都蹦不出个大响,我心里能好受吗!”

  “没事了,真的,现在我都回来了,咱们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行了。”柳寻香笑了笑,安慰道。

  最后的柳天旭依旧是没有问出任何事。

  而柳府这边,柳桀正瞧着二郎腿剥着橘子,看向厅堂坐着的男子说道:“爹,我去看了,这柳寻香应该不会错,只是不知道他当初怎么就没死掉,哥当初安排的是不是出了纰漏?”

  坐在上方的男子面色阴沉,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呢喃道:“怎么会没死呢....”

  “爹,要不咱在送他一次,然后我把他那宅子抢来送给你当寿礼?”柳桀笑道。

  这男子却是低声说道:“算了,反正如今他回来也不成气候,而且你哥马上也要突破到凝脉境后期,离城主之位,只差一步之遥了,别再惹出什么乱子,等你哥彻底坐上了城主之位,到时候他一个个小小的江湖郎中,看他能翻什么大浪!”

  第二日,那柳桀没有再来闹事,想来经过昨天的一出,这柳桀也应该消停了。

  后面的几天,柳寻香为了不引起柳天旭夫妇二人的怀疑,又在镇子中租下了个一铺子当做医馆,而之前的王二虎,也跑到了医馆里当起了伙计。

  “柳哥,你现在可本事大了,俺娘上次还说,咱们当初那帮娃娃里,就你和炤灵有本事,现在算是让她说对了。”王二虎在一旁边擦桌子边说道。

  柳寻香笑了笑,问道:“对了,炤灵呢,这些年有没有回来过?”

  王二虎摇摇头说道:“没有,不过她在帝都似乎还蛮出名,咱们小镇子都能知道她的名声呢。”

  柳寻香想了想,说道:“虎子,你在这帮我看着点铺子,我去趟苏家。”

  “好的哥,你慢着点...”

  “知道了。”

  苏府的位子依旧没变,只是看上去比十年前要没落的多,柳寻香走上前敲门,很快一个门房小厮就打开门,问道:“您找谁?”

  “请问苏镇长在吗?还请小哥受累通报一声,就说故人来访。”柳寻香说道。

  “好的,我去通报一声。”

  没一会,这大门再次被打开,刚才那小厮说道:“贵客里面请。”

  柳寻香点点头,进了院子。

  在小厮的带领下,柳寻香来到了苏府后院,刚

  一进去,就听到一个爽朗的笑声。

  “我就猜到是你小子来了。”

  柳寻香拱手说道:“小子柳寻香,见过苏镇长。”

  “客气了客气了,快来坐吧。”这中年男子连忙说道。

  “哎呀,这几天你回来,镇子里是沸沸扬扬,沉寂久了,也终于有些活人气儿了。”苏落坐在椅子上,前后摇晃着说道。

  柳寻香上下扫了苏落一眼,见苏落体内竟然有灵气流转,这到让他颇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年儒士,居然还是名引气七层的修士。

  “当年名额之事,还得感谢苏镇长,还有家中二老,也感谢苏镇长照顾。”柳寻香再次向苏落躬身行礼。

  苏落摆摆手,说道:“都过去了,当年把名额给你,没想到却是害了你,帮你爹娘,也是我有愧于你的爹娘。

  如今得知你还活着,我心中的结也算是打开了,这事我已经写信拆人送到帝都国教院,相信灵儿知道你也活着,应该会很开心。”

  “苏炤灵……”

  柳寻香想起了当年的那个儿时玩伴,也不知道这么些年过去了,她在国教院过得怎么样。

  “苏镇长,我来此是想问问,有关于柳龙的事。”柳寻香直接说明来意。

  苏落蹙眉,缓缓说道:“寻香,如果你在这镇子没什么牵挂的话,我其实希望你能带着你爹娘离开越田镇。”

  “为何?”

  苏落面容苦涩,眼中甚至还带着一抹畏惧的说道:“这柳龙,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柳龙了....”

  直到夜色渐黑,柳寻香才从苏府出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柳寻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他不是没想过把爹娘接走,看来此事还是得找时间跟柳天旭夫妇聊聊,看看二老的态度。

  从苏府到柳寻香的新宅子,要沿着镇子中心的一段湖水边缘走上一段路,而这段路上住的也大都是些住户,所以晚上并不怎么热闹,而且这个点正是这做饭的时候,所以路上显得有些清冷。

  柳寻香感受着河边的清风,眼中红芒闪烁,这些日子,他白天帮爹娘做些家务,晚上便修炼白刑天给自己的杀神道法。

  风轻轻吹动着他的头发,他闭上眼默默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紧接着,一股明悟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想抓住,可却怎么也抓不住。

  “风,究竟何为风,风又是从哪里来……”柳寻香睁眼,低声呢喃道。

  回到家中,江氏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路上有事,耽搁了。”柳寻香笑着说道。手机端sm..

  当天夜里,柳寻香在饭桌上试探了一下二老的口风,只是结果让他有些难办,无奈的他只好暂时将此事压在心里。

  接下来的半个月,柳寻香白天去医馆,晚上做家务,日子过得倒也祥和。

  但柳寻香日子过得好了,自然就有人看着不顺眼了……

  医馆里,柳寻香收拾好后准备关门回家,远处走来了一帮手持木棍的打手,其中为首的是一名年轻男子。

  这男子面容消瘦,精神不振,却是柳桀。

  “嘿嘿,这不是我柳堂哥吗…怎么,这是准备回家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