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10章 归家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镇上街道两旁不断吆喝的小贩摊位,其中很多面孔柳寻香依稀还有些印象。

  按照儿时的记忆,柳寻香穿过一条大街,拐到了一条青石巷子,在这青石巷子的尽头处,坐落着一座气派的府邸。

  柳寻香看着面前的府邸,却觉得有些陌生。

  这府邸已经完全没有了他儿时记忆中的样子,青砖碧瓦,高高的围墙让人望而生畏,门口更是放着两个硕大的石狮子,威严无比。

  大门之上,崭新的黑漆,金色的门环,使得这座府邸看起来气势非凡,一看便不是寻常人家能住的起的屋子。

  这里,便是他儿时的家。

  在看到大门上写着的两个气势恢宏的大字,柳寻香眼中闪过一抹晦涩。

  “柳家,我回来了...”

  柳寻香深吸了口气,走上台阶,敲了两声。

  “来了来了。”门后传来一道声音。

  紧接着,一道小碎步的跑声由远到近,来到这大门后面。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隙,从里面探出一个面黄肌瘦的脑袋。

  “哪里来的叫花子,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来要饭的地方吗,赶紧给老子滚,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这脑袋冲着柳寻香上下扫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鄙夷。

  柳寻香面色不变,沉声问道:“请问柳家的三爷柳天旭可否在家,还请门房受累通报一声,就说有故人相见。”

  “谁?什么三老爷,你是什么玩意,我不认识什么三老爷,赶紧给我滚!再不走老子打死你!”这脑袋面色一变,厉声咒骂两句便缩回头。

  大门哐当一声,再次被关上了。

  柳寻香站在门口,眼中隐隐涌现出杀意....

  “兄弟,吃闭门羹了吧。”一个路过的黑瘦青年挑着扁担,看到这一幕问道。

  柳寻香回头,眼中再次恢复平静,苦笑两声,说道:“不知这位大哥可知道这柳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黑瘦青年看着柳家的大门,眼中带着些许畏惧和厌恶,说道:“走吧兄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要没地儿,不嫌弃的话,就先去俺家喝口水。”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多谢大哥。”

  柳寻香跟着这黑瘦青年来到了他家,这黑瘦青年的家住的比较偏僻,几间茅草屋子,门外用了些黄泥巴筑了一圈实木枝丫,就算是围墙了。

  院子内,一男一女两名孩童正撅着屁股在院子里玩着泥巴,这两名孩童见到这黑瘦青年,顿时高兴的小跑过来,嘴里喊着阿爹。

  这黑瘦青年也不嫌弃这两个娃娃手上的泥巴,嘿呦一声,便一手抱一个,将两个娃娃都抱了起来。

  “吴兄弟,别嫌弃啊,随便坐。”黑瘦青年抱着两个娃娃,又冲家里吆喝了一嗓子:“婆娘,把那猪下水煮咯,在整两壶咱家酿的酒,来客人咯。”

  柳寻香看着眼前这个黑瘦青年,眼中涌现出些许温暖,在路上时,他就知道了这名黑瘦青年名叫王二虎,正是当年经常跟着他和苏炤灵身后面一起到处“打家劫舍”的娃娃军的得力干将。

  没想到一晃十年过去,这王二虎都已经成家立业,做了爹爹。

  柳寻香还没坐下,屋子里便走出一个瘦弱的妇人穿着碎花布衣走了出来。

  这妇人见着柳寻香,上下打量了一眼

  便将王二虎拉到一旁,小声说道:“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这猪下水是留着过年的,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王二虎顿时面色一变,觉得自家婆娘有些不给自己面子,顿时怒道:“你这婆娘,怎么唧唧歪歪的,这兄弟落难来投奔亲戚,结果那柳家不认他这穷亲戚,别人没办法才跟我来我家的,要是别人没难处,谁他娘的看得起咱家这点猪下水,也就你心心念念当个宝贝,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赶紧给老子弄去。”

  这妇人拗不过他,只得骂骂咧咧的进了厨房。

  虽然二人说话的声音小,但是柳寻香却是听得一清二楚,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王二虎则嘿嘿笑了两声,赶紧给他到了杯白水,说道:“兄弟别见怪,女人家的就是这样,没见过世面,别放心上啊。”

  柳寻香点点头。

  不过那两个孩子倒是一听说有猪下水吃,可高兴坏了,跟这那妇人进了厨房就没见到出来的,显然是在里面开小灶。

  “吴兄弟,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咱们镇子吧?”王二虎坐到一旁问道。

  柳寻香点点头,就这两天遇到的事来看,这柳家一定是出了事,所以他在没打听到自己爹娘的下落时,没敢贸然显露身份。

  “不知王大哥可否跟我说说,这柳家到底怎么了?”柳寻香问道。

  王二虎叹了口气,说道:“兄弟你有所不知啊,这柳家以前还挺好,但自从他家的那个大公子柳龙,跟了仙人出去修行回来之后,这柳家啊,就开始变了。

  这要说的话,那还得从十年前说起,那会的柳家,在咱们镇子也是大户,当家的名叫柳重如,这柳老爷子人不错,柳家的几位老爷又是江湖高手,还能保护咱们镇子。

  直到柳龙那小畜生回来,柳家就开始变了,那小畜生心黑手辣,他的弟弟更是凶残暴戾,兄弟二人在咱们镇子里,那是怎么霸道怎么来,抢地皮,抢生意,还闹出了人命。

  这不,前两年,他弟弟看上了刘秀才的媳妇儿,楞是在新婚夜里把人媳妇给糟蹋了,那刘秀才直接被当场气的吐血,死过去了。

  在到这两年,听说柳龙那畜生要当城主了,这柳家在这越田镇里,更是无法无天,俨然就是镇子里的一霸。”

  柳寻香听的眉头紧皱,问道:“那苏家呢,苏镇长不管此事吗...”

  二人说话间,那妇人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菜,王二虎一边吃着猪下水,一边嘬着小酒,两杯下去,话也就多了起来。

  “苏家啊…唉,刚开始,那苏家还能压一压,可后来,这小畜生回来以后,直接去了趟苏家,听说,苏镇长都被逼的给他下跪…嘘,兄弟,这事儿我也是听说,具体我也不知道哈。”王二虎偷偷凑到柳寻香耳边说道。

  柳寻香双眼微眯,看来苏炤灵在国教院一定也遇到了麻烦,否则以她的性子,绝对不会让柳龙这样胡作非为的。

  “对了吴兄弟,我那会听你说你是来投奔柳家三老爷的是吧,唉,我跟你说,说起这三老爷,我心里就难受。

  这三老爷在咱们镇子里可是个好人了,为人仗义,本来这三老爷有个儿子,名字唤做柳寻香,跟着苏家那位小姐一起去了国教院,那国教院知道不,那里面住的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去了就发达了。

  可谁能想到,那小少爷在半路出了意外,被人给害了,我们都怀疑,这害他的人,八成就是这柳家的大公子柳龙。”王二虎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

  “那你可知道这柳三爷现在在哪?”柳寻香急忙问道。

  “知道,这柳三爷也怀疑他儿子是柳龙所害,一怒之下差点把柳府给掀咯,更是打伤了柳大老爷,结果啊,这柳龙就回来了。

  这柳龙歹毒,当时若不是那清河城的一位叫黑狼的将军,还有苏家父女二人力保,这柳三爷夫妇二人,恐怕也惨遭毒手了。”

  嘭

  一声清脆的响声让王家人吓了一跳,却是柳寻香不小心将手中的酒碗生生捏碎了。

  “吴兄弟....你...你没事吧?”王二虎小心翼翼的问道。

  柳寻香摇摇头,问道:“那柳三爷夫妇二人现在何处?”

  “在镇子后面的山上的一间茅草屋,这柳龙将三爷夫妇赶出了柳家。”王二虎不敢犹豫,急忙说道。

  “多谢。”柳寻香扔下一锭银子,转身跑了出去。

  王二虎夫妇二人看着桌上的银锭子,面面相觑。

  “阿爹,阿娘,你们等我。”柳寻香双目隐隐带着血丝,疯了一般向后山跑去。

  柳寻香实在没想到,自己这十年未归,家里居然出了这么多事,尤其是王二虎那句若非黑狼等人,他爹娘恐怕就遭遇不测。

  这让他心中的杀意有些快抑制不住了,就连体内的修灵,也隐隐有要苏醒的迹象……

  “柳龙,要是我爹娘有任何意外,我让你整个柳家为我爹娘陪葬。”

  跑到后山之上,柳寻香果然见到了那间茅草屋子,在那茅草屋旁,还有着一个小小的坟包,而这坟包前立的名字,正是柳寻香……

  茅草屋前,还有一个身子显得有些佝偻的背影正在那门前劈着柴。

  “阿爹...”柳寻香停下身子,看着眼前的那道背影,眼中有些模糊。

  那背影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依旧拿着木桩子在那里劈柴,这时,一个妇人走了出来,喊到:“老三,准备吃...”

  这妇人正要喊门前的身影进去吃饭,却看到了门外不远处站着的青年,这青年背着竹篓子,但这妇人不知为何,看着这青年总有一种久违的熟悉之感。

  这被唤作老三的中年汉子也察觉到了异样,回头看去,眼中带着疑惑。

  柳寻香看着二人苍老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阿爹,阿娘,香儿回来了....”

  这妇人手中的碗哐当一声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你...你是...”这妇人有些不敢相信。

  “阿爹,阿娘,是我,我是香儿,我回来了...”柳寻香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一滴接一滴的掉在地上。

  “香儿,是香儿!”妇人红着眼眶,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地上的青年。

  “你这娃子,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不回家,你为什不回家,你知不知道阿娘有多想你...”妇人边哭边不停的打着柳寻香。

  柳寻香死死咬着嘴唇,流着眼泪任由娘亲打着自己。

  身后的汉子看着这一幕,也仰着头,用手擦了擦眼角。

  十年了,他们的儿子终于回来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