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96章 师尊,我走了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破败的雾隐宗内,四周杂草丛生,除了些断壁残垣,寂静的连一声虫鸣都没有。

  “这段铭文,是复活的神通,也是恶毒的诅咒。”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柳寻香的背后响起。

  听到这声音的柳寻香眼中顿时泪水开始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声音,他虽然听的不多,但他这辈子也忘不掉。

  “师尊!”柳寻香眼中一亮,急忙转身,看向身后的人影。

  这个人影身穿一身简单的灰色长衣,佝偻着身子,站在柳寻香的身后。

  其面容苍老,正是柳寻香的师尊,雾隐宗四方天之一,南方天的音天座。

  音天座如往常一样,双眼依旧浑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凡俗的年迈老者一般。

  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徒弟,音天座伸出枯槁的手,摸了摸他的头。

  这对跨越近千年的师徒,在这千年之后破败的雾隐宗内,再次相见。

  “你长大了....”

  “师尊...”柳寻香抬头,望着眼前这个浑身弥漫着死气的老者,他的心仿佛被撕裂成了无数碎片,极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但依旧独挡不了这种师尊即将离去的感觉在他心中无比强烈的冲击着。

  他知道,自己的师尊其实已经不在了,眼前的,只是这位老人的执念,他想要亲眼在看一看千年之后自己的这个小徒弟的执念。

  但越是因为知道,柳寻香心里便越是难过。

  “人终有一死,此事是天命,谁也不可违背,你不要难过。”

  “师尊...您告诉我,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谁要灭我雾隐宗,我们雾隐宗到底做错了什么?”柳寻香流着泪,语中带着沉重的戾气喃喃道。

  音天座沉默,慢慢的抬起头,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主峰,透过了雾隐宗,看向了整个东荒,看向了未来。

  凉风轻拂,带着一股浓浓的哀伤。

  “是非对错都已经不再重要了,至于一夜灭杀雾隐宗的存在,你不要问,也不要想着替雾隐宗,替我报仇,你要好好活着。”音天座低下头,看着柳寻香。

  “对与为师来说,生与死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为师征战一生,身体早已不如从前,就算没有这次的事,也无法晋升神玄,最后油尽灯枯,寿元耗尽.....所以生死对为师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只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音天座抚摸着柳寻香的头,目光中一如既往的慈祥,还有那浓郁的溺爱。

  “早在千年前,为师就已经该陨落,可我知道,在千年之后,在这里,我还会有一名弟子,所以我才强撑到现在,一直在等你,若是可以,为师多想能护着你一路走下去,就如同万藏山时,我一路在你身后,就如同你在修炼南明离火身时,我能及时出现。”音天座的声音开始变得虚弱了下来,身体也变得暗淡,千年的等待,早已经将他留下的元神耗的油尽灯枯。

  “师尊...”柳寻香拉着音天座的手,不断的摇头。

  柳寻香知道,眼前的老人,他的师尊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没有宗门做后盾,怕自己在修真界被人欺负。

  “宗门的人都已经走了,等了这么久,我也

  该去陪陪你的那些师叔师伯们了....以后的你,要好好活下去,记住为师跟你说的话,在你修为不够时,一定不要去触及禁忌,明白吗。”音天座看着柳寻香,目中的慈祥更浓,不舍更多,如他所说,他这一生没有后人,只有两名弟子,此刻他最不放心的就是眼前这个孩子。

  他虽然跟柳寻香接触不多,但是他很清楚柳寻香的性格,柳寻香戾气很重,而他却无能为力,在这当中,哪怕还有半点希望,老人都会去争取,让自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看着柳寻香,替他多做一些事,替他把修行之路,多铺上一铺。

  柳寻香此刻说不出心底到底是什么思绪,他只觉自己的心有些刺痛,仿佛世界在眼前奔溃,仿佛身后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将要把他吞噬。

  在这一刻,柳寻香不在是一个化丹境的修士,也不是那个令人闻名色变的煞星,他只是想侍奉在师尊身边的弟子,一个无助的孩子,一个唯一能做的,只能紧紧的抓着音天座的手,留着泪,张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的孩子。

  “别难过了,也不要怪你的师兄,为师这辈子能有你们二人做徒弟,为师心满意足,待到未来,为师希望有一天,会在冥冥之后,为你感到骄傲....”

  音天座的身子彻底虚化了,柳寻香抓着他的手也彻底抓空了,唯独音天座的那苍老的面容上,那一抹慈祥的笑意,在清晰的留在了柳寻香的瞳孔之内。

  忽然,音天座逐渐淡化的身影蓦然一凝,而这一凝,也耗尽了他元神内,最后的一丝生机。

  他双眼直直的看着柳寻香。

  在他的眼里,柳寻香的身后,此刻缓缓的走出了一道身影,一个和柳寻香截然不同的身影,他穿着一身镶着金丝边的白衣,腰间绑着一条简单却鲜红无比的布腰带,身材笔直,面容依旧是青年,只是双眼中,却是包含了无尽的沧桑。

  这身影,正是赶来的吴良,脱去一身腌臜道袍的吴良!

  吴良看着自己眼前的老者,同样双眼留下了泪水,缓缓的跪了下来,并列在柳寻香身旁。

  音天座面上的笑容更盛了,跨越了千年,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雾隐宗南方天的师徒三人再次团聚。

  而在音天座浑浊的双眼中,柳寻香和吴良看到了他们想要追寻的答案。

  当年雾隐宗被神秘灭门,掌教徐长天指天疯癫而亡,四方天也相继陨落,而音天座,借助自身道法,朱雀决中最后一式神通,朱雀涅槃,将他唯一的弟子以涅槃重生,这才方躲过一劫,而这名弟子,便是当时那钟声四十九,唯一逃走的一。

  这个一,即是吴良,也是柳寻香。

  幻境之中与真实一般无二,若没有这个一,柳寻香也会同样死在幻境中,雾隐宗的那天夜里。

  若是凭借这朱雀涅槃,音天座本可以自己逃过这一劫的。

  然而,他把这个机会,给了自己的徒弟。

  看着这一幕,吴良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柳寻香双目赤红,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双手在衣袖中死死的握住,眼中戾气横生。

  “师尊...我懂事了...以前的事,对不起....对不起....是我

  的错,都是我...”吴良不停的在地上磕着头,眼中的泪水像珠子一样一滴接着一滴,串成线一样滴在地上。

  音天座看着吴良,笑着摇摇头,随后一指点向吴良额间,一道光点顺着音天座的手钻进了吴良的额间,吴良望着音天座,郑重的磕了一头。

  音天座满意的看着柳寻香,看这吴良,眼中带着赞赏,带着欣慰,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而他的身体,也在闭眼的这一刻,化作星光,消散在了空中。

  “师尊!!”

  柳寻香的身子蓦然一震,心也仿佛被彻底撕裂开,他颤抖着双手拼命的向前抓着,可这些星光根本没有实质,他什么也抓不到。

  四十九道钟声再次在这已经寂静千年的雾隐宗内响起,四十九道钟声,四十九道冥路,这是天座陨落,这是宗门之殇!

  两道哭声随之响起,柳寻香和吴良,这对相隔千年的师兄弟,同时朝着音天座消散的地方,齐齐磕头。

  “恭送,师尊!”

  柳寻香看着音天座消失的地方,他跪了很久。

  直到第七天的夜里,他才缓缓起身,看着四周早已破败不堪,杂草丛生的雾隐宗,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明白,雾隐宗结束了,而他,也该走了。

  在这七天里,吴良一直在一旁陪着他,寸步不离。

  如今的吴良没有了那身破烂道袍,也没有那歪着的发髻,他穿着当年雾隐宗亲传的弟子服,站在一旁,始终沉默。

  “师尊他老人家,从来没怪过你。”柳寻香站起来,声音苦涩的说道。

  吴良闭上眼,两行清泪再次流了下来。首发..m..

  “对不起。”

  柳寻香一愣,随后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至少,你让我有了师尊。”

  说完,柳寻香转身,在远处,一处空间开始出现叠影,那里,就是雾隐宗幻境的出路。

  “我欠你一场因果。”吴良说道。

  柳寻香回头看他一眼,他来到雾隐宗参加试炼,最后能成为真传弟子,并不是他在试炼中杀了所有天字筹牌的修士,而是因为他用了假名吴良,雾隐宗南方天亲传弟子的名字,吴良。

  而他所杀的那名雾隐宗接引使者,就是雾隐宗千年前的杜文文,那个在幻境中跟在他身后鞍前马后的杜文文。

  接引使者手中的那半截断剑,就是他在千年前给杜文文的。

  大殿之中,诬陷柳寻香的那名赵姓长老口中所说的,雾隐宗居然还有活人,指的就是吴良。

  雾隐宗的忤命者口中的铭文,也是柳寻香在千年前留在雾隐宗炼心崖上的。

  这场秘境,是一个局,一个针对他柳寻香的局。

  吴良并不知道,也没有发现,他借助柳寻香想重新告诉那个老人自己懂事了,却没想到有人借他这件事,给柳寻香设下了局。

  柳寻香也不打算告诉他实情,身为雾隐宗千年之后的唯一亲传弟子,他要自己去找出幕后的真凶。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还会再见。”

  “师尊,我走了。”

  柳寻香转过头,直径飞进了那空间叠影的涟漪之中,消失不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