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94章 雾隐之殇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夜,柳寻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这是他自来到雾隐宗后,第一次喊了音天座一声师尊,也就在这一刻,他开始接受自己的身份,承认了自己这不是幻境,而是真实的雾隐宗。

  这也是他第一次,夜里没有在修炼,而是如同一个凡人一般躺在床榻上睡觉。

  从未有过的困意如同潮水涌上心头,将他淹没在了睡梦之中。

  这一夜,柳寻香睡的很香,这是一种在他离开家族之后,从没有过的安稳的一觉。

  清晨,一道钟声敲响,柳寻香被惊醒,他揉了揉眼睛爬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今天的他还有很多事要去做,比如帮芍药去南方天的地界下,选一处好的地界重建宗门,还答应了小小陪她看一次日落。

  然而当柳寻香收拾好之后准备出门时,才察觉到有些不对,以往宗门也会鸣钟,但从没有过哪一次是像今天这般,整整敲了四十九下。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而这去掉的一,便是道,便是生机,不能多,也不可少,四十九道钟声,四十九道冥路。

  雾隐宗,出事了!

  柳寻香来不及多想,直接冲出房门,上等的金丝楠木所做的房门被他撞碎一地...

  凌空立在音山之上,柳寻香眉头紧皱。

  眼前的一幕,哪里还有半点雾隐宗昨日的恢弘气势,偌大的宗门这一刻变得寂静无比,死气沉沉。

  “怎么会这样。”柳寻香心中疑惑。

  抬头看了看上空,时辰也没错,往日的这个时辰,整个雾隐宗的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应该早就开始忙碌起来,练功的练功,砍柴的砍柴,可今天却是静悄悄的。

  柳寻香飞下了音山,他在雾隐宗熟识的人不多,只有小小,杜文文,慧真和赵紫莹几人,所以他觉得去找着几人,看看他们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按理说自己虽然之前一直顶着废物的头衔,但经过这次的万藏山试炼,应该也算是雾隐宗师叔一代的风云人物了,不应该宗门出事没人通知自己才对。

  揣着一肚子的疑问,柳寻香向着东方天的方向飞去。

  经过几个传送阵之后,柳寻香来到了东方天。

  “当真奇怪。”柳寻香心中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经过几个传送阵的时候,愣是没见到一个弟子,似乎整个雾隐宗的弟子,在一夜之间都莫名消失一般,这使得一股莫名诡异的气氛瞬间笼罩在了这雾隐宗。

  柳寻香强行按下心头的不安,纵身向前,快速飞向东方天的贤山。

  上了贤山,柳寻香寻这自己的记忆,直奔正殿,就在他站在正殿的台阶上时,他看到了大殿里,贤天座正一手提着酒壶,批头散发对这大殿内的石碑放声狂笑,而小小则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出什么事了?”柳寻香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声。

  贤天座虽然为人放浪形骸,但还是第一次这般疯癫。

  柳寻香没多想,正准备上前进殿时,整个人却突然呆滞在了原地。

  在他眼中,他看到贤天座转身时,其面部上,有着两个空洞漆黑的眼眶....

  贤天座为蕴象境巅峰修为,但也有人传

  说怀疑他其实已经达到了神玄境,但不管这传是真是假,他都是一个不弱于雾隐宗掌教的大修士,这东荒有几人能轻易夺走他的双眼!

  “小小....”柳寻香颤抖着声音喊道。

  跪在贤天座身旁的身影似乎是听到了柳寻香的声音,转过头来。

  柳寻香顿时双腿一软,身子险些从台阶上滚下去。

  小小同贤天座一样,没有了双眼!

  这一幕,与柳寻香记忆中何曾相似,柳寻香身形有些不稳,踉跄的后退两步,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柳寻香无意识的摇着头,双眼之中尽是迷茫。

  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是我太累了,柳寻香心中不断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幕幕不是真的,但小小的那张脸却是在他脑海中挥之不散。

  “不!!!”柳寻香双眼有些泛红,仰头怒吼一声,然后抱着头如疯了一般跑出了贤山。

  而就在柳寻香离开时,他没有注意到,在贤天座面前的石碑上,有两个字,这两个字他曾经来这贤山大殿时曾经见过,但是却怎么也不认得。

  因为这两个字,是远古文字,合起来读只有一个意思。

  那就是,仙!

  柳寻香冲出贤山,已经赤红的双目中可以看出他此时的的神志已经有些混乱。

  “对,对,还有慧真,我去找慧真,他一定没事,他一定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寻香猛然抬起头,整个人的样子显得有些狰狞。

  体内的黑白金丹如同疯了一般急速运转,他催动这全身的修为直奔西方天而去。

  咚....

  一道禅音从西方天传开,柳寻香老远便听到这声禅音,这让他的稍微恢复了些理智,西方天有人,他更加大了灵气运转,冲了过去。

  只见西方天处,释天座盘膝而坐于一朵金莲之上,面色祥和,其头部后面有着一轮金光闪耀圆盘,散发着淡然温和的光芒。

  在其下方,无数西方天修士也都坐在那里,诵读着宗门的经文,慧真也在其中。

  这本该是一片祥和之景,但偏偏,连同释天座在内,所有的西方天修士,脸上的双眼处,都变得漆黑空洞一片。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柳寻香站在远处的半空中,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低声呢喃道。

  远处的释天座似乎是察觉到了柳寻香,空洞的眼眶看着柳寻香所在的方向,面带微笑的说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咚.....

  话落,又是一道禅音响起。

  而释天座则在说完之后,身子开始变得虚幻起来,而后在众西方天修士的经文声里,渐渐消失,只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散着金光的骨珠。

  柳寻香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随即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转身。

  他要回音山,他要去找音天座,去找他的师尊!

  这一切的一切,只有音天座才能告诉他答案。

  柳寻香一路疾驰,全然不顾高强度催动金丹过度

  会导致金丹碎裂的后果,一路飞驰。

  周围的景象不断急速后退,终于在夜色降临前,赶回到音山。

  柳寻香如疯了一般径直冲向后山的茅草屋,但在进了后山之后,他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在他面前,那个灰衣老者已经消失不见,唯独那座椅,还在自己轻轻摇晃着,一旁的石桌上,那杯茶还冒着热气。

  师尊不见了....

  柳寻香跌坐在地,上一次他如此这般无助的时候,还是灰鸦为了救自己而陨落的时候。

  突然,柳寻香身子一震,他手脚并用,狼狈的在地上爬到摇椅上,抓起石桌上茶杯压着的一张纸,只见纸上写道:“谢谢你,你与他一样,也是我的徒儿,这一世的师徒。”

  这个总喜欢穿着灰色衣服,坐在这茅草小屋前的老者,也陨落了....

  “师尊!!!”柳寻香感觉大脑顿时一空,泪水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一滴滴泪珠滴落在纸上,将这张纸浸湿。

  很久之后,柳寻香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开始不停地狂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也没有停下。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原来这句话,就是告诉自己,自己在这雾隐宗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但,柳寻香宁愿这一切都不是梦!

  为什么自己才认可了雾隐宗,为什么自己才喊了一句师尊,这一切就被夺走了,柳寻香抬头看着上空,自嘲的笑了起来。首发..m..

  柳寻香踉跄的走出后山,此刻的他身上满是泥土,再也没了昔日里雾隐宗亲传弟子的模样,但他却毫无察觉,整个人失魂落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师尊...他老人家走了。”

  走出后山的柳寻香突兀的说出了这句话,随后吐出一口血,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柳寻香才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只剩自己一人的雾隐宗,柳寻香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没有再哭,也没有离开雾隐宗,而是一个人独自在音山上待了三天,这三天里,他不吃不喝,只是看着手中的信,目中没有一丝神采。

  三天后,柳寻香走出了音山,独自一人漫无目的的走过了雾隐宗的每一处地方。

  北方天处,他来到了最开始遇到赵紫莹的地方,这里的天空已经没有了绚丽的光幕,整个天空黑暗而冰冷,在这里,有他跟赵紫莹对战的气息,那时候的他还是雾隐宗出了名的废物,一个亲传却连一个外门弟子都打不过的宗门之耻。

  东方天处,他来到了藏经阁,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空荡荡的显得有些清冷,在这里,有他第一次遇到杜文文的影子,那时候的杜文文还是个贪财的外门弟子,连他这个师叔他都敢讹上一讹。

  西方天处,他来到了慧真所在的地方,西方天他没来过,如今总算是有机会来看上一看,只是如今的西方天的样子,他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来看。

  最后,他走到了炼心崖。

  看着这如同镜面一样的石壁,他再次就地坐了下来,静静的发着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