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87章 血煞宗的化丹修士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芍药直愣愣的看着他,一时间脑海里竟有些空白,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说宗门还能抢一个过来...

  杜文文在后面,看着眼前这个青年的背影,目中闪烁着光芒,心中暗道,这话必须记下来,等回到宗门后,也跟他爱慕已久的师妹来上这么一句。

  柳寻香不知道二人的想法,见芍药不说话,也全当她答应了,抱着她化作一道流光直奔上空而去。

  杜文文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跟了上去。

  但他心中却是对柳寻香的敬佩更加浓烈了些,真不愧是自己的九师叔,哄姑娘这一手也忒绝了些。

  在三人离开后,此地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万藏山,乱葬岗,墓碑林立,其下葬有数十万尸骨,怨气浓郁可见。

  平日里此地鬼气森然,八百里不见一人影。

  但此时的乱葬岗却因为一男一女一朵花,而变得热闹起来。

  漠石宗,便是前来此地搜寻的东荒宗门之一。

  “宗主,此地也妖女的踪迹,该不会是那妖女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吧。”一名漠石宗的修士走到一名老者面前问道。

  这老者白发白须,都带高冠,手拿拂尘,乍得一看倒也还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在里面。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长髯,摇头晃脑的说道:“随便应付应付得了,那些个大宗门的亲传,自己不想在这鬼地方来,就只会消遣我们这些小宗门。

  说好的是三宗大比,我们小宗门世家浑水摸鱼,宝物各凭本事,结果都把亲传派来,抢不过了就直接破境,哪他娘的有这么玩的!”首发..m..

  身旁的修士听得老者的牢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在身旁赔笑。

  老者看着他这一副没出息的样子心中更加来气,正要继续说他几句,却看到远处有一名身材圆润的修士正匆匆忙忙的朝着自己奔来。

  这老者有些看不出这圆润修士的修为,眉头一蹙,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笔直的站在原地。

  “在下散修杜文见过道友。”这圆润修士老远便冲老者抱拳行礼。

  周围的漠石宗弟子一听是散修,也就都没当回事,继续搜寻自己的。

  老者则一动不动,身旁的修士会意,立刻上前回礼问道:“见过杜道友,不知道友来我漠石宗所谓何事?”

  自称杜文的圆润修士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一同伴一时不察,无意中中了五毒宗圣女留下的毒蛊,所以想问下道友,可曾知道五毒宗的弟子都在哪里,我等想去求个解药。”

  老者身旁的修士这下有些犯难了,五毒宗的名字他们自然听说过,但正是因为听说过,所以才忌惮。

  在东荒其他宗门眼中,五毒宗就是个毒窝,但光是毒窝还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毒窝里还都是一群疯子。

  老者见自己的弟子犯难,心中更加不满意了,自己怎么就收不到一个机灵点的弟子,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处理不好。

  “咳咳,杜道友是吧,在下漠石宗宗主黄华真人。”老者咳嗽了两声,上前一步说道。

  杜文文将目光看向这黄华真人,再次行礼。

  “还请黄华真人告知一二。”

  黄华真人面露难色,问道:“敢问杜道友的同伴中的毒蛊可是那五毒宗毒驼子下的?”

  “正是。”

  “这就难办了,不是本宗主不愿意

  告诉你,而是不敢告诉你,那五毒宗的人向来不讲理,本宗主若是告诉了你,后面被他们知道了,我们宗门怕是要遭遇毒手了,所以还请道友另寻他人问问。”黄华真人思衬了一下,斟酌道。

  杜文文盯着他,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道友的意思是五毒宗强大,而我们散修弱小,所以你不愿意为了我们开罪五毒宗是吗?”

  黄华真人嘿嘿笑了两声,点点头,心中却暗骂道,这不是明白的事吗,散修无门无派,虽然有个散修盟,但也是一盘散沙,平日就就是个摆设,自己当然不惧。

  但那五毒宗可就不一样,动不动就成山成海的毒虫往你宗门扔,换谁也受不了啊。

  杜文文露出一副明白的样子,冲黄华真人笑了笑,黄华真人也附和着笑了两声,想来这圆润修士明白了自己的苦衷。

  一盏茶后,杜文文拍了拍手章,啐道:“还是师叔说的有道理,在这万藏山说什么都是屁话,只有拳头才是真的。”

  说完便大摇大摆的离开,离开之前,杜文文还不忘将地上趴着的一群修士们的储物袋全部收走。

  杜文文离开后,一只枯槁的手突兀的从地上伸出来,挣扎着抓向杜文文离去的方向。

  杜文文很快就回到一处墓碑较少的地上,在那里,一名白衣青年正盘坐在地不断在跟一名女子输送灵气。

  感觉到有人来,白衣青年睁开双眼,见到来人,问道:“问到了吗?”

  杜文文点点头,将抢来的储物袋也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

  白衣青年将女子轻轻的扶在一块墓碑上靠着,眼中杀机闪烁。

  “吴良师叔,怎么样了?”杜文文问道。

  这白衣青年正是柳寻香。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这五毒宗的虫蛊有些特别,我若是直接将这蜈蚣震死在芍药体内,这蜈蚣全身是毒,这些毒就会瞬间浸入她的心脉。

  但若是我用灵气火种,她目前的身子根本就经受不住这等炽热,到时候恐怕这蜈蚣没被烧死,她就被烧成骨灰了。”

  原来在柳寻香带着芍药准备去替她抢个宗门的路上,芍药体内的虫蛊再次发作,看着芍药整个手臂都变得乌黑,口中也不断溢出黑血,柳寻香这才察觉不对。

  急忙落地检查,结果发现芍药身上的经脉多处受损,道基修灵也有了裂痕,但最为恶毒的,却是她体内的这条毒蛊。

  因为尝试了诸多办法之后,柳寻香发现自己还是处理不了这毒蛊,便让杜文文出去打听五毒宗的地盘在哪。

  这是他们的毒蛊,他们一定有解蛊的办法。

  杜文文眼中闪过一抹戾色,这芍药若不是因为救自己的师叔,也不会受如此重伤,这笔账,雾隐宗必须替芍药讨回来。

  柳寻香看出了杜文文的想法,沉声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她有事的。”

  二人看着芍药眉头紧皱的睡脸,面色阴沉。

  因为五毒宗此时离此地距离较远,而且那边毒气浓郁,所以柳寻香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决定先让杜文文调整好状态。

  而他自己,则使用禁制尝试着将芍药体内的蜈蚣暂时封印,如此一来,去了那里也暂时不用担心蜈蚣会躁动,同样也时为芍药争取了一些时间。

  至于受损的道基和修灵,柳寻香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等见到慧真问问他了。

  一个时辰后,杜文文睁开

  眼,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柳寻香,正要开口,柳寻香的声音便已经传来。

  “既然醒了,就出发吧。”

  “诺。”杜文文从地上麻利的爬起来,眼中闪烁着兴奋。

  杜文文在他九师叔的话中,听到了极强的杀意,这让他知道,此去必然又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如何让他不兴奋。

  自己的这位师叔,可从来没让自己失望过。

  柳寻香轻轻的将还在昏迷中的芍药抱起来,二人再次化作流光,直奔五毒宗在这乱葬岗的搜寻地盘。

  却说毒驼子在柳寻香来了之后便一路逃到了血煞宗的地盘,她可是听说了这雾隐宗亲传吴良的名字,在她心里,这可是个真正的煞星,而且还是睚眦必报的那种。

  所以她不敢回到五毒宗的底盘。

  血煞宗贵为东荒超级宗门之一,五毒宗自然也想巴结,而毒驼子巴结的东西,就是关于芍药的消息,原本毒驼子以为自己将遇到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面前的这个穿着血色衣袍的老者后,可以留在血煞宗的地盘。

  结果,这血色衣袍的老者却不仅不留她在血煞宗,反而直接将她抓着一起来了她五毒宗的地盘,这让毒驼子心中暗骂晦气。

  但她也就只敢在心底骂几句泄泄愤,毕竟人家化丹境的气息放在那,她一个凝脉后期都不够看的。

  就在她站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远处天边划来一道流光,这流光老远便散发着属于化丹境强者的气息,使得地上的修士没人敢前去阻扰。

  毒驼子双眼中有些惊恐的看着那流光,一时间跑也不是留也不是。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虽然身边的血色衣袍老者也是化丹境,但毒驼子对他还真没什么信心。

  “你似乎不相信本座能斩杀吴良?”血色衣袍的老者悠闲的吹着杯中的香茗,缓缓说道。

  毒驼子打了个激灵,急忙跪在地上,说道:“老婆子不敢,血蓝大人明鉴,老婆子没这个想法,那吴良虽然也晋升到化丹,但又怎么比得过大人您呢。”

  这血色衣袍的老者同血红一样,都是血煞七子之一,名为血蓝。

  血蓝轻笑了两声,也不理会地上发抖的毒驼子,像这种凝脉境的小辈,若不是因为两生花,她都没资格见到自己。

  二人说话间,流光已至身前。

  柳寻香依旧抱着芍药,眼神冷漠的看着面前众人,尤其是在正中坐着的那名血色衣袍的老者身上停留了一下。

  “谁是毒驼子?”柳寻香扫完以后问道,全然无视了眼前这严阵以待的阵容。

  血蓝见他直接无视自己,冷哼一声,说道:“吴道友好大的架子,本座在你面前你居然都不先行礼,你我二人虽然同为化丹境,但本座好歹也比你早踏入修真界几十年,论资排辈,本座也算是你的长辈,你见到长辈,就是如此说话的吗?雾隐宗就没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吗?”

  柳寻香瞟了他一眼,说道:“比我早踏上仙路几十年,到现在还跟我一个境界,居然还说的这么义正辞,像你这样的恬不知耻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血蓝被说的语一滞,一旁的有些五毒宗和血煞宗弟子都有些忍不住想笑。

  “吴良,你别给脸不要脸,本座是看你也是化丹境,这才放下身段与你说上两句,好让你死了也有跟你同门吹嘘的谈资罢了。”血蓝一手捏爆茶杯,阴测测的说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