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79章 常氏兄弟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放了我九师叔,我让你走。”杜文文绿豆大小的眼睛里闪烁着一抹凶戾,翻手唤出一柄锈迹斑斑的半截断剑。

  既然这女子认出了自己雾隐宗的道法,那他也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

  姑娘却突然收起混元锤,平淡的说道:“你刚不是说你自己是散修吗?”

  杜文文沉声说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还请姑娘好生掂量掂量,你现在有内伤在身,可不是在下的对手。”

  “我要亲自把他送回雾隐宗。”姑娘看着他,眼神坚定的说道。

  “我管你把他送到哪...恩?雾隐宗?”杜文文一愣,这姑娘难道不是要杀自己师叔夺取两生花的...

  杜文文下意识看了看柳寻香那张脸,心中顿时了然,原本还严肃的脸也跟着垮掉,嘿嘿笑道:“原来是师婶啊,还好我没动手,不然九师叔知道了又要揍我,重新介绍一下,在下雾隐宗东方天弟子杜文文,奉命前来接应宗门九师叔吴良回宗。”

  “谁是你师婶,别乱叫。”姑娘顿时脸颊一红,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正好,本姑娘不认识去雾隐宗的路,你带路吧。”

  杜文文看她样子,心中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看来这姑娘真的对九师叔....想到这,杜文文浑身哆嗦了一下,发现自己竟无意中窥探到了件大秘密,只不过这秘密可不是他能掺和的,不然小小师叔那边自己可没法交代。

  “没问题。”说完,杜文文散去道神通,决定装作自己不知道他们二人的事,然后说道:“那个,敢问姑娘怎么称呼啊?”

  “芍药。”这姑娘说完,白皙的小手冲着地上一召,便将地面上的丹药收了起来。

  雾隐宗的丹药,那可比外面的丹药贩子买的质地要好得多,浪费了多可惜。

  杜文文见她拿了丹药,便搓搓手,说道:“那个...师…芍药姑娘,您能不能先给我师叔喂上一粒,因为我觉得师叔他老人家应该还能再抢救一下...”

  芍药嗯了声,将丹药倒出一粒,然后塞到柳寻香的嘴里,其实她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理来说柳寻香受到这么重的伤,应该已经不行了,可她却能明显察觉到,他体内还有一线极其微弱的生机。

  这也是为何她要把柳寻香送回雾隐宗的原因。

  雾隐宗,或许有着能救他的方法。

  杜文文见她给了丹药柳寻香服下后,整个人也轻松下来,他自然是不担心自己师叔会翘辫子,芍药不清楚,他可清楚,自己的九师叔吴良那可是修炼成了南明离火身的存在,要是连这点风浪都经受不住,那岂不是笑话。

  毕竟雾隐宗的肉身神通可不是靠吹出来的。

  “芍药姑娘,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我九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杜文文坐下来,将一些地上的枯枝拾在一起,生起了火堆。

  芍药想了想,将整件事的始末都说了出来,杜文文听的心中啧啧称奇,想道:“真不愧是我雾隐宗的九师叔,真有魄力,难怪能把这姑娘迷得晕头转向,不过那我小小师叔怎么办?”

  芍药不知道杜文文心中的想法,只是低着头用树枝扒拉着火堆,杜文文闲的没事,将手放在躺在一边的柳寻香的额头上,想看看他

  有没有起色。

  结果刚放上去,杜文文就面色大变,说道:“糟糕,师叔的修灵怎么没了!”

  “什么?”

  芍药急忙过来,也将手放在他额头上,结果让她直接瘫坐在地,柳寻香的识海真的空荡荡一片,没有修灵了……

  二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两生花在哪?”杜文文突然问道。

  芍药顿时双眼一凝,盯着杜文文一不发,杜文文感受到了她体内的灵气正在汇聚,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两生花或许可以救我九师叔,毕竟这种传的奇物,总归有些用处吧,现在师叔虽然还有口气,但却感受不到他体内的修灵,所以我担心咱们还没走回雾隐宗,师叔就扛不住了,你觉得呢。”

  芍药被他这么一说,蹙着眉想了想,觉得杜文文说的也不无道理。

  二人说干就干,尤其是芍药,这姑娘不仅耳朵好使,鼻子也相当灵敏,顺着花香就确定了这两生花在柳寻香左手食指的戒指上。更新最快s..sm..

  因为柳寻香受到重创,神志昏迷,所以芍药很轻松的就将储物戒指里面的两生花拿了出来。

  看着眼前只有一指长短的小花,二人眼中开始出现微微的挣扎,毕竟这种传中的奇花,还关乎着传说中,那虚无缥缈的仙的秘密,世间能有几人不动心。

  杜文文喘着粗气,眼睛里开始攀附上血丝,额间也布上一层细细的汗珠,他在极力压制自己抢夺两生花的冲动。

  芍药也是如此,但芍药的状态确比他好太多,只是犹豫,却还没到抑制不住的程度。

  “快...快给..师叔服下!”杜文文的面色涨的通红,他有些快控制不住自己对这两生花的贪婪了...

  芍药看了他一眼,见他这个样子也不敢在耽搁,急忙一手捏住柳寻香的嘴,一手将这两生花塞到了他的嘴里。

  一朵足以让世间疯狂,让整个修真界趋之若鹜的两生花就这么被二人塞到了柳寻香的嘴里,此事要传出去,恐怕就连四方天都会忍不住一巴掌将三人拍成湮灭粉。

  而两生花的服用者却依旧不省人事,丝毫不知自己费劲心思夺过来,还没来得及好好参详的两生花就这么被人塞给自己吃了。

  两生花一进入柳寻香的体内便化作两股精纯的气开始在他体内游走,而这二人也因为两生花的消失再次恢复了神智。

  “嗬嗬...这就是他娘的两生花,太吓人了吧。”杜文文眼神里满是后怕,喘着粗气说道。

  他能明显感觉到在两生花出现的那一刻,自己心底的贪婪瞬间就化作一只上古荒兽,想要将他的神智吞噬。

  若非他心中对柳寻香有着一抹敬畏和崇拜,加上他自己本身心志够坚,恐怕现在后果不堪设想。

  二人看着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的柳寻香,心中送了口气,接下来,就只有等待奇迹的发生了。

  芍药瘫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一刻大树,双眼看着夜幕的星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夜,一阵阴风吹来,原本带着些赤橙的火焰顿时呼呼一声,变做阴森的绿色。

  杜文文急忙睁眼,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喊着芍药。

  “别睡

  了,有人来了。”

  芍药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绿色的焰火,顿时清醒过来,一手唤出混元锤,守在柳寻香的身边。

  “我拖住他们,你把师叔背好,看准时机,逃出去后一路向东走,就会遇到我雾隐宗的援兵。”杜文文神念传音说道。

  他不敢说话,从这阴森的绿火中,他已经猜到了来的是什么人。

  芍药也知道来人恐怕不简单,所以也不废话,直接将柳寻香再次背在身后,紧跟着杜文文身后,等待时机。

  就在这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这树林中响起。

  “桀桀,你们可让我兄弟二人好找啊。”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只是可惜了,我们二人为了来见吴良,还特地精心为他准备了礼物。”

  “没想到,他居然死了。”

  这两道声音在空中一唱一和,听得芍药直起鸡皮疙瘩。

  “他们是谁?”

  杜文文面色阴沉的说道:“稷下鬼道,常氏兄弟。”

  “哈哈哈,你这雾隐宗的小喽啰还挺有眼力劲儿,居然认出了我们兄弟二人。”

  “这小胖子有些意思,他的魂一定比这些砸碎的要鲜美的多。”

  话音一落,两道人影刷的一下在树林中来回穿过,犹如鬼魅一般。

  芍药和杜文文背道而立,死死的盯着周围,突然,一道身影从一处黑暗中蓦然冲出,杜文文翻手亮出半截断剑,手起刀落,一条胳膊顿时掉落在二人脚下,那身影也撞在另一边的树上。

  二人这才看清,这身影是一名老者。

  芍药看着这老者的面容,眼中有些疑惑,这老者的面相好生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这一时半会也记不清,索性也就没再去想。

  “雾隐宗的小喽啰还有点本事。”一道身形缓缓从这老者的背后走了出来。

  只见这名修士面色异常惨白,手上还握着一根杀威棒,带着高高的黑帽子,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在这夜里显得格外渗人。

  “黑鬼使常无白。”杜文文盯着他,继续说道:“既然你都来了,白鬼使常无黑也一并出来吧,老躲在树上窜来窜去不累吗。”

  “小子,你这嘴挺损的啊,就是不知道一会把你的魂抽出来的时候,还能不能这么厉害。”又一道身穿白衣,皮肤黝黑的修士从上空跳下,这白衣的穿着打扮与黑衣的一样,只是这白衣的帽子上写的是“一见生财”。

  杜文文见他二人都出来了,心中也踏实了不少,不然这常无黑老不露面,芍药根本就没法跑。

  “嘿嘿,就你们稷下鬼道的杂碎,也敢来我们雾隐宗找事,真是不知死活。”杜文文说道。

  常无白怪笑了两声,说道:“要是小丫头背着的那个还醒着,我们兄弟二人自然不敢前来,毕竟那场爆炸,也让我们兄弟二人心有余悸,不过现在吗....”

  常无黑突然发难,身形唰的一声就冲到了杜文文面前,与此同时,芍药也身形一动,瞬间遁走,常无白眼睛微眯,正要冲去,杜文文的木困于林瞬间爆发,一个个参天巨木拔地而起,将三人同时困在里面。

  “小胖子,你活腻歪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