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78章 木困于林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1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浓稠的黑烟中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焦臭,使得方圆百里内一时半会没有修士敢靠近,尤其是看到进去的修士没有一个逃出来,一些来的晚的修士心中便大呼庆幸。

  “这吴良实在狠辣,我们撤吧。”

  “罢了,这两生花不是我等能染手的,这吴良,不愧是雾隐宗的亲传,心思手段均是上乘,我们没必要为了些名声去招惹他。”

  “确实犯不着,走吧,这万藏山的宝贝儿多了去,没必要死守着这两生花。”

  “这么大的爆炸,说不定他自己也受了伤,我们此时进去不是正好能捡漏吗?”一名年轻的修士看着满天火光,眼中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其他的修士理都没理他,纷纷转身向远处遁走。

  一名年纪大的老修士看了他一眼,说道:“以吴良此子的手段和心机,岂会不给自己留后手,恐怕他现在正在阵眼处等着我们进去上钩呢。”

  老修士说完也不理会他,径直离开了此地,留下这年轻修士在树林外犹豫了许久,最后,他还是没能说服自己,一咬牙埋头冲了进去。

  自古富贵险中求,这名年轻修士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在这名修士进去之后没多久,又一名长得极为圆润的修士喘着气来到了这树林前,看着树林深处浓浓的黑烟,这圆润修士脸色更加苍白了些,嘴唇哆嗦着说道:“九师叔,你可一定要挺住啊,师侄这就来救你了。”

  说完,再次化作一阵清风,钻进了树林。

  盆地的火焰在烧尽了一些树木后,火势便小了下来,拿混元锤的姑娘感觉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压着自己,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呼吸困难让她的神志慢慢清醒过来,努力的睁开眼后,她便发现自己身上压着一名男子,这让她心中一惊,但立刻就又反应过来,记起了自己昏倒前的一幕。

  “吴良!吴良你没事吧,你快醒醒啊...”姑娘急忙将他从自己身上翻下来,看着柳寻香身上脸上全是血痂,顿时眼睛一红,带着哭腔喊道。

  可不管她怎么喊,怎么摇晃,柳寻香都没有动静,姑娘感觉自己脑海中一片空白,嘴中不停呢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居然还有人活着,太好了,姑娘,你没事吧。”

  一道青年男子的声音从这姑娘身后传来,姑娘立刻拎着混元锤,警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

  这男子便是之前误打误撞站到阵眼的小修士,左右不过凝脉初期的修为。

  这男子在看到姑娘的面容时顿时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原地,眼前这女子比他日夜思慕的师姐还要好看呢...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是谁?”姑娘双眼警惕,冷声说道。

  这年轻男修缓过神来,急忙抱拳行礼,说道:“在下东荒大商宗核心弟子赵乐,见过姑娘。”

  姑娘思索了下,发现自己并不知道什么大商宗,也不想跟他废话,便说道:“此地没你什么事,你速速离开。”

  说完,转身扶起躺在地上的柳寻香,准备将他背走,哪怕他死了,自己也要亲手将他送回雾隐宗。

  “姑娘,这么能行,你一人在此地太危险了,在下陪你一起吧。”赵乐见到地上这男子的面相,顿时认出了他就是吴良,急忙说道。

  “不用。”姑娘没有犹豫,直接拒绝。

  她现在不想跟任何人有牵扯,也不想沾惹是非,也不相信任何人。

  她不傻,

  在看到这名叫赵乐的修士毫发无损的时候,她就明白了一切,柳寻香是故意将所有人引到这里,准备一网打尽。

  这当中不管是他在空中与人斗法重伤垂死,还是树林里疯狂屠戮修士,在或者是最后故意在语中若有若无的激怒这些修士,所有的目的都只有一个,保证这阵法能完美爆炸。

  若不是自己的出现,可能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安全回到宗门。

  虽然她理解不了最后柳寻香为何会离开阵眼扑向自己,但却不影响最后的结局,是他用他的身子替自己挡下了这些元爆符的攻击和焰火,不然此时的自己,恐怕也早就化作青烟白骨了。

  赵乐顿时面色一变,一咬牙,说道:“姑娘莫不是想独吞这两生花不成?”

  姑娘背起柳寻香,回头看了赵乐一眼,说道:“是又如何,你拦得住本姑娘吗?”

  赵乐被说的面色通红,他的确看不出这姑娘的修为,而导致这种结果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这姑娘本身没有修为,但就眼前的情况来看,显然不是这第一种。

  那就只剩下第二种,这姑娘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如此,这姑娘要走,赵乐还的确拦不住。

  姑娘说完,没再搭理赵乐,背着柳寻香离开了此地。

  看着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秃秃的树林,赵乐双眼布满血丝,一双手被捏的青筋暴起。

  任何一个热血方刚的男子,被一个自己符合自己心中幻想的女子鄙视时都会恼羞成怒,他自然也不例外。

  尤其是这个姑娘还袒护着另外一名男子。

  “臭娘们儿,你给老子等着!”赵乐咬牙切齿的说道。

  平复下情绪的赵乐看了看四周,之前他可是看到了那些大宗门的亲传被留在了此地,这些亲传手上,可是有些不少宝贝的。

  就在他四处翻腾着看能不能找到些没被毁掉的好东西时,最先进来的那名年轻修士也来到了此地,二人双目对视,一时间有些尴尬。

  年轻修士反应过来,说道:“在下东荒陈家陈河,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大商宗赵乐。”赵乐心中有些不乐意,但脸上还是挤出一丝笑意回礼说道。

  陈河笑了笑,眼睛四下扫视了一眼,发现地上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根本认不清谁是谁,唯独眼前这个赵乐身上却没有半点伤痕,区区一个凝脉初期修士,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毫发无损,身上定有大秘密。

  “不知赵道友可否看到了吴良狗贼?”陈河漫不经意的问道。

  赵乐摇摇头,说道:“没见到他,我也正在到处找,这还没找到,陈道友你就来了。”

  就在赵乐说话时,陈河突然暴起,身子瞬间冲向赵了,赵乐显然也一直在提防着他,在陈河身子动了刹那,他便脚尖发力,身子暴退。

  就在场中二人斗得不相上下时,谁也没休息,在一处乱尸堆里,一只眼睛蓦然睁开……

  树林里,姑娘背着柳寻香正到处找着出路,灌木的荆棘将姑娘原本白皙的小腿血痕累累,姑娘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将黏在脸上的发丝挽到耳后,继续深一步浅一步的走着。

  本来她天生神力,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对她来说也没多少负担,但现在她却还要不断的用灵气去维持着柳寻香的肉身,这让她就有些吃力了。

  灌木杂多,在经历了这场爆炸后整片树林显得更加安静,看着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寂静的让她心中有些犯

  嘀咕。

  她虽然不怕那些个修士野兽,但从小听多了人们讲的鬼怪故事,给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一路上走的她是心惊胆战,忽然,一旁的灌木林中传来了阵阵哗哗之声,似像是有野猪这样的凶兽在当中一般,这让姑娘停下脚步,这声音来的突然,让本就紧张的她背脊有些发凉,心脏也开始砰砰直跳,右手紧了紧手中的混元锤。

  “谁!谁在哪里!”姑娘低声喊道,手中的的混元锤开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到底是谁,快给本姑娘出来,不然本姑娘的锤子可不认人!”姑娘有些哆嗦的盯着灌木丛大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壮胆。

  “别!等会...”

  一道身影冲灌木从中窜了出来,边挥手砍断一些荆棘边骂道:“妈的,这些灌木从正他娘的烦,扎死老子了。”

  姑娘警惕的后退两步,看着这个身上有些破烂的圆润修士,手中的混元锤光芒更盛了些,她能感觉出眼前这个圆润修士的修为不比她低多少。

  圆润修士在将身上的荆棘全部弄完后,看向这姑娘,尤其是在看到这姑娘身后背着的人时,顿时瞳孔一缩,急忙压下心中的焦灼。

  杜文文整理了下衣袍,冲着姑娘抱拳说道:“在下杜文文,一介散修,听说有修士得到了传说中的两生花,便想来这碰碰运气,没想到这林子也忒大了些,迷了路,让我一顿好找,幸亏遇到姑娘,嘿嘿,还请姑娘带在下出去,不知可行不可行。”

  “你从这里一直走,不要拐弯,就能出去。”姑娘说道。

  她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这圆润修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让他跟着铁定出事。

  杜文文嘿嘿笑道,也不接话,继续说道:“在下从小就不怎么认路,还请仙子高抬贵手,带在下一并下去可好?”

  这让姑娘更加警惕了,将混元锤横于面前,冷声说道:“你别想骗我,我警告你,识相的赶紧离开,别逼本姑娘动手!”

  杜文文见她油盐不进,便抛出一瓶丹药,说道:“我看姑娘身上的伤挺重,在下刚好有一瓶疗伤的丹药,就送给姑娘,也算是结个缘分吧。”

  姑娘没接丹药,丹药掉在她的脚下,杜文文也不点破,便说道:“那在下就告辞了。”

  然而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时,一柄头颅大小的铁锤从他身后突然袭来,杜文文一个翻身躲开,别看他身材圆润,但却灵活不减。

  “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本姑娘改主意了。”

  “姑娘想改什么主意?”杜文文双眼微眯,说道。

  “本姑娘觉得,把你埋在这里更安全些。”

  杜文文将眼中的笑意收起,严声说道:“姑娘这是要杀我?呵呵,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给你绕弯子了,还请姑娘把你背上的这个人交给在下,至于姑娘的去留,自可随意,不然可就别怪在下动手了。”

  “哼,早就知道你们这群渣滓各个都没按好心,本姑娘是不可能把他交给你的,你要是觉得自己有本事,就尽管来抢好了。”

  杜文文扫了一眼她背上的柳寻香,见他气息以近全无,心中着急,也不在废话,双手顿时掐诀,一道道青木顿时拔地而起,将四周死死围住。

  “既然这样,那就对不住了。”

  然而这姑娘在看到这道法时却是愣了一下,问道:“雾隐宗的道法木困于林,你是雾隐宗的弟子!”read3;